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65章 宁小非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皇兄!”阿九在昭明帝对面站定,小声喊。

    昭明帝没有反应,阿九提高了声音又喊了一边,昭明帝还是没有反应。阿九伸出手在昭明帝眼前晃了晃,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若不是他眼睛睁着,阿九都以为他是睡觉的。

    坏了,皇兄这是受刺激大了!就这一会他脑中已经闪过好几个现代受刺激精神失常的事例。

    没办法,阿九只好又提高了圣上,“皇兄,您想什么呢?”

    昭明帝这才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哦,小九你来了。”似如梦初醒一般,他转过脸,片刻后又转回来,“又是福喜那老货找你的吧,咳,皇兄没事。”

    昭明帝转头的瞬间,阿九无比确定他看到了他皇兄眼里有水光闪过。皇兄哭了?这个认知让阿九吓了一大跳,待再看,昭明帝的眼里已经看不出任何痕迹,但阿九笃定他之前没有眼花看错。

    现在昭明帝又说自己没事,阿九就更加担心了。“皇兄,别的话臣弟就不劝你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咱们也只能往前看了,别人且不管,您想想母后啊!您不好好保重龙体,不是叫母后跟着煎熬吗?行宫地宫您失踪那回,还有前些日子您昏迷不醒这回,母后都去了多半条命。现在您再作践自己有个三长两短,还让母后活不活?”阿九语重心长地道。

    昭明帝面上动容,眼圈红了红,他也想起他可怜的母后,父皇在位时,母后虽然贵为皇后,宠爱却是不多,父皇的心头好先是张贵妃,后来是林妃。不然怎么会纵的她们心大?不然怎么会逼得连太子哥哥都没有立足之地?

    母后这一辈子就没过过几天舒坦日子,先是为几个儿子殚精竭虑。他登基后又担心他的安危,也就是除了奸相后母后过了几年安生日子,现在因为自己又——

    昭明帝无比内疚。

    “小九,你说皇兄是不是该召云海大师进宫念念经?”昭明帝叹气,最近一年他的运气太坏了,简直是衰神附体,祸事太多太频繁了。若不是理智尚存,他都要怀疑宫里的风水不对劲了。

    阿九一滞,眼睛一闪,道:“念吧!云海大师是得道高僧,全身都是功德,让他进宫来念经,咱们都沾沾他的功德。”既然皇兄信这个,全当是安他的心了。也顺便震一震宫里头的妖魔鬼怪。

    昭明帝继续叹气,“小九啊,天家无父子,小四这般对朕,皇兄并不多难过。说句实话,这算什么?纵观史上,多少做儿子的弑父上位?小四这还算是轻的。皇兄是帝王,心里还能没点准备?皇兄就是心疼小八他们几个,还是个懵懂的孩童呢,你说小四的心怎么这么狠呢?”说着说着他的眼圈又红了,他都没脸面对小七小八那清澈的眼睛。

    阿九也觉得四皇子干的不是人事,你争位排除打击异己,这的确情有可原。可小七小八才几岁的孩子,能碍着你什么?你连他们都不放过,这就说不过去了。这样的人即便做了帝王,哪个臣子敢跟着你干?

    阿九陪着昭明帝叹气,想了想,道:“皇兄,你打算怎么处置四皇子?”

    昭明帝道:“皇兄这会心里乱的很,哪有什么章程。小九你说怎么处置那个畜生?”

    阿九心一塞,不满的道:“这样的问题您千万不要问臣弟,您的儿子,您自个决定就好。”现在瞧着皇兄是恨四皇子恨得死死的,但人家到底是亲父子,谁知道气消之后会不会反悔,所以阿九觉得他还是别参合的好,免得将来惹得一身腥不落好。

    昭明帝倒是没有怪罪阿九,他一提起四皇子,内心的肝火就上升,“那个孽障!皇兄打算让他去守皇陵去,余生在祖宗陵前忏悔,以赎自身的罪过。”

    阿九虽然觉得四皇子不会悔过,但仍是道:“皇兄您拿主意就好。”看着昭明帝那颓然的模样,阿九忍不住道:“太子之位不急,您也别太着急上火了。您现在正春秋鼎盛的年纪,即便几位皇侄都不成了,不是还可以再生吗?”

    昭明帝摇头,“小九啊,皇兄的身体瞧着壮实,其实就是个花架子,内里已经被掏空了,仁德曾祖临走时告诫,好生保养着许是还能撑上十年八年,要是——不定哪一会就去了。这女色上头尤其是要谨慎。”不定哪天他就倒下了,所以他才急着立太子。不安排好这一大摊子,他就是到了地下也没脸见祖宗呀!

