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59章接着改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昭明帝的这次晕倒可把满朝文武大臣吓坏了,幸亏只是虚惊一场。不过这也不算是坏事情,昭明帝发现他的臣子们比以往敬业多了,送上来的奏折也少了许多,那些歌功颂德拍马屁的请安折子,到内阁就被处理了,根本到不了御前来。时间一长,这样的请安折子自然就没人上了。

    阿九却知道他皇兄的身体其实并不是官方说的那样没什么大碍,多年的积劳,再加上前段地动流落在外的亏损,现在已是强弩之末了,要不好好保养着,在寿数上头——

    上一回阿九就提醒过了,可他皇兄却没当一回事,依旧每日操劳,勤政到深夜,有时候甚至是通宵,从御书房出来直接就去了金銮殿早朝了。

    现在阿九可不敢大意了,从来不早朝的他破天荒地出现了,就站在他皇兄身边,哪位大臣多奏了几本阿九就使劲瞪他,大臣们都好有压力呀!奏对的话能简短就绝不多说一个字,能找内阁解决的就绝不麻烦圣上。

    一时间朝堂的风气蔚然一新,上上下下的效率高多了。昭明帝内心复杂无比,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对他们不好吗?哪怕国库再穷,哪怕消减他自个的用度,也从没有拖欠过臣子们的俸禄。

    他们是怎么回报他的?他想要用兵,大臣说国库空虚打不起仗;他想封赏个妃子的家人,大臣们跳出来说不合规矩;他想——大臣们又蹦跶着没有这个先例。他稍一发作,就给他集体消极怠工,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跑来请他御断。

    阿九对他们可没一点好脸色吧,他们反倒乖顺地跟毛驴似的,让干啥就干啥,还又快又好兢兢业业。这让昭明帝的心里受到一千点一万点伤害。

    偏小九还一脸得瑟地跟他道:“那帮臣子就是欠敲打,就是不能对他们太好,不然一个个都鼻子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自己老几了,高俸禄拿着净在那磨洋工。说白了就是犯贱,全是一群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货色!皇兄您就是脾气太好了,不信您挑几个刺头扔午门外砍了,您瞧他们还敢不敢不听话?”

    听得殿内的太监们都一个个低垂着头,心道九王爷的嘴巴可真毒啊!听得隔壁的几位内阁大人嘴角直抽,得,他们都成了那啥货色。心中却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惹到九王爷,那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主,没见圣上都默认了九王爷的话了吗?可见对他是多么的纵容啊!这一点上宋相爷最心有体会了。

    昭明帝好脾气地看着阿九笑了笑,“你呀,又胡说,大臣是能随便杀的吗?皇兄虽是帝王,哪能这样任性呢?”年少时看父皇端坐在高高的龙椅之上,他也觉得无比风光。可真正等他做了帝王才知道这份风光背后的艰辛,看似天子金口玉言说一不二,其实也是有无数的掣肘。

    想他初登基之时自己连纳谁为妃的权利都没有,朝中之事他能做主的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他走到今天把权柄收回己手,是经过了无数次惊心动魄的博弈才做到的。就是现在他也做不到完全的说一不二,独断乾坤。要是内阁几位阁臣联起手来反对,他的圣旨也是发不出去的。

    阿九白眼一翻,不服气地道:“怎么是胡说?历史上任性的帝王还少?不是说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吗?您要杀个把臣子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您呀,就是太要脸了,可那帮大臣不要呀!什么流芳千古遗臭万年的,先自个心里痛快了再说。死都死了,谁还管得了身后名?就算流芳千古,您知道不?”阿九性子的就是谁让本王不痛快,本王就先弄死你一户口本。

    昭明帝看着阿九振振有词地说着听起来大逆不道仔细琢磨实则有些道理的话,可头疼了,“这些话在皇兄跟前说说就算了,出了御书房可不能再说。你呀,哪来这么多的歪理?”仁德太子到底都教了小九什么?

    背了黑锅的大和尚觉得很委屈:我可从来没教过呀!

    阿九哼了两声,没有再说话,注意力回到奏折上,清了清嗓子刚要接着念,一眼瞥见他皇兄的手悄悄地伸向了龙案上的奏折,阿九忙一把把奏折拿远,“皇兄,您就消停点吧!”

    昭明帝被阿九瞪着,神情讪讪的,“小九,皇兄真的都已经没事了,就看看奏折,皇兄保证不熬夜不劳累。”

    “不行!”阿九一口回绝,迅速把他皇兄身前收拾得干干净净,“您闭目养神,这奏折不用您看,臣弟念给您听也是一样的。怎么批?您说,臣弟来写。放心,臣弟会模仿笔迹,大臣们看不出来的。”

    昭明帝见面前空空,小九防他跟防贼似的,苦笑了一下,也只好认命地照着小九说得去做了。脸上虽无奈着,心里却暖暖的。

    他家小九多懒散的一个人了,为了他却一大早就爬起来陪他上朝,扮黑脸震慑那帮不老实的臣子。散了朝又到御书房来替自己分担政务,在这世上也只有小九这般大刺刺地在他面前翻看奏折了,也只有小九敢毫不避讳地说会模仿他的笔迹。小九那么聪慧,会不知道忌讳吗?小九一心都是为了他这个皇兄啊!

