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93章 徐令谦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在昭德殿召见徐令谦,她打量着跪在地上的这个年轻人,与宁非比起来,他显得有些消瘦,但给人的感觉并不孱弱。

    “平身,抬起头来!”阿九平淡的声音响起。

    徐令谦谢恩起身,抬头,长宁女帝那张绝色的脸便闯进了他的眼帘,只一瞬他便恭敬地垂下了眼帘。他这并不是第一次见女帝,早在很久以前,府上都在说女帝是他那失踪在外的兄长的时候,他因为好奇,就偷偷的远远的看过她了。那时他就在想,天底下居然还有这么好看的人,小佛堂的那位夫人果然是个好命的。

    即便他十分克制,但阿九仍没错过他眸中一闪而过的惊艳,他挑了下眉,感叹:长得好还是很有好处的,就如眼下,她就能觉察到徐令谦对他的好感。

    阿九继续打量着徐令谦,到底是兄弟,即使不同母,徐令谦和宁非还是有两分相像的,但具体又说不出哪里像,只两人站在一起,很容易分辨出这是兄弟。

    让阿九有些意外的是徐令谦的眼睛,太平和沉静了,一点都不像是被苛待着长大的,一般那样长大的大都有些阴沉,严重的就成了怨天恨地的反社会反人类。而徐令谦身上连一点阴郁的痕迹都没有。

    不过阿九想到宁非说的话,又了然了,这个徐令谦可不就是个聪明人吗?这一刻,阿九对徐令谦有了淡淡的欣赏,是个明白人就好,也不枉她起了爱才之心。

    “是镇北将军跟朕举荐了你。”阿九目不转睛地望着徐令谦,“是他跟朕说你是个人才,所以朕才想给你一个机会,正五品的宁远将军,徐令谦,你现在告诉朕,你是否可以胜任?”

    徐令谦虽然竭力控制,可阿九仍然可以看出他很激动。他跪在地上,坚定无比地道:“臣能胜任!臣不会辜负圣上的期望,不负大哥的举荐!”生为男儿,谁不想建功立业扬名立万?自从知道自己的身后,他便知道靠着家里,靠着那个所谓的父亲,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出头的机会。

    流落在外的嫡兄携着万千荣耀强势回归,他也曾羡慕嫉妒不甘,都是一样的儿子,凭什么他高高在上,而我却只能低落在泥里?好在他最终看清了自己的心,嫡兄并不欠他什么。这个世上要说谁欠了他,那便只有他那身为大将军的父亲,生而不养,不教,与遗弃有何两样?

    可是在看到父亲如何对待瘸了腿的徐令宽时,他心中连恨都淡了。

    找上嫡兄的时候,他其实是赌上了一切的,若是嫡兄不答应,他岂不是打草惊蛇引起了嫡兄的注意?若是——嫡兄要捏死他可比杀一只鸡还容易,甚至都不需要嫡兄亲自动手,大把的人争着抢着替他效劳。

    好在他赌赢了,嫡兄答应了他,在与西戎的各场对战中,更是对他提点良多。现在还在圣上面前举荐他,正五品的宁远将军啊!这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

    男儿生于世,当昂不愧天,俯不愧地!磊磊落落,清清白白!

    徐令谦眼含热切,只觉得胸口被塞得满满的,似要炸了一般。

    阿九对徐令谦的反应很满意,微不可见地勾了下嘴角,想了想又道:“朕曾问过镇北将军,不怕养虎为患吗?徐令谦,你可知镇北将军如何答朕的?”

    阿九的目光紧盯着徐令谦的脸,徐令谦冷汗都滴落下来了,撑着地的手微微颤抖着,生活在阴暗中的人对杀气最敏感了,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来自龙椅上女帝的杀意。

    他知道圣上虽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可这个问题他若是答不好,那他的下场是可想而知的了。

    “臣不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之人,臣此生都不会忘记圣上的知遇之恩和兄长的举荐之恩,若违此誓,臣愿万箭穿心!”徐令谦大声发誓。

    阿九凝视了他半晌,才道:“好,宁远将军,记住你今日的誓言,五日后你便去西疆就职去吧,朕在这里先祝你大展宏图青云直上了,愿我大燕再出一名战神!”顿了一下,像是忽然想起来似的,“哦,镇北将军说,你是个脑子拎的清,不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朕现在并不能相信你,但朕信镇北将军,所以朕才给了你这样一个机会,你可千万不要让朕失望啊!”阿九漫不经心地敲打着。

    “臣不会!”徐令谦心中一紧,随即便释然了,他又没有龌龊的心思,怕什么?“臣谢主隆恩!”徐令谦再次跪拜,心中豪情万丈。

    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他徐令谦终于等到了出头之日,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嫡兄可以弱冠之龄镇守漠北,自己又怎么不可以军功封侯?将来大燕的凌烟阁一定有他徐令谦的一个位置!

