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62章 如隔三秋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五皇子出了御书房脸上就咧开了嘴,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轻咳一声,本住脸,端出一副威严持重的面孔,双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地往外走,那样子跟睿亲王九王爷可像可像了。

    五皇子心中得意,嘿,跟九皇叔预料的一模一样,朝臣果然都被震住了,连父皇都对他刮目相看,觉得他大有长进。果然听九皇叔的没错。

    父皇还把修正皇室典仪规章这么大的事交给他负责,他一定要好好把这件事办圆满了,让父皇高兴,给父皇长脸。

    五皇子很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九皇叔,让他也高兴高兴,顺便再请教一番,可又想起九皇叔的告诫。九皇叔对他道:“你是皇子,要想令人刮目相看,最紧要的并不是他得多么多么能干,而是得会装,装高深莫测的模样,让别人都看不出你心中的想法,哪怕心中没注意,也得作出胸有成竹的样子来。也别动不动就请教这个,请教那个,说好听点这叫礼贤下士,叫谦逊,其实说白了这不是告诉朝臣你无能吗?一个皇子,什么都听别人的,谁还拿你当回事呢?”

    于是他按捺住心中激动的心情,直接就朝礼部去了。

    所有的朝臣都在猜测是谁给五皇子支得招,没一人想到阿九身上去。没错,五皇子上书要求朝廷明示嫡庶尊卑,是被阿九怂恿的。为的还是之前请立太子的事。

    昭明帝说容后再议,阿九却等不得了,他就希望赶紧立个太子,把他手里的活儿都接过来,他也好继续过逍遥日子。

    可自他皇兄说过容后再议就没有下文了,那怎么行了呢?于是阿九就自个捣鼓开了。他与朝中的大臣们说熟悉也都熟悉,可真正说的上话的还真没有几个。选择五皇子是因为这个皇侄性情憨厚,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在礼部观政,说是观政,其实就是说礼部那一摊子事归他管。

    之所以要明示嫡庶尊卑,不难看出阿九的选择,他是赞同二皇子做太子的,倒不是他对二皇子多有好感,而是二皇子的身份最合适。立嫡立长立贤,没看到嫡排在最前头吗?立长那是在没有嫡出皇子的情况下。立贤,那是因为既没有嫡出皇子,而皇长子又呆傻不堪为帝。皇家还是很讲究嫡庶的,朝中的清流们尤其重视嫡庶,所以为了少打点口水仗,早日把太子立下来,阿九就选了二皇子,这不,明嫡庶尊卑不就是给他铺路的吗?

    五皇子跟打了鸡血似的勤奋,很快便领着礼部的一干官员修订好皇家一系列典仪规章,朝臣心中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反对的声音却极少极少,因为嫡尊庶卑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是他们脑中根深蒂固的认知。而且朝中大臣也多是嫡出,他们会上赶着损害自己的利益吗?那不是傻了吗?即便有个别庶出的朝臣不满,也被五皇子梗着脖子喷了回去,他最近跟开了挂似的,口才可好可好了。

    有二皇子一派官员使力,再加上五皇子这个执拗的日日上书,皇室的嫡庶尊卑很快就实行了起来,头一件事便是落实了二皇子嫡出皇子的身份,他虽然不是太子,可他是中宫嫡出,身份上比其他皇子都要高一些,于是二皇子的待遇,乃至出行的车架都比其他皇子高出三分来。

    二皇子跟他们父皇昭明帝诚恳表态,虽然他身份上高了一些,但他仍会敬重大皇兄的。可谦逊,可有嫡皇子的气度风范了。

    昭明帝对此满意极了,还很是夸奖了他几句,转头就吩咐礼部赶紧把二皇子的车架仪仗落实好。

    把大皇子气得呀回府砸了自己心爱的一套酒杯,“老二真是奸诈,不知怎么忽悠小五的,不然小五能这么向着他?小五也是个傻子,给他人做衣裳,我看他能落个什么好?老二是个小心眼,心里还不定怎么防着他呢。”

    二皇子嫡出皇子身份落实的那一天,阿九溜溜达达到了昭明帝跟前,“皇兄,那啥太子什么时候才能立呀?”这都过去小一个月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朝臣那里一个敢提的也没有,没办法阿九才开口问的。

    “又闲得没事了是吧?不知道去陪陪母后吗?”昭明帝头一回对阿九拉下了脸,觉得他这个皇弟也太没有眼色了。

    阿九撇撇嘴,看了一眼他皇兄的大黑脸,悻悻地去慈恩宫了。

    还好意思说他太闲,他还不是为了他好?不就是怕立了太子威胁到他的皇位吗?瞧那脸黑得,跟锅底似的。亏他还当皇兄是千古明君,没想到其他帝王身上的毛病他一样不少。要换了是他,肯定早早就立下太子,用心教着,待太子一满十六岁他就立刻退位让贤。想皇兄现在也不过是而立之年,就算是活到八十吧还有五十年好活,领着皇后出去看看山看看水,怎么不好?非得死守着那个位子做老黄牛,累死活该!

