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82章 牡丹夫人上架万更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宋玉看着浅笑出尘的阿九,神情不由恍惚起来,想起之前问秦小花的事情。

    他对阿九很好奇,就问秦小花阿九是什么来历。

    谁知道向来嘻嘻哈哈的秦小花一下子就正经起来,无比认真地对他说:“小玉玉,我救过你,你也救过我,咱们也算是生死之交了。你愿意陪着我胡闹,我也挺欣赏你的性子,我能为你做的事肯定全力以赴。但唯独阿九不行。”

    他话锋一转,接着说道:“现在整个武林都在说阿九如何如何,都在猜测他的身份来历,我知道,但我不能跟你说,哪怕弄死我,我都不会往外透漏半句。你问我别的事我都可以告诉你,唯独阿九,你别问我!这也是为你好,你别看他文质彬彬好说话的样子,若是惹了他,他谈笑之间就能弄死你。所以别好奇,也别去惹他。”

    宋玉当时是真的很羡慕啊!

    他知道自己拖着受伤的身体和秦小花胡闹不过是因为他寂寞了,没人会想到吧?堂堂邪盗宋玉会害怕寂寞?武林中都说他狂傲跋扈,心中瞧不上他面上还得卖他面子,因为这世上就没有他邪盗偷不到的东西。

    他是一个孤儿,打有记忆起就没爹没娘,是被人控制在手里的小偷儿。三四岁起就被训练着偷东西,偷到了东西回去才有饭吃,偷不到回去只能挨饿。

    他打小就聪明,学东西也快,所以挨打挨饿的时候较少。

    在他六岁那年他被一个很厉害的老偷儿看中带走了,老偷儿偷盗的本领特别厉害,人却是个变态,最喜欢打他折磨他,尤其是酒后,喜欢拿着碎瓷片割他的大腿。跑也跑不掉,有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是他命硬,硬是活了下来。所以他把老偷儿的本领学到手后第一件事就是杀了他。

    这么些年来他一直独来独往,他怀揣大把的银票,穿着张扬得大红衣裳,他喝最烈的酒,搂着青楼楚馆的红姑娘。他恣意醉生梦死,心中却越加苍凉。无数次的夜里他醒来就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他时常想若是有一天他死了又有谁会记得他?可能一个都没有吧。

    他其实一点都不喜欢偷东西,他偷东西不过是在找存在感,告诉自己和别人他邪盗宋玉还活着。

    所以不是秦小花缠着他,而是他想跟着秦小花,在秦小花知道他是邪盗宋玉后依然救他,他就再也不想一个人了。

    他看得出秦小花跟公子九的关系匪浅,不然公子九能救自己吗?还不是看在秦小花的面子上?救命之恩也就罢了,为了秦小花他也不能对公子九心生歹意呀!至于之前为了活命的推波助澜?咳咳,那会儿不是还没认识秦小花和公子九吗?宋玉在心底极快地做了决定。

    阿九跟客栈掌柜的打听,得知城南有一座牡丹园,里头有许多珍稀名品,阿九便想去观赏一番。

    掌柜的说牡丹园是一位夫人的私产,因为这座牡丹园她被人称为牡丹夫人。这牡丹夫人听说是与夫家和离了的,和离后没有再嫁,也没有回娘家,而是一手建了这座牡丹园,亲自打理着。每到牡丹盛开的季节她便开园宴客,城中的公子小姐都以能接到牡丹夫人的花帖为荣呢。

    这牡丹夫人心性豪爽,爱结交朋友,尤爱结交长得好看的少年公子哥。这一句话掌柜的说的隐晦,好似多不好意思似的。

    小伙计笑着打趣,“以几位公子的品貌,牡丹夫人一定会盛情招待的。”被掌柜的瞪眼骂一边去了。

    秦小花和宋玉选择骑马。阿九依然坐驴车。秦小花勒马走在阿九车旁,神秘兮兮地道:“阿九,我听说牡丹夫人有好多入幕之宾,你说她会不会瞧上咱们不让走了?”秦小花对自己的相貌还是很有信心的。

    阿九勾了勾嘴角,一本正经地道:“有可能,要不花花你留那当压寨小相公吧?”

