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87章 软饭挺好吃哒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皇陵,深夜,万籁俱寂。

    躺在床上的四皇子手指动了动,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有一瞬的茫然,片刻便恢复了清明。

    一直守在他身旁的老太监立刻上前,“殿下,您醒了。”扶着他坐了起来。

    四皇子嗯了一声,他敲了敲发沉的头,问:“什么时辰了?”声音沙哑,如那石子摩擦地面,难听极了。

    老太监道:“回殿下,快四更了。你中了毒,伤了嗓子,还是少说些话吧。”

    四皇子未置可否,却闭上了眼睛,好似十分疲倦的样子。半晌,忽又睁开,开口道:“折子送出去了?”

    老太监点头,“送出去了,明儿一早就能到新帝手中。”顿了一下又道:“殿下,圣上能答应吗?”

    四皇子嗤笑一声,在这寂静的暗夜里,十分突兀,而且刺耳。“无论她答不答应,对咱们并没多少损失。”

    昨日他就写了请罪的折子,表示这些日子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也痛下心扉忏悔了,现在他中了毒,身体垮了,又快过年了,他十分想念京城,想念父皇,想念宫里的皇祖母和一众兄弟。恳请圣上给他一个悔过的机会——

    圣上若是不答应他回京,于他也没什么损失,不过却让会让朝臣觉得新帝心性薄凉。若是答应了,那更好,不枉他折腾这一番了。想到这里,四皇子嘴角露出微笑,心情好得不得了。

    老太监却不大赞同,“殿下想要回京,咱们可以另外想办法,您这般实在太危险了,若不是奴才反应快,殿下您现在已经没命了。殿下,这事您应该事先和老奴商量的。”当他看到四皇子毒发的时候真的吓坏了。

    “我现在不好好的吗?公公放心吧,我有分寸。圣上是不会让我出事的,你没看到昨儿都来了四位太医吗?”四皇子不以为然地道,他就是知道王公公不赞同他冒险,才没有和他说的,“大丈夫行事不拘小节,你瞧,现在不是都朝着对咱们有利的方向走吗?”无毒不丈夫,只要能回京,对自己下毒又算的了什么?

    嘿,没想到还真被阿九猜中了,还真是四皇子自己下的毒,导演了这么一出贼喊捉贼的闹剧。

    “可是殿下您吓死老奴了,老奴年纪大了,殿下,你以后可不能这般吓老奴啊!”老太监仍是不赞同,絮絮叨叨着。

    四皇子不耐,挥手道:“行了,不提这事了。对了,胡氏怎么样了?平南候夫人又去道观看她了吗?”

    老太监回道:“据传回来的消息,皇子妃和肚子里的小皇孙都很好,皇子妃能吃能睡,身子骨将养的不错。至于平南侯府——”说到这里他轻轻顿了一下,“平南侯府倒是往道观送了两回东西,但都是管家送去的,平南候夫人并没有去,许是快要过年了,平南候夫人是宗妇,要掌管中馈,忙得很吧!”

    四皇子哼了一声,脸色不大好看,恨恨地骂了一声,“老匹夫!”这声老匹夫,骂的自然就是平南候了。对平南候这个老丈人,四皇子是恨得牙痒痒,别的不用他出力,好歹也帮他在父皇跟前求求情呀!依他的功劳,在父皇跟前的体面,但凡他为自己说一句话,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地步。

    即便四皇子心里恨死了平南候,却也不能跟他撕破了脸面,他还存在平南候会心软疼女儿,从而能帮他的幻想呢。

    老太监见状,轻声劝他,“平南候夫妇最是疼皇子妃这个闺女,现在正在风头上,平南候哪敢做什么?不过到底是亲闺女,等过些时日,您的事儿淡了,皇子妃再生下可爱的小皇孙,就是冲着外孙子,平南候就是不管您,还能不管亲闺女?”

    “也只能如此了。”四皇子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不然依他的薄凉的性子,哪里还会哄着胡氏?

    “江风可还老实?”四皇子忽然又问。

    老太监一时没有想起来江风是谁,怔了怔,才意识到四皇子说的是那个姓江的江湖人,道:“上一回的消息上说他扮作给道观送菜的村民,一日送一次,倒是不引人注意。这一回的消息上没提他,想来是很安分吧。”

    四皇子点了点头,“那就好。”压根不知道那个送菜人早就换了一个。

    “离天亮还早,殿下您再睡一会吧。”老太监关心的劝道。

    四皇子正好也有些困倦了,便顺势躺了下来,“王公公你也下去歇着吧,我这里守着的人多着去了,不会出事的。”

    “多谢殿下体恤。”老太监目露感激,人却是没动,往床柱上一靠,便弓着身子闭上了眼睛。

    内阁看到四皇子请罪的折子,不由面面相觑,他们商议了半天,还是觉定把折子压下来。这是梁首辅拍板决定的,他对女帝的印象很好,太上皇又拉着他的手嘱咐,四皇子的这份奏折实在不好处理,答应吧,势必引起后宫妃嫔和几位皇子的不满;不答应吧,反倒显得圣上心性薄凉。梁首辅心中一合计,得,干脆压下去,圣上看不到不就不烦恼了?反正又不是重要的事情。

    奏折虽被压下来了,但私底下梁首辅却是把这事回禀了,阿九微微颔首,“行,朕知道了。”面上虽没有表露,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觉得内阁的几个老头其实也是很可爱的,尤以梁老头为最。

    梁首辅回禀完这事,仍站着没走,阿九抬头看他,“梁老还有何事?”