    阿九嘟嘟囔囔着跟太后娘娘抱怨,“真不知道皇兄怎么想的,立太子不是好事吗?瞧他那脸黑的,跟我要害他似的。真是不识好人心!皇兄哪都好,就是权力心太重了,那个位子就那么好吗?倒找我银子我还不坐呢。成天忙得连睡觉的空都没有,还得抽空安慰后宫这一群女人,哪一个没安慰到位,她爹就在前朝捅篓子,母后您说这叫什么事?堂堂帝王,还得卖身,做着还有什么意思?满后宫的女人就等着女票他一个,那饥渴的眼神绿得跟狼眼似的,哼,我都不稀的说他。”阿九愤愤不已。

    太后娘娘的脸也黑了,无奈地瞧着她的小公主,“小九,不可胡说。”瞧她的小公主都说了什么话?什么嫖不嫖的,是个姑娘家该说的话吗?“母后知道你是好心,可你皇兄也有自己的考量,你皇兄多疼你了,你跟他置什么气?母后跟前就你们两个了,你们好好的母后才能放心。”

    阿九扁了扁嘴,眼睛一翻,道:“我才懒得跟他置气呢?我算是看明白了,他就是个劳碌命,非累瘫在那把破椅子上不可。”他哼哼两声,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凑近太后娘娘,小声道:“母后,您不觉得后宫就是最高级的青楼吗?那些嫔妃娘娘就是女票客,皇后娘娘是老鸨,而皇兄就是,嘿嘿,就是那可怜的花魁红姑娘。”阿九捂住嘴,脸上是幸灾乐祸地笑。让你不识好歹,被女票了吧!被女票了吧!该!

    “小九!”太后娘娘拍了阿九一下,“你这孩子,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呢?回头你皇兄知道了岂不是要生气?”她很高兴小九跟她亲近,可小九哪来这些古怪想法?

    阿九撇撇嘴,“知道了,儿子也就在母后跟前这么一说。”难道他还能到皇兄跟前说去?不是找削吗?

    太后娘娘见阿九似乎不大高兴,忙又劝道:“别跟你皇兄一般见识,母后知道你是好心,回头母后说说你皇兄,天儿渐渐凉了,一早一晚你要多穿写衣裳,你不是喜欢喝母后宫里的老鸭汤吗?一会你多喝一些,你这身子骨也该多补补了。”

    阿九点头应着,在太后这里蹭了一顿丰盛的午饭,吃饱喝足又歇了个午觉。上午才挨了训,阿九也不大乐意去看他皇兄的黑脸,便呆在慈恩宫里陪太后娘娘说话,把太后娘娘高兴得呀!阿九连晚饭一块蹭了,直到宫里快要落钥他才出宫回府。

    昭明帝一天没见阿九,觉得跟少点什么似的。就让福喜公公去慈恩宫瞧瞧。福喜公公回来后回禀,“圣上,王爷正陪着太后娘娘用晚膳呢,奴才瞧着,王爷挺高兴的。”

    昭明帝正写字的手一顿,眼睛一闪笑道:“把朕气了一通他倒跑母后那吃香的喝辣的去了,走,咱们也过去瞧瞧。”

    昭明帝到慈恩宫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阿九,“小九呢?”他看向自个母后。

    “出宫了,刚走。”太后娘娘看到昭明帝很高兴,见他一来就找小九就更高兴了。

    昭明帝笑,“母后,小九是不是生我气了?这一天也没过去。”

    太后娘娘嗔怪地看了他一眼,道:“这哪能?小九是个气量大的,刚还跟母后唠叨,说你太苦了,太累了,不看着催着就不知道歇息。”顿了顿又道:“你也是的,他也是好心好意,你心里不痛快也不该冲他嚷嚷!小九是——他不要脸面吗?你心里有考量就不能好生跟他说?小九是不懂事的吗?”