    秦小花变脸,“要留你留,我还得娶媳妇呢。”瞥见阿九嘴角的笑,知道又被他捉弄了,恼怒道:“咱们当中阿九你生得最好,人家牡丹夫人要抓压寨相公也得先抓你。”

    那嘴脸阿九都不忍侧目,他不着痕迹地看了宋玉一眼,心道:小花花你个棒槌都跟宋玉搅合一起去了,还想娶媳妇?哼,总有你哭的一天。

    这几天他瞧得可清楚了,那宋玉哪里是腼腆?分明是在装大尾巴狼。这货心思手段都不差,唯独秦小花这个缺心眼的拿他当弱小护着。不过这跟他没关系,他就不多管闲事了。

    很快就到了牡丹园,阿九等人说明来意,片刻后婢女便带来了主人的意思,“几位顾客快里面请。”

    入了园门婢女又道:“公子们请随意观赏,我家夫人身子不适,不能亲至招待,还望各位恕罪。”盈盈行了一礼便告退而去。

    阿九此行的目的是赏花,至于能不能见到牡丹夫人那倒是其次。

    小豆子推着轮椅,桃花撑开大大的金刚伞。阿九摇着折扇一路观赏着,间或与桃花小豆子交谈几句,兴致极高。而秦小花和宋玉两人早不知跑去了哪里。

    此时身子不适的牡丹夫人正懒洋洋地靠在美人榻上,手边抱着一只遍体雪白的猫儿,一下一下地抚摸着。

    下头婢女正在回禀,“是三位相貌不俗的年轻公子,奴婢冷眼瞧着,要数那位年纪最小坐在轮椅上的小公子姿容最为出众。”

    “哦,是吗?你没有瞧错?那小公子是坐在轮椅上的?”牡丹夫人漫不经心地道,“可有拜帖?拿过来我瞧瞧。”

    婢女恭恭敬敬递上拜帖,牡丹夫人瞧着拜帖上那龙飞凤舞的字迹,嘴角含笑,“阿九!呵呵,果然便是公子九吗?呵呵,不愧是公子九啊!”别的不说,就这一笔字就很让人赞赏了。

    牡丹夫人算半个江湖中人,自然是知道公子九的,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本来她是不大关心这些江湖事的,但目光在给她捶腿的紫衫少年身上一扫,“紫儿可是不服?”

    “紫儿当然不服了,紫儿可不信那劳什子的公子九能比紫儿更好看?”紫衫少年抬起头,小脸上满是不服气,他是最得牡丹夫人宠爱的一个,对自己的相貌极有信心。什么公子九?不过是别人吹嘘出来的罢了。

    牡丹夫人也不生气,反倒勾起紫衫少年的下巴,“本夫人也觉得紫儿最好看!不过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紫儿还是要知道的,走,咱们去瞧瞧那个公子九。”

    就在这时,一个婢女匆忙而慌乱地冲了进来,“夫——夫人,崔家的人又来了。”

    牡丹夫人曾经的夫家便是姓崔,她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都有哪些人?”

    婢女战战兢兢地道:“是——是大少爷和两位小姐。”

    “我呸,他们算哪门子的少爷小姐?不过是一**生子罢了,还敢欺上门来,真不要脸。”牡丹夫人贴身婢女姚黄恨恨地道,“夫人您别生气,奴婢去收拾他们。”

    姚黄可为她家夫人不平了,夫人是官家嫡女,嫡幼女,上头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夫人生得貌美,本应嫁入门当户对的官宦之家享一辈子荣华富贵。可夫人命苦,出外游玩惊了马被个江湖人所救,偏姑娘还对救命恩人芳心暗许,不顾家中反对硬是嫁入崔家。

