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66章 太后娘娘威武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在五位皇子过来之前,阿九骂的那些话昭明帝就全知道了,他心里一边觉得小九这回气得狠了,一边又觉得这才符合小九的性子,生气了立刻就得找回场子,光明磊落,坦坦荡荡,过后虽不待见却也绝不会再打击报复。比那些嘴上说着不介意却暗自放在心底,寻着机会就把人往死里阴的伪君子强多了。

    况且昭明帝觉得小九骂得很对,他又不是傻子,前头才出了请立太子的事,除了他的好儿子们谁会动献祥瑞的心思?他心里想的和小九差不多,尤其是小九那句:你们父皇还春秋鼎盛呢,你们就等不及了?不忠不孝不堪为人子!简直是说到他心坎里去了。

    至于他的几个儿子告小九的说词,昭明帝是一句都没往心里去,小九能干的确能干,可他是姑娘家啊,又威胁不到他什么。相反,倒是他这几个年龄渐长的儿子们私底下小动作不断啊!

    想到这里,昭明帝眼底锋芒掠过,“做事之前先学做人,去你们皇叔跟前跪着,什么时候求得他的谅解,什么时候才许起来。否则,也别做什么差事了,回府思过去吧。滚!”

    五位皇子心中掀起骇浪,也不敢多说什么,生怕再把他们父皇气得狠了,那等着他们的就真的是回府思过了,现在正值议立太子的特殊时期,回府思过就等于出局。同时他们也惊骇九皇叔在他们父皇心中的位置,父皇居然这样信任九皇叔呀,连他们这些亲儿子都得靠后。看来对于九皇叔,只能拉拢,不可得罪。

    五位皇子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出了龙帐,相互之间对看一眼又都别开视线,心中暗暗后悔,九皇叔是长辈,骂就骂了,他们就不该来寻父皇做主,现在好了,丢人丢大发了。

    五人到了阿九的殿门口却被拦住了,桃花桃夭亲自守在门口,桃花双手抱膀冷冷地道:“五位皇子殿下请回吧,我家公子说了不想见你们。”要不是公子气得骂人她还不知道那头大白鹿背后有这么多道道,对于坑她家公子的人她是绝不会给丁点好脸色。

    几位皇子的脸色可难看了,却又不得不抱拳好声气地请求,“我等是来给皇叔赔罪的,还望宋三小姐给通传一声。”

    桃花眼睛一斜,无比倨傲地道:“不是说了公子不想见你们吗?听不懂人话怎么的?”

    几人何时受过这等奚落,胸中大怒,想发作,却又顾忌着,只好拼命忍着。自觉跟桃花比较熟的三皇子上前道:“桃花你就替我等通报一声吧,刚才皇叔在气头上,不见我等兄弟也是有的,现在皇叔许是消了气,就愿意见我等兄弟了。”

    桃花哼笑一声,“三皇子殿下你想多了,我家公子最是小性,这会肯定没消气,指不定正怎么暴跳如雷呢,不然能让我和桃夭姐姐在这守门?走吧,走吧,别把我家公子气坏了。”

    桃夭也道:“几位殿下还是请回吧!王爷确实吩咐过了不见任何人。”

    把五位皇子气得呀,眼神都阴鹫起来,脾气最暴的大皇子顿时就变了脸要往里闯,被二皇子等人牢牢抱住。

    桃花冷冷地看着,眼神无比轻蔑。

    桃夭的眼底却闪过担忧,他们到底是皇子,她们这般拦着好吗?不过她看了一眼桃花,到底没有说什么。

    也不知道几人是怎么劝的,大皇子不再嚷嚷着往里闯。他们倒也都是狠人,牙一咬,直接就在殿门口跪下来了。不是不见他们的吗?那他们就在这跪着好了,反正他们是奉旨来请罪的,在哪跪不是跪?至于说丢脸,他们现在哪里还顾得上?

    见五位皇子一字排开跪在殿门口,桃花的嘴撇了撇,连半个眼神都懒得奉送了,难怪公子说皇家就没有笨人,果然全是一群糟心的玩意。以为这样便能逼迫公子见你们了吗?不好意思,你们爱跪就跪吧,我家公子行事从来都不按套路。

    动静闹得这么大,很快所有的人都知道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回朝臣们像是约好了似的全都闭了嘴。为何呢?因为阿九臭骂五位皇子的时候也没避着人,那声音大得隔着老远就听到了,那些骂词让朝臣心惊不已,生怕牵扯到自己身上,哪里还敢站出来?