    梁首辅的神情却有些不自在,迟疑了一下,才道:“圣上,您今年都二十有一了。”说了这么一句似很纠结,又似在思索着下面的话该怎么说。

    阿九等着梁首辅的下文呢,见他半天也没动静,他道:“不是二十一,那是虚岁,朕今年二十整,弱冠之龄。”阿九很认真的纠正。

    梁首辅的脸抽了一下,二十和二十一差别很大吗?还弱冠呢,圣上您还真把自己当男儿了。男子二十方弱冠,可女子十五就及笄了呀!及笄后就可以嫁人了,圣上您都及笄五年了,跟您同龄的姑娘家孩子都生俩了。

    “二十也不小了。”梁首辅声音里透着无奈。

    “所以,梁老您想说什么呢?”阿九支着下巴好整以暇地望着他,脸上带着些迷惘和不解。

    梁首辅一滞,嘴巴张了张,好半天才神情尴尬地道:“圣上,臣是想提醒您的终身大事。”说了开头,后面的话梁首辅越说越流畅,“您是君主,您的终身大事关乎江山社稷,朝中大臣都还等着您大婚生下皇嗣呢。圣上,只有生下皇嗣,朝臣的心才安稳,您的帝位也才安稳。”梁首辅的这话是一点私心都没有,全都是掏心窝子为圣上好。

    也就是梁首辅这个老众臣了,忍着尴尬也尽责提醒阿九该大婚了。

    阿九作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哦,原来梁老要说的是这个呀!大婚,生孩子,好烦呀!”阿九眉头微皱,一副不大情愿的样子。

    梁首辅顿时急了,“婚姻乃人之大伦,阴阳调和,怎么是麻烦呢?圣上,那个镇北将军您不是挺喜欢的吗?若是——臣让礼部择一些身份合适适龄的男儿您挑挑?”

    圣上不愿意大婚怎么行呢?梁首辅一着急,也顾不得不好意思了,忙帮着积极出主意。

    阿九一口茶喷了出来,还挑一些,当她多好色呢?“梁老,你可别吓朕,朕才登基,可不想做昏君。”

    梁首辅又道:“那就镇北将军!臣知道您与他情谊深厚,太上皇不也答应了吗?您看是不是让钦天监测个黄道吉日,您把镇北将军给娶了?”

    阿九哑然失笑,“娶什么呀?不用!”

    “不是,圣上,您和镇北将军不都那样了吗?”梁首辅更急了。

    “哪样了?”阿九一脸无辜地逗着梁首辅,心里其实都笑翻了。

    “镇北将军都留宿宫中了,要是您有了皇嗣,皇嗣的生父总不能连个名分都没有吧?”梁首辅嚷嚷了出来,这般不清不楚的成何体统。梁首辅觉得真心累啊!

    阿九的眼神闪了一下,“镇北将军私下找你了?”

    “没有。”梁首辅飞快地摇头。

    “那就是徐其昌找的你。”阿九十分肯定地道,不然依梁首辅这方正老头绝对抹不开这个脸跟她说睡男人生孩子的话题。

    “就算徐大将军不找老臣,老臣也是要和圣上提这事的,圣上,为了人心安定,您真的该大婚了。”梁首辅语重心长地道,然后给她列举历史上每一个因为没有皇嗣而导致国家震荡,甚至亡国的事例。

    阿九认真倾听,偶尔还点头以示赞同。这让梁首辅十分欣慰,圣上还是能听进去劝说的。然后就听到圣上道:“女帝无夫,大婚就不必了,为什么朕相信梁老你能明白。至于皇嗣,放心,朕身体又没毛病,少不了你们的。”

    见梁首辅脸上仍是纠结,阿九忙道:“皇嗣的生母是朕,这就足够了,至于他的生父是谁,这很重要的吗?”

    梁首辅无比复杂地看着女帝,他虽然接受不了,但他也说不出违心的话。是呀,圣上是女帝,她生出来的皇嗣自然尊贵无比,这样看来,皇嗣的生父是谁似乎还真无关紧要。

    罢罢罢,既然圣上心中已经有成算,他还是不要讨人嫌了吧。

    梁首辅回到内阁把圣上的意思一说,几位人精都沉默了。

    女帝无夫!圣上看得还真是明白啊!这心也够硬的呀!

