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91章 银子从何而来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吴国公也是心中一凛,随即却摇头道:“不会的,平南侯不是那样的人。”

    “国公爷,人心隔肚皮。”吴国公夫人也跟着担忧起来。

    吴国公仍是摇头,与内宅妇人不同,吴国公知道更多一些,“平南侯和太子(殿dian)下一起去宜城平匪患,他一定会拼死保护太子(殿dian)下的,若是只有他一人平安归京,圣上面上不好责罚他,但他也失了圣心,平南侯府也就完了,平南侯是个聪明人,他不会冒这个危险的,四皇子也不值得他冒这个危险。”四皇子生母低((贱jian)jian),本人也不出众,平南侯是不会阖府的(性xing)命押在他(身shen)上的。

    平南侯那里不用担心,反倒是几位皇子(殿dian)下那里才是该防范的,太子(殿dian)下若有有个不测,得利最大的就是几位皇子,所以去平叛的人选决不能是几位皇子(殿dian)下,即便能把太子(殿dian)下平安迎回来,可同是去宜城,太子(殿dian)下大败险些遇难灰头灰脸被救回来了,而另一个皇子(殿dian)下却是风光大胜,这两厢一对比不是显得太子(殿dian)下无能吗?

    他们这些朝臣都知道这里头别有内(情qing),可老百姓不知道啊,他们只知道太子(殿dian)下打了败仗,才干比不上其他兄弟。

    若是去平叛的皇子心再黑一些,我也不要你的命,端个腿断个胳膊什么的,既赢得了美名还得了实惠,毕竟哪朝哪代可都没有(身shen)有残缺的太子和帝王呀!到时太子(殿dian)下的处境——吴国公都不敢想下去。

    不过这些话他也不会跟太子妃说,担心吓着她,所以他一定要请旨去平叛,即便做不了主将,那也要去。

    吴国公即刻就进了宫,也不知他是怎么和昭明帝说的,昭明帝便点了他做平叛的主将,领三万人马前往宜城。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别说朝臣了,就是妇孺都知道现在国库不大充盈,不然圣上能设立商部?

    自打太子下落不明的消息传回,太子妃在皇后跟前哭过一回后就安静呆在皇子府里,每每看到喜房窗户上尚未褪色的大红喜字,心如刀绞,他们才刚刚大婚,正是(情qing)浓之时。东宫还尚在修葺,太子(殿dian)下都没有搬进去住过一天,也不知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不,不会的,太子(殿dian)下肯定会平安归来的!太子妃擦干脸上的泪水,起(身shen)去佛前上了一炷香,虔诚地祈求太子(殿dian)下平安无事。

    平叛大军开拔之前,太子妃领头捐赠了自己的私房体己,为大军筹集粮草物资。看着跪在(殿dian)下清减了的太子妃,昭明帝脸上满是欣慰,“好,好,佳儿佳媳,吴国公教养的好闺女!”他果然没有看走眼,为太子择了这么一位贤妇。

    因为景王反了这件事(情qing)转移了朝臣的注意力,他们都为太子(殿dian)下的安危忧心忡忡,哪里还顾得上管商部又做了什么?待平叛的大军出发后,他们念叨了几(日ri),猛然间发现商部的官衙大门好似比其他衙门的气派得多,有去过商部的也说里头的建筑别具一格,有朝臣私下嘀咕这得花多少银子?不过谁让九王爷是圣上胞弟呢,他们再眼红也没有办法。

    可是等文昌街的工程竣工他们就不乐意了,那路修得可宽了,也就比进城的那条主道窄上一点,地面用青砖铺成,马车走在上面可平稳了。街两边的铺子也是焕然一新,一水的青瓦白墙,可规整了,就连门头上的招牌都是一个风格的,瞧着就赏心悦目。

    朝臣们嘴巴张的能塞下个鸡蛋,这真是商部鼓捣出来的?这,这得花多少银子?朝臣立刻就心气不平了。九王爷拿公款银子修葺官衙也就罢了,居然还拿公款乱挥霍,文昌街是修得气派好看,可气派好看能当饭吃?铺子不还是铺子吗?明知道现在国库紧张,九王爷还如此挥霍,圣上设立商部的初衷是为了创收,现在倒好,银子没见到一两,反倒先花出去一大笔。这不是拿国库的银子扔着玩吗?

