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76章 都是骗人的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非急行军,只用了半个月就到了前线,休整了一天,立刻就投入了与西戎的战斗。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攻下了一城,挟着雷霆之势,追击西戎大军,后又用了四天的时间攻下另一城,西戎朝着西边逃去。

    短短十天之内就拿回了被占的两座城池,消息传回京城,昭明帝高兴地大笑,连道了三声好,“不愧是朕瞧中的人。”

    底下的宫人内侍纷纷拍起昭明帝的马屁,才拍到一半就惊呼出声,原来是昭明帝乐极生悲晕了过去。

    这一次昭明帝并没有很快醒来,太医们折腾来折腾去,也没有发现有中毒的痕迹。

    阿九和朝臣都担忧极了。

    直到第三天,昭明帝才醒过来的。醒过来的昭明帝特别虚弱,却强撑着身子召见臣子,阿九在旁听着,可伤心,可伤心了。

    皇兄这分明就是在安排后事呀!

    昭明帝对以梁首辅为首的内阁道:“朕时日不多了,在朕去前,朕希望能亲自为九王爷加冕,看着他登基。”

    梁首辅痛哭流涕,昭明帝却紧紧盯着他,“爱卿啊,咱们君臣一辈子了,临了,临了,没想到朕却走在了你前头。朕就只剩这么一个心愿了,爱卿啊,你就让朕走的安心些吧。”

    阿九捂住嘴巴,把头扭向一旁,眼底全是泪水。他的皇兄,到了这个时候,心中想着的还是为他铺路。

    “皇兄,您说这干什么?你好生养着身体呀,别操心这些了。”阿九看着昭明帝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昭明帝却摇了摇头,“小九,这一回皇兄怕是挺不过去了,皇兄去前一定要亲眼看到你登基为帝。”他怕他去后,这些臣子联合起来反对小九,小九又是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一气之下索性远走江湖,到时这一堆烂摊子怎么办?穆家的江山怎么办?他死不瞑目啊!

    所以,趁着现在,趁着他还能说话,他要把身后事安排好,

    “皇兄。”阿九声音哽咽,他呆不下去了,猛地站起身往外走。

    “小九!”昭明帝喊了一声,却又放下来手,也好,小九不在,有些话他才更好说。

    阿九一个人去了御书房,那里头的内侍全都赶出去,一个人失声痛哭。在现代他不是没有哥哥,可唯有这一世的皇兄给了他温暖和亲情啊。

    好人为何总是不长命?阿九不服气。

    昭明帝托孤没有托成,说到半截的时候他又晕了过去。昭明帝是真龙天子,有紫气加身,他到底没有死成,拖着一口气挨了七天,阿九的师傅便到了,又把他救回来了。不过人是救回来了,却不能再留在宫里了,宫里种种条件都不适合他调养身子,大和尚准备把他带回山上去,山上空气好,还有山灵,说不定他还能长命百岁呢。

    这下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虽然自此不能再见到圣上,但心中到底还有个念想不是?总比只能去皇陵拜祭强吧。

    昭明帝坚持,临走前要看到阿九登基为帝,不能这心不能放下来。

    这一回朝臣倒是没说什么,哦,昭明帝顺便还告知他们大和尚的身份,仁德太子呀!这可是无比牛逼的人物,他们哪里敢说人家徒弟的一个不字,这不是找削吗?

    鉴于昭明帝的身子骨太差,为了让他有力气观礼,给阿九加冕,阿九的登基大典定于两个月后,也是过年之前那个月的初八,据说是个黄道吉日,好的不能再好的日子。

    这些日子阿九一刻都不得清闲,一边要处理朝政,一边要学习皇家的各种礼仪,听礼部的官员讲解种种仪式。即便如此忙碌,哪怕再累,他每天都要去看皇兄一趟,陪他说说话。

    许是卸下了重担,昭明帝神态无比轻松,加之也有了生的希望,即便不能住在宫里,他也能随时知道朝中的动向,小九就是捅出了什么篓子,他也可以帮着出谋划策。况且有他在山上遥遥镇着,相信朝臣会老实许多。

    昭明帝这般一开看,整个人的精气神立刻就不一样了,脸上也有了淡淡的红晕。凡是见过昭明帝的臣子心中都暗暗称奇,对仁德太子就更加敬畏了,连带着也不大敢挑阿九的刺了。有些人甚至暗戳戳的讨好阿九,毕竟人吃五谷,还能没个病痛,他们不敢奢望能请动仁德太子,能请个他老人家的徒子徒孙也是好的呀!