    梁首辅一出宫就被宁非截住了,“首辅大人,如何?圣上怎么说?”他一脸期待地望着梁首辅。

    梁首辅歉意地望着眼前这个年轻人,和站在他身旁的徐其昌,缓缓摇了摇头,“徐大将军,徐小将军,抱歉,有负所托。女帝无夫!”这就是圣上给他的答案。

    徐其昌沉着脸,眸中的失望一闪而过。反倒是宁非早就有心里准备,并不觉得太失望。他深吸一口气,对着梁首辅一揖礼,“多谢首辅大人,既然圣上不愿那就算了吧,反正她也就我一个男人。”没名分就没名分吧,他看紧点就是了。

    “徐小将军真是心胸开阔啊!”梁首辅嘴角抽了抽,嘴上夸赞道。

    宁非嘴一撇,心道:摊上阿九这样的,不心胸开阔还能怎么着?

    梁首辅离开后,宁非转头看着他爹,道:“都说了安心安心,你偏不信,非要试探,瞧瞧,试探出结果来了吧!爹呀,你怎么这么迂腐呢?不大婚怎么了?我不一样是圣上男人吗?”

    徐其昌都气笑了,他这是为了谁?还嫌他迂腐,真的很想揍死这个臭小子啊!

    “你一大男人,愿意被人说吃软饭?”徐其昌瞪着儿子。

    宁非吸了吸气,梗着脖子顶道:“软饭挺好吃的,软和,不伤胃。”

    徐其昌目瞪口呆,指着儿子半天说不出话。

    宁非越想越觉得对,软饭怎么了?关键得看吃谁的软饭,阿九的软饭是那么好吃的吗?多少人抢着还吃不上呢,就他一个有此殊荣。嘿嘿,他就是爱吃阿九的软饭怎么了?他就是要做阿九的小狼狗,碍着谁了?

    那些笑话他吃软饭的,不过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罢了!哼,都是羡慕嫉妒恨他的人,他才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呢。

    好哒,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这辈子阿九的软饭他是吃定了,他要勤加锻炼身体,一直保持那什么八块腹肌,把阿九迷得死死的,让阿九身边一直只有他这只小狼狗!

    想到这里,宁非就想起他已经三天没见到阿九了,那个坏银,居然真的把他从床上踢下来,想想就一把辛酸泪呀!他要好好理一理,想想法子讨阿九的欢心。

    徐其昌很快就想开了,这样也好,没有名分,自己的长子便可继续领兵。不过现在倒是不急,等圣上有了身孕再说吧。

    朝臣观望了一段时日,见圣上并没有大婚的意思,现在听了从内阁传出来的话,朝臣心中松了一口气,当然也有一些人十分失望。他们都跟礼部打好招呼了,现在圣上却说不大婚,这不是白忙了吗?

    不过很快他们就振作起来,女帝无夫,这样更好。圣上是大家的,怎么能让镇北将军一个人霸占呢?他们开始琢磨着怎么不着痕迹把家中出色的子侄送到圣上跟前,即便没有名分,但有个自家血脉的皇子不是更好吗?说不定将来还有机会登得大宝呢。

    这么一想,他们就更加心潮澎湃了。

    四皇子筹谋了半天,在朝中连点水花都没有泛起来,得到消息的他气得险些吐血,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他自然不会甘心,也不知怎么买通了御史台的一个小御史,把他的请罪折子在朝堂上捅了出来。

    把内阁和御史台的头儿温良玉气得呀,四皇子的请罪折子是被内阁压下去的,别管他们内里合不合,但这个决定代表了内阁的意思,你个小御史却捅出来,这不是打内阁的脸吗?

    还有温良玉,人是他御史台的,这不是让圣上误会他温良玉对圣上不满吗?要是可以,他都想一把掐死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棒槌。心中已经决定,下了朝就把这货扔出京去,不在外头巡察个十年八年,别想着回来。

    阿九一点都不慌张,懒洋洋地道:“众位爱卿怎么看呀?”

    不用别人,勇亲王和怡亲王就跳出来了,一致反对四皇子回京,表示:他们与四皇子有不共戴天之仇,只要他敢回来,他们就立刻弄死他!

    朝臣都惊呆了,却还不能指责两位亲王什么。毕竟四皇子可是绝了人家的子嗣啊!

    阿九笑了,“看吧,不是朕心狠,实在是朕也是为了四皇子的安危着想呀!就让他在皇陵好好呆着吧,朕派太医过去帮他调理身体。想京中的亲人?这样吧,朕让勇亲王和怡亲王两位皇侄去看看他!”

    朝臣更呆了,这一招可谓是真毒呀!派跟四皇子有死仇的勇亲王和怡亲王去看他,这还不得把四皇子呕死?呵呵,求四皇子看到两位亲王的心理阴影面积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