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81章 吴行云的手段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吴行云雷厉风行,短短七天就全面接管了吴家的全部产业坐上了家主之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所有不服者一律解雇,结清月钱再额外多给十两银子的路费。

    被关在院子里的吴淮暴跳如雷,可无论他怎么威((逼))利(诱you)都出不了院子了,守院子的那些人就一句话,“没大公子的话,院子里的连一只苍蝇都不能放出去。”

    是的,不仅吴淮和柳暮烟出不去,就是奴才下人也出不去。食材有专人送进来,想要什么东西也给你,就是不许出院子。只要你不出院子,哪怕你在里头杀人他都不管。

    吴淮把能砸的东西都砸了,折腾累了,就整天整天(阴yin)鹫地坐着不说话。柳暮烟害怕极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老爷,大公子不会一直关着咱们吧?”

    这话戳中了吴淮痛处,他(阴yin)仄仄地看着她,半晌都没有说话。那个逆子他最好能关他一辈子,只要让他出去,看他怎么收拾他!也是那逆子突然发难,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被动。

    柳家?哼,他一定会弄清楚的!他的目光紧盯着柳暮烟的脸,要是她真的欺骗了他,哼!他吴淮这辈子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

    柳暮烟被吴淮看得脸色苍白,摇摇(欲yu)坠,却不得不强撑着,“老爷,妾(身shen)担心翔云,大公子不会迁怒到翔云(身shen)上吧?”这个儿子是她全部的依靠,决不能有失啊!

    吴淮的拳头猛地握紧,到底是疼了十多年的儿子,“哼,他还不敢!”

    柳暮烟仍是不放心,“可是——”那个瞎子连亲爹都敢关,更何况是没有多少感(情qing)的兄弟呢?她恨呀,当初就不该只毒瞎他,而是该直接要了他的命!

    吴淮也想到了此节,心里也担忧起(爱ai)子来。却又猛地想起长子的话,要是柳暮烟真是扬州瘦马,那翔云是他的亲子吗?不,不会的,翔云心(性xing)模样无一不像他,怎么可能不是他的儿子呢?一定是那个逆子在挑拨!吴淮脸色变幻着,内心挣扎。

    吴翔云在哪儿呢?吴行云倒也没动他,还分了个铺子让他管着,只是(身shen)边的人全部被控制起来了,换上的全是吴行云的人。吴翔云自然不傻,大哥突然回到杭城手持吴家家主信物成为新家主,明明早上他出府时一切还好好的。大哥成了吴家家主,那爹呢?还活着吗?娘呢?还好吗?

    面对吴翔云的质问,吴行云淡淡地道:“他们都好好地呆在府里呢?二弟要去陪他们吗?你可要想清楚了,是留在外面还是回府里陪他们?”

    吴翔云迟疑了,他在外面虽处在监视之下,但若是回到府里可就再也出不来了,他在外头晃着,大哥到底有所顾忌不敢把他怎么样,可若是在府里,谁知道大哥会怎么对他?

    吴行云哂笑一声,真不愧是父亲最疼(爱ai)的儿子,和他一样的自私,心里想的永远都是自己。

    吴行云回到府里,先去正院看了他娘张氏,张氏是官家小姐,父亲是知府,现在蜀地任职,离得很远。张氏跟柳暮烟斗了十多年,因吴淮的偏心,她虽是正室,却从没占过上风。自从儿子的眼睛被毒瞎了,她对丈夫的心就死了,好在她还有得力的娘家,虽然离得远,但吴淮也不敢太过欺她,是以这么多年才护着儿子长大成人。

    这些(日ri)子张氏可扬眉吐气了,如果可以她真想请戏班子进府唱三天三夜的大戏。见儿子进来,她立刻就笑了起来,“行云,可曾用饭?”这就张罗着让丫鬟去传饭。

    吴行云道:“娘,儿子用过饭了,您就不用忙了。儿子就是过来瞧瞧你!”

