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62章 宁非的幺蛾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王八蛋!狗胆!”宁非把手中的信往桌子上一拍,站起来就要往外走,“老子灭了他去。”居然敢行刺他家阿九,皇子,皇子了不起呀!

    邱明山和张石一起拦住宁非,两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一般,“又怎么了?谁又对九王爷不敬了?”能让将军这般气愤的,也只能是九王爷的事了。近一个月来,只要京城来信,将军就要拍桌子大骂一回,这一次尤为严重。

    “将军息怒,息怒,不值当的。”邱明山甩着他那半新不旧的道袍袖子道。

    “息怒息怒我息不了,气煞我也,不要脸,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宁非暴怒着,一脚把凳子踹翻。

    邱明山和张石又对视一眼,小心翼翼地问:“谁不要脸?”

    “四皇子!”宁非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

    邱明山和张石均是一惊,“发生什么事了?”

    “自己看!”宁非把信往他俩脸上一扔,张石手忙脚乱接住。

    “四皇子那个不要脸面的居然指使人行刺阿九,都好几回了。”宁非在屋里转着圈圈,“不行,老邱,石头,我得回京,我要是不回去,阿九指不定还得受多少委屈呢。我得回去帮帮阿九。”

    宁非一点都放心不下,信上头虽然没说阿九有没有受伤,他也知道阿九武功好,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一拨一拨的刺客,阿九能没不受伤?一想到这宁非的心就霍霍的疼,恨不得能把四皇子碎尸万段。

    心里对他爹也十分不满,别人不清楚,爹难道不清楚他跟阿九关系多铁吗?四皇子跟疯狗似的,爹怎么就不帮着点?果然是靠不住呀!

    邱明山和张石也看完了信,信是文二爷写来的。张石满眼震惊,失声道:“怎么可能,四皇子他疯了吗?”九王爷又没有碍着他什么,凭九王爷的身份地位声望能力,不该是拉拢的对象吗?怎么还往死里得罪,可不就是疯了吗?还是失心疯!

    邱明山却若有所思,对宁非道:“将军,可行!”虽然守将无诏不得随意回京,但可以想想办法嘛。

    宁非大喜,“老邱你也觉得我该回京一趟?太好了,还有老邱你够意思。”宁非拍着他的肩膀赞扬。

    张石却不赞同,皱着眉看着邱明山道:“军师,你就别跟着添乱了,将军怎么能私自回京呢,圣上怪罪下来,谁都兜不住啊!”又劝宁非,“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我替你回一趟,我多带些人总行了吧。”

    宁非和邱明山一齐摇头,宁非道:“我和老邱回京,石头哥你留下,把小三喊过来,我和老邱不在的时候你多帮帮小三。”他必须得亲自回去,不然放心不下。而且小三也早不是初到漠北的傻小子了,虽然武艺仍是不行,但脑子够用。他再留几个心腹帮衬着,漠北这边出不了乱子。

    邱明山嘴上道:“观形势京中快到紧要关头了,咱将军跟九王爷那是什么关系?怎么也得回京助他一臂之力呀!”

    心里想的却是:哪一回夺嫡不搅得天翻地覆?大皇子和五皇子出局,四皇子无道,肯定容不下六七八三位小皇子。连番打击之下圣上龙体可就危险喽,九王爷还真有上位的可能呢。到时再有将军帮衬着,机会就更大了。所以必须得回京,若是情况不好,勤王什么的也方便。漠北离得太远了,等消息传过来啥啥都晚了。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邱明山就想了很多,连怎么行事,怎么说辞都想了个大概。

    “对对对。”宁非一叠声地附和着,“我们带着人马,肯定不能大刺刺地进京,先在京城外找个隐蔽的地方呆着,等探明了消息再见机行事,要是顺当,我压根就不用露面,直接带着军队返回。现在的问题就是我该带多少兵力进京,少了,不顶事。多了也不行,漠北还得守着呢。”

    宁非看向张石和邱明山,“你们有什么好主意吗?”

    这一问两人都皱起了眉头,漠北本来就只有六万人马,近来剿匪呀,再加上偷偷募兵,也就只增加了一万人。七万人马,漠北肯定要留兵镇守,能带走的顶多也就三万。瞧着挺多,但真遇上事三万兵力还是太少。怎么办呢?到哪里补充兵源呢?

    一时间屋内三人都陷入了沉思。

    四皇子最近事事不顺,工部底下的一个作坊失火,差点把恰巧过去巡察的四皇子给烧着了。可最终的调查结果却表明这只是意外,把四皇子给气得呀,发作了一干人等才罢休。

    紧接着,属下来报,他手中的几股势力均受到来历不明的人攻击,尤其是从宋相手里接过来的那些死士,死伤大半,损失惨重。

    四皇子气得睚眦目裂,嘴里咒骂着,“老匹夫!死了还作妖。”他还以为是宋相爷留的后手呢,恨得想要把宋相爷的坟刨了鞭尸。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阿九,可很快又打消了怀疑。他手底下的几股势力都十分隐蔽,尤其是从宋相爷手里的那些。九皇叔也就武功好点,他有那么大的势力把自己的底子一摸一个准?四皇子不大相信。

    除了宋相爷,他怀疑最多的是五皇子,他认为这是五皇子在报复他呢。之前那么多朝臣都支持五皇子,他应该有这个能力。

    哼,他果然是心太善了,就不该留他一命,他就该直接要了他的命的。

    四皇子正准备调兵遣将报复回去,就收到了自宫里传过来的消息。他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整个人如刚从墓穴出土的邪兵器,狠厉而邪气。

    “消息可真?”四皇子咬着压根,紧盯着来报消息的人。

    被四皇子的强大戾气笼罩,那人缩了缩脖子,忍着心中的恐惧,道:“奴才哪敢欺骗主子,是奴才的师傅亲耳偷听到的,立刻就让奴才给主子送信了。”

    哼,四皇子恨得捶了一下掌心,好啊,真不愧是他的好父皇,这心都偏到胳肢窝了。他到底哪点不好?父皇宁愿等待皇孙也不愿意立他为太子!难道他就不是父皇的儿子吗?好,很好啊!

    四皇子怒极而笑,笑声尖锐。既然父皇如此对他,那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他眸光一转,似淬了毒一般。

    而此时,宁非正领着军队往京城赶。因是私自进京,自然不敢明目张胆,昼伏夜行,专挑人烟稀少的路走。一路走一路剿匪扩充兵源,顺便还练了兵。路程走到一半的时候,已经多了五千人。宁非大喜,与邱明山商议,兵分两路,一路由军师邱明山领着,按原来的路线进京。另一路由宁非领着绕路走,最终在离京城不远的单城汇合。

    所谓的绕路走,就是撒出无数斥候,哪里有土匪山贼就往哪里走。这一下土匪山贼可倒了大霉了,不仅失了抢来的金银珠宝,连老窝都被人给撅了。

    前一趟回漠北宁非已经领人犁了一遍,现在又细致地犁第二遍,无论势力大小全都不放过。漠北到京城这一路,真是海晏河清,路不拾遗,安全得很哪!这可造福了百姓和走商的生意人。

    这一路宁非跟打了鸡血似的,等到单城一合兵,嘿,都有五万人马了,把宁非高兴地呀,当场拉着亲兵练了一回,直把亲兵们揍了个酣畅淋漓才罢休。

    京中的阿九接到宁非的消息还以为他在开玩笑呢,当他看到出现在他面前乔装打扮的宁非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货,又出什么幺蛾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