    崔无涯,便是她们的前姑爷,长得倒是一表人才,虽是武林中人却也颇有家资,再加上嘴甜会说好听的话,哄得夫人对他言听计从,不仅掏银子养着全家上下,甚至还想把嫁妆交给他打理。还是老爷夫人有远见,给安排了得力的陪房,这才没让崔无涯得逞。

    崔无涯对夫人体贴呵护疼爱有加,就是夫人五年未曾有孕他都顶住了压力没有纳妾,她们还曾感动过以为小姐嫁对了良人。哪知道他就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在外头早就生了一子两女,红颜知己更是无数,只瞒着夫人一人罢了。

    那个粗鄙的江湖女子领着儿女找上门来,你猜崔无涯那个不要脸的说什么?他让夫人大度点容那贱人进门,还让夫人把孩子养在膝下。

    那三个孩子大的都九岁了,小的那个也六岁了,也就是说夫人刚嫁到崔家,崔无涯就在外头有女人了。结缡十年,夫人的一腔爱恋得到的却是这个结果,怎能不让人痛心?

    那三个孩子直勾勾地看着夫人,跟看杀母仇人似的,夫人又不傻,哪里敢养?大人孩子都不许进门。

    崔无涯一边安抚夫人,一边却歹毒地对夫人用药。开始她们只以为夫人是受了打击才提不起精神,后来还是崔家一个受了夫人大恩的婆子拼死相告,她们才恍然大悟。瘦的只剩把骨头的夫人痛苦得用头撞墙,而她们此时才惊恐地发现她们这些夫人从娘家带来的人都被人监视着,连出大门的自由都没有了。

    夫人哭过后就一改往日的悲戚,一边与崔无涯虚与委蛇,一边想办法向外求助。最后仍是那个婆子给帮的忙,消息是送出去了,可也被崔无涯察觉了,他忌惮夫人的娘家就停止了对夫人用药,每天装出深情款款的样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后来,夫人在娘家的帮助了和离了,遗憾的是没有拿到崔无涯下药的证据。夫人说没脸回娘家,就变卖了部分嫁妆建了这座牡丹园,夫人振作起来,亲自打理生意,几年下来就把崔家的产业挤兑得七零八落,也就最近两年夫人才慢慢闲下来。

    崔家那群不要脸的,见牡丹园名气越来越大,居然又打起夫人的主意来。崔无涯腆着脸来求复合,说后悔了,这些年一直放不下夫人。那个江湖女也蹦出来恶心人,委委屈屈地说愿意把妻位让出来,还施恩般地表示夫人都不能生养了,她愿意让自己的孩子给夫人养老送终,但要夫人把一半产业先放在她儿子名下。

    呵呵呵,什么求复合?什么养老送终?不过是崔家落败了瞧上夫人的钱财罢了。当夫人是傻的吗?都不用夫人吩咐她就直接使人把这些不要脸的赶出去了。

    气人的是他们仗着崔无涯有些人脉关系,而夫人的娘家又离得远,三不五时来闹一闹,闹的夫人脑仁都疼了。

    “我也过去吧。”牡丹夫人扶着额头,崔家那个大少爷都十七了,又会武功,她怕姚黄吃亏。

    紫儿也站了起来,一脸讥讽,“早跟你说了花上几万两银子找人把崔家灭了门就省心了,你不听怨谁?”

    牡丹夫人更头疼了,无奈地望着紫儿道:“你就别跟着去了。”她到底官宦出身,看不惯一言不合就杀人。

    紫儿哼了一声,站着没动。牡丹夫人瞪他,他傲娇地一抬下巴,“小爷我就乐意去瞧热闹。”

    真是个笨女人,人家都会武功,要是闹起来岂不吃亏?他紫儿虽不是个好人,但既受了她的恩情,那她自然就归他罩着了。

    牡丹夫人只好妥协,不放心地交代:“一会你不要动手。”

    这臭小子是个杀手,受伤倒她院子里了,她费了好大劲才给他治好伤。伤好后这臭小子就不走了,非要留下来给她当面首,还醋性极大地把别人都给赶走了。

    别看这小子脾气不好,但特能讨她欢心,尤其是在床上,跟一只小兽似的。经了崔无涯这一回她也是看开了,人活在世自己开心最重要,什么好名声坏名声的,全都不重要。那么多人骂她淫荡妖妇,她还不是活得好好的?那些人一边对她不屑,一边还不是削尖脑袋想弄一张她牡丹园的邀帖?

