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81章 逼供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江风看着被长剑封住的前路,眼底闪过狠厉,心里无比后悔。这一回他不该莽撞行事的,明明出来前他只打算看一看,可他到底没能经受住诱惑,女帝身边一个侍卫都没带,简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了这一回,女帝就会回到宫里,出入侍卫禁军相随,他很难再找到女帝落单的机会了。

    他虽知道女帝武功好,可六对一,即便要不了女帝的命,伤她总是可以的吧!再不济,全身而脱的把握他还是有的。

    江风没有料到女帝的武功会好得如此逆天,以一对六还尚有余力,他所仪仗的逃跑手段完全派不上用场。

    连逃都逃不脱了吗?可怜弟弟的大仇都还没报,江风的眼底闪过悲怆,长啸一声,也不想着逃了,转身就准备拼命。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大喊,“圣上小心!”那喊声无比熟悉,透着焦急!

    阿九抬头看去,只见远处几骑正朝这边疾驰,打头的可不就是宁非吗,他怎么来了?

    江风却是心中一喜,趁着女帝分神之际,身子在半空硬生生地一转,调头就朝远处逃去。他的两个同伙一见,也争先恐后跟在他身后逃。

    阿九反应特别快,见蒙面人要逃,想也不想飞刀就甩了出去,正中后面两个蒙面人的后心,他们后背巨疼,倒在了地上,身体还保持着向前奔逃的姿势。

    而最先逃的江风,身影已如一个黑点,渐渐远去。阿九盯着那个黑点看了看,并没有去追。

    宁非瞬间便来到眼前,他看到地上倒着的死尸,额头就是一跳,“阿九,你没事吧?是不是逃了一个?”他刚才离得虽远,但瞧的却是清清楚楚的,一共逃了三个人,被阿九劫杀了两个,前头的那个却是跑远了。

    阿九点了下头,道:“你怎么来了?”

    宁非没有回答,而是皱着眉头紧盯着那人逃跑的方向,“我去追他!”一抖缰绳打马就追了过去。一想到刺杀阿九的刺客还有漏网之鱼,宁非心里就十分不安。再说了,抓一个活口他也好审问幕后指使之人,他无法容忍任何对阿九抱有深深恶意的人存在。

    跟在宁非身后的亲兵傻眼了,他们是去追将军呢,还是留下来保护圣上?

    左右为难之际,阿九手一挥,道:“你们过去帮镇北将军吧,朕有自保能力,不用担心朕。”

    亲兵却没有动,他们只是耿直,又不是傻。就算圣上有自保能力,他们也不能把圣上一个人扔在这里呀!圣上让他们去帮将军,他们也不能去啊!可想到将军一个人追刺客去了,他们又十分担心。

    徐福反应最快,飞快道:“徐禄,你带两人去帮将军,剩下的和我一起留下保护圣上。”

    阿九即便觉得自己不需要人保护,却也知他们不会让他一人留在这里,索性就没有开口。

    徐福等人见状,立刻就分兵行动起来。

    阿九背着手站着,惊跑的马也被寻了回来。徐福几人以警戒姿态站在他四周,手中紧握着兵器,眼神戒备着。

    徐福等人原本与阿九也是熟悉的,只是阿九的身份不一样了,她是圣上,又是女帝,她不开口,他们可不敢放肆说话。即便他们心中很想先护送圣上回京,可也没人敢提出来。

    “来了!快看,将军他们回来了。”有眼尖的惊喜喊出来。

    其他人也是精神一震,“是将军,真是将军回来了,太好了!”心中松了一口气。将军只身去追刺客,虽然有徐禄三人帮着,可谁知道徐禄能不能寻到将军?要是那个刺客还有同伙怎么办?

