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64章 四皇子作死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你疯了!”昭明帝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望着四皇子的目光透着冷意和复杂,心中却又一种“终于来了”的感觉。

    大臣们也都目光复杂,四皇子果然是疯了呀!

    四皇子哂笑一声,“是,儿臣是疯了,被父皇您逼疯了!”他目光炯炯,紧紧盯着昭明帝,诡异而邪气,“父皇您还不知道吧,您盼着的皇太孙,永远盼不到了!”他语调轻快,心情无比畅快。

    昭明帝脸色巨变,“你做了什么?”

    “父皇您觉得呢?”四皇子笑得特别舒畅,看着他父皇隐忍的样子,他心中一阵痛快。父皇看不上他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立他做太子?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你这个畜生究竟做了什么?你这个无君无父的东西!”昭明帝指着四皇子痛骂,心里却没来由地恐慌。也十分后悔,在小九遇刺的时候他就应该打压四皇子的势力的,而不是简单地敲打几句。他甚至动过让他做个摄政王叔的念头,可打脸来的这般快,谁能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狼子野心!

    昭明帝无比痛心!

    四皇子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咬牙道:“无君无父,畜生,哈哈,父皇,原来您是这样看儿臣的!哈哈哈!”他笑得无比讽刺,然后面色一厉,冷冷地道:“父皇问儿臣做了什么,儿臣也没有做什么,不过是给大皇兄和小六小七小八用了点好东西,于身体无碍,不过是再也生不出子嗣罢了。”不会再有什么皇孙,连小郡主都不会有,他是唯一的选择。

    昭明帝惊呆了,至于那几位大臣,早就吓得面无人色了。

    四皇子对此状况十分满意,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接着道:“所以不会有什么皇太孙,父皇,您说您除了立儿臣还有别的选择吗?”他的声音里透着得意。

    四皇子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那几位呆若木鸡似的大臣,心头闪过鄙夷,就这么几个没用的老东西,父皇还倚重他们为心腹,哼,等他登了基,早晚要把他们都清除出去。想着这偌大的昭德大殿以后就是他的了,四皇子得意的勾起嘴角。

    “你说完了!”半晌昭明帝才幽幽开口,他面无表情,好似之前的愤怒都是众人眼花。那几位臣子见圣上这幅表情,心底忍不住升起了恐惧。那一年圣上也是这样,越是生气表情却越加柔和,可那一次,圣上转过身就砍了满朝一半的文武大臣。他们这些幸存者看着身边的空位,连做了好几晚的噩梦。

    现在圣上又是如此神情,他们恐惧的同时,对四皇子也抱以深深的同情,而正往作死的路上走的四皇子还一无所知觉得自己很厉害呢。

    四皇子眨着满是笑意的眸子,满面春风,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回父皇,该说的儿臣都说完了,下面该儿臣聆听您的训示了。父皇,儿臣觉得您该下旨册立儿臣为太子了!”他的眼底满满的都是认真。

    昭明帝审视着四皇子,发现他是真的这般认为的,不由笑了,意味深长地道:“小四啊,你的心还是太急了。”

    昭明帝承认他这个儿子够狠够无情,然而到底还是年轻,败在一个急躁上头了。他若是今天不急慌慌地跑来逼宫,而是闷声大发财等待着机会。昭明帝清楚自己的身体,他怕是等不到小七小八长大了,即便是立皇孙,他能等的也只有老大家的嫡子。

    只要小四有耐心,待老大家迟迟生不出皇孙,他哪怕知道是小四动的手脚,万般无奈之下恐怕也只能立他了!

    可惜小四没这份忍耐,不,他是有的,过去的十多年他不是一直隐忍得很好吗?现在大约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而低估了自己的对手。

    昭明帝为帝二十年,大燕虽算不上海晏河清,但百姓也算安居乐业,为帝者,能没有些手段?

    “父皇什么意思?”四皇子被昭明帝笑得心里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好事情要发生。随即他却又安慰自己,父皇只剩自己这么一个儿子了,不立他立谁?父皇不过是故弄玄虚,不会有事的。

    昭明帝忽然面色一冷,厉声喝道:“拿下!”

    就见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四皇子身侧,一左一右扭住他的胳膊,反手一压,四皇子再也动弹不了了。

    四皇子大惊,可任他怎么使劲挣扎,都挣脱不了。他猛地抬头看向昭明帝。

    昭明帝淡淡地回望着他,这时,殿外进来一人,衣着打扮都跟押着四皇子的人一般模样,都是一身灰色衣裳,“回禀圣上,四皇子的两名侍卫已经悉数抓住。”

    昭明帝一挥手,那人悄然退下。他又看向四皇子,眸中闪过可惜。两名侍卫,哈哈,小四居然只带着两名侍卫就敢来逼宫,这是对自己太有信心,还是自己这帝王在他眼里太窝囊?小九说得没错,只会弄些妇人的小计是成不了大气候的。

    “押入宗人府。”昭明帝别过视线再也不想多看四皇子一眼。

    四皇子挣扎着,扭头回望,怒吼着,“父皇,您会后悔的,您肯定会后悔的!”

    昭明帝摆手,示意赶紧押走。灰衣人不敢迟疑,手上用力,很快就挟持着四皇子出了大殿。只听得四皇子的吼声渐渐远去,直至听不见。

    昭明帝坐在龙椅上揉自己的眉心,心情很不美好。任谁隔三差五被儿子逼宫也得呕死。

    几位大臣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地道:“圣上,臣等告退?”

    昭明帝叹了一口气,“让爱卿们笑话了。”

    众臣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的好,儿子反老子,这么敏感的话题他们怎么接?就算是劝也不好劝啊!

    资历最老的梁首辅被众人推出来,“圣上您要保重龙体啊!”

    昭明帝摆摆手,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散了吧,立太子的事,”顿了一下,“回头再议。”现在他是什么心情都没有。

    昭明帝也没有自艾自怜太久,大臣们前脚出了昭德殿,后脚他就安排太医去给几位皇子请脉。

    “圣上,几位皇子均被下了绝嗣秘药,臣,臣等惭愧,想不出破解之法。”江太医头垂得低低的。

    昭明帝心中最后一点侥幸没了,他的手颤抖着,半天才握住茶盏。

    阿九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他的皇兄面无表情地坐在龙椅上,眼珠子都不动一下,如一尊雕塑一般。

    “这是?”阿九诧异地看向福喜公公。早朝时不还好好的吗?这会是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福喜公公见阿九如见救星,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王爷,这都一个时辰了,圣上太难了,老奴这心里呀替圣上难受!”

    阿九又看了昭明帝一眼,顿时觉得事情大了,他都来了有一会了,皇兄就跟没瞧见似的,若是以往,他一踏进殿门,皇兄就招呼他了。

    “发生什么事了?”阿九眉宇间全是担忧。

    “作孽啊!”福喜公公无比痛心,低声把事情说了,“王爷,圣上这会心里指不定怎么难受呢,圣上的龙体您也是知道,您好生劝劝他,龙体为重啊!”福喜公公从十几岁就跟着昭明帝,对昭明帝的感情深着呢。

    阿九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对他皇兄可同情了。又是四皇子,这作死的玩意!要是他摊上这么一个儿子,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阿九对福喜公公点点头,“公公放心吧,本王会好生劝着皇兄的。”心里却发愁,该怎么劝好呢。

    旁观者轻,向来是轻松的轻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