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70章 这才是有恃无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徐其昌的瞳孔猛地一缩,紧盯着宁非,“你这是有恃无恐了?”

    宁非哂笑一声,“算不上吧,爹您不觉得儿子说的都是实话吗?”他就知道他爹很心动,流着徐家血脉的帝王,哪个能无动于衷?

    徐其昌的确很心动,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他的孙子不能冠上徐家的姓氏。他沉吟着,脑中飞快地思索着。

    宁非见他不语,便又道:“爹啊,儿子不是一个人的回京的,儿子还带了五万兵马回来,就驻扎在城外。您跟儿子不一心也不要紧,儿子即刻就进宫跟圣上说,是您肖想穆家的江山,让儿子领兵回京的。”宁非呲着牙,对他爹灿然一笑,“爹,这才是儿子的有恃无恐。”无赖至极的样子。

    徐其昌的瞳孔又是一缩,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疯了!”五万兵马,这个混账是想干什么?

    宁非舔了舔嘴唇,“没,儿子没疯。就是听说有不长眼的欺负阿九,给他添堵,儿子想了想,自己的女人得自己护着,就领兵回京收拾那起子小人。”话锋一转他又道:“不过很遗憾,您也看到了,阿九太能干了,四皇子又太能作死,儿子都还没机会出手呢。”

    徐其昌的心情可复杂了,紧盯着宁非,道:“你带兵回京的事九王爷知不知道?那些兵马隐匿在何处?你可不要乱来啊。”五万兵马可不是小数目,城外平白多了这么多人可不是小动静,连他这个拱卫京畿的重臣都没有发现,可见一定是隐匿起来了。

    宁非笑的得意,“这就不劳爹费心了,只要您不坏儿子的事,儿子保证不会有任何有碍大将军府的事的。爹,您记住了,千万别坏了儿子的好事哈!”宁非反复交代着,“天儿不早了,爹早些歇着吧,儿子就不打扰您了。儿子走了,您停步,不用送了,咱亲父子之间还用得着这样吗?”宁非嘴上贫着,一转身就没入了黑夜。

    徐其昌满腹的话都还没来及问呢,灯影里他怅然地半张着嘴,苦笑连连。他这是前世得多么不修,今世才修来这么一个儿子?主意这般大,早晚有一天他得被他气死。

    没入黑夜的宁非不由脚步加快,心头无比雀跃,他要快快回到王府跟阿九邀功呢。此刻他无比庆幸东宫烧完了,不然依着阿九皇太弟的身份,大抵该住在东宫了,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闯皇宫呀!

    阿九看到宁非的时候,只抬抬眼问了一句,“你这是又跑哪里浪了?”阿九并不限制宁非不能出府,只要他小心谨慎些,不被人认出来,阿九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宁非走过去挨着阿九坐下,委屈地道:“哪有浪?人家明明帮阿九去了。”手臂自然环上阿九的腰。

    阿九刚刚沐浴,头发才晾干,披散着,散发着皂角的清新香味。宁非凑上去,深呼吸,馨香弥散鼻端心底。

    阿九哦了一声,手中依然拿着奏折,“说说看,都帮我什么了?”重要的奏折阿九不会带出宫,既然带出宫的,显而易见,都是些不怎么重要的,随便看看也就得了。

    宁非嘟嘟囔囔着把他和他爹的对话说了一遍,他的唇贴着阿九的脖子,热热的,软软的,还痒痒的,弄得阿九有些不自在,不由歪了歪头离宁非的唇远一些。

    阿九轻笑一声,“你爹没要打死你?”他心中对徐其昌挺同情的,摊上这么个作天作地,一言不和就要进宫告发老子的儿子,上辈子是做了多少的孽?

    宁非也笑,“没,有我这么出色又省心的儿子,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打死?那是绝对不存在的事。”

    阿九侧头瞥了宁非一眼,“你哪里省心了?”领着五万兵马私自跑回京城的货还有脸说自己省心?脸呢?还在吗?

