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96章 严家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从状纸和严家母女的讲述中,阿九知道了严家险灭门的前因后果。

    严姓妇人的夫君叫严雍和,严家几代单传,严雍和只有两个姐姐,没有兄弟。严雍和也只有一个儿子严睿,即便他后院除了夫人赵氏,还有三个没妾,可是奇了怪了,就是无一人生出一男半女。严雍和觉得自家自祖上就子嗣不丰,倒也没放在心上。

    好在严家祖上很会经营,传到严雍和这一辈,即便他醉心书画丹青,于经营一道不大精通,可严家还是颇有家资的。光是挣钱的铺子就有十多个,还有一家日进斗金的酒楼。城外上等的好地就有一千多亩,还有一大片桃林,每年都有许多果脯铺子过来挑鲜桃子。

    有这样一份家业,严家一家过得十分舒心。严雍和娶妻赵氏,贤惠善理家事,她育有一子二女,长女已经出嫁,唯一的儿子严睿学为人谦逊知礼,问也很好,在县学读书,功课数一数二的,已经考中了秀才,正用功苦读准备下一科下场。县学的夫子都说他考举人十拿九稳,而且名次还会靠前,有争议的不过是能否拿下头名罢了。

    严睿已经成亲,娶的是严雍和老友的闺女林氏。林氏虽然家里比不上严家,但自嫁过来后就贤惠孝顺,和夫君的感情也很好。

    严雍和还有个幼女,小名媛姐儿,比儿子严睿小上四岁,打小就冰雪聪明,聪慧不下严睿。严雍和高兴之余,三岁就抱着闺女亲自启蒙。严媛也没辜负她爹的疼爱和期望,不仅长得如花似玉,还成了远近闻名的才女。

    严雍和考中举人后便没有继续再考,而是每日和朋友谈诗论画,一家人过得与世无争。

    为严家招惹祸端的便是这份令人眼红的家业,和才名远播的幼女。

    青城白家是当地的豪族,和严家相反的是,白家子嗣特别旺盛,光是嫡支就有四房,所有的族人加在一起都能占了小半个城去。

    子孙一多,家产必然分薄,所以白家嫡支对严家的产业特别眼红,做梦都想弄到自己手中。以前顾忌着严家的老爷子在不敢下手,严家老爷子,也就是严雍和的父亲赵氏的公公,虽然是个生意人,但为人仗义疏财,跟江湖上那些高来高去的人都有交情。

    两年前,严老爷子过世了,严家只剩下严雍和这个不通庶务的,和严睿这个羽翼未丰的。就好比怀抱着金元宝的娃娃过闹市,引来了不少人的觊觎。白家就是其中的一个。

    白家嫡支长房的长子无意中瞧中严家幼女的容貌,惊为天人,回家后嚷着要娶。白家家主顿时有了主意,立刻遣媒人登门提亲,并还不要脸提出嫁妆要求,严家那个日进斗金的酒楼和最赚钱的绸缎铺子、胭脂铺子都在上头,此外还有城外的那片桃林。

    用白家夫人的话来说便是,“我儿是读书人,那片桃林春天的景瞧着很好,和同窗一起赏个花吟个诗的,能给我儿长面子。她一个举人之女,能嫁到我们官宦之家来,算是高攀了,要是没有丰厚的嫁妆,如何配得上我儿?”也不想想他们白家当官的都是太爷那一辈了,还敢自称官宦之家,可见脸皮之厚呀!

    白老爷也徐徐点头,他倒不是考虑儿子有没有面子,他想的是那片桃林能给白家带来多少利益。

    可是严家怎么会愿意把掌上明珠嫁进白家,白家那位长子说是读书人,却是个草包,都二十二了连个童生都没考上。这么大还未娶妻,实在是白母的眼光太高,门当户对的瞧不上他,寒门小户倒是想嫁闺女拉拔家中,可白母瞧不上呀,连严媛她都瞧不上,她能看上小门小户吗?在她看来,她儿子就是那宝玉凤凰蛋,不配个公主,配个知府的闺女总行吧!

    白家长子不仅草包,还是个风流种,家中小妾都娶了五个了,外头相好红粉还不少,整日在胭脂堆里厮混。

    这样的一个人,严家怎会把闺女嫁给他呢?所以严家拒绝了白家的提亲。

    祸患由此埋下,先是白家那长子放话,一定要把严媛抬进白府去,不愿做妻,那就做妾。把严家人给气得呀!

    接着严家的酒楼就出事了,酒楼的菜吃死了人。死者家属抬着尸体闹啊!闹得酒楼无法继续开张,严雍和还被叫到衙门问话。因为严雍和是举人功名,衙门也好羁押他,可天天被传唤谁受得了?

    最后赔了死者家属一大笔银子,酒楼的生意也黄了。白家人出面要买酒楼,严雍和这才知道这事是白家人使坏,气得把白家人大骂了一顿撵了出去。

    白家那管事冷哼两声,丢下一句,“不识抬举。”

    然后严雍和就出事了,他外出应酬晚归被人打得只剩下一口气抬了回来,第二天那白家长子就登门,耀武扬威地问严家可曾想好了,何日把严媛送进他白府大门。

    严雍和气愤交加,一口气没上来,就这么去了。

    等县学的严睿回来知道家中的巨变,气怒之下就把白家告了。

    白家与那知府大人是有亲的,严睿哪里告得赢?不仅没赢,还落了个诬告的罪名,连身上秀才功名都被革除了。

    严睿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这个?回到家中又见母亲为了打点救他出来,变卖了不少家资。他出去一打听,最终接手他家产业的是白家。脑子一蒙,拎着刀去找白家拼命,连人家大门都没进去就被打断了双腿。

    这还不罢休,三日后严睿的妻子回娘家,半路被人劫走糟蹋了,被家仆找回来后就自戕了,死时怀有一个月的身孕。

    又半月,严家的宅子就起了火,就去长女家借银子的严夫人和严媛逃了一命,包括严睿在内主仆近百口无一幸免。

    严夫人倒也硬气,知道求告无门,便领着闺女栖身早年备下的一进小院子。对着上门逼迫的白家人怒目而视,言道,她就算是亲手勒死闺女,也绝不会把闺女送进白家的。

    满青城的人都知道严家冤枉,可白家势大,知府势大,谁敢替严家说一句话?有心想帮,也不过是趁着烟夜往母女俩住的小院子里扔些米粮罢了。

    也是白家小瞧了这母女俩,终于让她们找到机会,出了青城进京告御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