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33章 这个局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气急败坏的太子殿下第二天傍晚就得到了一个消息,不由精神一震,“真的?你们没有弄错?在三皇子妃的庄子上发现了私兵?”脸上是震惊和狂喜。

    长史也是一脸高兴,“殿下,千真万确,属下接到消息特意乔装打扮过去查探了,三皇子妃有三个庄子上都是突然之间多了不少孔武有力的陌生人,据属下观察,他们应该都来自军中。”

    “好,太好了!”太子殿下激动地拊掌,老三算是个劲敌,上一回私藏兵器被他逃脱过去了,这一回人证物证俱在,看他还如何狡辩。老三完了,等着他的是父皇的雷霆大怒,而自己也能除去一个心腹大患。

    “派人看好,千万别打草惊蛇了,这么大的事一定要禀报父皇,孤要亲自跟父皇说。”太子殿下高兴的语无伦次,这可是大功一件,父皇一高兴说不准能让他伤腿痊愈前进御书房观政。“一定要看好了,别让他们察觉把人转移了。”他不放心地交代着。

    长史点头,“殿下放心,咱们的人把所有的路口全都守住了,他们就是想跑也跑不了。”

    太子殿下十分高兴,“好,那就好!来,咱们合计合计,孤这就去见父皇。”

    昭明帝听到太子求见还有些诧异,“这么晚了他不在东宫好好养伤跑这来做什么?”这两日他正焦头烂额,是以并没有什么好声气。

    福喜公公轻声道:“许是太子殿下有事吧!”

    昭明帝的眼神闪了一下,道:“让他进来吧!”

    太子很快被推进来了,“儿臣见过父皇。”他恭敬地坐在轮椅上行礼。

    昭明帝看了他一眼,见他气色很好,便道:“你的腿怎么样了?不在东宫好好养着,乱跑什么?若是磕着碰着了如何是好。”

    太子瞳孔一缩,注意到他父皇的语气似乎不大好,不由打起精神来更加恭敬地道:“儿臣谢谢父皇关心,儿臣新得到一个消息,也不知是真是假,儿臣觉得事关重大,特来禀报父皇。”

    昭明帝微微有些意外,问:“什么消息?”

    太子道:“儿臣的人无意中发现三弟妹的庄子上突然出现了不少陌生的面孔,个个身材高大孔武有力,行止间瞧着像是军中的人,儿臣觉得此事甚大,拿不定主意,特来禀报父皇,无论消息是真是假,都有父皇定夺。”

    昭明帝脸色一凛,死死盯住太子,“此事可真?”

    “千真万确。”太子顶着昭明帝的威压斩钉截铁地道。

    昭明帝的目光依旧盯着太子,太子咬紧牙才强撑着与他对视,好在片刻后昭明帝便移开了视线,太子这才悄然松了一口气。

    “这事不要声张,把你的人手都撤出来,朕自有主张。”太子听到他父皇这样道,不由心中又是一凛,恭敬道:“是,儿臣遵旨。”

    出了御书房太子的肩膀才塌了下来,这才察觉到后背早就湿透了,被风一吹,冰凉。

    御书房里昭明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太子带来的这个消息无疑糟糕透了,这事若是确凿,他这三皇儿的野心真不是一般的大,先是私藏兵器,现在又是私兵,他这是想做什么?逼宫吗?这般想着,他心中一股怒气升起,无法抑制。

    “福喜,你说太子说的消息是真是假?”昭明帝忽然问。

    福喜公公抬起头,轻声道:“圣上,奴才不知。”

    “是不知还是不敢?”昭明帝的面色有些不善,“你放心地说,朕恕你无罪。”

    福喜公公的脸垮了下来,“圣上,奴才只会服侍人,哪里懂得什么朝政大事?奴才是真的不知,不过无风不起浪,既然太子殿下说有这事,奴才想着终归是有影的吧?”