    说完这话昭明帝才猛地想起他家小九是个姑娘家,不由嘴角抽了抽,转了话锋,“算了,不说这些烦心事了,小九你看过母后没有。”

    阿九嘴巴微不可见地瞥了瞥,心道:这话题转得可真生硬,不过该说的他还是要说,“皇兄,师傅只说是谨慎些,并没有说一定不行,咱悠着点,挑个好生养的,总能再生个小皇子的。”阿九觉得自己的心可累,可累了,连皇兄生儿子都得操心。

    想了一下他又道:“皇子绝嗣的事肯定瞒不住,现在有资格立太子的只有四皇子一个人了,皇兄,朝臣那里肯定会有争论,皇兄您要提前有个准备,需要臣弟做什么,您就直接吩咐。”

    昭明帝点了点头,短暂的虚弱过去,他依然是无比强大的帝王。他抬眸对上阿九关切的眼神,心里鬼使神差地想到,要是小九是他的皇子该多好,他就不用为难了,直接册立小九为太子就行了。小九这般聪颖能干,肯定能担负起大燕的江山社稷,不定做的还比他好呢。

    随即又哑然失笑,他家小九是娇滴滴的女儿家,怎么能做太子做皇帝呢?都怪小九太出色了,出色到他都时常忘记他的真实性别。

    昭明帝心情复杂地望着阿九,心里无比惋惜!

    留在睿亲王府的宁非也十分惋惜,他特意起了个大早去见阿九,阿九却得早朝,没空陪他。好不容易望眼欲穿盼回阿九下朝回府,还没刚说两句话,阿九就又被请进宫里了。你说他巴巴的从漠北跑回来,连跟阿九一诉衷肠的机会都没捞着。

    阿九从宫里回府,迎接他的就是宁非幽怨的眼神控诉。阿九不解,朝旁边的桃花望去,这货怎么了?

    桃花耸耸肩,双手一摊,再一摇头,表示不明白。“公子,吃的喝的用的都是跟您一样的,我招待得可好了。”桃花忙着撇清,还怕阿九冤枉了她呢。虽然她知道这微乎其微,可万一呢?要是没什么意外,宁非就是公子的人了,人家都说枕边风厉害,她得提前防患于未然。

    阿九看了桃花一眼,挥了下手,她立刻笑嘻嘻地跑出去了。阿九往软榻上一坐,兀自端起茶盏喝茶,也不理会宁非。

    宁非的表情就更加幽怨了,故意大声地叹气。阿九依旧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他早就知道,这货本来就是给个窜天猴就能上天的性子,不能惯,决不能惯。

    宁非左一声长吁右一声短叹,那夸张的样子让阿九觉得特别好笑,一扫在宫里的郁闷心情。但阿九忍着,他就是想看看这货在矫情什么。不就是比耐心吗?这个他最拿手了。

    宁非撑不住了,“阿九!”他委屈喊,那声音拉长,九曲十八弯还拖了个上扬的小尾巴。

    阿九惊得差点一口茶喷了出来,瞪他一眼,“好好说话。”这货跟谁学的撩妹技能,还怪勾人来!

    “阿九,你都不理我。”宁非控诉着。

    “有吗?”阿九想了一秒,有这事吗?没有!天地良心,这锅他可不背。“绝对没有,你冤枉我。”

    “有!”宁非大力地点头,然后掰起手指头开始算账,“你看,我是前天午时到的,那天你正好休沐,可你只陪我说了一小会话就被商部的官员请走了,一直到用罢晚饭你才回府。昨天一整天你都不在府里,我也就晚上见了你一会,你还嫌弃我,赶我走。今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就是想和你一起用饭,多和你在一起呆会,可你倒好,到这会才回府,进了府都不看我一眼。”他一件件的说着。

    “我哪里有不理你不看你了?这一会功夫我都看你好几眼了,咱说话可得凭良心哈!”阿九反驳着,随即就笑了,他居然和宁非掰扯这么弱智的话题,还一五一十的,真是太好笑了。

    “好了,好了,都算是我的错总行了吧。”阿九果断选择息事宁人,“对了宁非,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漠北?”宁非一天不走,阿九就一天不能放心。

    宁非脸上的笑意还没绽开就僵住了,委屈无比地大声道:“还说没有,阿九你看,你又赶我走。”他才到京城三天,阿九已经几次问他什么时候回漠北了。哼,他才不走呢,赶他也不走。

    宁非傲娇地把头一扭,一副“我很伤心,我很生气,你要是不哄我我就不理你”的样子。

    阿九很无奈,点着宁非说不出话来,检讨自己是不是对他讨好了点,以至于让他得寸进尺,从小狼崽子变成现在作天作地的模样。

    “行,随你,我不管了,你爱呆多久呆多久。”阿九冷哼一声,心累,不想里这货。

    “别呀!阿九你还是管着我吧!”宁非那嘴脸变得可快了,两步就迈到阿九身边,“阿九你别生气,我跟你开玩笑呢。”他讨好的凑上前去。

    阿九斜了他一眼,依旧不想理他。

    宁非继续往阿九身边蹭,蹭的阿九火大,一把推开他,“哪里坐不开你,非得挨着我?”