    老远就听到一个嚣张的声音,“这一盆,那一盆,还有这两盆,搬走,全都搬走。我看谁敢拦着?别说几盆破花了,就是整个牡丹园马上都是爷的了。”语气洋洋得意。

    还有个女声附和着,“就是,就是,我看哪个狗奴才敢拦?哥,我听说这里的牡丹花可值钱了,一盆就能卖上千两银子。哥,我瞧中了一套头面,你得买给我。”

    接着又听到一个女声,“我也要,我也要,哥哥,我也要。上回你去迎春阁还是我帮你瞒着爹的呢。”

    “好,都有,都有!哥哥现在有银子了,全都给你们买。娘说等那老不死的死了,她所有的家产都是我的。”一副财大气粗的腔调。

    牡丹夫人气得脸罩寒霜,再瞧见她精心养着的珍品被摔在地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喝道:“住手,全都给老娘住手。”

    她疾走几步,“不许搬,给我放回去。”她蹲下身扶起一盆摔在地上的牡丹花,花枝都被折断了,她心疼极了。站起身怒斥,“谁放你们进来的,滚,给我滚出去。”

    “夫人,是他们硬闯进来的,奴才等没用拦不住他们呀!他们要搬花出去换银子,奴才拦着,他们就往地上摔,您看这都糟蹋成什么样了?”花匠愤怒告状。他刚才被推了一跟头,脸都蹭破了。

    牡丹夫人看了眼地上被糟蹋的十几盆花儿,望向崔家三人的目光带着恨意,“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给我滚出去,让崔无涯来赔我的花。”

    崔志安在牡丹夫人的逼视下瑟缩了一下,随后想起他娘的话又挺起了胸脯,“快点搬走,小爷我拿的是自己的东西。”他不可一世地对着牡丹夫人叫嚣,“我是崔家的大少爷,拿你几盆破花是瞧得起你,你若是识趣赶紧先给小爷几千两银子,不然你休想小爷给你养老送终,你就等着做孤魂野鬼吧。”娘说了,爹就他一个儿子,崔家所有的家产都是他的。这个恶婆娘没有儿子,她手里的钱财也都是他的。

    就听“啪”的一声,崔志安的脸上迅速浮上五个指印。紫儿阴鹫地盯着他,“哪里来的狗吠?”

    “啊,死面首,你敢打我哥哥,我让我爹杀了你。”崔志安的大妹崔璐儿尖叫着,指着牡丹夫人大骂,“你这个不守妇道的淫妇,我要告诉我爹去,你休想进崔家的门。”

    “啪”又是一声脆响,崔璐儿也挨了一巴掌,打得她嘴角流血,“你娘才是淫妇吧,不然怎么会有你们三个奸生子呢?夫人早就和崔无涯和离了,跟崔家半点关系也没有,小爷倒不知你仗着什么胆子跑这来大放厥词的,再不滚小爷就要了你们的命。”紫儿不理会牡丹夫人,径自把她护在身后。

    面首怎么了?他就喜欢给牡丹做面首。碍着你了吗?那你也得给我憋着。

    崔志安三人见紫儿一脸杀气,心知自己这花拳绣腿肯定不是对手,顿时害怕地后退,大喊,“陈叔,陈叔,有人要杀我。”

    “少爷有何事?”一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崔志安身旁。

    紫儿神情一凛,全身戒备着,右手去摸腰间的软剑。

    崔志安顿时有了依仗,大声嚷道:“陈叔,他对我不敬,杀了他。”

    冰山男人站着没动,崔志安十分生气,“我叫你杀了他听到没有?”