    昭明帝也有些后悔,是呀,小九是姑娘家,脸皮薄,自己怎么就对他吼了呢?咳,小九那比男子还豪迈的样,他都时常忘了小九是个姑娘家的事实。

    “母后,都怨儿子性子太急了?小九没生气吧?明儿他来母后可要替儿子多说说好话呀。”昭明帝懊悔不已的样子。

    太后娘娘白了昭明帝一眼,“不是跟你说了吗?咱小九最是宽宏大量,他体谅你政务繁重,哪里就会生你的气了?不过母后得说说你,可不能有下回了啊!不然母后可不放心他再跟着你。”她的小公主是放在手心疼爱着的,每日在朝堂上帮着处理政务已经让她很心疼了,还要看人脸色?哪怕是她的皇帝儿子也不行。

    昭明帝自然是一叠声地答应了,这才把太后娘娘哄好。

    第二日朝会阿九没去,人家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热脸贴冷屁股?哼,他才不惯这个臭毛病呢。秋风习习正好眠,辛苦多日他要留在府里睡大头觉。

    朝会上昭明帝动了怒,倒不是因为阿九没去,而是有个没眼色的朝臣上本昭明帝说该秋猎了。

    你说这不是戳昭明帝的肺管子吗?两个月前避暑才遇了地动,灾情还没刚按下去,还没休养生息过来呢。去什么去?要不是顾忌名声,昭明帝真想把这个没眼色的臣子给斩了。

    散了朝昭明帝的脸还沉着,召了内阁、六部和宗室议事,就议秋猎的事。昭明帝的意思是今年事多就不去了。

    内阁和六部对此事反应不大,去也行,不去也可。宗室中却觉得今年是三年一次的狩猎年,若是错过了这次,下一次就是三年后了,与上一次秋猎隔了六年,时间未免有些长了。

    于是经过商议,昭明帝决定秋猎还是要秋猎的,就是不兴师动众去猎场了,而把地点改在上林苑,领着众臣去转一圈算了。

    秋猎的事一出,阿九立刻就麻利蹦跶到宫里了,“嗨,皇兄,早啊!吃了吗?”阿九扬着一脸灿烂的笑容,“臣弟给您捎了灌汤包,您要不要再吃点?”他扬着手里的小食盒。

    “呦,不生皇兄的气了?”昭明帝本着脸斜睨着阿九,“还早?这太阳都升老高了你还没用早膳?”

    阿九对昭明帝的冷脸视而不见,笑嘻嘻地把食盒放在桌上,大言不惭地道:“也不是很晚嘛,前些日子臣弟不是累着了吗?就自作主张在府里歇了一天,才一天臣弟就可想皇兄了,皇兄您想臣弟了吗?”

    看着阿九笑得这么谄媚,昭明帝还真是不适应,“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什么想呀想的,真是太肉麻兮兮了。

    阿九便脸一正,“瞧皇兄说得什么话?臣弟是因为有所求才给皇兄送吃的吗?臣弟是那样的人吗?来,来,来,皇兄尝尝,桃花的手艺,很好吃的。”他夹起一个灌汤包殷勤地送到昭明帝的嘴边。

    昭明帝可不自在了,却不过阿九的热情,只好皱着眉头把汤包咬了一个小口,吸干里头的汤汁再一口吃掉,“真没事?”

    “当然没事,臣弟能有什么事?”阿九还嘴硬呢。

    “那行,汤包也吃了,既然你没事那就出去玩吧,皇兄还有政务要处理。”昭明帝看着阿九道。

    阿九心道这哪行呢?于是赖着没动,“不急,不急,古人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皇兄,咱们都隔了三个秋天没见了,咱们说说话呗!”阿九眨着眼睛。

    昭明帝刚咽下去的灌汤包差点没被阿九这话给恶心出来,“行了,行了,好生说话,说人话,别整那些恶心巴拉的,到底什么事?”还说没事,要是没事才有鬼呢。

    阿九嘿嘿一笑,凑近昭明帝,“皇兄,听说您要去秋猎?”

    昭明帝点头,“对!”

    “皇兄,带上臣弟呗,臣弟还没去过猎场呢!”阿九眼巴巴地看着他皇兄,小眼神可殷切了。

    昭明帝哑然失笑,弄了半天,原来小九是想去秋猎呀!他直起身子往后靠去,“你消息倒是灵通,你想去也不是不行,不过今年不去猎场,只是到上林苑转一转。”

    阿九脸上失望,他还以为能出去旅旅游呢,他都打听过了,从京城到猎场要走将近一个月呢,一来一回两个月就下去了,在猎场再玩上半个月,回来正好过年。

    上林苑?上林苑他也没去过。皇家林苑,能有差的吗?去开开眼也挺好的。于是阿九很快又打起精神,“上林苑也行,皇兄,咱们就这么愉快地说定了,您忙着,臣弟回府收拾行装哈!”把筷子往桌上一放他就一溜烟地跑开了。

    留下昭明帝摇头苦笑,这个小九,才夸他稳重,却又这般毛毛糙糙的。他的目光在阿九留下的食盒上转了转,味道倒是比宫里的还好,于是他想也没想拿起筷子又夹了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