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83章 小谈公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三皇子四皇子和五皇子也觉得他们父皇太偏心了,三皇子和四皇子还好,至多在心里或是跟幕僚嘀咕几句,五皇子却是直接找上他父皇,“父皇,二皇兄是储君,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怎么能让他去剿匪呢?”

    昭明帝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让他去让谁去呀?”

    五皇子立刻(挺ting)直腰板把自己的(胸xiong)脯拍得啪啪响,毛遂自荐,“我呀!不瞒父皇,儿臣最近苦读兵书,九皇叔都夸儿臣有长进,杀几个匪徒不在话下,父皇您还是让儿臣去吧。”他摩拳擦掌跃跃(欲yu)试。

    昭明帝从上到下打量了五皇子一番,目光中满是怀疑,随口问道:“读得什么兵书?”

    五皇子(胸xiong)脯(挺ting)得更高了,大声答道:“《孙子兵法》和《六韬》《三略》”,很骄傲的样子。

    昭明帝点点头,捡了几个问题问他,五皇子都能答上来,昭明帝的脸上露出笑容,“不错,看样子是下功夫了,的确有长进。”

    五皇子大喜,“父皇,这下您放心让儿臣去了吧!”

    他和他媳妇商量过了,他的前程顶天也就是一藩王了,可藩王跟藩王也是不一样的,那藩地富饶的(日ri)子就过得舒服,要是被封到犄角旮旯,那就等着哭吧。他虽然不在意,可得为儿孙着想。

    他才干不如前头几位皇兄,也不会撒(娇jiao)卖痴,富饶的封地估计轮不到他,所以他得奋起,多办差事,多替父皇分忧,这样父皇一高兴就会给他一块富饶的封地了。

    看着儿子眼巴巴的眼神,昭明帝的手顿了一下,小五知道上进这是好事,还是需要表扬和鼓励的,“旨意已下,朕是天子,金口玉言,怎能出尔反尔?这一次就让太子去,等下回有机会了你再去吧。”

    五皇子急了,下回?还不知道有没有下回呢?下回还是这么好的机会吗?他再傻也知道有平南候在就是去白捡功劳的,下回谁知道还有没有平南候。

    “父皇您不能这样偏心,二皇兄已经是太子了。”五皇子心里可不满了,二皇兄已经做了太子,现在又要出去捞军功,还给不给他们这些兄弟留条活路?

    “朕偏心?”昭明帝的眼睛眯了起来,被五皇子的不着调气着了。

    五皇子被他父皇吼得脸色一白,但仍梗着脖子一脸不服气。昭明帝好好的心(情qing)被破坏殆尽,怒喝,“滚出去!”

    五皇子见他父皇真的生气了,也怕把他气个好歹,只好灰溜溜地滚了。他太气愤了,出了皇宫也没有回府,直接去找他九皇叔诉苦去了,“皇叔,您说父皇是不是很过分,二皇兄再是太子,可我们就是后娘养的吗?这心眼也偏得太过了。”

    一脸委屈的样子把阿九逗乐了,他一本正经地点头,“你二皇兄是太子,皇兄偏心他这不是很正常吗?你们虽不是后娘养的,可是小娘养的呀!这能一样吗?”

    五皇子不满,“皇叔您怎么骂人呢?母妃也是上了皇家玉碟的。”什么小娘养的,多难听。

    阿九道:“就算是上了皇家玉碟那也是小妾,姨娘,小老婆,不然皇兄为什么立太子立的是二皇子而不是你们呢?”

    “皇家能一样吗?”五皇子仍是不服气。

    阿九翻了个白眼,“待遇好点,名头好听点,实质还是一样的,不遇事还好,你们都是一样的皇子,都是皇兄的儿子。可一旦遇到立储、祭祀这样的大事,你们的(身shen)份差别就显出来。你还怨你父皇偏心,太子他的接班人,他不偏心他,难道偏心你呀?”