    徐令谦心中暗暗发誓。

    男子汉大丈夫,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于那些小情小爱小怨恨,谁又放在心上呢?

    随着阿九的一道册封徐令谦为五品宁远将军,并令其去西疆就职的旨意,朝臣都蒙圈了,徐令谦是谁?是哪家的子弟?姓徐,名字又和镇北将军相似,恐怕是徐家的吧?再一仔细回想大将军之子?岂不是说此人是徐其昌的儿子?可是没听说他还有个叫徐令谦的儿子呀!他不只有三个儿子吗?嫡子镇北将军徐宁非,庶子徐令宽和徐令扬,这个徐令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鬼?难道是义子?

    不由对徐其昌羡慕嫉妒恨起来,有那么出息的一个嫡长子,就足以支撑门庭了。两个庶子,虽然一个残废了,一个纨绔。可是那个瘸了腿的没残废前在京中一众子弟中也是十分出众的,就是那个最小的纨绔,现在也浪子回头了,都能替嫡兄看护漠北了。

    现在再来一个正五品的宁远将军的义子,真是羡慕死人了!

    徐其昌自己也懵着呢,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徐令谦是谁,原来是江氏生的那个儿子呀!只是那个自己从来没有在意过的儿子何时入了圣上的眼?怎么突然之间就封为了宁远将军?

    虽然心中有万千疑惑,但徐其昌的面上却是镇定的,神色自然接受同僚的恭喜,谦虚地说着,“徐令谦呀,哦,那是老夫年纪最大的庶子。哪里哪里,犬子尚还稚嫩,当不得诸位的夸奖。”

    什么,不是义子,而是亲子?他家年纪最大的庶子不是徐令宽吗?何时变成了徐令谦?

    有部分老臣便想起了奸相之女是曾为徐其昌生下个儿子的,八成就是这个徐令谦,也难怪一直没听说过。哎呀呀,徐其昌这老小子的命可真好,连这个儿子也是有出息的。年纪轻轻就是正五品的武将,背靠了大将军府这棵大树,要升迁还不快?

    满门都是虎将,还镇守各方,将来天下兵马一半握在徐氏一门的手中也难说啊!

    别人能想到这一点,徐其昌自然也能,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回府就把徐令谦喊过来了。

    “父亲,您唤儿子?”徐令谦低垂着眉眼。

    说起来真够讽刺,名为父子,这还是他头一回正正经经站到他父亲面前。

    徐其昌打量着这个和他一样高的儿子,发现这个儿子长得并不怎么像他,那就是随了江氏?可江氏长什么样子,他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来。

    徐其昌作慈父的样子,问:“你是怎么认识圣上的?”

    徐令谦道:“前次大哥赴西疆驱西戎贼兵,儿子厚着脸皮求大哥带儿子一同前往,大哥胸怀坦荡,答应了儿子的请求。归来之后,大哥见儿子尚不算愚笨,便在圣上面前为儿子举荐了。”

    徐其昌有些意外,皱着眉头问:“你跟着去西疆了?为父怎么不知道?”

    徐令谦恭敬地道:“儿子才干浅薄,去求大哥都心中惶恐,恐为家里抹黑,自然不敢惊动父亲。”

    这个说辞倒勉强说得过去,徐其昌的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点了点头,道:“你们是亲兄弟,你大哥为你举荐是应该的,你能被圣上看重,为父很欣慰,希望你到了西疆,好生当差,莫辜负圣恩。”

    顿了顿,又道:“五日后起程是吧?行礼收拾得怎么样了?罢了,估计你那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为父吩咐管家为你准备吧。随行的幕僚家将,为父也一并为你准备了。”

    “多谢父亲。”徐令谦一脸感激,他手中还真没有可用的人,正想去嫡兄那里求两个人使使呢,总不能单枪匹马去上任吧?父亲愿意给他人手那就再好不过了,只要人到了他手中,他就有把握变成他的。到时,父亲知道的还不都是他愿意让他知道的?