    不行,就算九王爷是皇亲国戚也不成,这一回圣上别想再包庇。朝臣一个个义愤填膺,好像阿九花得是他们家的银子。

    阿九好整以暇,连脸色都没变一下,好像朝臣言词激烈弹劾的人不是他一样。这副无所谓的态度激得朝臣更加恼怒了,“胡闹,简直是胡闹!圣上,臣恳请圣上撤了商部。”到底没敢说严惩九王爷。

    上一个提出严惩九王爷的被圣上连降三级,虽说是曝出抢占民妇的恶行,但只要有眼睛的谁不知道这是九王爷的报复?那个小寡妇跟着他也有几年了,怎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在他弹劾了九王爷之后就出事了?

    更憋屈的还在后头呢,圣上本来是要免了他的官职的,是九王爷站出来求(情qing),这才改为降级留用。明知道是九王爷搞的鬼,现在还不得不承他的人(情qing),搁谁(身shen)上谁不憋屈?

    前车之鉴在那摆着呢,所以朝臣也只敢拿商部说事,并不敢得罪九王爷。

    昭明帝有些诧异,转头看向阿九,“文昌大街真拾掇的这么好?”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阿九道:“花了五万多两银子,皇兄您说好不好?您若是有兴致就臣弟陪您去看看呗,您到哪儿露个面题个字什么的,文昌街的人气准火!”

    朝臣吸了一口气,五万两!老大一堆的银锭子就这么被败光了!商部再存在下去还不得得败多少银子呢?今儿他们就是把膝盖跪穿也得求圣上收回成命,商部决不能再存在了。

    望着激动不已的朝臣,昭明帝皱了皱眉头,“九王爷并没有跟朕要过银子!”

    朝臣一默,好似叫唤地正欢的鸭子被人突然掐住了脖子。没要过银子?怎么可能?

    “户部!”有人道。

    对,没问圣上要那肯定问户部要了,九王爷本就是在户部呆过,跟户部尚书关系也好,肯定是从李尚书手里拿的银子。于是众人的目光齐齐望向李尚书。

    李尚书低眉顺眼,“回圣上,九王爷并没有找臣要银子,即便是找臣要没见圣上的手书臣也不能给。”

    “这不可能!”有朝臣脱口而出,“不是户部那商部的银子从哪来的?李大人,圣上跟前你可不能欺瞒啊!”

    李尚书正色道:“陈御史,你当我是什么人了?臣深受圣上隆恩,为圣上打理户部,国库的银子都是圣上的,都是大燕百姓的赋税,没有圣上的旨意臣是不会放出一文银子的。”说到这里他猛地提高声音,“各位大人,我在此郑重申明,九王爷从未没从我手里,也没从国库拿过任何银两!”

    朝臣见李尚书不像说谎的样子,都不由面面相觑,那商部的银子是从哪来的?总不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

    此时阿九哼了一声,轻蔑地看了看这些朝臣,这才慢慢开口,“想知道是从哪来的银子?问本王呀!”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得瑟无比的样子。

    朝臣心中愤愤,却不得不忍着,“还望九王爷与我等解惑。”

    啧啧啧,看吧,看吧,这是求人的态度吗?阿九把头一扬,一点也不想回答。

    朝臣更加气愤了,却也无可奈何。

    昭明帝心中好笑,轻咳一声,对阿九道:“小九,你就给大家说说吧。”

    昭明帝的面子不能不给,阿九眉梢一扬,“哪来的银子?自然是本王的了,本王自掏腰包垫付的呗。圣上和户部都没给,那自然只能是本王私人的了,这很难想到吗?本王看你们是不相信本王会这么大公无私吧?”

    阿九的目光滑过他们的脸,啧了一声,奚落,“看吧,本王说出实(情qing)你们都不相信!咳,本王跟你们不一样,本王就是这么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本来还想低调些的,你们偏((逼))着本王说出来。咳,多不好意思啊!”

    朝臣嘴角齐抽,他们怎么没看到他哪里不好意思了?

    而昭明帝的脸上却闪过笑意,他家小九又顽皮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