    阿九的目力更好,当徐福等人只看到几个黑点的时候,阿九却能看到宁非的马上横着一个人,看样子是把刺客给抓回来了。

    更近了,阿九连宁非脸上得意的表情都瞧得清清楚楚,她的嘴角不由微微上翘,眼底闪过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

    宁非居高临下,把横在马背上刺客狠狠往地上一掼,“这兔崽子逃得可真快,差点我都没追上他。”

    阿九低头一瞧,地上那个刺客双目紧闭,下巴被卸了下来,双手和双脚都以怪异地扭曲着,看样子这是被宁非处理过了,难怪没绑着就敢大刺刺地把人往地上扔。

    宁非骂完了刺客,又不赞同地看向阿九,“阿九,你出来怎么一个人都不带呢?你不爱别人跟着,喊我一起不就行了?再不然带着桃花呀!”

    要不是他等了阿九许久未见人影寻了过来,阿九就是发生了不测他也不知道。刚才远远瞧见阿九被刺客围着,他都吓得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黄元奎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就忘了给阿九派侍卫?

    阿九不以为意,以他的身手,就是再来十个半个刺客也伤不了他分毫,不过宁非到底是好意,便摆手道:“行了,这不是没事吗?回宫吧!”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宁非只好不情愿地闭了嘴,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赶紧训练一批人手出来,阿九不愿带,那就暗地里跟着吧。头一次宁非没想着找他老爹要人,他自己,怎么都可以,可阿九,他不想她身边有任何可能的危险,尤其是来自他的。

    回到宫里阿九就去处理朝政去了,宁非破天荒没有黏着她,而是拎着那个刺客走了。

    江风被冷水泼醒,一睁开眼便对上一双阴沉的眼睛,他怔了怔,想起这双眼睛的主人镇北将军徐宁非,也想起被打晕前的所有,他落在了镇北将军的手里。

    几乎瞬间他想要后退,却发现自己被吊着,拖在地上的双脚却一点也使不上劲,一股不祥之感袭上心头。他不死心,又动了动双脚,还有被捆吊着的双手,真的没有力气,他居然被挑了手脚筋,挑断了还不罢休,还施了二次毒手,打断了他的骨头。

    “唔唔。”江风的眼底射出强烈的恨意,却发现自己的下巴也被卸了下来,连话都说不出了。任何他又看到自己身上一道道血痕,这是被抽了多少鞭子?难怪他都疼得没有知觉了,江风眼底的恨意更浓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好吗?镇北将军徐宁非就是那公子九身边一条最忠实的疯狗,自己落他手里哪会有好下场,只是他没想到徐宁非此人会如此阴毒。

    宁非冷笑一声,逼问道:“说,是谁指使你来刺杀圣上的?”

    江风恨恨地回望着他,一语不发。

    宁非嗤笑一声,“都忘了你的下巴被卸了下来说不了话。”他上前手一用力就把他的下巴合上了,“说吧,是谁指使你的,只要你交代出所有,本将军留你一个全尸。”

    “镇北将军真是好大的威风!”江风嘶哑一笑,无比嘲讽,“你不过是她身边的一条哈巴狗,哼,什么圣上,不过是个贱人,也不知怎么蛊惑了太上皇,弃亲子不顾,偏让个女人做了皇帝——”

    “啪!”一声脆响,打得江风的头歪向一边,“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否则,信不信老子剁了你!”宁非额上青筋暴起。

    江风却哈哈大笑,眼底闪过快意,“你镇北将军不是本事大吗?自己查去呀!想从我的嘴里知道什么,休想!”一抹疯狂自他眸中闪过,在弟弟死的时候他就疯了,这么久的筹谋居然不能为弟弟报仇,苍天不公啊!

    宁非气极了,又狠狠地甩了他几巴掌,直打得他嘴角鲜血直流。可江风却笑得更加猖狂了,好似在嘲讽宁非一般。

    宁非恨恨地道:“不说是吧?想死是吧?好,本将军偏不让你如愿!本将军决定一天割你一块肉,看看你这一大坨能割多少天,多少块?不过这个答案你是不知道了。但没关系,本将军在把你的肉块扔去喂野狗之前告诉你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