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76章 立太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文林管事,小的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让人去核查的?嘿兄弟你也机灵,居然把毛大嫂子带过来了。”马成看向文林,脸上都是敬佩。也幸亏毛大嫂子(性xing)子强,换个弱的那家早被毛大赖霍霍散了。

    文林脸上闪过得意,心道要是让你看出来就该换你当管事了。他拍了拍马成的肩膀,夸奖道“你做得不错,好好干,表现好月底额外有奖励。”

    “那太好了!文林管事放心,小的一定好好干!”马成搓着手脸上满是兴奋。

    “行,你干活去吧。”文林对马成道,然后看向四个老头,谦逊地道“实在不好意思,让您们见笑了。”态度确实不卑不亢,九王爷说了,管他是谁,只要来了赌坊那就只有一种(身shen)份,那就是客人。他们的态度要(热re)(情qing)却不能谦卑。

    四人若有所思,纪大人却皱着眉指着马成的背影道“你们赌坊还用这样的人吗?”

    他虽没有言明,但文林却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我们赌坊看场子的大多都是马成这样的人,他们生活在底层,认识的人也多,才能更好地甄别哪些是像毛大赖这样的假赌客。至于您担心他们的品(性xing),那大可不比,我们赌坊既然敢用他们,自然有整治他们的法子,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至少这些(日ri)子他们可都乖得很。

    四个老头从皇家赌坊出来都没有说话,行了三条街,眼看就要到纪府了,李大人开口道“纪大人,你看这?”他们还有没有必要再跟九王爷磕下去?

    苗大人和张大人也都看向纪大人,可以看出他们都是以纪大人为首的。

    纪大人的眉头皱得紧紧的,半天才道“先各自回府吧,我还要再想想。”现在要让他再继续弹劾九王爷,他良心上不大过得去,可不弹劾他又不大甘心!这糟心玩意,怎么就做起善事了呢?

    等阿九赶到皇家赌坊的时候四个老头已经离开了,阿九听了文锦鹏和文林的禀报,笑了,对(身shen)边的内侍道“你回宫跟皇兄说那四位老大人已经消除对本王的误会了,明儿本王就不到宫里去了。”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御书房外头的凉棚就拆了吧。”以后都用不着了。

    阿九心(情qing)一好,赌坊上上下下全得了赏赐,尤其是那个马成,阿九特意叮嘱的给他一个五两的小元宝。把马成激动得差点没从楼梯上摔下来。

    朝臣很快就发现叫嚣着让圣上严惩九王爷的四位老大人不再进宫跪谏了,非常诧异,要知道那位纪老大人可是出了名的硬骨头啊!不免要私下悄悄打听,这一打听不要紧,便打听到了皇家赌坊满京城做善事。有朝臣还亲自跑去看了看那红底黑字的大旗呢,在众人嘀咕九王爷是真有善心还是沽名钓誉的时候,有个小翰林迟迟疑疑着道“那旗上的字怎么那么像圣上的手书?”

    这下连内阁的几位也坐不住了,也坐着马车悄悄去看了。小翰林品级低微,不大能经常看到圣上的字迹,是以不大确定。阁老们可都是看惯了圣上的字迹的,那大旗上皇家赌坊可不就是圣上亲书的吗?再一听听京中百姓的议论,全都是对圣上感恩戴德的,朝臣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于是朝堂上对九王爷开赌坊有意见的差不多都销声匿迹了,只剩那么两个邀名的隔三差五跳出来蹦跶一下,昭明帝只当是苍蝇嗡嗡了,是阿九劝他要广开言路,要不然他早把那两个作死的小御史扔出京城当巡察御史了。

    朝臣们不再关注九王爷开赌坊的事,也因为昭明帝放出了一颗大雷,他要立太子了!

    这一下满朝兴奋!圣上终于要立太子了,立哪位皇子?他们是不是要上个书?是不是该提前烧烧香?朝臣满腔激(情qing),在书房与幕僚商量来商量去,激动得到凌晨才睡。第二天顶着俩熊猫眼上朝。

    结果呢?朝会上昭明帝直接宣布了太子的人选。谁?自然是二皇子了!虽然说立嫡立长立贤,但皇家才是最讲究嫡庶的了,有嫡皇子在自然是立嫡皇子了。

    得,朝臣们白激动一场了。但二皇子一派的官员还是很高兴的。

    当然最高兴的人莫过于二皇子了,他虽然知道自己的胜算大,但他没想到父皇直接就立他了,他做得那些准备都还没往外使呢,他觉得他母妃虽不在了,但父皇对他还是很好的。于是他不可抑制地想起来小时候父皇握着他的手教他写字的(情qing)景,眸中带着濡慕神(情qing)地仰望着他的父皇,激动欣喜的同时眼泪也差点流出来了。

    昭明帝勉励了二皇子一番话,二皇子也深(情qing)地表示一定会听父皇教诲,替父皇分忧,即便他是太子了,依然会和兄弟和谐友好相处的。当然二皇子的原话不是这样说的,但意思是这个意思。

    要说不满二皇子做太子的肯定也有,而且还不在少数。但最不满最不高兴的要数大皇子了,他目光(阴yin)鹫紧盯着二皇子,好似能把二皇子(射she)穿,要不是他岳丈拽了他一下他当场就能失态。

    他才是皇长子,凭什么就立老二做了太子?老二哪里比得上他勇武?小时候老二那个小傻子还成天跟他(屁pi)股后转呢,怎么反是老二做了太子?怎么就不是他呢?

    大皇子双目赤红盯着他们父皇,只觉得父皇偏心,太偏心。

    昭明帝有所觉,看向大皇子,淡淡地道“怎么,你可是不服?”

    大皇子被他父皇威严的眼风一扫,整个人都僵硬了,跪在地上艰难且又嘶哑地道“儿臣,谨遵父皇旨意。”到底也没说服不服,但朝臣心里都明镜般的。

    昭明帝嗯了一声便别开了视线,不再理会跪在地上的大皇子。他是天子,要立谁当太子自然是他说了算,用得着管谁不满谁不服吗?不满不服憋着去!

    大皇子低着头,只觉着膝盖下的地和他的心一样冰凉冰凉的。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新文,紫若非重生之军妻凌人

    她是佣兵界大名在外的女王,一不留神,招了小人的背叛,重生在了废材大小姐的(身shen)上,从此在军营混的风生水起,灭渣男,虐渣女,勾男人,简直成了人生赢家。

    洛静姝,京都洛家大小姐,十岁生(日ri)前,她是京都女混混,十岁生(日ri)后,她却成了(身shen)穿绿军装的新兵,外人都说洛静姝摔坏了脑子!

    厉靖云,京都厉家大少,喜怒无常,手段毒辣,狡猾腹黑,这是外人眼里的厉大少,流氓,禽兽,无赖,这是洛静姝给他的定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