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61章 请立太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这一日早朝,诸臣一进金銮殿便觉得和往日很不一样,可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正纳闷着呢,忽听圣上道:“小九,你今日怎么跑下头站了去了?”

    他们才恍然反应过来,他们就说哪儿不一样呢?原来圣上边上少了一个九王爷呀!再一瞧,九王爷可不就站到下面来了吗?跟几位阁老站在起呢。

    阿九清越的声音响起,“臣弟站在上头本就于礼不合,前些日子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现在诸位大人们都自动自觉自发,自然不需要臣弟再站在上头监督了。而且臣弟觉得还是站在下头比较舒服,不用面对诸位大人们的怨念的眼神。”

    众臣无语,他们现在都习惯了九王爷的惊人之语。

    昭明帝也笑了两声,“你呀,就是爱胡说八道。”轻描淡写的便把此节揭过去了,“今日各位爱卿有何事要上奏啊?”

    话音刚落,阿九就站了出来,“圣上,臣弟有本要奏。”

    昭明帝很意外,笑着道:“哦,小,九王爷有何事要奏啊?”他望着阿九那张肃穆的小脸就想笑,本来是想喊小九的,心思一转,便换成了九王爷。

    阿九沉声道:“回圣上,臣弟要奏请圣上立太子。”

    这话一出,惊得满朝文武大臣都不知该如何反应了。昭明帝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不辨喜怒地问:“哦,依你说,该立谁?”这一句,已不亚于诛心之问了。

    你想立谁?你要立谁?你打算立谁?

    不少大臣的心脏骤然缩紧,已经提到了半空,厚道的如梁首辅等人,低垂的眸中不禁闪过一丝担忧。九王爷到底还是年轻,太冒进了,难道是因为恃宠而骄?

    阿九眼神清澈,坦坦荡荡,声若铁石,“该立谁?臣弟不知。只是臣弟想着,无非是立嫡立长立贤三种了,臣弟以为,国储安方人心安,人心安方天下安,以天下安定计,臣弟请圣上早立储君。”其实还有一个理由阿九没说,那就是赶紧早点培养个接班人,圣上也能轻省一些,也省得众皇子兄弟争得跟乌鸡眼似的,再把他卷进去就不美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自打阿九强势地怒怼大臣,改奏折改早朝时辰,他几位皇子对他可热情了,今儿这个来请教问题,明儿那个说家中设宴,弄得他不厌其烦。

    昭明帝这下算是看明白了,这是他家小九自个的意思,虽然他不知道小九怎么想起要请立储君的,但这绝对是小九一个人的主意。因为倘有朝臣串联的话,这会儿该有人接着上本了,但此时,朝臣大都有些犹豫或者是各自思量。最重要的一点是小九是女儿身。想明白之后,昭明帝心中才升起的一点不舒服即可散去,“此事不急,容后再议。”

    阿九利落的退归原位,他也就是这么一提议,说完了他的事就完了,至于立谁?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阿九放的这一颗雷,委实大了些,导致许多人都神情恍惚,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昭明帝给压下去了,当然也主要是昭明帝那一问,“依你说,该立谁?”

    九王爷是昭明帝的亲兄弟,他经得起这一问,也敢答。朝臣可不一定经得起,当下也没人敢说话了,于是,此事容后再议。

    阿九放过雷后就百无聊赖地站在那里,可其他的朝臣却都神情恍惚,连事先准备上本的也没心思上了。于是很快昭明帝就宣布散朝。

    散朝后,昭明帝直接就把阿九拎到御书房了,问他:“你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上本之前,怎么不先和皇兄商议?”

    阿九心道:我若是和你商议,你会允我上本吗?自然要先斩后奏了。面上作出懵懂的样子,“啊”了一声,方道:“臣弟想,皇兄您每天那么辛苦,要是有人替您分担一些就好了,太子不就是好人选吗?现在皇兄您带在身边教着,以防万一呗!啊呸,皇兄,臣弟不是咒您啊!您自然是长命百岁,臣弟这不过是未雨绸缪哈!而且臣弟想储君定了也利于安定国本呀!”

    昭明帝被阿九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本来挺不高兴的,现在听他这么一解释,脸虽然有黑了一个色度,但气倒是不怎么气了,说到底小九的心是好的,也是为他为国着想。想想也是,小九一个姑娘家,要不是为了他这个皇兄,他管立什么储君太子?

