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67章 小九,你做太子可好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小九,你做太子可好?”昭明帝的这句话不亚于一声惊雷,炸的阿九一口茶呛在了喉咙,剧烈地咳嗽起来。炸的殿内当值的內侍目瞪口呆,恨不得自己不存在。

    “咳—咳——咳——”阿九拍着胸口,好半天才缓过进来,控诉地看向昭明帝,“皇兄,您可千万不要害我!”

    他做太子?这不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吗?

    昭明帝先是看了左右的內侍一眼,然后看向福喜公公,福喜公公立刻机灵地道:“都下去。”领着当值的內侍出了寝殿,到了外头他阴森地盯着他们,警告,“把嘴闭紧了,这宫里头哪口井里不填着几具尸体!”

    直盯着他们诅咒发誓绝不会多嘴,福喜公公这才放过他们,缓了缓语气,道:“别怪咱家严厉,咱家也是为了你们好。”宫里头的奴才,嘴巴不严,是活不长的。

    福喜公公打发了內侍们,自己也不进殿,就守在殿外头。他靠在门边,眯着眼睛,似睡着了一般。

    昭明帝看阿九反应这么大,有些无奈,“小九,皇兄说真的。大燕内忧外患,皇兄的身体又是这么个情况,怕是等不到小皇子出生了,没有个可靠的继承人,群臣心中惶惶,国体不稳呀!”

    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现在连宠幸妃嫔都十分勉力,他这次晕倒何尝没有之前宠幸妃嫔的原因?

    阿九真是哭笑不得,“皇兄,您又不是不知道臣弟的底细,臣弟怎么能做太子呢?”他可是女儿身啊!“要是臣弟真是男子,臣弟肯定愿意替您分忧,可臣弟不是呀,即便您愿意将来出了女帝,朝臣能愿意吗?”

    那些老顽固,阿九可不想和他们掰扯去。恐怕他们能接受四皇子为帝,也不能接受他做女帝吧。古人根深蒂固的思想,他才不要去挑战呢。

    昭明帝往后靠了靠,脸上满是黯然,“小九,皇兄也知道这让你很为难,可皇兄真的是没有办法了。”倘若还有别的法子,他一准不打小九的主意。小九自小就命运多舛,他本想着以后好好补偿他,让他一生无忧顺遂。谁能想到他的身子骨这般不争气,他不仅不能再护着小九了,还得需要小九帮他稳住大燕江山,这份责任有多重唯有他这个做过帝王的人才深知,所以他对小九是无比的愧疚啊!

    昭明帝接着说道:“小九,皇兄也想过过继皇嗣,宗室中血缘最近的诚亲王家只有一个嫡子,庶子倒是有三个,可过继皇嗣哪有过继庶子的。再就是英王叔家,他家子嗣倒是多,可多是平庸,哪一天皇兄若是不在了,新帝压不住臣子呀!”

    顿了一下他又接着道:“就算是过继皇嗣,皇兄也是准备让你做摄政王辅佐新帝,与其都是辛苦,还不如你来做这个新帝呢。”自古以来,摄政王哪有几个得好下场的?他舍不得小九晚景凄凉。

    阿九心情复杂,“可是臣弟是女子呀!”阿九就纳闷了,他家皇兄的思想怎么那么开明先进呢?女子为帝,他怎么想的?

    昭明帝笑了,“小九,女子怎么了?那你也是皇家的女子,和皇兄同个父皇同个母后,你的血脉里流着最纯正的皇家血脉,能和别的女子一样吗?你现在这样和男子有何不同?反倒比他们都要能干得力。朝臣可有一个发现你的不妥?”

    “皇兄已经想过了,你的女儿身继续瞒着,先册立你为太子。皇兄私下问过江太医了,皇兄这身体也就一年半载的光景,待皇兄去的时候,会恢复你的身份,同时留下遗旨让你登基为帝。你不用怕,皇兄已经给你安排好了人手。黄元奎是知道你的情况的,你的侍女又是他的儿媳,他是会支持你的。徐其昌的嫡子是你找回来的,有这份香火情,他也不会为难你。内阁的梁首辅,是你师傅出手救了他一条命,于情于理,他都不好反对你。还有御史台的温良玉,此人最是左右逢源,私底下又承过你不少人情,他即便不会支持你,但也绝不会给你添堵。只要这几个人不带头反对你,其他人蹦跶的再高,也无关大局。待你生下嫡子,姓穆,也一样延续穆家的血脉。民间不也有那独女坐家招夫的吗?”