    徐其昌满意地微微颔首,“行了,需要准备什么你和管家商量去吧。”

    徐令谦恭敬地行了一礼,这才退了出去。出了院门他脸上的恭敬褪得一干二净,眼底满是讥诮。小二十年了,都不管不问,几个人,几样东西,就想笼络了他?

    他回头看了一眼这座他曾无比向往的院子,然后深吸一口气,大步朝自己的小院子走去。他就要离开这座府邸了,唯一放不下便是照看他长大的老奴才,他也无人可以托付,还是把她带到西疆去照看吧。

    “啪!”皇家的庵堂里,曾经出现的面具男一巴掌打在宋清欢的脸上,“谁让你自作主张的?”他的力气很大,宋清欢莹白的脸上顿时起了清晰的掌印。

    宋清欢眼底闪过屈辱,很快便敛得干净,分辩道:“妾身想着,那镇北将军极为孝顺,几次求药都是亲至。若是控制宁氏为我所用,便可间接控制镇北将军,继而圣上那里——”

    “愚不可及。”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面具男打断了,他眼里满是轻蔑,“徐宁非流落在外头十**年才归宗,对宁氏再孝顺也是有限,何况依他的警觉,只要稍有不对他就能顺藤摸瓜找到这里,你个蠢货,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还妄想图谋女帝!”

    他毫不留情地奚落着,丝毫没把宋清欢这个皇子妃放在眼底。他瞪着她,跟看什么脏东西似的,心里气得要命,幸亏他谨慎不大放心这个宋氏,一发现她的动作半路上就把药给截回来了,不然打草惊蛇把大将军府的目光引到这里来,他部署了这么久就白费了。

    真是气死了!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还有什么用?他的目光如蛇一般在她光洁的脖子上流连,毫不掩饰的杀意一览无余。他现在非常怀疑寻上这个宋氏的觉得是否正确,宋氏虽然知道的不多,但也参与了一些事情了,而且她在京中也扬开了名气,现在若是杀了她,会不会引起官府的怀疑?

    一时间他迟疑了起来。

    宋清欢自然也觉察到了面具男的杀意,她心中惊惧,忍着屈辱求情,“都是妾身太急于求成了,求公子再给妾身一个机会,妾身一定将功赎罪。”好死不如赖活着,她还不想死啊!

    面具男审视了宋清欢半天,才哼了一声收回目光,冷声道:“也罢,这一回就算了,再有下回——”

    宋清欢飞快地接道:“不敢,再没有下回了,妾身一切都听公子吩咐。”她是天之骄女,何曾受过这种屈辱,可为了活命,却不得不放下身段放下骄傲,卑微地乞怜求情。

    面具男眸中闪过厌恶,所谓的贵女,也不过如此而已。不过这样也好,才好掌控。

    “立刻派人把药送到大将军府上去,一定要把宁氏的腿疾治好,听到了没有。”面具男低声喝道。在听到宋清欢的回答后才越窗而去。

    外头守着的翠鸣立刻推门进来,看到她家主子脸上的掌印,大惊失色,“皇子妃您?”却被主子那狠厉的眼神瞧得说不出话来。

    “去大厨房要些水来!”她平静地吩咐。

    翠鸣迟疑了一下,才听命出去。她一走,宋清欢就无力的靠在墙上,眼底满是阴鹫!

    ------题外话------

    推荐茜格格文文: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看二十四孝忠犬boss实力宠妻,看软萌小包子插科打诨甜宠老母亲。

    女主:好像没我啥事?那我就摇摇腕子,虐渣玩吧。

    《一》

    某白莲花毛嘟嘟的大眼睛蓄着些微泪水,小意娇羞,“叶总,我力气小,您能帮我开下瓶盖么?”

    某男后退一步,“不能,昨晚手指被狗咬了使不上力气。”

    某女磨牙,看我今晚不咬死你。

    《二》

    小包子瞄了一眼旁边豪车上的划痕,偏过头咬着嘴唇不说话。

    某男心跳漏了半拍,小祖宗,你看不顺眼这车点火烧了就是,拿刀片伤到小手手怎么办?

    傲娇千金讽刺道:“谁家的孩子这么没教养?父母双亡了么?”

    某妈咪加上某爹地同时眯眼,呦?起风了,你家明天怕是要破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