    五皇子说不过阿九,虽哑口无言,但脸上仍愤愤。阿九见状劝道:“行了,以后这样偏心的事还多着呢,你气能气得过来?看开点,你是皇子,以后少不了要封王就藩,想做事多的是机会,你现在跟太子别什么苗条?当心他给你小鞋穿。”皇兄知道他是女儿(身shen)了,要不然他也请旨就藩,天高皇帝远,自己当家做主,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五皇子道:“就是因为我以后要去就藩,才想着好生表现一二,父皇见我长进也欢喜,能给我一块富饶的封地。”

    阿九毫不客气的冷笑起来,脸上的不屑一览无余。还好好表现?太子巴不得他们一个个都愚笨平庸呢。当然,这话有挑拨之嫌,阿九不好明说,正好看到谈林过来,忙道:“小谈公子过来,五皇子正因为不能去宜城剿匪而苦恼,你开导开导他!”给谈林递了个你懂的眼神,阿九拍拍(屁pi)股走人了。

    说起谈林也真是个妙人,自那(日ri)阿九把他带回王府他就一直没走,安置他的客院有些偏僻,谈林也不是个趋炎附势了,从没借故到阿九跟前晃悠,阿九都把他给忘了。还是后来无意中撞到他从角门出去才恍然发现原来这个人还留在他府上呢。

    与谈林接触多了,阿九发现他这个人特别有意思,一些言论比他还要大胆,那什么温润如玉谦谦君子全都是唬人的,他的真实(性xing)子特别不羁,言词尖锐,对政事也有自己的一番看法,常常一针见血。

    阿九很好奇,就问他:“你这么桀骜不逊是怎么考中举人的?你这(性xing)子你爹娘知道吗?怎么敢放你出门的?就不怕你得罪了权贵给家里招灾惹祸?”要知道绝大多数的考官都不喜欢太过激进的策论,看到这样的试卷都是直接落卷的。

    谈林反唇相讥,“九王爷以为在下就那么拎不清吗?这不是觉得与九王爷惺惺相惜才真(情qing)流露的吗?还是九王爷准备治罪在下?”

    阿九讪讪地摸摸鼻子,“本王能不要这个荣幸吗?”还真(情qing)流露,说得像对心上人告白似的,麻死人了。阿九悄悄地摸了摸胳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回应阿九的是谈林大大的白眼。

    阿九觉得在这个时空能有个一起肆无忌惮说话的人非常难得,就经常拎着酒壶找他一起喝酒聊天,一起怒骂看不顺眼的人。阿九越发觉得谈林是个人才,(胸xiong)中有大乾坤,历练个几年,堪是首辅之才。只是他这样的(性xing)子,还真难成长起来,大多都是不被上位者所喜。

    “公子,小谈公子过来了。”桃花看到正拾阶而上的谈林忙推了推闭目养神的阿九。

    屋外的谈林听到“小谈公子”这称呼,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谈公子就谈公子呗,为什么非要在前头加个小字呢?他哪里小了?比九王爷还年长一些呀!自从九王爷喊他小谈公子,这王府上前就跟着全都是小谈公子,听着好气呀!

    阿九睁开眼睛,已经懒洋洋的,下巴一点,“坐!”又道:“五皇子走了?”

    谈林点点头,感叹:“五皇子赤子之心啊!”到底是谁跟他说他立得功劳多圣上就会给分封个富饶的封地的?皇家还有这么天真的人,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阿九白眼一翻,“你直接说他傻得了。”

    谈林轻抿了一口茶,徐徐微笑,“五皇子这是大智若愚!”

    阿九一口茶喷了出来,“行了,他又不在这,你用不着往他脸上贴金。话说本王供你住供你吃的,也没见你这么拍本王马(屁pi)!”

    谈林笑望着阿九,眉梢微挑,“王爷想听?”

    阿九顿时有一股不妙的感觉,大方地摆摆手,“本王是那样的的人吗?不说这个了,来来来,就是这几个人跟本王过不去的,咱研究一下,看怎么把这口气给出了。”说起打击报复来,阿九的语气可自然了,就跟谈论今天的天气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