    崔璐也跟着指责,“你个狗奴才,没听到我哥哥的话?爹爹不是说你武功高强的吗?本小姐现在命令你去杀了他,不然就等着回去吃鞭子吧。”

    自从上次哥哥差点被人打死,爹爹就找了这人放在哥哥身边保护他,还让他们尊敬他,喊他陈叔。哼,什么陈叔,不过就是她家的一个奴才。

    冰山男仍是没动,连脸上的表情都没动一下,好似被辱骂的人不是他。“崔无涯没说需要我帮你杀人。”

    他不过受过崔无涯的恩惠不得不答应给他儿子当三年保镖,当初说好的,只要保住崔志安的性命就行,充当打手这事与他何干?

    崔志安兄妹气得跳脚大骂,早就被这动静引来的阿九不由皱起了眉头,桃花立刻知他心意。一个纵身抓起崔志安就朝墙头外扔去,接着是崔璐儿,最后是崔家最小的那一个。整个过程那是一个迅雷不及掩耳啊。

    在桃花动手之初,冰山男脸色一变,想上前相救,却听得阿九冷哼一声,三柄飞刀分上中下三路朝他袭来。

    冰山男便慢上了一拍,后见桃花没有伤人之意,他也就懒得管了。

    桃花扔完了人笑眯眯地拍手,“好了,终于安静了。”又好奇地看了看牡丹夫人,“就这样的货色你们还不把他扔出去留着过年?”还朝冰山男眨巴眨巴眼睛,好心地提醒,“你不去看看那三只?我手上没个分寸,说不准他们都跌断了腿呢。”

    冰山男没有理会她,反倒是看了阿九一眼,然后纵身而去。

    桃花悻悻地摸了摸鼻子回到阿九身边。

    “可是公子九?”牡丹夫人极为赞赏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阿九,“多谢公子出手相助,让公子见笑了。”她自诩见多识广,却不得不承认这公子九的容貌和气度都是无双的,紫儿已是好相貌,可与他一比,却显得庸俗了。

    紫儿瞧见牡丹夫人眼底的欣赏,立刻如临大敌,紧紧跟在她的身旁。

    阿九眉梢一挑,“夫人客气了,应该是阿九要多谢夫人的,没有夫人的慷慨阿九哪能赏倒这般美景?”

    牡丹夫人笑了,歉意道:“奴家还有私事要处理,抱歉扰了公子的雅兴,改日奴家再发帖给公子赔罪吧。”

    出了这样的糟心事谁还有心情招待客人?阿九便善解人意地提出了告辞。牡丹夫人松了一口气,笑容也真切了三分,还送了阿九两盆开得正艳的牡丹花。

    至于秦小花和宋玉两人,早不知道浪到哪去了?还是花匠把他们找过来的。

    直到几人的身影瞧不见了,紫儿才松了一口气,本着脸,不高兴地样子。

    回去的路上桃花讲了园子里发生的事情,秦小花连呼后悔,“早知道就和阿九一起了,不然也不能错过这么有意思的事情。”然后饶有兴味追问桃花许多问题,最后意犹未尽地道:“牡丹夫人的夫家可真不是东西,这么猪狗不如的人本公子怎么可以不认识呢?嗯,一会就到他家去转转。我知道阿九你肯定不会去,小玉玉你和我一起去吧。”也不管宋玉答不答应就自己愉快地决定了。

    夜晚,室内被翻红浪,紫儿喃喃神情,“牡丹,牡丹,你嫁给我吧!”动作却似要把牡丹夫人撕碎一般。

    外人都以为牡丹夫人是因为牡丹园而得名,其实她的闺名就叫牡丹。

    “小混蛋!”牡丹夫人一怔,随即尖叫起来,突如其来的暴风骤雨让她无暇分心。

    许久之后,云收雨歇。紫儿满足地搂着牡丹夫人,大手在她光洁的后背摩挲着,爱怜且深情。

    “牡丹,我娶你可好?”紫儿又道。

    牡丹夫人的身子一僵,随后淡淡地道:“不好!”