    昭明帝一件一件的交代着,就好像临终交代后事似的。阿九鼻子一酸,眼眶就红了,“皇兄,您说这些干什么?臣弟再让人去寻师傅,您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昭明帝和蔼地望着阿九,叹了一口气,“傻小九,皇兄的身体上次中毒就伤了根本,仁德曾祖来了,也不过是拖延上三两个月,何必呢。皇兄做了二十年的皇帝,累了,也想歇一歇了。小九,这最后的日子,皇兄想歇歇。”他的目光透着哀求,“皇兄唯独放不下的就是这祖宗基业咱大燕的江山社稷,要是大燕在皇兄的手中走向没落,继而亡国,皇兄就是到了地底下也不能心安呀!小九,皇兄不想做老穆家的罪人!”

    阿九咬着唇,把头撇向一边,皇兄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他一点也不想跟他说话。

    昭明帝见状苦笑,“小九,皇兄不逼你,你好好想想吧。天儿不早了,皇兄也该安歇了。福喜,你领九王爷去偏殿安置。”

    福喜公公立刻小跑着进来。

    阿九嚯的站起身,声音低哑,“福公公你服侍圣上,本王自己过去。”说罢匆匆往外走。

    昭明帝望着阿九逃也似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口气。

    宁非并没有在王府,他没等到阿九回府,就很桃花交代了一声出城去了。这都好几天了,他非常惦记着城外山里的军队。五万人马呢,光是一天的粮草就消耗甚大。

    邱明山见到宁非很高兴,拉着他到一旁道:“将军啊,我正要去找你呢。”这些天他也没闲着,拿着个破幡子扮成算命的,早把该打探的消息都打探清楚了。

    宁非笑着道:“老邱你找我什么事呀?我这也正有一件事,想找你合计合计呢。”

    邱明山道:“你先说。”

    宁非脸上闪过一抹柔情,“我想求圣上赐婚。”

    邱明山深感意外,“赐婚?是哪家的闺秀?”将军不是去九王爷府上了吗?怎么还有空私会佳人?难道佳人是九王爷府上的?九王爷府上可没有千金贵女,唯一的桃花县主还是订过亲的。难道将军瞧中的是九王爷身边的侍女?难怪要求圣上赐婚了,将军家里压根就不能同意。

    “将军啊,你可千万不要冲动,婚姻大事还是要由父母做主的好,即便你求了圣上赐婚,可不被公婆待见苦的还是人家姑娘家,将军你要是真喜欢人家姑娘,可别害了人家呀!”邱明山絮絮叨叨地劝着。他虽然没有成过亲,没啥经验,可光是听人说也知道婚姻大事还是门当户对的好。

    “老邱你想到哪里去了?本将军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宁非讶然失笑,随即神秘地道:“老邱啊,我瞧中的这位佳人,说出来能吓死你。”

    “哦,那我老邱可得好好听听。”

    宁非道:“九王爷!”

    然后就不说话了。

    邱明山催促道:“九王爷的什么人?将军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宁非得意极了,“已经说完了,就是九王爷,本将军瞧中的佳人就是九王爷本人。”

    邱明山看着宁非的眼神顿时就变了,欲言又止,不敢置信,“将军,你可要三思呀!你瞧中九王爷,可九王爷和你一样都是大老爷们呀,你瞧中九王爷,九王爷有没有瞧中你?你可不能仗着军功就对人家霸王硬上弓。再说了,你可是家中唯一的嫡子,夫人还不得哭瞎?”

    宁非啼笑皆非,得意的斜睨着邱明山,“老邱啊,你会不会说话?本将军和九王爷那是两情相悦。还有,九王爷是女子,我才不喜欢男人呢。”其实就算阿九是男人,他也是喜欢的,他是不喜欢男人,他只喜欢阿九。

    “九王爷是女——呜呜呜——”邱明山失声惊呼,宁非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他的嘴,“淡定,淡定,你是不是要嚷嚷地全天下都知道?”

    邱明山惊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九王爷是女子?名震大燕的睿亲王九王爷居然是女子?这太不可思议了。“这,这是真的?”他没有做梦,没有幻听?

    “自然是真的了,这我还能弄错?”宁非肯定地点头,“这秘密除了我也就圣上和太后娘娘知道了,现在又多了一个老邱你,你可别嚷嚷出去啊!”宁非盯着邱明山警告。

    邱明山盯着宁非瞧了半天,这才确定他没有说谎,整个人都不好了,抬手止住要说话的宁非,“等会,我消化消化。”然后抱着头蹲在了地上。

    九王爷居然是九公主!邱明山的眼神都直了,等会,圣上既然明知道九王爷是女子,对朝中请立他为摄政王和太子的言论还十分纵容,那岂不是说?