    更何况让五位皇子给九王爷请罪是圣上的意思,圣上都觉得九王爷是对的,他们要是敢多说一句不是跟圣上对着干吗?反正无论怎么闹都是他们老穆家自己的事,他们这些臣子还是不要掺合的好,免得做了炮灰。因为圣上不会把自个的亲儿子亲弟弟怎么样,对他们却不会留情。

    大皇子等人一跪就是半天,他们的生母可急坏了,纷纷到皇后娘娘跟前哭诉,连病病歪歪的淑妃都硬撑着身子来了。

    皇后娘娘脸色带着为难,“圣上震怒,连本宫也不见。”顿了一下又道:“九王爷也真是的,怎么能让他们在殿门口跪呢,皇儿们都大了领了差事了,这让他们的脸面往哪搁呀?”皱着眉头,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德妃良妃淑妃都抹着眼泪,“娘娘,不是臣妾等袒护自家孩子,几位皇子都是圣上精心着人教导出来的,最是正值诚实不过了,哪里懂什么邪门歪道?这分明是那些朝臣们想要讨得圣上欢心惹出来的事,九王爷怎么就怪罪到皇子们身上?”

    皇后娘娘附和,“谁说不是呢?九王爷到底年轻气盛,听了小人的挑拨就来寻皇子们出气,这不是中了小人的奸计了吗?按说他是长辈,皇子们也不是不能跪,可好歹也让他们进去跪呀!这么——咳,真是太不懂事了!”也不知道说谁不懂事。

    皇后娘娘对阿九早就积怨甚深,逮着机会还不可劲的架桥拨火?上一回她足足给太后娘娘侍疾半个月,她掌管后宫,哪会不知道太后娘娘是不是真的病了?九王爷前脚打慈恩宫出去,后脚太后娘娘就病了,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还不是太后娘娘偏袒自个的小儿子?圣上那里去不管不问,气得她差点把银牙咬碎了。最后还不是她低头认错,又给睿亲王府送了诸多赏赐,太后娘娘才痊愈的?

    “皇后娘娘,这事您可不能不管啊!臣妾等都等着您拿主意呢。”德妃擦着眼角看向皇后娘娘。

    淑妃和良妃纷纷附和,“是呀,娘娘您快拿个主意吧!皇子们还在跪着呢。”一想到儿子已经跪了小半天了,她们都心如刀绞。

    “咳!”皇后娘娘叹了一口气,“圣上不见任何人,九王爷又是个执拗的,为今之计也只有去求太后娘娘了。”

    德妃三人眼睛一亮,“对,太后娘娘!”她们都眼巴巴地看向皇后。

    皇后娘娘心中畅快极了,面上却是满满的担忧,“走吧,三位妹妹和本宫一起去求见太后娘娘吧。”

    太后娘娘听到皇后和德妃淑妃良妃求见,眼底闪过讥诮,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不咸不淡地道:“让她们进来吧。”歪在软榻上,闭上了眼睛。

    “给母后请安!”

    “给太后娘娘请安!”

    皇后和德妃等人行礼道。

    半晌太后娘娘才慢慢睁开眼睛,“都起来吧!”目光在德妃三人红红的眼睛上扫了一眼,心中一哂,“淑妃不是病着吗?好生养着便是,来哀家这里请什么安?”

    淑妃心中一慌,只觉得太后娘娘那双眼睛直看到她心底里去,“臣妾,臣妾觉得今儿好多了,便想着来太后娘娘这尽尽孝心。”

    太后娘娘看了她一眼,道:“你有心了。”然后看向皇后道:“这安也请了,没事就退下吧,哀家年纪大了,身子骨比不上你们年轻人,这才坐了半天就累了。”

    德妃娘娘立刻奉承道:“瞧太后娘娘您说的?您哪里老了?臣妾瞧着您也就跟臣妾年纪仿佛,倒是臣妾,这脸还显得老成些呢。你们说是不是呀?”一边焦急地给皇后递着眼神。

    皇后脸上堆着笑,“德妃说的对,母后您年轻着呢。”

    太后娘娘的脸上这才露出点笑模样,“知道你们孝顺,都哄着哀家呢。哀家都过了五十的人了,焉能不老,要不老该成老妖精喽!说吧,你们来见哀家到底为了何事?”对她们的来意太后心知肚明,不过装作不知罢了。

    皇后娘娘笑道:“哪有什么事?儿媳是来给您请安的,顺便说点事情。”顿了顿,“老大他们五个淘气,惹了他们九皇叔生气,被圣上罚了,儿媳想着他们到底是皇子,跪在殿门口到底不好,而且这都跪了半日了,是不是该让他们起来了?”

    太后娘娘哦了一声,看向皇后,道:“儿子不懂事自有做老子的教导,罚什么,罚多久,他们老子心中有数,哀家是做祖母的,也不好拦着不让老子管教儿子。是吧皇后?”

    皇后脸上的笑容险些僵住了,“是,是母后说的这么个理儿!臣妾这不是怕老大他们把膝盖跪坏了吗?而且他们也都知道错了。”

    “既然知道错了就去找他们老子说去。”太后娘娘淡淡地道,摆明了不插手。

    皇后娘娘心中恨得要命,这该死的老不死的!

