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90章 景王反了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景王反了,太子没被抓住已经是大幸了,“圣上,还是派兵迎太子回朝吧。”梁首辅立刻道,太子乃一国储君,不可有失呀!

    太子一系的官员立刻纷纷附和,他们都是太子这条船上的,太子好他们才好。

    昭明帝也想把太子叫回来,那是他的儿子,(身shen)处那么危险的地方,他能不担心吗?可谁知道太子现在在什么地方?宜城恐怕已经落到逆王手中,现在肯定在大肆搜捕太子和平南侯,太子的安全——派兵是会派兵,可派谁去好呢?昭明帝脑中飞快地闪过各种念头。

    朝臣们吵吵嚷嚷,吵着吵着就纳闷了:景王怎么就反了呢?之前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呀!而且景王是谁?是当今的皇叔,年轻时醉心于书画一道,是出了名的才子,还以为他是个没有野心的呢,没想到却是装的。

    景王既然有这么深的城府,怎么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反了呢?要知道现在的大燕已经不是十多年前,经过十多年的休养生息,整体上来说大燕也算得上国泰民安,景王又不傻,怎么就反了呢?朝臣百思不得其解。

    朝臣们不明白,其实景王也很无奈,他是有反心不假,也一直暗地里招兵买马,可却没想过现在就反。他深知他那个皇帝侄儿的手段,现在反他可占不到一点便宜。

    事儿就坏在落霞山那伙土匪(身shen)上,说是土匪,实则大半都是他的私兵。

    落霞山在宜城境内,宜城与景王的藩地接壤,他为何会冒险在落霞山上养私兵呢?是因为那座山上有一座铁矿,为了这座铁矿景王才铤而走险让私兵冒充土匪偷偷开采。

    宜城的知府叫严其华,为人方正,也颇有才干。不知怎么的,落霞山上的动静引起了他的怀疑,他带着官兵围剿,几次都铩羽而归,心中更加怀疑了,面上不动声色,转头就给昭明帝上了一道奏折,请求朝廷派兵剿匪。

    等景王知道的时候太子领着大军已经到了宜城境内,怎么办?只要朝廷大军上山剿匪,那山上的铁矿就藏不住了,形势所迫,景王不得不提前反了。

    他深恨严其华坏了他的事,便故意派人与他接触,拉拢与他,引起太子对他的猜忌和怀疑,只要太子不敢用他,就太子带来的那五千人马还不够他塞牙缝的,想到能活捉太子,景王就止不住地兴奋。

    可惜他算来算去却算错了平南侯,他知道平南侯厉害,却没想到都到穷途末路了他居然还能护着太子逃走,让他功亏一篑,真是气死人了。不过也没关系,在他的地盘上他们能躲到哪里去?哼,早晚会被他找到的。有太子在手他就能(挺ting)直腰板和皇帝侄儿谈判了。

    大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纷纷请战,在他们父皇跟前一个个义愤填膺大义凛然,可是回到各自的皇子府却十分幸灾乐祸。尤其是大皇子,他本来就觉得他二皇弟已经做了太子,为什么还要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现在可好了,不仅吃了败仗,还被人追的下落不明,能不能活着回朝还不知道呢,若是死在外头,那他这个皇长子可就——哈哈,大皇子想想就觉得上天对他还是很好的。

    三皇子和四皇子也巴不得太子死在外头,那样他们就少了一个最强有力的对手。

    五皇子却眉头皱得死紧,跟他父皇道:“父皇,儿臣就说二皇兄不该去,您瞧,逆王要是捉了他要挟咱们可怎么办?他是太子,您又一向疼儿臣等——”

    巴拉巴拉,说的昭明帝心头火气,又赏了他一个字,“滚!”

    五皇子麻溜滚了,还不忘回头嚷,“父皇,出兵宜城您可别忘了儿臣啊?”

    消息传到二皇子府,太子妃差点没晕过去,她才嫁给太子(殿dian)下都不满半年,连(身shen)孕都不曾有,要是太子有个不测,她这一辈子可怎么过呀?

    这么一想她又惊又慌,慌忙收拾了东西回了娘家。一进门她娘就拉着她的手直掉眼泪,“我苦命的闺女,命怎么这么苦啊!”惹得太子妃也悲从心来,眼圈迅速红了起来。

    母女俩就差抱头痛哭了,闻讯赶来的吴国公脸都黑了,“你个死老婆子胡说什么?太子(殿dian)下吉人自有天相,况且(身shen)边还有平南侯跟着,一定会否极泰来遇难成祥平安归朝的。”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那样的话能往外说吗?不要命了?

    他狠狠地等了夫人一眼,又道:“你说说你,不好生安慰太子妃也就罢了,还说这些丧气的话,是你这个当娘的该干的事吗?”

    吴国公夫人赶忙擦干眼泪,“对对,闺女啊,你爹说的对,太子(殿dian)下不会有事的,一定会平安归来。”

    吴国公看向闺女,“你现在贵为太子妃,太子(殿dian)下下落不明,你更该撑住,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去。”

    太子妃也是吴家打小精心教养的,先前只是乍听到消息慌乱,现在听她爹这么一说,立刻便恢复了平静,“爹您放心,女儿知道怎么做。”

    吴国公又欣慰又心疼,柔声道:“你不要害怕,爹会帮你的,明(日ri)早朝爹就跟圣上请旨,领兵去宜城寻太子(殿dian)下,平南侯那人爹了解,他肯定能护住太子(殿dian)下的。”

    “爹,让您费心了。”太子妃眼底酸涩,他爹都好多年不曾领兵了,为了她却要冒险奔波,“爹,平南侯毕竟是四皇子的岳父,女儿怕——”她咬着唇,眼底满是隐忧。

    权势动人心,平南侯是四弟妹的亲爹,他若是,若是也想让自己的外孙登上那个位子呢?现在他在太子(殿dian)下(身shen)边,他甚至都不用做什么,只要稍微一个疏忽,(殿dian)下还能回来吗?太子妃不敢去想。

    ------题外话------

    《嫡女致上:太子魔(性xing)宠》枯藤新枝

    正经又闷(骚sao)的强大太子。

    冷(情qing)又狠毒的不得宠嫡女。

    对打,谁赢,在线等。

    宅斗,种田,权谋,男强女强,强强联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