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43章 晕倒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三皇子谋反的案子日渐平息,朝中看似恢复了平静,但实则很多地方都不一样了。朝臣都已经习惯了内阁组合,现在乍然少了一个人,还真有些不适应呢。不适应之余就是唏嘘:宋相爷被鬼迷了心窍吧?已是一朝相爷,又入了内阁,是大燕朝最年轻的阁臣,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要谋逆呢?他们哪里知道宋相爷是被三皇子所迫?

    朝中空出了不少缺来,内阁也缺了一位阁臣,不少人便把目光盯上这个位置。像御史中丞温良玉,六部的尚书们,都是有资格争一争的。别看只是朝前进了一小步,实际上是有着天大的差别的。阁臣的权利多大了?圣上的诏书都要通过内阁才能颁下,若是内阁一致反对,圣上的旨意也是不作数的。

    所以他们都积极打点起来,办差也特别用心,尤其着意刷圣上的好感。唯独一人例外,那就是刑部的程尚书,按资历,程尚书是最有可能入内阁的,可他却不敢做此想。谋逆的三皇子是他的外孙,德妃娘娘是他亲女,程家能不受牵连已是圣上开恩,万幸中的万幸了,还想入内阁?咋不上天呢?

    所以在其他人钻营的时候程尚书镇定自若,该上朝时上朝,该下衙时就回府,连同僚相请都找借口推辞了,特别时期,程家还是低调些的好。

    可当圣上的旨意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圣上居然就挑了程尚书入内阁!

    圣旨上圣上把程尚书夸得跟一朵花似的,什么忠心耿耿啦,什么敏而善行啦。让人觉得要是程尚书这样的能臣忠臣不入内阁都说不过去。

    程尚书自个也惊呆了,半天回不过神来,圣上点了他入内阁?他被这个消息砸蒙了。“圣上,不是,臣——”他语无伦次着,圣上此时不是该远着程家吗?他都做好了程家被放逐的心理准备,圣上怎么就点了他入内阁呢?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昭明帝眉梢一挑,“怎么,程爱卿不愿意?”

    “臣绝无此意!”程尚书飞快地摇头,不想入内阁?他傻呀?他感激地跪在地上谢恩,“臣叩谢圣上的信重和栽培,圣上,臣有罪,臣之前想着臣终归是三皇子的外祖——是臣格局太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臣有罪,辜负了圣上的大恩。”他十分动情。

    昭明帝很受用,“他是他,你是你,你的忠心朕一直看在眼里的,谁忠谁奸,朕一直看得很清楚。”昭明帝环顾四下,敲打了这么一句,又道:“希望爱卿入了内阁后能好生替朕分忧,为大燕的百姓谋福祉。”

    程尚书郑重谢恩,“臣谨记圣上教诲。”

    其他的朝臣都对程尚书羡慕不已,心情可复杂了,这运气也是逆了天了!下了朝得去围观程家的祖坟去,一定是他家祖坟风水好才保佑子孙后代有这般造化。因为之前谁也不相信程尚书会入内阁呀!可这是圣上的意思,他们羡慕也羡慕不来。

    此外,因着几位皇子深夜救驾,从而顺理成章地留在了朝中,至于思过的事,圣上都没有提一句,其他人就更不会上赶着讨人嫌了。

    大皇子却没有归朝,他折腾了一通也没把断了的胳膊接上,现在正在府里醉生梦死呢。反正所有的前途都没了,他还维持自己的形象做什么?干脆破罐子破摔放飞自我得了。

    太子殿下的腿伤也没有好,每天被人推着出入昭明帝的御书房和昭德殿,面色无比坦然。

    还有四皇子和五皇子,也都安分守己老实做事做人。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四皇子可没他表现出来的那么老实,他整合了三皇子残余的势力,又从宋相爷手里得了一部分势力,现在诸皇子中就数他势大,可是却并没有人察觉他已成长如斯。

    还有六皇子,圣上依旧时常召见他,有时见臣子也把他带在身边。

    七皇子和八皇子的生母也不甘示弱,经常抱着孩子到圣上跟前刷存在感。也不知是被三皇子谋反刺激到了还是怎么了,圣上对皇子公主宽容多了,偶尔也会接过惺子抱抱逗逗。这让太子差点喷出血来,若他的嫡长子生下来,现在得好几个月大了,正是可爱的时候,有皇长孙在,父皇跟前哪有其他人的位置?

    所以他现在一回到东宫就拉着太子妃折腾,想要再种出个嫡子来。折腾了一个月,太子妃的小日子如期而至,得到消息的太子在书房把心爱的笔洗给摔了。在太子妃这里失望后,太子开始在后院奋力耕耘,广泛撒种,希望能有所收获,他现在已经退而求其次了,即便不是嫡子,庶子也行呀,即便只是小郡主,也总好过没有呀!

    阿九对太子的行为嗤之以鼻,他明白太子这是着急了。短短十天他都朝阿九伸了两回爪子,全被阿九扇回去了。京中出现什么“皇叔权倾朝野,兄终弟及”的流言就是这货的手笔。

    阿九都要气笑了,这货是脑残吧?他权倾朝野?眼睛怎么长的?兄终弟及就更加可笑了,大燕朝共有八位皇子,除去死了的一个残了的一个,还剩有六个呢,怎么也轮不到他这个皇弟上位。

    可就有那智障的相信,盯着阿九找了不少麻烦,把阿九给气得呀,都想去刨他家祖坟了。随后又一想,冤有头债有主,这些人不过是受人利用的炮灰马前卒罢了。捏死他们跟捏只蚂蚁一样,可是却无端地拉低了他的眼界格局。

    这一日,先后有四位太医去东宫求见,太子殿下还有些莫名其妙呢,他根本就没招太医好吧?问太子妃和后院的侧妃夫人们,也都没有人招太医呀!

    可是第二天,太子殿下的腿好不了了的消息就传遍朝野。有人相信,有人不信,相信的人便找出“昨日四位太医从东宫出来脸色很难看”的左证来,于是不相信的半信半疑起来,相信的人就更多了。朝堂上甚至有官员上书要废太子重新立太子。

    太子殿下气得把书房都砸了,“查,给孤查,查清楚那四个太医是怎么回事?是谁在背后阴孤?”

    可查来查去却是一无所获,那四位太医均说是接到东宫的传唤,至于过去传话的小太监,他们表示当时正埋头整理药材,没有注意。

    太子殿下也只能干跳脚!

    阿九拍着手瞧太子殿下的笑话,尤其是“太子殿下又摔了杯子”,“太子殿下又掀了桌子”,“太子殿下已经三天没进后院了”,“太子殿下气得吃不下饭”,阿九最喜欢用饭的时候听人报这样的消息,就着这些消息他总能多吃一碗饭,向来苦夏的他头一回夏天没瘦。

    阿九本以为不过小小的恶整太子殿下一下,过上一段时间就风平浪静了。没想到这事越演越烈,废太子的呼声越来越大,甚至连内阁都问圣上:太子殿下的腿伤到底恢复得如何了?

    阿九便知道有人煽风点火在背后推了一把,至于是谁?他心中也有怀疑的人选,除了四皇子他还真想不出还能有谁。阿九是拿不出确凿的证据,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自从无意中查到四皇子身上知道他鲜为人知的一面后,阿九就形成了一有什么事就往他头上猜的习惯。

    就在满朝皆关心太子殿下的腿伤是否能痊愈的时候,圣上在昭德殿与大臣议事的时候突然晕倒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