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75章 赌坊见闻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在阿九到处找纪大人四人的时候,接到了文锦鹏派人送来的消息,不由睁大了眼睛,不是吧,那四个老头跑他赌场去了?别是去砸场子的吧?阿九立刻就往赌场赶。

    四个老头一进赌场就引起了伙计的注意,伙计虽然不认识他们,但也能看出他们的气度不凡不似寻常人,赶紧把(情qing)况汇报了上去。训话的时候大管事说了,他们做的就是眼力劲的活,能来他们赌场的都是非富即贵,要(热re)(情qing)接待,可不能得罪了人。

    文锦鹏听到四个气度非凡的老头来了,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心道别是那四个倔老头吧?最近九王爷为何(日ri)(日ri)进宫,他是知道一些的。要他说九王爷就是太好(性xing),要是他把把那个糊涂虫扔一边去了。

    他匆匆地过来,一看,还真是!他眼珠子转了转,满脸(热re)(情qing)地迎了上去,“哎呦,是纪老大人,李老大人,张老大人和苗老大人啊!这是那阵风把您们四位吹来了,快请!快请!”九王爷都以礼相待的人他还是供着吧。

    纪大人最瞧不上文锦鹏,倨傲地把头一扭,昂得高高的。

    文锦鹏一笑,也不在意,继续(热re)(情qing)道:“四位楼上请,楼上说我们的贵宾区。”

    “聒噪!”纪大人却不领(情qing),“不是说你们赌坊与众不同吗?老夫自个有眼会看,你就别跟在一旁碍事了。”一副十分不喜的样子。

    文锦鹏脸上的笑容差点就挂不住了,这老不死的,给他点颜色还就开染坊了!搁二爷他以往的脾气早报之以老拳了,现在——他深吸一口气,心中默念:吸气,呼气,淡定!这才又笑着开口:“行,既然几位不需要文某相陪那文某就偷个懒,文林,你领几位老大人转转,务必要把几位老大人陪好了。”他扬手招来一个伙计。

    四位老大人瞧了一眼过来的伙计,只见他个头(挺ting)高,一脸笑模样,长得(挺ting)精神,也很讨喜。便都不由做声,默认了文锦鹏的安排。

    文锦鹏一转过(身shen)脸上的笑容就立刻消失不见,心中恨恨的骂:老匹夫!

    小厮文林笑呵呵的,“老大人,您们打算从哪看?我们赌坊有骰子,牌九,纸牌,麻将等近十种项目——”他(热re)(情qing)地介绍起来。

    四个老头彼此隐晦地看了一眼,张大人轻咳一声,他(身shen)边的小厮立刻道:“我们老太爷不喜人聒噪,你在边上跟着就是了,不问你,少开口。”

    文林便恭敬地退到边上,“是,小的遵命。”

    四个老头慢慢地看着,看了楼下看楼上,看了楼上又再看楼下,即便他们心里再不(情qing)愿也不得不承认皇家赌坊的确与众不同,有许多他们见都没见过的赌具不说,环境也很舒心,没有寻常赌坊那种吵嚷和乌烟瘴气,这里的赌客似乎都很规矩,即便是穿着朴素衣裳的平民,也都规规矩矩的。

    四人又对视了一眼,微不可见地点点头。看过之后他们心里有了谱,便准备打道回府。

    从楼上下来,四人一眼看到皇家赌坊的伙计在推搡着一人,四人立刻精神一震,大喝:“住手!你们皇家赌坊居然公然欺负客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这样才正常嘛,怎么可能有如此奉公守纪的赌坊呢?

    文林的眉头也皱了起来,“马成,怎么回事?”这个马成之前是个游手好闲的,别是他又惹了什么事了?

    马成一惊,见是文林管事,忙道:“文林管事,他叫毛大赖,跟小的住一条街上,跟小的一样也是个混人,不过小的已经改邪归正了,自从进了咱赌坊就从没再做过混事,对老娘也孝顺地很,不信文林管事可以去左邻右舍那打听。小的可没有欺负他!”他急急解释着,生怕被误会了。

    在皇家赌坊看场子可是个好活,活儿轻松不说,工钱还不低,每个月还(允yun)许免费玩上几把过过瘾。就是管得严,不许迟到早退旷工,不许(诱you)人赌博,不许欺客,以前自个(身shen)上的不良习气都得改!知道他家中有个老娘,还要求他孝敬老娘,每月的工钱至少要上交大半。林林总总的,反正规矩可严了。