    “怎么就不省心了?都没用他过问我就自己长大了,白捡了个封疆大吏的儿子,哪找这么好的事去?徐令宽还让他操心好几年呢,相较之下,我够省心了吧。”宁非振振有词地说道。

    “所以你心里不平衡了,变本加厉地气他,让他操心?”阿九一针见血地点破宁非的心思。

    宁非并不见尴尬,反倒坦然的点头,“对哒,都是一样的亲儿子,凭什么我就跟那地里的野草似的?我觉得我要是不隔三差五气气他,他都能忘了还有我这么一个儿子。而且,不是阿九你教我的吗,会哭的孩子才有糖吃呀!”眼睛眨巴眨巴,又补充了一句,“我家老头也就跳脚的时候比较可爱。”

    妥妥的熊孩子!鉴定完毕。

    “你呀!”阿九戳了宁非一指头,随即正色道:“宁非,你其实不用帮我做这么多的。”

    宁非虽然爱胡说八道,行事也肆无忌惮,可他为自己做了多少事,阿九都是看在眼底的。就连他带回来的那足以定他死罪的五万兵马,他的初衷也是为了他啊!所以阿九骂过他胡闹,撵过他回漠北,却从没说过他不应该。阿九心里是领情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乐意帮着你呀,自己的女人不疼着护着还算个爷们吗?”宁非抱着阿九的手臂收紧,整张脸都贴在他身上。后一句他说的嘟嘟囔囔的,阿九没有听清,可是心里却暖暖的。

    就是这样!

    朝中不是没有比宁非长得好看更加出色的年轻男人,可阿九唯独觉得宁非不一样。夜深人静的时候阿九自己也想过,就是因为宁非这样满心满眼里都是他,哪怕吃一个果子都想着留给他,这样毫不遮掩全心全意的好,才打动了他沉寂苍凉的心吧。

    别人也许很好很好,可是都不是宁非。

    可宁非的下一句话却让阿九心中感动一下子全没了,宁非道:“阿九,天不早,咱安置了吧。”

    阿九一转头,就看到宁非眼底明明灭灭的小火苗,他顿时气笑了,“天是不早了,你是不是该离开我的屋子了?”还咱们,谁跟你是咱们?连驾照都没领的新手还想开车上路,怎么想的那么美呢。

    宁非哪舍得走,腻歪着,“别呀,阿九,我知道你这是不好意思,咱都这么熟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吧?咱们还像那天一样,好不好阿九?”他低声哀求着,好不容易得个机会近阿九的身,宁非一点也不想再睡冰冷的被窝,“好不好?一次就好,我保证不缠你太久。”宁非信誓旦旦地保证着,只差没有诅咒发誓了。

    这话能信?尤其是从宁非这个刚开启新技能,且又探知欲旺盛体力惊人的好奇宝宝嘴里说出来的话。

    这就跟我只蹭蹭,不进去,一样一样都是骗人的鬼话。

    阿九才不上他的鬼当呢。

    阿九照着宁非腰间的软肉一拧,“想都别想,赶紧滚回房睡觉去。精力这么旺盛——”一抹笑意自阿九眸中闪过,他不怀好意地道:“这么冷的天,我不建议你冲冷水澡。不过演武场有对石锤,你举上百十下,估计就能一觉无梦睡到天亮了。反正现在天黑,也不会有人瞧见你发疯。”阿九替宁非想的可周到了。

    宁非吸着气哎呦哎呦地叫唤,“阿九,轻点,轻点。阿九,你变坏了,居然让我去举石锤,可是我现在浑身都是火,你摸摸,摸摸,就算是举上一千下,我觉得也浇不灭我心头炽热的火焰。”

    演武场上那对石锤宁非是知道的,一个八十斤,两个就是一百六,是专为桃花那个怪力变态打造的,阿九这是准备要累死他呀?哼,一点都不心疼自己的男人,阿九果然变坏了。听说圣上有意为阿九选夫,难道是阿九在外头遇到了别的好看的男妖精?宁非心头警惕起来。

    哼,那些大臣果然都不是好东西,先是拼命反对阿九上位,现在见反对没用,又打起了皇夫的主意,让自家的儿子侄子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见天往阿九跟前凑,打量着谁不知道他们心中那点算计,哼,哼,哼!

