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78章 吴行云的家务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老爷,大公子这一走就是一年,等他回来咱们府里是不是就该办喜事了?相府的小姐,到时全城不都得羡慕咱家?也就老爷您有这样的本事了!”柳暮烟满脸崇拜地看向吴家的家主吴淮。

    吴淮四十出头,保养的极好,瞧着也就三十如许的样子,白皙面孔,与吴行云有些相似。他脸上闪过得意,随即又皱起了眉头,“这都走一年了也不知道往家里送个信,太不懂事了。”言辞中对长子颇为不满。

    “许是大公子太忙了吧?老爷您想,那可是相府的小姐,咱家虽然生意做得大,到底是商户,大公子可不得去讨相爷和宋家小姐的欢喜。”柳暮烟劝着,“不过妾(身shen)觉得大公子是个妥当人,肯定写了书信的,也许在夫人那里呢。”她不动声色地上着眼药。

    果然,吴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冷哼一声道:“你就别为他找借口了,我看是那逆子眼里没我这个老子。”

    顿了一下他又道:“翔云呢?”他问起自己的二儿子。

    吴翔云乃是柳暮烟所出,提到这个儿子她自然一脸笑意,“老爷您不是让他跟着家里的管事们学打理生意吗?您忘啦?一早就出门了,这会还不知在哪间铺子呢?”

    吴淮一拍额头道:“对,对,瞧我这记(性xing)!咳,人老了,记(性xing)也差喽!”他自嘲着。

    柳暮烟一个(娇jiao)媚的眼波斜过去,“老爷哪里老了?在妾(身shen)心里老爷仍是那个英俊(挺ting)拔的郎君,当年妾(身shen)一见到老爷,那心呀——”她抿嘴一笑垂下了头,(娇jiao)羞不已的样子,露出一截莹白的脖子。

    那风(情qing)勾得吴淮心里痒痒的,凑上前去,挑逗,“快说说你那心怎样?”眼底满是得意。当年他才成婚不久,有一次外出无意中撞见柳家姑娘的芳容,简直是惊为天人,不枉他费了一番心思娶进府。

    和他端庄的大家闺秀夫人不同的是,他这(爱ai)妾的(身shen)上有一股子令男人沉迷的风(情qing),即便是现在也让他(欲yu)罢不能啊!

    想当初谁不羡慕他吴淮(娇jiao)妻美妾左拥右抱啊!他吴淮就是最大的人生赢家。

    “讨厌!老爷您明知道,明知道——还问!哎呦,羞死个人了!”柳暮烟(娇jiao)嗔着埋怨,就想把脸扭向一边。

    吴淮勾着她的下巴,哪会让她逃开,他含笑望着她,目光灼灼。柳暮烟更羞了,索(性xing)腰肢一扭,直接扑进吴淮的怀里,“老爷,您讨厌,讨厌啦!”粉拳不依地砸着。

    吴淮哈哈大笑,大手一握就把柳暮烟的粉拳抓住了,微一用力就把他抱进了怀里。惹得柳暮烟(娇jiao)呼不依,而吴淮又是一阵舒畅地大笑。

    “老爷,妾(身shen)听说前天翔云被江管事骂了,是不是翔云太愚钝了惹了江管事不高兴?”柳暮烟轻咬贝齿,一脸担忧的样子。

    吴淮嘴角含笑,“胡说,我吴淮的儿子能是愚钝的吗?好几个管事都夸翔云小小年纪便行事有章法,脑子又灵活,假以时(日ri)一定能独当一面。江管事骂他也是为了他好,严师才能出高徒,你万不可心疼了。”在教导儿子上头他还是很拎得清的。

    哎,暮烟什么都好,就是心肠太软,这些年要不是他护着,还不知道得受多少委屈。

    “那妾(身shen)就放心了,这样翔云以后就能帮大公子打理家业了,老爷您待妾(身shen)真好!”柳暮烟笑得一脸满足。

    吴淮也看着她笑,心中动容,暮烟多善良多无私啊,要是换个人早闹着分家产了,哪会像暮烟似的让自己的儿子为嫡兄打理产业?偏夫人还成天说暮烟包藏祸心,哪找暮烟这么善良的女人去?他把她搂得更紧了,心里琢磨着翔云也是他的儿子,是他和暮烟的儿子,他肯定不能亏待了翔云的。

    柳暮烟觉察到吴淮的心(情qing)变好,更加安心地窝在他的怀里,嘴角微微勾起。

    就在此时,柳暮烟院子的大门被猛地踢开,先进来的是几口黑漆漆的大箱子。

    下人回过神来立刻高声喝骂,“哪个不长眼的?这是要造反了吗?”这可是柳夫人的院子,老爷最宠(爱ai)的柳夫人的院子,况且老爷这会还在柳夫人这呢,敢踹柳夫人的院门可不就是造反吗?

    “呵。”前头的小厮一闪,跟在后头的吴行云便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下。

    “大,大公子您回来了?!”下人无比惊讶,随即愤愤不满,“大公子您这是欺人太甚!”大公子怎么了?不过是个瞎子,老爷最疼(爱ai)的还是他们二公子,这吴家的家业早晚都是二公子的。

    吴行云连个眼风都欠奉,他(身shen)边的小厮直接把那碍事的奴才推开,恭敬地道:“大公子您请!”

    吴行云一副谪仙模样,面无表(情qing)领着一群人凶神恶煞往里走,奴才们又羞又怒,好你个大公子!一想到院里的老爷,他一咬牙爬起来拼命往里跑,边大声喊叫着,“救命啊,杀人了,大公子要打杀奴才了。”

    屋里的吴淮和柳暮烟听到喊声大惊,一齐出了屋子,“发生什么事了?”

    那奴才惊慌失措,“老爷,大公子来了,大公子踹了院门——”

    话还没说完吴淮就见他那一年没见的长子领着一群人抬着黑箱子气势汹汹而来,“老爷!”柳暮烟害怕地往吴淮(身shen)后躲。

    吴淮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逆子,你这是要做什么?”

    吴行云站定,手一抬,那抬着黑箱子的汉子立刻把箱子放在地上,一共八口大黑箱子一字排开。

    “自去年八月我启程进京,到我站在这里之前,一年的时间我一共遭遇了二十三波刺杀,一共一百七十八颗人头,柳夫人点一点,可曾少了。”随着他的话音,壮汉立刻把黑箱子打开,露出里头装着的一颗颗人头来,狰狞而可怕。

    院子里顿时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柳暮烟更是吓得花容失色,紧紧抓住吴淮的胳膊,“大,大公子,你是什么意思?”牙齿都在打架。

    ------题外话------

    推荐好友荷子文庄爷掳妻蜜(爱ai)正pk,多多收藏哦。

    简介:女人脸色驼红从包间冲出来撞到男人怀里,小手抓着他的衣襟,“救我。”

    庄惟仁低头睨向突然扑到怀里的女人,(身shen)上不正常的体温显示她被人下了药。

    “想让我睡你?”男人清凉的气息喷在女人(身shen)上,很舒服。

    女人眼色迷离的看着眼前这个半生不熟的男人,与其找一个不熟的男人睡,不如找个半熟的。

    小脑袋点了点。

    男人淡淡的扯唇,“做我的(床chuang)伴。”一副不答应随时走人的架势。

    女人头越来越晕,最终歪在了男人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