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75章 你想多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37小说 .37xs.

    宁非眼睛眨了一下,一脸愧疚,道:“儿子不孝,明日便要领兵去西疆------”

    宁氏的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震惊无比,“什么?西疆?不是该回漠北吗?”她的儿子是漠北的守将,为什么要去西疆呢?西疆那里-------一想到西疆哪里西戎正作乱,宁氏就忍不住心慌。

    徐其昌也脸色不好的看着宁非。

    宁非更加愧疚了,他去平西戎的事很快就会在京中传开了,即便他现在瞒着也没用。于是他道:“儿子请旨领兵西下平戎。”

    宁氏的脸变得煞白,身形晃了晃,“你去?为什么是你去?你不知道西疆正开战吗?刀枪无眼,伤着了怎么办?你都还没有娶媳妇,连个子嗣都没有留下。”一听是要去打仗,宁氏的心就慌了,上一回漠北打仗,她这心就提的高高的,好不容易漠北稳定了,怎么又要去西疆打仗?

    宁非道:“娘,就因为儿子还没有娶媳妇才去西疆呀,等立了功劳才好娶媳妇。”

    宁氏不明白,红着眼圈看着儿子。徐其昌却是秒懂,“圣上答应了你的婚事?”

    宁氏忙问:“什么婚事?小非你原来说的那位贵女?”

    宁非微笑道:“娘,是九王爷,儿子心悦的姑娘便是当今的皇太弟九王爷。”顿了一下又道:“您也知道他身份贵重,所以儿子才请旨去西疆,待立下赫赫战功,才有资格提与阿九的婚事呀!”一说到阿九,宁非眼底满是柔情。

    宁氏却是大吃一惊,“你心悦之人是九王爷?”仔细想想,却又觉得没什么意外的,儿子跟九王爷的关系本就好,在京的日子有一多半都是呆在睿亲王府的。“圣上答应了?”难怪以前自己一提让他娶媳妇他就推脱,原来是心悦九王爷呀!宁氏对阿九一点意见都没有,可是他现在的身份毕竟今非昔比了呀,他可是要做女帝的呀!她是做母亲的,能不担心儿子受委屈吗?

    宁非点头,“答应了,待儿子凯旋而归之日便是圣上兑现承诺之时。”一眼瞥见母亲脸上的担忧,宁非安慰道:“娘放心吧,儿子武艺好着呢,定会平安归来的。娘,儿子能和阿九在一起,您该为儿子高兴才是。”

    “高兴,对,高兴。小非有了心悦的姑娘,娘高兴,高兴着呢。”宁氏一边擦泪一边说。看着儿子眼底的雀跃,宁氏一句扫兴的话都说不出,难得儿子这样高兴啊!想想儿子这么多年在外受的苦,难得有个人能让儿子这般高兴,宁氏心酸的同时也十分欣慰。

    罢了,尚主就尚主吧,九王爷那孩子也挺好的。打仗就打仗吧,只要儿子高兴,她这个做娘的,还有什么话好说。

    徐其昌若有所思,“你拿战功换婚事?你有把握取胜?”

    宁非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没把握。不过,不是还有爹您吗?您若是愿意帮儿子,儿子就有把握了,所以,爹,把您手里的人借点给儿子使使呗!还有您的私库,也拿出来给儿子应应急。”宁非候着脸皮讨要。

    徐其昌还没说话,宁氏就替他做主了,“对对对,你赶紧帮儿子一把。”

    徐其昌却是眉梢一扬,道:“你要人也就罢了,怎么还要钱粮,朝廷不拨粮草吗?”

    爹啊您真相了!宁非很想给他爹点个赞,嘴上却是不承认,“哪能啊,可户部什么情况爹您不清楚吗?指望朝廷拨粮草,多耽误事呀!朝廷拨的那点子粮草,够大军用几日的?还不如儿子自个想办法呢。

    徐其昌一想也是,倒没有多怀疑,嘴上却道:“现在知道找爹了?”平时都是怎么气他的?徐其昌冷哼一声。

    宁非丝毫不惧他爹的冷脸,“那是啊,谁让您是我爹呢,儿子遇到了难处不找老子找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徐其昌依旧冷着脸,其实心里已经答应了,怎么说这也是自个的儿子,熊是熊了一些,常把他气得火冒三丈,可是能干却是真能干,何况去西疆虽然危险,但富贵险中求,这何尝不也是机会?皇夫,未来太子的父族,想想就令人激动啊!

    宁氏不高兴了,瞪着徐其昌,“怎么,你还拿上乔了?不想帮是不是?那你的私库是想留给谁?徐令宽吗?我的儿子就这么不得你眼?你可别忘了,这么多年他因为什么受的苦,难道你这个做爹的不该补偿他吗?”