    不过小九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什么样的篓子都敢捅,这一回他一定得给他个教训,不然下一次他捅个他兜不住的篓子可怎么办呢?于是昭明帝依旧沉着脸,“别在这杵着了,朕看着心烦。”

    阿九眼神一身,小心翼翼地道:“皇兄您生气了?要不明儿早朝臣弟把话收回了得了。”

    昭明帝气笑了,他还从没听说过说出的话还能收回来?朝堂上的事能是闹着玩的吗?“别在这气朕了,赶紧滚去慈恩宫陪母后说话去吧。”

    阿九也怕把昭明帝给气得狠了,连忙诚惶诚恐地“滚”了。快步出了御书房,见四下无人,阿九一掸衣袍,重新端起自己严整且威仪的面庞,大摇大摆朝慈恩宫去了。

    阿九在朝堂上放了一颗大雷就撩开手了,可朝臣们的心思却浮动起来了,尤其是占了嫡长贤的三位皇子及他们的外家岳家和各自阵营下的臣子们,都觉得有必要趁此机会把立太子的事砸实了。

    前头这三位皇子心里对阿九可感激了,大皇子跟他媳妇道:“满朝也就九皇叔这么一个实在人。”二皇子也对二皇子妃道:“九皇叔可真是个公道人,他面色虽冷淡,其实心里头有准绳。”三皇子也道:“九皇叔是个好人!”还记得他孝敬厨子的孝心呢。

    阿九是撩开了,可请立太子的事却在朝堂上正式拉开了序幕。继阿九之后,一向默默无闻的五皇子也放了一颗大雷,他上书请朝廷明示嫡庶尊卑。

    五皇子这颗雷放得可比九王爷那颗还令人震惊,好歹朝臣都知道九王爷是状元郎,且颇有才干和见地,说白了就是靠谱,十分靠谱。可五皇子是谁呀?昭明帝成年皇子中才干最差的一个,又素来傻气,没什么存在感,依他的脑子绝对想不到什么嫡庶尊卑,这肯定是有人背后给他支招。

    有此想法的朝臣不是一个两个,只是到底是哪位高人给五皇子支招的呢?不少人的目光看向了礼部尚书,五皇子可是在礼部观政的,难道是这老头拍得马屁?转念又一想,不对呀,要是有这好主意老唐自个上书不是更好?对于百姓或是低微小官来说也许会觉得五皇子高高在上,可对于这些混了一辈子朝堂的官场老油子们来说五皇子真不算个什么。

    那难道是五皇子妃娘家所为?于是有人的目光看向了五皇子妃的祖父刑部尚书程松。想一想也不大肯定,为何呢?程尚书虽是五皇子妃的祖父,可也是三皇子的外祖父,是支持闺女还是支持孙女?这不是很清楚吗?何况把三皇子和五皇子放在一起一比较,三皇子能甩五皇子八条街。

    就在朝臣心中猜测着时,大皇子好悬没眼前一黑,好你个五皇弟,都说你傻气,原来你才是最藏奸之人,亏他还一直听父皇的话照看他呢,白关照他了。

    大皇子为何气得这么狠呢?他是昭明帝的长子,可他是庶出皇子呀,虽说长幼有序,可在长幼有序之前还有个嫡庶有别呢,而且皇家是最讲究嫡庶有别的了。五皇子提出要明嫡庶尊卑,这不是针对他的吗?

    大皇子不高兴,同为庶出皇子的三皇子和四皇子也不高兴。身为昭明帝的儿子,他们的身份尊荣都是一样的。可五皇子来了这么一下子,一样的兄弟却得分出个三六九等来,平白比别人低了一头他们能愿意吗?

    四皇子勾了勾嘴角,心里把程松骂了个狗血喷头,蠢货!主意打得很好,可就五皇弟那堆烂泥是能扶上墙的吗?

    三皇子心里也在埋怨外祖,同时还有些委屈,一向支持他的外祖怎么转头就去支持五皇弟了?难道就因为五皇弟娶了表妹外祖就准备改弦易辙了吗?五皇弟那个蠢货能跟他比吗?

    就连昭明帝都似有若无的看向程松,他看了一眼仍在慷慨陈词的五儿子,觉得可糟心了,觉得他好好的儿子被人教坏了。

    顶着无数目光的程松心里也很委屈,真不是他呀!虽然他的孙女嫁给了五皇子,可五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还不清楚吗?这么说吧,就是前头几位皇子都不幸了,圣上都不一定会考虑他,毕竟后头的六皇子虽年纪小,却是个聪慧的。唯一能说是优点的,也就是性子宽厚了。就这么一个人,他傻呀才在他身上费工夫?

    唯独二皇子十分高兴,哎呀,五皇弟真是个好人呀,这书上得太好了,太及时了,哎呦喂,五皇弟可真是个厚道人,明理的厚道人,在礼部没白呆。

    说起来二皇子这些年可憋屈了,现今皇后无子,所有的兄弟中明明他的出身最高,是唯一的中宫嫡出,就因为他母后早逝,外家不得力,所以大家都好似忘了他是嫡出似的,生生被大皇兄压了一头。现在好了,终于有个明眼人了,这嫡庶尊卑一正,太子舍他其谁?嗯,五皇弟真是个大好人,以后对他得多照看一些才行呀!