    “怎么不好?你不嫁给我还想嫁谁?崔无涯吗?”紫儿气急败坏地嚷嚷。

    牡丹夫人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从紫儿怀里退出来冷声道:“你给老娘滚!”

    紫儿也知道说错话了,抱住牡丹夫人不放手,“牡丹,是我错了,我不该提崔无涯的,我——我只是嫉妒嘛,凭什么他可以拥有你十年。牡丹别生我气啊,要不你打我吧。”他拿着牡丹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打去。

    “你干什么?”牡丹夫人瞪他,抽回自己的手。

    紫儿倔强地望着她,“你不能不要我,既然收了我做面首,就不许丢下我。我知道我出身不堪,比不上你欣赏的公子九,甚至公子九身边的那两个公子都比我好看,可是,可是你是我,是你先招惹我的,你要对我负责。”一抹受伤自他眼底滑过。

    牡丹夫人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她叹了一口气,“紫儿,是我配不上你呢。你看你这么年轻,我都老了,我比你大十多岁,都能做你的娘亲了。紫儿你若想成亲应该找个年岁相当的姑娘。”她再恣意妄为也从没想过要嫁给比她小十多岁的人,她再满意紫儿也不行啊!

    “不要,我只想娶你。”紫儿紧紧抱住牡丹夫人,声音里透着坚持,“你是大家闺秀,父兄都是高官,自己手中还有大把的嫁妆。我有什么?我就是个被人扔在野外的孤儿,身无恒产,脾气也不好,除了杀人我什么都不会,牡丹,你别嫌弃我好不好?我什么都听你的,你不喜欢的我都改,你别去见崔无涯了好不好?”他的黑眸中带着丝丝哀求。

    “谁告诉你我要去见崔无涯?”牡丹夫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全宜城的人都知道我跟他已经和离,我九死一生才离了那个狼窝,我傻呀还会再去见他?”火坑她跳一次还不行?还要跳两次?

    “那牡丹永远不会再理他了?”紫儿的眼睛亮亮的,“你要是不愿意嫁给我,那我还是做你的面首吧。”反正都一样,只要他牢牢占据牡丹身边的位置,谁也别想插进来。嗯,那个什么公子九是个劲敌,牡丹还说要答谢他,这几天一定要跟牢牡丹,绝不许他们单独见面。

    紫儿瞬间就作出了决定。

    与别的男人不同,紫儿丝毫不以自己做面首而羞耻,他本来就是被杀手组织捡回去的弃儿,接触的除了训练就是杀人,他的世界是无情和冷漠,从没有谁像牡丹这样对他好。

    他是做杀手的,感觉异常敏锐,是不是真心对他好他一下就知道了。牡丹就是真心对他好,知道他是杀手也没有看不起他,反而对他更加疼爱,他发脾气的时候她看他的目光就像看一个任性的孩子,无奈却又包容。

    紫儿知道其实很多时候牡丹都是把他当成一个孩子,可他不想做孩子,他要做牡丹的男人,给她庇护,为她遮风挡雨,让她快乐开心。哪怕是做面首他也甘之若饴,他是牡丹的面首,唯一的面首,一辈子的面首。

    牡丹夫人说破嘴皮也没能说服紫儿,也只能放弃。反正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怎样,说不准过几天紫儿自己就想通了呢。

    从牡丹园回来的路上秦小花就扯着宋玉开溜了,阿九心知他定是跑崔家瞧热闹了。阿九回到客栈时秦小花两人也回来了,他施展高超的易容术把自己鼓捣成一个腰粗屁股大的粗使婆子,把宋玉弄成驼背的花匠,两个人手拉着手跑崔家玩去了。

    小豆子又给阿九汇报了一个重要消息。

    宜城突现大量藏宝图,连官府都惊动了,不过官府不像武林中人那么狂热,只交代加强治安别让武林中人惹出大乱子就丢在一边了,说白了就是不大相信。要是真有宝藏圣上养那么多密探是干什么吃的?还轮得到江湖人来捡便宜?

