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53章 醒来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这种完全视皇室于无物的态度真叫人------不大欢喜。但大和尚又对圣上的毒一幅很有把握的样子,而且又是九皇叔的师傅,太子等人即便心中不满也不好得罪。

    太子温声道:“大师远道而来,还要准备为父皇解毒之事,不妨先好生休息。城中疫病,先下倒还能控制。”这人莫不是脑子坏了?整城的百姓也抵不过父皇金贵。

    “无妨,贫僧并不累。”大和尚一幅气定神闲的模样,好似完全听不懂太子的言下之意。太子的意思是,你就安分准备给一国之君解毒吧,怎么能去那种有传染病的地方呢?太把父皇的龙体当儿戏了!

    大皇子忙打岔道:“会不会外头百姓也是中的这种往生毒呀?”

    “绝无可能。”大和尚十分肯定地摇头,“要制成此毒,里头有几味药材都非常难寻,如何会用这种珍贵的毒药要毒杀百姓?”任谁都没有这样的大手笔。

    阿九想了想问:“师傅,您有几成把握为皇兄解毒?”其实问这个问题也是阿九的私心,他没想到皇兄身上毒这么麻烦,师傅要是解不了怎么办?若是------那他肯定是要站师傅这边的。毕竟他与师傅有相处十多年的情感,与皇兄才相认多久?生恩还比不上养恩呢。阿九也知道不过是白担心罢了,师傅能进京那就很说明问题了,可阿九仍是希望把丑话说在前头,把他师傅摘得干干净净。即便师傅不需要,他也想保护他!

    大和尚平静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道:“五成!”

    “五,五成!”大皇子又结巴了。

    在太医院,便是有九成的把握,大家都得商量着来,这五成的把握------

    “五成的把握已经很高了,早些解毒对皇兄的龙体有益,当然这事关乎江山社稷,我的意思是主张让师傅尽快解毒的,英王叔和太子你们觉得呢?”阿九道,大和尚的性子向来谨慎,说有五成的把握,其实差不多能有七八成了,何况只有大和尚一眼瞧出皇兄中的是往生奇毒,也只有大和尚说有五成的把握解毒,其他人还都束手无策呢。

    诸人沉默,脸色均不太好看。然后老英王开口了,“行了,听小九的,就这么定下来了,解毒吧,圣上也好早日清醒,咱们也能放心。”

    别看英王是个老糊涂,但辈分在那摆着呢,既然他都赞同解毒,那就解吧!太子几人都点了头。

    大和尚见状,道:“既然如此,贫僧写张清单你们准备着。小九,陪为师去城中转转。”眼一扫,看到江太医,顿了一下,道:“你做得很好。”是真的很好,往生的毒性霸道,圣上的龙体又有所亏损,他能够撑到现在,完全是江太医想尽法子为圣上续命所致。江太医肯定也瞧出来圣上是中了毒,只是未宣于口,但开的方子多是都是解毒败火的。虽然未能解了往生奇毒,却也为圣上最大可能性的续了命。

    江太医这些天被皇家人折磨的要生要死的,此番得高僧神医肯定,险些没有落下泪来。他本就对九王爷有好感,现在对他十分就更加谦逊恭敬了,“大师医术高明,远胜下官多矣。”然后向大和尚请教起往生这味奇毒来。

    大和尚道:“这一时也说不清楚,待贫僧为圣上解毒时你在一旁观看,有不明的贫僧再与你一一分说。”

    江太医大喜过望,连连道谢。

    大和尚带着阿九离开了昭德殿,太子等人的心情可复杂了,尤其是太子,眉头紧锁,“眼瞅着就要为父皇解毒了,空玄大师怎么能接触染疫病的百姓?九皇叔也是,怎么能这般纵着他呢?行事太不稳妥了。”他是一肚子的意见。

    大皇子往常虽故意膈应太子,现在却也觉得他的顾虑是对的,“这事九皇叔的确欠考虑。”

    四皇子是个人精,这样

    的话题向来是不大发表意见。

    与阿九走得很近的五皇子心里也觉得空玄大师此时不宜接触疫病百姓,但阿九待他亲厚,他也不好拆台。

    人老成精的英王却是把他们的神情瞧在眼底,冷哼一声道:“你们对大师恭敬一些,大师的决定是你们能质疑的吗?别说你们了,就是你们父皇醒了,在大师跟前也得毕恭毕敬的。”

    诸皇子大惊,太子道:“老王爷,难道这位空玄大师------”有什么特殊的身份?

    老英王点了点头,“大师十有八九是皇室中人,还是嫡系一脉的,比你们高了四辈,自己算算该如何称呼吧。”

    “什么?”诸皇子又是大惊,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皇室嫡脉的,高四辈,那可真是老祖宗了。太子等人已经在回想自己刚才可有失礼之处了。

    大和尚开出了两张药方,江太医给他打下手准备这些药物,也就幸亏是在皇室,不然,这些药物也不是短时间能集齐的。

    直到第三日,大和尚才正式为圣上解毒。

    这一日,非但阿九和诸皇子亲自去昭德殿守候,便是太后,皇后,诸位长公主也都去了。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

    大和尚先是煮了整整一个浴桶的药汤,浓郁的药香弥散整个昭德殿,大和尚亲自舀了一勺汤药尝了,才命人倒入浴桶。然后,把圣上扒光扶进浴桶内。接着,大和尚为圣上施针,此刻,扎的就不是五针了,圣上头上、胸前和脊背给扎的明晃晃的,跟刺猬似的。

    太后娘娘一看这光景,整个人都不好,揉着胸口险些喘不上气。阿九担心把她吓坏了,忙命人把她扶去隔间歇着。

    不光是太后娘娘,随着圣上身上的金针越扎越多,皇后娘娘等女眷也都不好了,脸色煞白,都坐不下去了。没多久,便只剩下一群爷们了。

    大和尚也累得够呛,虽然他内力深厚,到底岁数在那搁着了。这一场针灸完毕,竟也累得脸色如雪,坐在椅子上起不来。可把阿九心疼坏了,一个劲地道:“师傅,再需要做什么您吩咐小九,再不济不是还有江太医吗?”