    邱明山的眼一下子亮了起来,哎呀呀,难怪他瞧着宁非这小子顺眼,原来应在这里呀!要是九王爷真能做成女帝,那宁非可就是皇后,嗯,男皇后,啊不对,应该是皇夫。

    想到这里,邱明山一下子站了起来,“将军,你的机会来了。”他双眼发光地望着宁非,跟看珍贵的货物似的。

    宁非被他看得心里发毛,“老邱你说什么呢,我是让你帮我参详参详,看怎样才能让圣上给我和阿九赐婚。”

    “那不重要。”邱明山手一挥,刚要再说话就被阿九拽住了胳膊,“怎么不重要?现在对我来说这件事是最重要的,老邱,我跟你说,只要你能帮我想个辙把这事圆满了,你的后半生我包了。”

    邱明山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宁非,心里很无奈,将军在漠北的时候瞧着挺靠谱的呀,怎么一扯上九王爷,那脑子就成了浆糊。情情爱爱果然害人匪浅呀!

    “将军,你忘了咱们是为了什么回京的吗?”邱明山提醒道。

    “为了阿九呀。”宁非飞快地道。

    邱明山的嘴角抽了一下,完了,将军这是中了九王爷的毒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真爱?

    “将军,咱们之所以冒着杀头的危险进京是为了支持九王爷做摄政王做太子的。”邱明山纠正道。

    “我知道啊。”宁非一脸明白的点头,“可阿九是女子,怎么能做摄政王和太子呢?我回京是因为阿九受了欺负,我给他撑腰出气来的。”

    特么的还是冲冠一怒为红颜!邱明山的嘴角又是一抽,不赞同地道:“谁说九王爷不能做摄政王和太子的?朝臣可都不知道他是女子,圣上不也没说什么吗?可见他是不反对的。再说了,是女子怎么了?是女子也比绝大多数男人厉害!历史上又不是没出过女帝。”他不以为然地道。

    宁非嘴巴张的能吞下一个鸡蛋,“靠,老邱,你真敢想!”女帝哎,老邱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邱明山一副高人范,无比轻蔑的斜着宁非,顿了顿,才不甘心的解释,道:“将军啊,我仔细想过了,圣上尚存的几位皇子算是废了,至于四皇子,前朝后宫一齐抵制,他是别想出头了。没有继承人,朝臣心中不安。为安民心,圣上要么过继皇嗣,要么在后宫继续努力。咱先说后者,圣上的年纪是不大,可他身子骨不好,就算能使后宫的娘娘有孕,可谁能保证就一定是皇子?要是个公主呢?就算是皇子,谁又能保证他会平安长大?而且怀胎十月,谁知道这期间又会发生什么事情?要是没有西戎叩边,朝臣也许还有耐心等待小皇子的出生,可现在西戎叩边,内忧外患之下,朝臣也怕不定哪天圣上就撒手大行了,所以,圣上最好的选择过继。”

    “可是,比起过继还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九王爷上位,兄终弟及史上也是有的,齐文宗没有皇嗣,便是其弟武帝上位,最终领着大齐朝开创一代盛世。咱们九王爷的文韬武略比起那位武帝来,都有过而无不及,怎么就不能为帝了?是女子怎么了,反正女帝是娶皇夫,而不是出嫁,生得孩子一样姓穆,延续皇家血脉。”

    宁非听得目瞪口呆,被老邱这张嘴这么一说,好似阿九马上就是太子女帝了,别说女帝了,就是新帝登基都是千难万难的,老邱这是从哪里来的自信?

    可静下心来想想,老邱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他是知道的,阿九喜欢做男人多过做女人,既然有这么个机会,阿九做女帝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不过还是以阿九的意见为准,阿九若是想做这个女帝,那他就是拼上所有也会支持他,把他拱上帝位;若阿九无心帝位,大不了他就和阿九一起去漠北。

    拿定主意之后,宁非对邱明山道:“老邱你先合计着,最好两手准备,我回去问问阿九的意思,看他怎么说。”

    邱明山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还用问什么,咱们把路铺好了,九王爷照着走就是了。”到时骑虎难下了,他就不信九王爷能不往前走?

    宁非果断摇头,“我尊重阿九的选择。”他现在还处于妾身未明的状态,哪里敢做阿九的主?要是惹得阿九一个生气,把他踹了怎么办?

    邱明山不死心,“将军你可想清楚了,九王爷做了女帝,他的孩子,将来的帝王也是你宁家的血脉呀!”这诱惑多大呀!

    宁非仍是摇头,“老邱你不用再劝了,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除了回城问问阿九的意思,家里也得打声招呼,若阿九要争位,他可不想他爹扯他的后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