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400章 白家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精彩小说免费!

    客栈掌柜的眼尖,一下就瞧见了提着药包的宁非三人,老远就扬着笑脸打招呼,“公子回来了,大夫怎么说?”一副很关心的样子。

    “还得多谢掌柜的帮忙介绍,今天寻蒋大夫给瞧了,虽没有完全的把握,但有希望治好,就是需要时间。”宁非很高兴的道。

    掌柜的也替他高兴,“那就好,那就好,公子和夫人瞧着就是有福之人,肯定会儿女双全的。”

    “借掌柜吉言了。”宁非话锋一转,又道:“寒症是有希望了,可弱症却不大好治,明儿我还得带内子多找几位大夫瞧瞧。”

    “对对对,多寻几位大夫瞧瞧,咱青城就是名医多。耐心多寻访几个,总能治好的。”掌柜的一叠声的安慰。

    宁非扶着阿九走远了,掌柜的望着他们的背影,一脸遗憾呢。要不怎么说这世上事就没有十全十美的呢,这对小夫妻就算是在这人杰地灵的江南地界都算出众了,偏偏却没个子嗣。

    刚才宁非和掌柜的说话时,在场就有不少人,现在见掌柜的一脸可惜的样子,顿时被勾起了好奇之心,纷纷打听起来。

    本就不是什么隐晦的事,掌柜的就索性把宁非寻医治病的事说了一边,末了还热心地道:“诸位客官都是走南闯北的,要是知道哪地有名医,不妨告知人家一声,能领着媳妇出门寻医治病,小伙儿有情义。”

    然后就有一个人道:“我在船上见过这两位,那位公子的确有情有义,一日三回陪着夫人出来透气,那茶都吹凉了才让喝,吃饭都恨不得端着碗喂,我走南闯北十多年,就没见过夫妻感情这么好的。”这人一脸的羡慕。

    阿九和宁非可不知道他俩已成功地撒了一圈狗粮,此刻两人正在屋子里说话,阿九道:“明日去德仁堂,严家的宅子是必经之处,到时打听打听情况。”

    宁非点头,“好,反正咱们是来求医的,去德仁堂也不引人注意。”他现在巴不得带着阿九把青城的大夫都看一边,难得阿九这般配合,他自然是求之不得了。

    正说着话,桃花端着药碗进来了,阿九条件反射性的蹙起了眉头,一脸的嫌恶。

    宁非忙抢先接过药碗,道:“阿九,喝药吧,可不能倒了,咱花大把银子买的。”见阿九撇过头不理他,宁非只好又道:“做戏做全套,都知道咱们抓了药,你身上若是没有汤药味——”

    话还没说完就被阿九打断了,“拿来!”不就是喝药吗,忒啰嗦了这人。

    阿九接过药碗,眉头皱得更紧了,然后一咬牙一扬脖子咕嘟咕嘟就灌下去了。宁非赶紧递清水递蜜饯,对阿九的小脾气和小习惯,宁非摸得可透了。

    果然,阿九漱过口含着蜜饯,神情好多了。

    很小的时候起,阿九喝的药比她吃的饭都多,所以她很讨厌喝药,然不得不喝的时候,她却比谁都爽快。待心头的不适感压下去后,阿九才吐出嘴里的蜜饯,展开桃花递过来的卷轴看了起来,赫然是青城的城防图。阿九看过后重新卷好递给桃花,“让他送回去吧。”

    这城防图是戚继光送过来的,也不知他怎么偷出来的,不过送过来的时候阿九在休息,是交到桃花手上的。

    第二日阿九和宁非继续出门,他们还特意找掌柜的给寻了个向导,借口早晨天气不热,散散步,便没有雇马车。路过严家的宅子时,阿九诧异地停住脚步,好奇的道:“这么大片的地怎么荒废着?这是遭了火灾了?怎么也不清理?”