    徐其昌一脸无奈地望着宁氏,“我什么时候说不帮了?瞧你个急性子,都一把年纪了,说发火就发火。”又看向宁非,“为父手底下还有一支精锐,可以借给你使。”

    宁非一边悄悄朝他娘竖了个大拇指,一边对着他爹怪叫,“借?难道不是送给儿子的吗?爹啊,您手里的好东西将来不都是儿子的吗?一支哪够,爹您多给儿子点人手呗。”

    宁氏也一脸担忧地跟着帮腔,“是呀,将军,西疆那般凶险之地,你多给他些人手他就多几分安全。”

    徐其昌看着这两张相似的脸,可无奈了,真当他手里的人很多?对着儿子,他能骂能吼,可对夫人,舍不得,也不能。夫人本就依仗着这臭小子,对他也不大上心了,他哄还来不及呢,哪里敢说一句重话?

    “不是我不多给,而是能给的都给了。”徐其昌对宁氏解释着,“我手里一共也就这么三支得用的,前年漠北战事,已经给了他一支人马了,现在再给他一支,我自己手里也剩那么几个人。咱家树大招风,怎么也得留些人手吧。”

    宁氏一听他手里的人大多都移到自己儿子手中,顿时放心了,“那你就留着吧。”然后转头殷殷地问儿子:“明日一早就走?那你先回院子洗漱歇歇,还有晚上你想吃什么,等晚饭好了我让奴才叫你。”

    事儿问清楚了,宁氏立刻就心疼地打发儿子回去休息了,这待遇让徐其昌看了真眼红啊!何时锦娘要是也能如此待他该多好呀!

    宁非回了院子并没有歇着,而是坐在书房里思索着。别看他在圣上跟前表现地那么有把握,信誓旦旦的样子,其实心底也是没底。西戎都已经攻下五座城池了,情况不太妙呀,他得好好思索一番才行。

    虽然宁非没有细说,但阿九仍是从他皇兄那知道了他立下的军令状。“不要粮草?他咋不上天呢!”阿九气乐了,不要兵还能说是精兵在精不在多。可你连粮草都不要是个什么鬼?不要粮草大军吃什么?喝西北风去?

    还什么自掏腰包,你腰包里还剩几个钱?你确定不是要掏本王的腰包?阿九不高兴了。他私库里的东西都还没捂热呢,眼瞅着又要往外出了。

    昭明帝一听阿九的抱怨,不厚道地笑了,“小九啊,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阿九果断地摇头了,“不用,就他了。”前期都已经投资进去那么多了,现在换人,他的亏损找谁要?他是跟皇兄说不要朝廷拨粮草,现在朝政是他管着,他不会偷偷地调拨亮骚吗?反正只要皇兄不知道就行了呗。

    再说了,大不了让桃林领着商队跟着去呗,解决粮草问题的同时还能赚点钱,收点成本回来,不至于太亏。

    宁非来的突然,走的亦突然。等他领着大军都出发了,朝臣都还没反应过来,什么?你确定镇北将军是去西疆,而不是回漠北?圣上并没有重派将领镇守漠北呀!那漠北主将不在谁人主事?

    什么,是副将和徐令扬?徐令扬是谁?也姓徐,难道是徐家的族人?朝臣费了好大的劲打听,才弄清楚这个徐令扬是谁,然后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徐令扬原来是镇北将军的庶弟,大将军府上的三公子。不过众人对他的另一个身份更加了解,那就是京中出了名的纨绔。靠,就他那样的还能主事代兄守边?别开玩笑了好吗?许多人愤怒,许多人嫉妒,许多人心中不服,许多人慨叹: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啊!

    但很快这些言论就被推翻,不知是谁把徐令扬到漠北后脱胎换骨的现状嚷嚷了出去,于是先前愤怒的,嫉妒的,不服的,全都改了嘴脸,一致夸赞。什么浪子回头金不换呀,什么虎父无犬子呀,什么镇北将军教弟有方呀------

    真是夸什么的都有,末了还捎带上了徐令宽,惋惜他腿脚受了伤,不然也该和其兄其弟一样有出息。

    这惋惜传到徐令宽的耳朵里,人前他面无表情,回到自个的院子里却是面目狰狞,一把拉过身边的一个丫鬟狠狠地抽着,直抽得那丫鬟浑身哆嗦。徐令宽却觉得心头涌过一阵快意,扔掉鞭子把这丫鬟压在身底狠狠地蹂躏着。

    满院子的奴才心中虽同情,却全都垂着头无一人上前。只要公子发泄了就好,那个丫鬟虽然可怜,可不是那个丫鬟,就是自己了呀!自私是人的天性,他们谁也不愿意为那丫鬟求一句情,生怕波及到自己身上。

    徐其昌却是很得意,哼,以往不都说老子的三儿是个纨绔,是个废物的吗?现在睁开你们那大眼框子瞧瞧,老子的三儿是废物吗?老子的儿子个顶个都是有能耐的。对上同僚羡慕的眼光,徐其昌可算是扬眉吐气了。

    叫了一壶好酒,徐其昌在书房里自个有滋有味地喝了起来。喝到一半的时候似是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拎着酒壶就往外走。边上服侍的小厮立刻上前,“将军,您想要什么吩咐奴才一声就行了。”

    徐其昌皱着眉头斜了小厮一眼,道:“我出去走走,都不许跟着。”

    书房服侍的几个小厮都面面相觑,这大晚上的,将军这是要去哪?还拎着酒壶。主子吩咐了不让跟着,他们自然不敢不听,可不跟着又不放心,按说在自个府上将军是不会出事的,可若是将军喝多了呢?