    德妃等人可急坏了,直接就跪地上了,“太后娘娘,皇子们还年轻,不懂事,求您给九王爷说说情,就原谅他们这一回吧。这都跪半日了,哪怕起来喝口水吃点东西也行啊!”

    太后娘娘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们,直把她们看得心中慌慌。

    皇后娘娘眼神一闪,轻声劝道:“母后,这其实也是为了九王爷着想。您想啊,老大他们到底是皇子,就这么跪在九王爷殿外,朝臣看了对他影响也不好对吧?更何况将来,无论他们中的谁有那个命,叔侄之间不是起了隔阂了吗?”她委婉地道。

    太后娘娘却是凤目一凛,喝道:“闭嘴!你是想说他们中谁登基不给小九好日子过是吧?哼,身为皇家子弟这般小鸡肚肠,圣上敢把江山社稷交到他手上吗?后宫不得干政,皇后,你的手伸得太长了。”

    “母后息怒。”皇后心中一惊,只好咬牙跪下请罪,分辩道:“母后,儿媳没有别的意思,儿媳也是为了九王爷着想啊!”

    “这么说哀家还得谢谢你了?”太后娘娘声音猛地扬高,眼底满是嘲讽,“你们知道疼儿子,难道哀家就不知道吗?哀家这辈子生了四个儿子,如今眼前只余圣上和小九,尤其是小九,哀家与圣上都亏欠他良多。打量着哀家疼孙子是吧?哼,哀家年纪大了,不定哪一天就去见先帝爷了,哀家也没想享上孙子的福,哀家只管儿子。”

    太后娘娘凤目冷凝,脸上威严尽现,“哀家也不缺皇孙,除了那五个,宫里还有小六小七小八!皇孙很稀罕吗?圣上春秋鼎盛,就是再给哀家生上是个把个皇孙也有可能。你们那些小心思哀家全都知道,哀家不过是懒得管罢了!你们争也好斗也罢,但不许你们牵连到哀家的小九身上!哀家今儿还就明着告诉你们了,哀家就稀罕小九,谁动他就是动哀家的眼珠子!”她的情绪激动起来,剧烈地咳嗽着。

    一个个的,打量着她久不理后宫诸事便拿她当傻子糊弄?欺负了她的小九,怎么还有脸到她跟前来的?真是岂有此理!

    皇后娘娘和德妃淑妃良妃以及蓝月等人全都惊慌不已,“娘娘您息怒!太医,快传太医。”

    “对对对,快传太医。”皇后忙不迭地道,要是把太后给气出个好歹了,圣上那里——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依圣上那个孝顺劲儿,废后都有可能!大燕朝重孝道,估计朝堂上连个为她求情的都没有。

    同样想到此节的还有德妃良妃淑妃,她们紧盯着太后娘娘,又惊慌又担忧。现在好了,没求下来情,反倒气坏了太后娘娘,真是雪上加霜呀!她们心里那个后悔呀就别提了。

    太后娘娘急促地喘着气,蓝月姑姑给她顺着气,轻声劝:“娘娘您息怒,气坏了身体不值当的,回头圣上跟王爷又该心疼了。”

    太后娘娘好一会才喘过气来,咬牙说道:“对,哀家不气,哀家不能让小九那孩子跟着担心。”凤目凛冽地扫了皇后等人一眼,“哀家身子不舒坦,打明儿起,皇后你领着德妃良妃来给哀家侍疾吧!至于淑妃,就呆屋里养病吧,不要再出来了。”省得她们闲着想法子欺负她的小九。

    几人的脸色均是一白,齐齐应道:“是,臣妾遵命!”

    皇后和良妃德妃还好,侍疾虽然辛苦,可太后娘娘总有痊愈的时候。淑妃娘娘的脸色就更苍白了,太后娘娘发话让她养病,这哪是关心?分明就是禁她的足呀!只要太后娘娘不开口,她就别想出来。可她连门都出不了,又怎么求情呢?若只她一个人还没什么,她身子骨不好,本来也不怎么出门,可宫里的奴才全是看人下碟的,她这个母妃惹了太后娘娘不喜被禁足了,她的小五的处境就更加堪忧了呀!早知道她就不该跟圣上出来秋猎。

    “王爷,王爷,他们还跪着呢。”小豆子一趟趟不厌其烦地来回跑着,向阿九汇报着殿门口的情况。

    阿九半躺在软榻上,二郎腿翘得高高的,“他们爱跪就跪着呗!”心中嗤笑,以为这样他就会不得不让他们起来吗?呵呵,且跪着去吧。

    “对了,小豆子你去替你桃花姐姐守会门,让她来给本王做点好吃的。”阿九看向小豆子,如此大快人心的事怎么能不吃点好的庆祝一下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