    “你也觉得这事有影?”昭明帝的眼中闪过锋芒,“这个逆子,他到底想干什么?”他猛地把跟前的椅子踢翻,“去把黄元奎喊过来。”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悄悄的。”他现在就想私兵出现在三皇子妃宋氏的庄子上,宋相知不知情呢?他若是知情——昭明帝额上的青筋突起。

    正在府上思过的三皇子烦躁地在书房走来走去,不停地问:“宋相来了没有?”得到否定的答案他的心情更加烦躁了。

    宋氏的三个庄子上莫名多了近百名私兵,他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接到消息太子的人在庄子附近出没,正想着对策呢,宫里又传出消息:太子去了御书房。他立刻便意识到糟了,太子肯定把这事捅到父皇跟前了。

    他该怎么办呢?父皇肯定不会相信他的,父皇会怎么对他?圈禁?流放?废为庶人?不,他不甘心。

    三皇子此刻心里也没底,不知道宋氏庄子上的私兵是否就是之前罗家庄子上失踪的那些,即便不是,别人既然做了这个局,那肯定是不容他辩驳的,关键是父皇不会相信的。

    为今之计只有和宋相商议一番,实在不行也只有提前发难了,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的。

    宋相爷很快就悄悄到了三皇子府上,他皱着眉头,不知三皇子十万火急请他过府所为何事。待他听三皇子说完,整个人都惊呆了,“殿下,这是栽赃。太子,肯定是太子干的!我可以项上人头作保,宋家陪嫁的庄子绝对是干净的。”

    “我也怀疑是太子。”太子怀恨在心,又苦于没有证据,所以才做了这么一个局坑他。不得不说这个局做的完美极了,三皇子对太子恨得咬牙切齿,他看向宋相爷,“我自然是相信岳父的,只是父皇不会相信我,亦不会相信岳父。”

    宋相爷的脸色难看起来,是呀,既然做了这么一个局,有之前私藏兵器的事,谁还相信三皇子是无辜的呢?私藏私兵这么敏感的事,任何帝王都是宁错杀不放过的,这一回这个难关可不好过呀,弄不好会连宋家都葬送进去。

    他忙问:“殿下有何打算?”

    三皇子的脸色变幻着,一咬牙道:“父皇已经知道了,为今之计只有抢在父皇之前把人杀了。”把人杀了,尸体处理了,死无对证,这局也就破了。

    “若是杀不了呢?”宋相爷可不像三皇子这般天真,太子既然有心做局,又怎么会容许三皇子破局?庄子附近肯定有大批人手埋伏着,说不定就等着三皇子送上门来呢。

    “那就,逼宫!”三皇子的嘴里吐出这样两个字。他本来没想着现在就逼宫的,他在宫里有人手,原打算把太子和大皇兄都斗下去,父皇肯定就会立他为太子了,若父皇不识趣,那他不介意自己动手——现在虽然准备不充分,但他已经没有别的路走了,只能冒险拼一把了。赢了,他就是九五至尊,输了,那也比苟延残喘强。

    宋相爷吓得一个哆嗦,失声喊道:“殿下不可啊!这可是灭九族的大罪!”他把闺女嫁入皇家,不可否认他是想做国丈,想做新帝的岳父,他可以帮着三皇子和太子和其他的皇子斗,可他从没想过要逼宫呀!

    “怎么不可?本殿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三皇子赤红着眼睛,神情有些迷乱。

    宋相爷心中咯噔一下,对三皇子更加不看好了,想着身为三皇子妃的闺女,苦苦劝说道:“殿下,您是被冤枉的,圣上会明查的,您可不能铤而走险啊!这可是万劫不复啊!”

    三皇子却冷冷地道:“父皇不会相信的,与其一辈子圈禁,本殿宁愿轰轰烈烈地死。”他歇斯底里地低吼着,好似看穿了宋相爷的心思,“岳父不会是要袖手旁观吧?你觉得可能吗?藏有私兵的可是宋家的陪嫁庄子,岳父你摘得清吗?除了帮着本殿赌一把,岳父你还有别的路可走吗?去父皇那告发本殿?哈哈,到时本殿就说这都是岳父你撺掇的,你说父皇是信你还是信本殿这个儿子呢?”三皇子威胁着,脸上闪过疯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