    “说完了?”昭明帝淡淡地道。

    五皇子诚恳地点头,“说完了!”

    “哪个跟你出的主意?”昭明帝问。

    “儿臣自个想的。”五皇子大声道,怕他父皇不信,又道:“儿臣不是在礼部观政吗?父皇难道不相信儿臣会有长进?您前些日子不是还夸了儿臣吗?儿臣心中高兴,也想替父皇多多分忧。”

    昭明帝注视着五皇子,直把这个儿子看得满脸通红才别开视线,漫不经心地道:“你倒是有孝心,行了,站回去吧。”心里却是不信的,他的儿子他知道,小五真不是个有才干的,目光在礼部尚书的身上转了转,又垂下了眸子。

    “父皇,儿臣的上书——”五皇子急切地追问。

    昭明帝眉心一皱就想发作,随即却改了主意,道:“你倒是长进了不少,嫡庶尊卑是不可乱,你既在礼部,这事又是一提出来的,那就由你负责吧,礼部协同你一起拿出个章程来。唐尚书,五皇子还年轻,你多教教他。”昭明帝看向礼部尚书。

    唐尚书低眉顺眼,恭敬地道:“臣遵旨,圣上放心,臣一定好好配合五皇子。”

    昭明帝面色方缓,点了点头,道:“今儿就到这吧,散朝。”拎着他的五儿子去御书房了。

    “现在没人,你总可以说实话了吧?这事到底是哪个怂恿你的?”昭明帝问五皇子。

    五皇子上书要明示嫡庶尊卑他并不生气,毕竟这是典仪规矩,自他登基以来就没停止过与大臣们博弈,难免有所疏忽,近年来也曾耳闻几桩臣子家中嫡庶不分的丑事,只是没有闹出大事,所以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今日五皇子一上书要明示嫡庶尊卑,他心中就是一动,想想也是到了整顿风气的时候了。

    昭明帝怕的是他这儿子被人当了枪使。

    五皇子一怔,随即脸上露出受伤的表情,“父皇,您怎么不相信儿臣呢?真的是儿臣自个想出来的。您这回可把儿臣吓坏了,儿臣想为您分忧,最近当差可用心了。近些日子儿臣翻遍礼部所有的典籍,突然就有了这个想法。”说到这里他脸上犹豫了一下。

    昭明帝哼了一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

    五皇子憨厚地挠了挠头,不大好意思地道:“父皇,这里头儿臣其实也有点私心。儿臣的媳妇生母早逝,她家里现在这位是续弦,生了三子一女,儿臣媳妇在家中虽说不至于受虐待,境况却是不大得意的,有一回儿臣就曾撞见她那隔母妹妹对她不恭敬。父皇您想,儿臣媳妇现在都是皇子妃了,她妹妹都敢这般对她,可见以前她在家中过得什么日子?是以儿臣非常生气。”

    五皇子一脸愤然,“说起来,儿臣媳妇是原配嫡出,又是长姐,比她妹妹身份要高多了,她妹妹这样不是尊卑不分吗?这样的事情不独儿臣媳妇一件,儿臣年纪渐长,也结识了三五个朋友,听他们说,有的大臣家中嫡庶不分,庶出的受宠,逼迫地嫡出只能离家自保。父皇,您说这气不气人?”

    “所以你就想到了明嫡庶尊卑?”昭明帝接口道。

    “对对!”五皇子猛点头,“父皇,嫡就是尊,庶就是卑,一个丫头生出的庶子居然妄想取代原配正室所出的嫡子,这不是乱了朝政祖宗规矩吗?这是万万不行的,儿臣不是在礼部吗?就想得制定一些典仪章程,立下规矩,嫡出就是嫡出,庶出就是庶出,姨娘绝不能高于正室,谁要是乱了尊卑规矩就重罚,罢免官职,坐牢流放,看哪个还敢不守尊卑?”他慷慨激昂地道。

    昭明帝看着情绪激动地五皇子,然后笑了笑,眸中闪过欣慰,“哦,原来你是要替你媳妇撑腰?”他就说依他这个儿子的脑子还想不到什么嫡庶尊卑。

    五皇子点头,随即又飞快摇头,急切地分辩,“父皇,儿臣也不只是为了媳妇。”

    昭明帝摆摆手,“行了,父皇都知道了。这事既然交给了你,你就好生去办,皇室的典仪规章也该修一修了。”

    五皇子的眼睛蓦然一亮,高兴地道:“父皇放心,儿臣一定用心办差。”他是傻了些,却不是愚蠢,要是他办好了这事,谁不得高看他一眼?

    ------题外话------

    这么冷的天换运动服广场舞比赛,冻死个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