    是真的荒废着,野草都半米高了,房屋倒塌着,瞧着很久了,但仍能看出火烧的痕迹。

    宁非也好奇地看向向导,向导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好似害怕,又好似紧张,“公子,夫人,快些走吧。”

    “不能说?”宁非扶着阿九紧走了两步,“怎么,那宅子有什么忌讳吗?”

    向导迟疑了一下,道:“倒也不是。”

    宁非道:“既然不是,那你就给我们说说呗,难得我夫人有兴致,我们是外地来的,全当听故事了。”一边把碎银子递过去。

    那向导见宁非递过来的碎银子足有二两,十分惊喜,接过银子满脸笑意地道:“既然公子和夫人有兴趣,那小的就给二位说说,要说忌讳还真有点,毕竟当初那场大火烧死了不少人。瞧见那左邻右舍了没?都搬走了,谁还敢在这住呢?”

    “那宅子的主人姓严,严家在我们青城算家大业大了,当家的老爷还是个举人呢,不过现在。”他压低了声音,“死了,全家都死了。”

    宁非一副同情的样子,“烧死的?怎么那么不小心呢,太可惜了。”

    向导左右瞧了一下,继续压低声音道:“不是,家业招了人的眼,被害死的。满门进百口人啊,就剩严夫人和闺女两个弱女子,惨啊!严夫人母女这会还不知道是死是活,毕竟——人都死绝了,这宅子谁来清理?”

    “什么,被人害死的?谁人如此胆大妄为,还有没有王法了?那什么严夫人就没到衙门告状?”宁非十分惊讶的道。

    那向导吓了一大跳,想要捂宁非的嘴,又不敢,左右瞧了一眼,见没人,才放下心来,一叠声地道:“公子哎,您小声些。您是外地来的,可别为自己招了祸患。咱青城,谁不知,道严家冤?当初严夫人领人抬着棺材四处求人,四处告状,还不是——哎,衙门哪是咱小老百姓能进的?那严家也算颇有家业,最后还不是败光了?可怜呦,那严举人多和善的一个人呀!还有严大公子,那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学问是一等一的好,等出了孝期就能下场考试了,到时便会一飞冲天,可惜就差了那么一点运道,落着枉死的结局。最惨的还是严少夫人,死的时候都有身孕了。你说这不是缺德吗?”

    宁非作出更好奇的样子,“这严家得罪了谁呀?以致落得家破人亡。”

    向导却怎么也不肯说,还是阿九细声细气地道:“不是我们要为难你,而是你也知我们是外地来的,两眼一抹黑,若是不甚得罪了本地的豪族如何是好?你给我们说说本地那些人不可得罪,我们也好心里有数。”

    向导迟疑了一下,看在那二两银子的份上,才勉强道:“要说咱青城不可得罪的人,除了知府衙门里的大人们,就是白家和胡家。”

    阿九又问:“那严家得罪的是白家还是胡家?”

    向导脸色变了变,半天才低声道:“白家。”顿了顿,又道:“二位就别再问了,小的胆儿小,总之,遇到姓白,一定要小心了,尤其是白家嫡支那位爷,嗯,公子啊,您夫人这容貌还是遮一遮为好。”向导好心提醒了一句。

    阿九的容貌已经遮掩了,十分的容貌,现在只剩六分,可落在向导的眼里仍是十分惹眼,尤其是那冷冷清清娇弱的气质。白家那位煞星是个混不吝的,半月前瞧上了菜农刘家的大闺女,人家都订好亲事了,还把人抢回府,逼得人家闺女吊死了。刘老爹去要闺女的尸身,反被打断了腿。

    宁非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不是吧?这个白家就这般嚣张?官府也没人管吗?”

    向导苦笑,“管?谁敢管?白家与知府大人有亲,告状不是自投罗网吗?”也不是没人告,严家不就告了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家破人亡了?

    阿九和宁非对视了一下,宁非道:“真是多谢你了,不然我们不知道情况得罪了人还不自知呢。”

    这个白家,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嚣张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