    大和尚很欣慰,嘴上却道:“当初没跟着师傅好好学医术,现在后悔了吧!你呀,不给我添乱就是好的了。”

    说实话,瞧大和尚累成这样,阿九还真的挺后悔。不需要多,只能他把大和尚的这一身医术学个五六成,现在也能帮上忙,不至于干着急呀!

    至于江太医,事关圣上龙体安危,他哪敢出手?趋避厉害这是人之常情。

    若是换个人把圣上扎成这样,太子几人早就跳起来了,之所以这般老实,还是被老英王的话给镇住了,这可是皇家老祖宗,他老人家跟前哪有他们这些小辈说话的份?

    这只是上午的解毒,大和尚中午歇息了一个时辰,阿九鞍前马后地服侍着。下午就不是泡药浴了,而是改熏蒸疗法,并佐以汤药。

    大和尚真不愧是神医,到第三天的时候,圣上的手指已经可以微微屈伸,脸上也有了蹙眉抿嘴之类的动作,有时喊他,头还会微微转一下。

    诸人皆是大喜,除了感叹大和尚真乃当世神医,就是纷纷夸赞阿九,“多亏了九王爷把高僧神医请过来,这一手医术,太出神入化了。”

    因为大和尚要观察病情,所以晚间阿九也跟着守夜。其他的皇子也都不愿意落下,笑话,谁不想父皇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个把月都熬下来了,还差这最后几天吗?

    别的人守夜都能抽空睡会,唯独阿九不行。大和尚要时时监测圣上的状态变化,阿九心疼他,自己替他看着,而把大和尚赶去一旁的榻上歇息。

    第十天的时候,圣上终于醒了。这期间,解毒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圣上几番险死还生,最险的一次,圣上的脉都摸不着了,险些把众人吓死。也是圣上命不该绝,第十天,圣上终于睁开了龙眼。

    弥散在京城上方近两个月的阴霾至此悉数散去,温暖的阳光重新普照大地,诸多人泪湿眼眶,其间六皇子哭得最真,大皇子哭得最惨。六皇子的心事大家都能猜到,但大皇子你为啥哭得这么惨啊?

    太子事后就很鄙夷的道:“哭得像个呆瓜。”

    大皇子肿着一双烂桃眼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见着父皇醒了,研究哗的就出来了。

    圣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并不是清算,刚醒来的圣上还十分虚弱,连理政的事都做不来,清算个头啊。不过,圣上的思维却非常清楚,在知道庆嫔为他尝药而亡后,他下了一道命令,升庆嫔为贵妃,风光大葬,也算是死后哀荣无限了。同时吩咐太子理政的时候把六皇子带上,哦,还请大和尚去给梁首辅瞧瞧。之后就开始休养身体了。

    梁首辅倒是寻常疫病,只是人年迈,好起来比较慢。虽然疫病不大好治,但大和尚是谁呀?他连圣上身子中的奇毒都有法子解了,梁首辅这个,还真不算难治,关键对症即可。

    原本京中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现在又有大和尚这个神医在,他与太医院研究出了个疫病对症的方子,并建议将这药制成丸药来买,一是服用方便,二是价格上也很便宜,平头百姓都买得起。

    整个京城的疫病过去,已是入秋的事了,此时,圣上也能自卧榻上起身了。虽然有大和尚亲自替他调理身体,但此次大病,仍是令圣上元气大伤。

    圣上的裁了,却实在没有上朝的心思,他与大和尚道:“朕登基二十多年,头一次觉着,有时候死就是一刹那的事,活着却要苦苦挣扎。”他对大和尚的态度特别恭敬,更加坐实了他是皇家老祖宗的猜测。

    大和尚道:“贫僧出家已久,本不该再管尘世中事,这一回是为了小九那孩子。既然圣上身体已经大安,那贫僧也该告辞了。”

    圣上自然不舍,这些日子他跟大和尚请教,受益匪浅,“朕自是不能妨碍大师修行,只是在哪里不都一样修行?小九在京,大师可能放心?何不就留在皇觉寺?”

    大和尚徐徐微笑,摇头。

    圣上叹息,也知留不住,又道:“大师觉得朕的几位皇子如何?”

    大和尚依旧微笑着,不语。

    圣上无奈,只好道:“大师医术高明,太子的腿伤可能治?”

    这一回大和尚没有沉默,而是道:“若是能治,贫僧早就给治了。”言下之意便是不能治。

    圣上很失望。

    送走了大和尚,阿九神情恹恹的,总打不起精神来。昭明帝体恤他心情不好,允他在府里歇上几日。

    昭明帝收回朝中大权,便要为庆嫔发丧。他对庆嫔感情不算深,可这些年了,也不是没有感情,何况,庆嫔还是因他而死的。故此,庆嫔,啊不,应该是庆贵妃的丧礼颇为隆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