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74章 四个老头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那几个老头哪去了?正满城跑呢。

    从皇家赌坊后门出来一队十二辆车,车上装得满满的全是粮食。每辆车上都插了一面旗子,红底黑字,上锈皇家赌坊四个大字,底下以祥云衬托。

    四个老头远远盯着车队,立刻就跟上去了,他们看到车队朝京中各个善婴堂而去,路上遇到百姓好奇相询,他们就告知这是送给善婴堂的粮食,用的全部是皇家赌坊的银子,这都是皇家的善举,是圣上的恩典。顺便还宣传了一番皇家赌坊里的新项目新玩法,以及“小赌怡(情qing),大赌败家”,提倡有度节制文明赌博的思想方针。

    车队过后,百姓议论纷纷,都是感激皇家,感激圣上的。

    “能有这么关心百姓的圣上,真是咱们的福气呀!”

    “是呀,是呀,哪朝哪代也没见过对百姓这么好的圣上了,咱们这是上辈子烧了高香才遇到这样的明君。”

    “有这样仁慈的圣上,咱们老百姓还愁什么?”

    感激完圣上又夸九王爷,“皇家赌坊开张那天我去瞧了,你们猜我看到谁了?九王爷!哎呦喂,你们是没瞧见,九王爷那个气派呀!生得那个好呀!真跟天上的神仙似的。”

    有人反驳:“九王爷乃是圣上一母胞弟,那是云端的人物,你一小老百姓站那么远能看清?别是你吹牛的吧?”

    那人不服气,“虽然我离得远,但我眼神好呀,九王爷当时就站在二楼上,全(身shen)都闪着金光,跟那庙里的菩萨似的,我看得清清楚楚的。”

    有人附和,“对对对,我也看到了,真真是金光。之前我还觉得九王爷开赌坊不是个好人呢,没想到皇家赌坊的收益全拿出来做善事了,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城西的破庙从前天就开始施粥施药了,还有千金堂的大夫在那坐诊,诊过脉直接就能领药,不收一文银子,千金堂抓药的小伙计说皇家赌坊已经给过银子了。”

    话音刚落便被一群人围住了,“真的吗?真的是千金堂的大夫吗?我老娘(身shen)子骨一直不大好,家里穷,只能找那些游医给瞧瞧,要是真的施药,那我肯定要带老娘过去的。”

    “对对,我家的小儿子这几天咳嗽,吃了两天的药了也不见好,我得带他去求千金堂的大夫给瞧瞧。”

    “还有我媳妇,才怀了(身shen)子,一直吃不下饭,我也带她去瞧瞧。”

    被围着的那人道:“自然是真的了,我昨天才在那看过风寒,免费领了一大包药,才喝了两回就好了,你们瞧我,现在红光满面,(身shen)体多好!皇家赌坊的人说了,每月中旬他们都施粥施药,一连施三天,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错过了可就得等下个月了。”

    这人话音一落,围着他的人全都一呼而散,全都回家扶老娘抱儿子搀着媳妇向城西破庙而去。

    四个老头见状对视一眼,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皇家赌坊是不是在做善事还需亲自看过才知道。城西(挺ting)远的,好在四个老人(身shen)边都带着小厮,立刻就给弄了一辆马车过来。

    到了城西,老远就看到皇家赌坊那杆红底黑字的标志(性xing)大旗,正迎风招展呢。等着喝粥和诊脉的队伍排得长长的,人虽然多,却都自觉排队,没有一个吵闹闹事的。

    有穿着黑色衣裳扎着红腰带的皇家赌坊伙计在扯着嗓子大喊:“排队,排队,都按着顺序来,都能轮到,这段(日ri)子皇家赌坊的生意好,粥和药都管够。知道皇家赌坊是谁开的不?是当朝的睿亲王九王爷,知道九王爷是谁不?那是咱们圣上的亲胞弟!所以说这些粥啊药啊都是圣上他老人家的对咱们百姓的恩典,你们吃了粥喝了药可千万别忘了圣上的恩(情qing)。”

    排队的百姓顿时嗡嗡嗡交头接耳起来,许多人直接就跪在了地上不住地磕头,“叩谢圣上天恩哪!”

    那伙计十分满意,喊得更加起劲了,“咱们皇家赌坊是做善事的赌坊,跟那些黑了心肝的赌坊可不一样,小赌怡(情qing),大赌破家,这个赌可不是好沾的,你们都是生活贫苦之人,踏实挣钱养家才是正经,千万不要去赌。要是实在感念圣上的慈心就远远看看咱家的招牌就行了,这样咱们也不枉圣上和九王爷为你们费心思。”

    这下感恩戴德的人就更多了。

    四个老头放下车帘对看了一眼,低声对着车外的小厮吩咐了几句,小厮点头,然后朝施粥施药的破庙跑去了。约莫一刻钟又跑回来了,“回老太爷,是真的施粥施药,那粥(挺ting)稠的,插筷不倒,虽然是陈米,但奴才瞧着并不是最次等的,也没有发霉,里头也没有掺沙子。”

    这小厮虽然不起眼,见识却是不俗,对施粥的猫腻是一清二楚。有那等既想要博个好名声又舍不得银子的,为了图便宜可不就买霉烂的大米施粥吗?往里头掺沙子也是常用的手段。

    “义诊也是真的,一共有三个大夫,其中一个奴才认识,就是千金堂常来咱们府上的王老大夫的二儿子。施的药材多是寻常的,但也有少量的人参(肉rou)桂之类的名贵药材,奴才也瞧过了,品相并不算差。”

    顿了一下他脸上露出些许遗憾,“奴才本想要一碗粥带回来给老太爷您看的,用了两文钱跟人换了个考前的位置,可惜施粥的那人却不愿施粥给奴才,说奴才不是真的穷人,还是把粥让给真正的贫苦人吧!”

    这让几人颇为意外,纪大人看了小厮一眼,“只要眼不瞎都看得出你不是穷苦人。”能在他们(身shen)边当小厮能是寻常的奴才吗?

    李大人看向纪大人,“老纪,这九王爷还真(挺ting)邪(性xing),没想到他玩这么一手,就不知他是真有心为百姓做善事,还是沽名钓誉想着把眼前的难关过去?”

    苗大人道:“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他怎么想?”

    倔老头纪大人沉吟了片刻,“老夫也不大相信,咱们再看看吧!”眼睛一闪,有了主意,“走,不是说皇家赌坊有很多花样吗?咱们去见识见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