    几人对视一眼,很快做出了决定,跟着吧,远远地跟着。

    几个小厮见将军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打着灯笼,进了刘姨娘的院落,他们才停住了脚步,黑暗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反倒不明白了。

    虽不知刘姨娘是怎么惹得将军厌弃,但将军都许久没踏进刘姨娘的院子了,若不是瞧在二公子和三公子的面子上,刘姨娘恐怕是要被送到外头庄子上的吧。

    徐其昌把院门擂得嘭嘭响,“开门,快开门!”

    守门的婆子正在烫脚,听到有人打门,有些不高兴,待听清是将军的声音,连脚都顾不上擦,踩着鞋就出来了。

    “将军。”守门婆子小心翼翼的。

    徐其昌却是理也不理就往里走,守门婆子眼珠子一转,心道:这大晚上的将军一身酒气来这里,只能是来找刘姨娘的,难道将军又想起刘姨娘的好?刘姨娘这是要翻身了?

    想到这里,守门婆子一边往里跑,一边高声喊:“姨娘,将军来啦,将军来啦!”只希望刘姨娘瞧在她报信的份上能记她一个好。

    刘姨娘尚未安歇,她正在小佛堂里念经,听到喊声她猛地睁开眼睛,眼底是惊喜,是激动,是不敢置信。

    徐其昌不管满院子被惊起的下人,径自朝着小佛堂走出。刘姨娘从小佛堂出来,正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那个人朝着自己走来,她激动地两行清泪就流了下来,“将军,您终于来看卑妾了!”

    徐其昌看都没看她一眼,从她身边错身而过,进了小佛堂,错身之际道了声,“进来。”

    刘姨娘激动万分,忙不迭地就进来了。

    小佛堂里只点了一盏油灯,室内有些昏暗,徐其昌把手里提着的灯笼往地上一搁,室内顿时亮了起来。徐其昌盘腿坐在蒲团上,拎着酒壶就对着嘴倒了一口。

    刘姨娘在徐其昌对面的蒲团上跪坐下来,仍是掩不住内心的激动,“将军,卑妾知错了,卑妾真的知错了,您,您来看卑妾,是原谅卑妾了吗?”她小心翼翼地看着徐其昌。

    徐其昌嗤笑一声,“你想多了。老子好好的儿子差点就被你给毁了,就凭这,老子关你一辈子你也不冤。”

    刘姨娘脸色一僵,“将军!”似是不敢相信将军对她这般绝情。

    徐其昌却不关心刘姨娘伤不伤心,他喝着酒,脸色带着微笑,“我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他打了个酒嗝,“宁非领兵去西疆了,知道漠北是谁主事吗?是小三,是老子的三儿子,被你可以养废无比嫌弃的小三。瞧瞧这才多长时间,小三就改头换面出息了。哈哈,真不愧是老子的种!”

    刘姨娘呆若木鸡。

    “你不行,你果然不行,你不会养孩子,你连宁非都不如。这才多久他就把小三教出来了?”徐其昌嫌弃地瞥了刘姨娘一眼,“当初老子怎么就瞎了眼,觉得你很贤淑安分懂事识大体呢?老子果然是被你给骗了,敢骗老子的人,你是第一个,好,很好,你有种!”徐其昌也许是喝醉了,话特别多。

    “扬儿,扬儿出息了吗?”刘姨娘眼底迸发出惊喜,脸上无比复杂。

    徐其昌嘲讽一笑,“是呀,小三出息了,可出息了,你高不高兴呀?他还给我来信了,你知道他信上说什么吗?”

    刘姨娘下意识地便问:“说什么?”心底浮上希望。

    徐其昌又灌了一口酒,“他问我,他的姨娘是谁,还在不在?若是在,他想把她接到漠北奉养,若是不在了,那坟在哪?他想去拜祭。”

    “不!”刘娘姨脸色大变,深受打击般地捂着胸口,“不,扬儿不会的,扬儿是个心善的孩子,他不会这样对我的。”眼泪纷落。

    徐其昌斜睨了她一眼,面色一厉,“你也知道他是个心善的孩子?可你当初是怎么对他的?现在不是如了你的意吗?刘氏,你哭什么?你后悔了?哈哈哈,早在你要养废小三的时候,你就想到有今天!”他的心中浮上快意。

    “报应,这都是你的报应!”徐其昌摇摇晃晃站起身往外走,“哈哈哈,报应啊!”

    只留下刘姨娘痛苦地倒在地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