    阿九心头升起了浓重的危机感,越发作天作地,“哎呦,对,就是那里,阿九你重点。”宁非不要脸地哼起来,还撒起了娇呢,“阿九,你换个地方好不好?这里,这里。”

    阿九差点没把桌案上的奏折推到,盯着宁非荡漾的脸,简直不敢置信。这货,这货怎么能这般不要脸呢?真是刷新了他的认知了。阿九心中复杂极了,就在他以为宁非已经够无耻的时候,这货总能适时地刷新下限,让他意识到原来宁非还能更无耻点。

    阿九真被宁非弄得无语了,斜睨着他道:“也不是不行!”见宁非的眼睛猛地一亮,阿九坏心眼地道:“你去请旨呀!过了明路,嗯哼——”那意思就不言而喻了。

    宁非的肩膀顿时耷拉下去了,鼻子哼哼,“哼,你明知道我现在不能露面,哼!”宁非可不满了,他早就想请旨尚主了,抓心抓肺的,可他现在还属于黑户不能露面,不然怎么解释他突然出现在京城的。

    宁非可发愁了,“阿九,你帮我想想办法吧。”去他的皇太弟,去他的女帝,宁非其实一点都不在乎阿九做不做女帝,他只想抱得美人归。现在美人在怀,却只能看到吃不到,宁非觉得再多几次他肯定得血尽而亡,他大约是史上唯一一个喷鼻血喷死的。丢人啊!

    阿九也学着他之前的样子耸耸肩,“爱莫能助。”

    宁非哀嚎一声,凝眉想了一秒,试探着问:“要不,我伪造一份奏折?”奏折是真的,但不能从京中呈上去,需要伪造的便是奏折从漠北一路到京城的过程。

    阿九眉毛一扬,看着宁非没有说话。

    宁非便知阿九是默许了,心中大喜,抱着阿九狠狠地啃了一口,然后飞快的掠了出去,“阿九你早点安歇,我回房去了。”声音都透着喜悦。

    宁非不是不想和阿九缠绵,而是现在希望突然出现在眼前,他要好好理一理,可不能把阿九真惹恼了,回头再不许他投机取巧了怎么办?嘿嘿,幸亏他聪明,让老邱帮着他出主意,算算日子,他的奏折可快到京城了。想着很快就能和阿九坦诚相见,做种种快乐的事情,宁非就兴奋地睡不着觉。

    却不想想,就算圣上同意了他的所请,依着他和阿九一个是皇太弟,一个是守边大将,这样的身份能时时守在一起吗?

    阿九也是失笑,他还不知道宁非?这货肯定已经把事情做了,若他猜的不错的话,他的奏折也快到京城了。

    也好,成亲就成亲,不过就是多个男人,其实也挺好的。各个方面宁非都挺合他的心意,最主要的是宁非不是那等墨守成规的卫道士,无论他做多么出格的事情,宁非都能欣然接受。换个意思来说,宁非是他所能掌控的,不用担心会被反噬。

    所以宁非与他爹徐其昌的关系,阿九从不多说一句。不好才好呢,对家族的归属感弱了,心才会在他这里。

    阿九也知道宁非的请旨不会那么顺利的,他是很合自己的心意,却不合皇兄的心意。皇兄为他挑的皇夫候选人中根本就没有宁非。

    皇兄为他挑的都是闲散大臣家中的嫡子,都是些长相俊美的文人。将来他登基为帝生下太子,不用担心太子的父族权利过大从而影响了太子。

    而宁非,本人是一方守将手握重兵就不说了,大将军府也是朝中数得上的权门。他若是选了宁非,到时他的太子有这样强势的父族,徐家借机影响太子都是小事,若进而借机夺权才是祸事呢。那样皇兄大概会愁得连觉都睡不着了吧?

    即便知道皇兄会担心,但阿九还是会选宁非,他对宁非有信心,亦对自己有信心。之所以不提醒宁非,无非不想他太过顺利,太过得意罢了。那句“容易到手的反而不会珍惜”是四海皆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