    大和尚并没有住在宫里,而是住在阿九的睿亲王府。开始的一个月,他每隔三天就进宫给昭明帝扎针,后来变成了五天一次,再后来就是七天一次了。每次都是扎过针就走,昭明帝想和他多说几句话都不成。渐渐的,昭明帝也就释然了,反正他是要跟着曾伯祖去山上调养的,还能没有说话的时候?

    大和尚虽然住在睿亲王府,但大多数的时候没人知道他在哪里,他住的院子,王府的下人任何人都不得靠近,他的衣食住行全是桃花一个人打理。就是阿九这个亲亲徒弟,也并不能日日能见到他。

    阿九并不担心,他心里明白大和尚厉害着呢,这个世上能伤到他的人还真没有。他在京中除了皇觉寺,其实应该还有别的去处。只是大和尚没说,阿九便不会去问。阿九从小就知道,他和他的师兄们是不一样的,大和尚看似慈悲,其实是个心性十分薄凉的人。他收的那些徒弟,不过是心血来潮之下的随手而为罢了。

    唯独阿九是个意外,当初大和尚也不过是本着救小辈一命,其实没想养他的。不过后来大和尚瞧不出他的命运,加之又他这个伪婴儿又颇为古怪,大和尚一时好奇就养了他一段时间,养着养着就养出了感情,舍不得丢给别人了。

    大和尚养了他,教了他,在他身上花了无数心血,阿九其实不仅是大和尚的后辈,还是他唯一的衣钵传人。将来大和尚故去,他的一切是要交到阿九的手中的。

    这一日,阿九回到府里,破天荒地看到大和尚坐在屋子里等他,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副棋盘,棋盘上落有黑子和白子。阿九的嘴角一抽,大和尚又自己跟自己下棋了。

    “阿九,过来陪为师下盘棋。”大和尚招呼阿九。

    阿九老实地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开始清理棋盘上的残子。

    大和尚看着阿九眼底的疲倦,眸中闪过什么,“阿九,你可曾怨过为师?”

    阿九一怔,随即明白大和尚的意思,他飞快地摇头,“没有,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我感激您救了我的命教我这么多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怨恨?师傅您把我当什么人了?您自个养出的孩子您还不知道吗?”

    大和尚欣慰一笑,“是你自己懂事,为师养你并没有费什么功夫。”

    阿九抿嘴一笑,并不反驳,心里却是不赞同的。大和尚对他有多好,那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大和尚看了阿九一眼,又道:“女子为帝,艰难颇多,阿九,这是一条并不好走的路哇!”

    阿九点点头,“师傅,我懂!但既然我选择了,哪怕路上有再多的坎坷荆棘,我都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好!是为师教出徒弟!”大和尚赞了一声,眼底满是欣赏,阿九身上这股狂傲劲跟他是一样一样的。

    当年那么多人,包括他的父皇都震惊他好好的太子不做,跑去出家做和尚。他不过是觉得做太子没什么意思罢了,甚至连帝王都没有一点挑战性。他的父皇沉迷酒色,不大过问朝政,朝政大都是他这个太子处理的,就是将来父王大行他继位登基,也无非就是如此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眼就看到几十年之后。这样的日子想想就可怕。所以他果断把太子之位丢给了同母胞弟,自己出家为僧游历天下去了。