    张氏脸上的笑容就更浓了,嘴上嗔着,“我好着呢,你都累了一天了,就在院子里好好歇着吧,娘这里不用你惦记。快回去歇着吧,明天还有的忙呢。”她看着儿子的脸,可心疼了。

    吴行云道:“行,那儿子就告退了,等忙完这段(日ri)子再陪娘好好说话。”

    张氏把儿子送出了门,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才恋恋不舍回屋,她的陪嫁嬷嬷笑着道:“夫人可算是熬出来了,大公子承了家业,再去了少夫人,夫人您就等着抱大胖孙子吧!”

    张氏想起往事,唏嘘不已,“是呀,我现在就盼着行云娶媳妇了。”

    那嬷嬷眼神闪了一下,“夫人,咱们大公子可真有能耐,去了一趟京城就把婚事定下来了,未来的少夫人不仅是相府小姐,还是县主娘娘呢,老奴还没见过那么尊贵的人呢。”

    张氏的眉头却轻轻皱了起来,“我倒不在意什么(身shen)份不(身shen)份的,只要宋家小姐是个贤淑的,能待行云好,知冷知(热re)的,我就知足了。行云眼睛看不到,我就怕她会看不起行云,欺负了行云怎么办?”

    那嬷嬷忙劝:“夫人放心吧,咱大公子一表人才,又聪明又能干,虽说眼睛不便,但也不影响什么,就是个公主都配得上。再说了,她嫁到咱们家来就是咱们的家,您是婆婆,怎么教还不是您说的算?”

    “但愿宋小姐是个好的吧。”张氏点了点头,仍是忧心忡忡。她的儿子从小就多灾多难,她只希望从此以后他的(日ri)子一直都顺遂着。

    吴行云并没有回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柳暮烟的院子。每一天回府他都会去看吴淮,跟他父亲唠叨几句,比如他今天见了哪几个铺子的掌柜,盘了几家铺子的账目,谁谁和谁谁夸了他年少有为;再比如柳家的谁找上了他想借银子,他是怎么回绝的。

    吴淮常常是面无表(情qing)地听着,等他走了之后把屋子都砸了。吴行云听着(身shen)后传来的咆哮声,嘴角微微上翘。

    吴淮一看到吴行云过来,眼里就(射she)出怨恨的目光,“吴家已经是你的了,你还要怎么样?”

    吴行云微笑,“我想着父亲好几(日ri)没见翔云了,心里许是惦记的——”

    “你把翔云怎么样了?”吴淮的目光嗖地变冷,恨不得上来要与他拼命。柳暮烟也揪紧了手里的帕子,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

    吴行云虽然看不到,但也能想象出他们此刻的表(情qing),心头异常舒畅。“父亲说笑了,翔云是我弟弟,我还能害了他?自然是好生栽培,我拨了个铺子给他管着,让他历练着,等历练出来了就是儿子我的助力。哦对了。”

    他像才想起来似的,“今天我问翔云要不要进来陪父亲和柳夫人,他拒绝了!父亲,翔云真不愧是父亲您一手教出来的呀!”最后这句话他说得意味深长。

    “滚!你给我滚!”吴淮抓起手边的茶杯就朝吴行云砸去,额头上青筋暴起。

    吴行云(身shen)形一动就躲开了,施施然道:“既然父亲吩咐,那儿子就告退了,明天再过来看你!你也别总是动气,对(身shen)体不好!”

    回应他的是另一只砸过来的茶杯,吴行云缓步走着,听着(身shen)后屋里传来瓷器的碎响,嘴角勾了勾。

    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他和吴翔云本就是你死我活的敌对,他自然不会傻得培养吴翔云,只是现在还不宜动他。

    远在京城的阿九看着手中的书信,嘴角勾了勾,吴行云倒是个手段凌厉的,不过这样也好,桃花嫁过去(日ri)子不会憋屈。不过吴行云这么心黑手黑,桃花怕不是他的对手,他也得多教桃花一些才行,可别让那臭小子把她给忽悠了!

    “你行云哥哥的信,你也看看吧!”阿九把信递给了桃花。

    ------题外话------

    谢谢等过无痕的2朵鲜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