    宜城本来只有两个小帮派的,可阿九不是来了宜城吗?所以宜城就多了不少形形色色的江湖人,藏宝图的消息一下子就传了出去,这几天宜城又陆续来了不少江湖人。

    也不知这些人是怎么私下研究的,反正就传出了宝藏的地点在黑山白水一带消息。

    阿九听小豆子说了这个消息后,眉头就忍不住地皱了起来。无他,因为阿九正准备去黑山白水,他要去黑山上捉一种紫貂,用它的血做药引根除桃花的心绞痛。

    这事连桃花自己都不知道,原本该每月发作的心绞痛被大和尚用内力压制住了,然而却不是长久之法,若是不能在她十五岁之前根除与寿命和子嗣上头都有妨碍。去年秋天大和尚才配出解药,独缺一味药引。

    药引也是有讲究的,不是任何时候的紫貂血都有用,必须是春季才满月的乳貂才行的。

    桃花今年都十四了,错过这一回哪怕明年再捉到紫貂都没有用了。

    牡丹夫人的请帖到了,不仅邀请了阿九,秦小花和宋玉也都在邀请之列。

    秦小花把玩着帖子嘴里啧啧地八卦着,“阿九,你是不知道,姓崔的这一家子呦,这么跟你说吧,牡丹夫人幸亏和离了。”

    明明是江湖中人,架子却摆得比知府大人还大,臭规矩一套一套的。都穷得当东西了还养那么多下人,光门房上就放了八个。关键是哪有客人上门?小子们一个个闲得头顶长草。吃饭都吃不起了却还买价格昂贵的薄绢糊窗户,真是可笑。

    还有那个崔无涯,也不是个好东西,明明就是个吃软饭的却偏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一边跟牡丹夫人求复合,一边还跟个有钱的小寡妇勾搭上了。

    被他现在的这个夫人发现了,大打出手,崔无涯的脸被抓得呦,嘿,都没法出门见人了。昨儿他可是看了一场大戏,比那戏文里演的还要精彩。

    所以为了瞧崔家的大戏秦小花连牡丹夫人的邀请都不去了,他的原话是这样的,“花呀朵呀的有什么好看的?我都看腻歪了,还有个小狼崽子在一旁虎视眈眈,谁还有胃口吃饭?不去,不去,还不如我去崔家看大戏呢,我要看崔家那几个货是怎么把自己作死的。”宋玉自然是跟他一伙的。

    登门作客总不好空着手吧?况且牡丹夫人还送了他两盆珍品牡丹。送什么好呢?阿九还真缺乏经验,总不能直接送银子吧?多庸俗。阿九十分伤脑筋。

    最后还是桃花看不下去了,揣着银票到大街上卷了一幅画回来,“牡丹夫人不是官家小姐出身吗?喜欢的总逃不过琴棋书画,我瞧着这幅画不错,花了咱八百两银子,能拿得出手了。”

    阿九看着这幅桃花花了八百两银子的画,无语了。要送画也不是不行,可你也选个意境好的呀,那什么梅兰竹菊不都挺好吗?再不济并蒂莲也是不错的选择呀。可你送个系着大红肚兜的胖娃娃是几个意思呀?人家就是因为无子和离的,你这不是揭人家短吗?这样的恶客还不得被打出来?

    桃花却理直气壮地道:“这胖娃娃多喜庆呀!寓意多好呀!公子,您别那么庸俗好不好?姓崔的妥妥就是个渣男,牡丹夫人离开他那是做对了,无子怎么了?那是渣男没能耐,您没瞧见那天那仨小兔崽子都是啥样?这都怪姓崔的种子低劣。我瞅着牡丹夫人身边那个穿紫色衣裳的小哥不错,瞧他护着牡丹夫人那个着紧样,虽然他好像是牡丹夫人的面首吧,可您不是说过爱情不分男女和年龄吗?说不准人家是真爱呢。”

    小嘴巴拉巴拉说得阿九哑口无言,扬起的手顿在半空,他也没说什么吧?怎么就庸俗了呢?