    一晃,已是百年,他的父皇,他的兄弟,当初那些臣子,都已经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唯独他还老妖怪般地活着,大燕穆家的江山还在延续,当今的帝王都是他的曾孙辈了。而他,离大限也没有多少年了。

    面对死亡他非常坦然,唯一放不下的就是这个意外,他的小徒弟,他一手养大的小女娃阿九。

    “阿九,当初为师一观你的面相就大吃一惊,帝王之相,一个女娃不是凤命,却是帝王之命,是不是很奇怪呢?”大和尚捻起一颗棋子落下,“除此之外,你的命运却是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出来。”

    阿九微微一怔,帝王之相的事大和尚以前可从没和他说过呀,难怪大和尚打小就教他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自己也不解说,直接扔书让他自己看。难怪他一满十七就被大和尚踢下山游历,还不许自己回去,大和尚那时的心情也很复杂吧!

    “这么说我是注定要做女帝的了?”阿九耸了下肩,很快便接受了,“做就做吧,反正也是顺应天道。”

    大和尚却有些不能释怀,“就是委屈了小九你!”在大和尚看来,帝王这活计实在没什么意思,他养小九是希望他恣意一生,随自己的心意生活的。没想到最后却得背负起这么个苦差事,这对一个女娃娃来说何其不公平?他舍不得!

    “师傅,阿九还是那句话,路是人走出来的,我若是不想委屈,谁能让我委屈?”阿九眉梢一挑,恣意而狂傲,“师傅放心吧,我不会亏着自己的,也就是这几天,朝堂上那几个呲牙的,我不太好收拾他们,等我登基之后,您再瞧着,哪个敢在我跟前放肆?”待他大权在握,他就是把这天倾了,也无人敢说什么。

    大和尚笑了,面上无比慈祥,他最喜欢看阿九这样不可一世的样子,跟他年轻时是一样一样的啊!

    “你这样,我便放心了!”又放了一颗棋子,“有事也不要自个扛着,你那些师兄师侄,能用的就用,别把自己累坏了。”

    想了想,觉得不放心,又交代了一句,“女子操劳易老,为师教你的保养法子要勤练勤用。你若是想彻底解脱出来,那就赶紧生下嫡子,辛苦教上个十年,你就可以隐退了。至于男人,你是女帝,本就不同于寻常女子,全天下的男人你喜欢哪个就要哪个,别苦了自个,阴阳调和也是很重要的。那个叫宁非的小子是还不错,但你也没必要在他一棵树上吊死,这世上有千百种风景,不都看看怎么对得起自己?”

    阿九的嘴角忍不住抽了起来,很无奈地瞪着他师傅,“师傅!”他说皇兄思想先进,没想到大和尚更是个惊世骇俗的。

    大和尚斜了阿九一眼,“这都是为师的肺腑之言,你多听听没错,要知道这个世上,为师是最不愿你吃亏受苦的了,现在是你那皇兄不争气,也只能劳累你多辛苦一下了,所以为师觉得得从别处多补偿你。”一副“没事,你就算把天下美男都圈进后宫,师傅也替你撑着”的模样。

    这宠徒狂魔也当之无愧了,阿九无奈的同时,心里也暖暖的。

    “师傅,既然您老人家的想法那么清奇,怎么就没整几个红颜知己什么呢?也没给我整几个血脉师兄?”阿九促狭地打趣道。

    大和尚呵笑一声,“你以为没有啊!白衣门第一代掌门,慈航庵静慈她师傅,还有苗疆的清灵剩女,我年轻的时候都跟她们可好了。至于有我血脉的师兄,哎,她们倒是想生,不过我嫌麻烦。”

    想他年轻的时候,江湖上钦慕他的女子多了去了,哪怕他是个出家人,一个个都哭着喊着只求一夕之欢,要给他生猴子的更是海了去了。

    别看阿九长得好看,女人缘也是比不上他年轻时的。大和尚眯着眼睛,无比得意。

    对面的阿九目瞪口呆了,这,这,原来大和尚年轻时妥妥的就是个花和尚呀!什么高僧,什么佛法无边,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