    即便规矩严,但马成仍是想在这干下去。像他这样的人哪家店铺敢用他?去码头扛大包他又吃不了那个苦,难得皇家赌坊不嫌弃他,所以这份差事对他来说是最好的了。尤其是这是皇家赌坊,是当朝九王爷开得,他还见到九王爷了呢,那可真是神仙般尊贵的人呀!虽然九王爷只呆了一会,但他却把九王爷那句“英雄莫问出(身shen)”记住了。那一刻他真是心潮澎湃,九王爷那样尊贵的人都不嫌弃他,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干?他一定要好生替九王爷看场子,混出个人样子来。

    “文林管事,毛大赖好吃懒做,家里全靠他媳妇替人洗衣裳过活,手里根本就没有闲置银两,不符合咱赌坊的规定。我好生与他说了,他非要赌,小的这才推他出去的。”马成解释了他与毛大赖推搡的原因。

    文林皱着的眉头松开了,点了点头,对着马成投去赞许的目光。

    那毛大赖却狡辩,“我有银子,我有银子,我是带了三百文来的,难道你们皇家赌坊有规定钱少就不许赌吗?这也太欺负人了。”

    马成哪容他泼脏水,“文林管事,他这钱肯定是偷他媳妇的,这三百文毛家大嫂子还不知要洗多少衣裳存上多久呢?前些(日ri)子他闺女病了,咳嗽得都让人揪心他也不问,还是小的跟她说咱们赌坊在城西舍医舍药,她带着闺女去求了药,这两(日ri)才好了些,这钱肯定是毛家大嫂子准备给闺女抓药的钱。好你个毛大赖,你连闺女的药钱都偷出来赌,你还是个人吗?你给我出去,出去!”揪着他的领子就往外推。

    毛大赖挣扎着,不服气地嚷嚷,“你管我从哪来的银子?反正我有钱就是了。好你个马成,你又是什么好鸟?你那爹就是被你气死的,不过是运气好在这当了个小伙计就拽起来不认人了?”

    马成听他揭短顿时慌了,更下力气把毛大赖往外拽,“文林管事,小的以前混蛋不懂事,但小的现在都改了,真的都改了,是毛大赖怀恨在心诬赖我,你千万别信他的话。”一脸焦急地解释着。

    文林见这样拉拉扯扯闹得不像话,忙大声喝道:“都住手!”

    马成慌忙松了手,很拘谨地站在一旁,担忧地看着文林,想要继续解释,被文林抬手止住了。

    那毛大赖面露得意,斜眼瞅着马成,脸上闪过快意。

    文林先看向马成,“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

    马成点头,大声道:“小的说的全是实话,要是有半句不实就让小的天打雷劈。”

    文林点了下头,又转向毛大赖,“我们皇家赌坊自开张以来就童叟无欺,哪怕你有一文钱也是能赌的。但前提是你家中负担得起,很明显你不符合我们皇家赌坊客人的要求,马成撵你出去是没错的,毕竟他做得就是这个差事,他要是没撵你出去才是他的失职呢。”

    马成闻言腰杆立刻就(挺ting)直了。

    毛大赖仍不服气,“你只听一面之词,我还说他说的都是假的呢。”

    四个老头也纷纷点头,“你总不能因为他是你们赌坊的人就相信他吧?”

    文林微微一笑,“我自然不会只听信一面之词,更不会因为马成是赌坊的人而偏袒,稍等片刻,哦,来了!”他的目光看向门口。

    一个小厮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回文林管事,小的问清楚了,马成说的是实(情qing),毛大赖的银子是偷他媳妇的,这不,他媳妇也来了。”他一闪(身shen),众人就看到一个头发跑得纷乱的妇人。

    “好你个毛大赖,连闺女的药钱你也偷,这(日ri)子没法过了,银子呢?给我!”妇人上来就挠毛大赖的脸。她(身shen)材魁梧,干瘦的毛大赖自然不是她的对手,不仅被夺了银子还被挠得不轻,最后被她拎着耳朵拎走了,还不忘回头跟马成道谢,“马成兄弟,大嫂子谢谢你啊!”

    马成那腰(挺ting)得就更直了。

    ------题外话------

    还有一章!

    上午上级领导来检查,我们领导被训了四回,然后他给我们开会到三点,和和才摸到电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