    宁非被推开也不生气,反而笑嘻嘻的又挨了过去,“阿九,我就想挨着你,做梦都想。”

    最后这句话让阿九没来由的小心酸,抬起的手又放下。宁非心中一喜,顺势就把大脑袋搁在了阿九的肩上,“阿九,你跟我回漠北好不好?漠北现在被我整治的可好了,你去了肯定喜欢。咱们现在走,一路游山玩水,到漠北的时候正好春暖花开,我陪着你一起出关,关外的景色可好了,那一座接着一座连绵起伏的大山,还有那铺到天边的草原,阿九你肯定喜欢的。”宁非极尽诱惑。

    阿九有些心动,他都好久没动弹了,迫切地需要来一场旅行,漠北倒是个好去处。可转念想到朝中这一大摊子,阿九瞬间清醒了不少,“我哪里走的开。”他把宫里才发生的事跟宁非说了,“这当口,我能扔下皇兄母后自己跑出去潇洒吗?”

    宁非心道:怎么不能?嘴里说出的话却是,“那当然是不能了。”眼睛闪了闪,道:“四皇子真不是东西,这心思也忒毒了点。”心里越发觉得自己回京是回对了,四皇子这般歹毒,自己不亲自看着阿九怎能放心。

    “阿九,我请旨尚主可好?”宁非忽然道,朝中这般危险,他还是把阿九带的远远的好。

    呃?阿九皱眉,尚主?这个时候曝出他是女儿身,这不是添乱吗?

    宁非却绝对这真是个好主意,伸手就抱住了阿九,“阿九,咱们成婚好不好?你都不知道我这一年是怎么过的,天天想你,夜夜想你,吃饭时想你,操练时也想你,我都要弱冠的人了,还没挨过女人的身呢,阿九你可怜可怜我吧!”脑袋在阿九身上一个劲的蹭。

    这般没羞没臊的话让阿九忍不住脸红,有心想要推开宁非,他像是要长在他身上似的,怎么也推不动,阿九自己反倒被他压得躺在了软榻上。

    “起来!”阿九被压得很不舒服。

    “不要!”宁非把头埋进阿九的肩窝,嗅着迷人的馨香,他整个人都要醉了。他做梦都想对阿九这样,可无数次梦中醒来却是一室冰凉。

    军中那些人最喜欢在一起吹嘘女人,时常让他听得心里痒痒,连邱明山那个老神棍都钻过女人的被窝,就他没有。漠北想要跟他的女人多了去了,可他一个都提不起劲头,他就想着他的阿九,也只想和他的阿九这样那样。

    宁非温热的喘息扑在阿九的耳边,他觉得有些痒,心中升起一种说不清的异样,他不自在地动了动身子。

    这可苦了宁非,本来佳人在怀就是痛苦而快乐的折磨,现在阿九一扭动,他就觉得脑袋都要充血了,整个人要炸了一般。

    “阿九,阿九,你杀了我吧!我不要活了!”宁非粗重地喘息着,压抑的,却也可怜兮兮的。他在阿九身上磨着蹭着,“阿九,阿九,你帮帮我呀!”似个委屈不已的孩子。

    阿九察觉到紧抵着他的那个东西在变化,他的脸腾的变得通红滚烫,咬牙道:“管好你的东西,不要乱来啊!”阿九想把宁非推开,却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宁非哪里听得进去?

    “阿九,我难受!”

    “宁小非,我警告你,不许再乱动。”

    “不要,可是阿九我难受,你摸摸我好不好?”宁非低声哀求着,抓着阿九的手往下,往下,直至那滚烫之处。

    阿九似被蛰了一般,想要躲开,却对上宁非雾蒙蒙充血的双眸,那里头满满的都是哀求。阿九的心就是一软,咬了咬唇,任宁非胡天胡地去了。

    许久,宁非一声喟叹释放所有。阿九立刻推开他,嫌弃地甩着手直奔内室。

    外头宁非望着阿九匆匆的背影,笑了,笑得那么满足,笑得那么得意!就像个做坏事得逞的孩子。他低头嗅着软榻上他和阿九交织在一起的气息,兴奋地翻了两个跟头。

    终于和阿九又近了一步,宁非觉得值了,这回私自回京真是值大发了。哪怕阿九嫌弃他,他也毫不介意,一个劲地找机会就往阿九身边凑。甚至深夜撬门往阿九的房里钻,被阿九的暗器撵出去三次,他都依旧乐呵呵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