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309章 元宵夜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第309章 元宵夜第(1/2)页

    天:

    大皇子低沉了几天又精神抖擞起来,他觉得幕僚说得对,越是现在这个时候他越是不能消沉露了痕迹,不然前段时间不白表现了?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太子那人他最了解了,就不是个贤德能沉住气的,日子还长着呢,他就不信太子能装一辈子?

    大皇子高高兴兴地上朝去了,就如之前神情低迷的人不是他一样。昭明帝看了大皇子一眼就别开了视线。

    元宵佳节,中午的时候就开始落雪了,雪不大,但到傍晚的时候屋顶上树上也白了。桃花跟阿九念叨着,“听说元宵节晚上可热闹了,这会雪还不停怎么出去玩呢?”她盼望了好久的。

    阿九道:“放心吧,这是下雪又不是下雨,况且这么点雪拦不住凑热闹的心,街上肯定不少人,咱们晚上照旧出去,大不了多穿点。”

    “太好了!”桃花很高兴,一抬头看到外面的桃夭,她快步朝这边走来,没有打伞,头发上,伸手落了一层的白。

    桃花眼底露出羡慕,“真好,黄砚姐夫约桃夭姐姐观梅赏雪,多浪漫呀!”她也好想和行云哥哥一起出游,可惜行云哥哥不在京城。“白天才见过,晚上还要一起逛元宵灯会,公子,你不觉得黄砚姐夫来的太勤了点吗?”桃花才不承认她心里头羡慕嫉妒恨呢。

    阿九嗤笑一声,“后悔找了个路远的夫家吧?过年过节的,人家都成双成对,唯独你形单影只,要是后悔还来得及,咱立刻把行云哥哥甩了再换一个。”

    桃花撇嘴,“公子,说得好像您有人陪似的,某人不是离得更远?”她才不换呢,行云哥哥多好看,还听她的话,上哪找这样合心意的去?

    “臭丫头皮痒了吧!连公子都敢打趣,没大没小!”阿九斜着眼睛骂她,“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凤凰,去。”做了个手势把肩膀上站着的凤凰放出去了。

    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本来在打盹的凤凰立刻精神百倍朝桃花飞去,冲着她的头发就是一爪子,巧了,居然把桃花头上的步摇给抓下来。

    “臭鸟,姑奶奶拔毛炖了你。”这支步摇是行云哥哥送的,桃花可喜欢了,手忙脚乱去接。凤凰趁此机会又给了桃花两下子。

    桃花抓住步摇,还好,还好,没有摔在地上,庆幸不已。转头再去寻凤凰算账,那只丑不拉几的破鸟却以飞回阿九的肩上,正趾高气昂地拿它那黑豆眼蔑视她呢。把桃花气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等着,总有你落单的时候,早晚我要炖了你。”

    “呦,说什么呢?”桃夭进来笑着问了一句。

    桃花不等阿九开口,立刻抢在前头道:“正说桃夭姐姐你呢。”

    桃夭没来由的有些心虚,“我有什么好说的。”都怪黄砚,她都说不出去了,他非来接她。

    桃花眼珠子一转,“说桃夭姐姐有福气呀!黄砚姐夫待你可真好!下雪的天两个人携手出游,走着,走着,两个人就白了头。哎呦喂,真有诗情画意哎!”一边说一边挤眉弄眼,把桃夭闹了一个大红脸。

    阿九哼了一声道:“你倒是想啊,可惜杭城最多的却是雨,你和吴大公子走着走着,两个人的脑袋里便进了水;更为可惜的是,雾还大,走着走着,其中一个人便不见了。”

    桃花怒,“公子,您怎么咒我呢?”就不能盼她点好吗?那什么不见了进了水的,多不吉利!

    阿九徐徐冷笑,“没听说过咒一咒旺十年吗?本公子这是为你好。”

    桃花语塞,冲着阿九呲了呲牙,“哼,不跟你一般见识,行云哥哥给我送了元宵礼物,我去理一理。”眼际眉梢都带着炫耀。公子那张嘴她是怼不过,才不会自讨苦吃呢。

    暮色四合,桃夭跟着黄砚先走了,阿九带着桃花也出了王府大门。

    虽然仍下着雪,但大街上依旧十分热闹,每家铺子的门前都悬挂着灯笼,各种各样,精致美观。还有演杂耍的,卖各种东西的,映着吃食摊子上的热气,都让人忘记了这是寒冷的冬夜。

    桃花看得眼睛都直了,可兴奋了,“公子,公子,京城的元宵节可热闹。”

    “那是,要不说是京城呢。”阿九说着,目光看向路边买面具的摊子,径直走了过去,挑选了两张面具,“多少钱?”

    小贩见是个长得特别好看的公子,看穿戴打扮就是个富贵的,他笑呵呵的,也没敢多要钱,“一个二十文,公子拿两个给三十五文吧。”

    阿九低头从荷包里拿银子,桃花却不满意地道:“公子,我不要这一个,太丑,我要自个挑一个好看的。”公子那什么眼光,居然挑了凶神恶煞的钟馗,还两张一模一样的,她才不要呢。

    小贩笑呵呵的,“姑娘随便挑。”

    桃花蹲下身,一张张的比较着,最后挑了一张狐狸面具,得意洋洋地放在自己脸上,“我要这一个,公子您看好看吧,我要做个狐狸精,美美哒!”

    阿九嘴角一抽,“好看!”拿了一小块约有半两的银子递了过去,“不用找了。”大过节的,还下着雪,都挺不容易的。

    小贩本来心里还在嘀咕:这姑娘莫不是傻的吧!见了银子脸上浮上惊喜,“多谢公子赏赐,这一张面具也送与公子吧。”把桃花嫌弃的那一张钟馗面具又递了回来。

    “不用。”阿九摆摆手拒绝了。

    阿九和桃花离开后,小贩望着他如松的背影心道:也不知这是哪家的公子,不仅长得好看,心肠还好。

    阿九身披一件白色的狐裘,配上他出尘的眉眼,走在漫天的风雪里更显君子如玉。他走在大街上,已经有无数人都在悄悄打量他了,还有那二八少女,一颗芳心如小鹿般怦怦乱撞。

    “好,好,再喷一个!”表演杂耍的摊前围了许多人,桃花也在其中,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表演喷火的汉子,大声叫好,把手都拍红了。

    阿九都叫了她三遍了她仍是不愿意走,阿九很无奈,喷火,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好不,偏桃花看得这般起劲。

    “你不是想要灯的吗?再不走好的都被人挑走了。”阿九拽了拽桃花的衣裳。

    桃花这才依依不舍地转身,看得阿九直抽嘴角,“你若是喜欢看改天请到府里表演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