    行了,行了,送就送吧,反正他是个大男人,即使送错了礼物也情有可原。

    当桃花送上画笑嘻嘻地祝福人家儿孙满堂时,阿九没瞧出牡丹夫人有没有生气,反倒是那个穿紫色衣裳的傲娇少年面露喜色,看过来的目光也比上次柔和多了。阿九似乎还看到牡丹夫人狠狠斜了紫衣少年一眼。

    阿九感慨,得,他果然是庸俗了,人家果然是真爱,有这枕边风吹着,牡丹夫人肯定气不起来。

    牡丹夫人打发紫儿陪阿九逛园子,可一离了牡丹夫人的眼紫儿就扔下阿九不见了,这般明晃晃的不待见让阿九和桃花面面相觑,随后安慰自己,又不是银子,怎么可能人人喜欢?

    逛完园子牡丹夫人别出心裁安排了歌舞欣赏,他们坐在水榭里头,喝着佳酿品着珍馐赏着伶人的表演,这些伶人也不知是借的还是牡丹夫人自个养的,水平还挺高,至少那个青衣琴师弹琴阿九都听醉了。

    就在此时,也不知从哪里呼啦啦闯进一大群人,手里拿着武器,凶神恶煞一般,“公子九,原来你躲到这来了。”

    牡丹夫人十分生气,这些人进她的园子可没有事先说一声,这是没把她放在眼里。何况此时公子九是她的客人,他们为难她的客人不就等于为难她这个主人吗?

    “渠叔,去报官。就说有歹人私闯民宅。”牡丹夫人大声说道。

    阿九却是眉梢一扬,对牡丹夫人致歉,“他们约莫都是冲着我来的,给夫人带来了不便,真是不好意思。”眼底却冷如冰霜,躲?他用得着躲吗?

    阿九的目光扫过众人,瞧见好几个面熟的脸孔,心中便已了然,就不知是哪个起头纠集了这伙人声讨他的?人家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好歹那是魔教老巢吧,他们倒好,闯到别人家来了,就这行径还有脸声讨他?

    被阿九目光滑过的人均心头一震,忍不住就要后退,然后想到只要今天能拿住这个公子九就能扬名江湖,冷却的血又沸腾起来。反正他们人多,还对付不了一个半残废吗?

    一个剑眉星眸的年轻男子站了出来,先对着牡丹夫人致歉,“在下正阳帮王端炎见过夫人了,公子九作恶多端,铲除他是我等正道中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今日私闯夫人的园子实属无奈,还望夫人见谅。”

    牡丹夫人冷笑一声,“我若是不见谅呢?你们要铲除谁我管不着,可现在公子九是我的客人,想要在我的园子里动手,休想。”她最瞧不上这些所谓的正道之人了,一个个端得大义凛然,私底下还不知是什么丑恶嘴脸,跟崔无涯是一路货色。

    相反,她对公子九的观感却很好,这么个举止优雅高贵的少年怎么也不可能是大奸大恶之徒。她相信自己的眼光。

    “夫人这是要包庇公子九了?难道不知道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吗?还是夫人瞧中了公子九的美色,想要收为裙下之臣?”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侠大声指责,眼际眉梢都是鄙夷,好像牡丹夫人是什么脏东西。

    牡丹夫人还未生气,紫儿已是满身杀气,但他也没有桃花快,只见她轻盈地如一只小鸟,“啪”就甩了这女侠一巴掌,“我家公子是你能够侮辱的吗?”

    女侠猝不及防被桃花偷袭,她摸着火辣辣的左脸,眼底喷火,拔剑就要找桃花算账,被站在他身边的王端炎按住了。“公子九,是个男人你就站出来,让女人为你出头算什么能耐?”

    ------题外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