    昭明帝闭着眼睛,听着小九清越的声音,心里满满的都是窝心。

    阿九念,昭明帝听。昭明帝说,阿九写。兄弟,哦不,兄妹两人配合地十分默契,效率也十分高。以往要看到深夜的奏折现在只大半天就批阅完了。

    阿九揉了揉手腕,把奏折递给昭明帝,“皇兄,您瞧瞧,是不是以假乱真啊?”狡黠的眼眸里闪着得意。

    昭明帝定睛一瞧,还真是,和他的字一模一样,连他写字的一些小习惯都注意到了,要不是他亲眼看着阿九写的,他肯定会以为这是他自己的字迹。不由惊叹,“这是我自己写的吧?小九,没想到你还有这个能耐!”眼里是满满的赞赏。

    阿九道:“师傅教的,师傅说这也是个吃饭的手艺。去年臣弟和桃花下山历练,阴沟里翻船,居然被人摸去银子,眼瞅着就面临吃不起饭和叫花子为伍了,桃花就把她的刀当了,当了十两银子,然后买了笔墨纸砚,臣弟就仿了一幅前朝某位大书法家的碑铭,往当地最大的书铺一送,嘿,当时那掌柜的眼睛都直了,请了好几位大儒鉴定,结果一致认为是真迹,直接就被其中的一位大儒五千两银子买走了。”阿九洋洋得意。

    昭明帝却哑然失笑,看着阿九跟看个狡黠顽劣的孩童似的,顽劣虽顽劣了些,却顽劣地可爱。

    阿九陪着昭明帝上了两天早朝就不耐烦了,这是谁定的规矩?早朝早朝早上上朝不就行了,为什么非得乌漆嘛黑就得起来?金銮殿光是蜡烛一年就得浪费多少银子?

    这时辰定得太不合理,太不人性化了,得改!必须得改!

    于是阿九便给昭明帝建议,“皇兄,你这身子骨可经不起折腾了,要不把早朝的时辰改了吧?改在卯时末,让大臣们在府里用过早饭来正好,吃饱饭才有劲干活不是?”卯时末也就是早晨七点钟,这对在现代过惯了朝九晚五的阿九来说仍是太早,不过对于大半夜就爬起来上早朝的大臣们来说却是很晚了,所以阿九忍了忍,没敢提把早朝时辰改到辰时末。

    昭明帝却不赞同,“五更上朝乃是多少朝传下的规矩,怎么能擅自更改呢?”若是他在位的时候改了,史书上岂不是要评判他安于享乐不勤政爱民?

    阿九也不灰心,眼珠子一转,继续鼓动,“皇兄您是五更起床,大臣们却要寅时就得在午门外等候了,住得远的岂不是丑时就要起床?夏季还好,天亮的早,也不冷,大臣们上朝无非困了点。可冬季呢?半夜就得爬起来上朝,走夜路多不安全?尤其是路远的还得坐大半个时辰的轿子,多冷呀!年轻的臣子还好些,扛扛也就过去了。可那些老大人们受得了这折腾吗?再冻病了,或是干脆一命呜呼了,这对咱们大燕朝来说是多大的损失啊!”

    “只不过就稍稍改了一下上朝的时辰,还可以昭显您对臣子们的体恤,这是好事!改吧!改吧!”

    昭明帝迟疑了,动摇了。经不住阿九的舌灿莲花,他终于答应了,“这事可以在大朝会上议一议,若是内阁能通过,绝大多数的大臣同意,就改!若是大臣们都不同意,那这事小九你就不用再说了。”

    阿九点头,“行,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顿了一下又补充道:“皇兄,他们肯定都同意,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傻子才会反对呢?”

    昭明帝扬扬眉梢没有说话,心道:就让小九去领教领教那帮大臣的顽固吧,让他也尝尝踢到铁板的滋味,省得他成天想一出是一出的。也不是说不好,说白了小九想要改了早朝的时辰还不是担心他的身体想让他多睡会?初衷是好的,就是小九在佛门长大,在世俗人情上还是欠缺,他哪里懂得早朝的时辰哪是说该就能改的?

    事实证明,阿九若是铁了心想要做一件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也不知道他怎么跟内阁的几位阁老沟通的,反正大朝会上改早朝时辰的事一公布,满朝哗然,阁老们却沉默不语,昭明帝都意外,这,这是默认了?

    不能啊,内阁的这几个老家伙可是最顽固的了,他每每提出改革,他们就搬出种种道理来驳斥,弄得自己一肚子火气,还什么事都没做成。怎么这回这么听话了?该上朝的时辰这可是大事呀,与之相比,他以前的那些都是小打小闹,这么重大的变革他们怎么就同意了?虽是没表达意见,可不说话不就是默认了吗?默认不就等于同意了吗?小九到底是怎么说通他们的?昭明帝好奇极了。

    内阁之所以默认,那是阿九的话切中了他们的心思。起先他们也是反对的,强烈地反对!

    改早朝的时辰?几百几千年来,哪朝哪代不都是五更上朝?怎么传到大燕朝圣上这里就非得改了?肯定又是九王爷的主意。这九王爷也真是的,他一亲王,逾越替圣上批阅奏折,他们咬咬牙睁只眼闭只眼忍了,他倒是得寸进尺改革上瘾了!细枝末节的小事也就罢了,还把主意打到早朝上了,不行,绝对不行,他们不答应。

    一个个可气愤了,瞪着阿九好似他多大逆不道似的。

    阿九呢也不生气,就勾起唇角似笑非笑地望着他们,“几位大人也别急着反对呀!改了早朝时辰对几位可是最有利的了。冬日上朝的滋味大家都还没忘吧?诸位都一大把年纪了,一场小小的风寒都可能要了老命,诸位辛苦努力了一辈子,好不容易入阁了,还没来及为家人族人谋点福利就鞠躬尽瘁了,诸位甘心吗?诸位别嫌本王说话难听,可话糙理不糙,诸位好好想想,是不是本王说的这个理儿?”

    能入阁做阁臣的就没有一个泛泛之辈,细细想来,九王爷的话还真就说到他们心坎上了。一个内阁大臣,一个活着的内阁大臣,能给家中族中带来的利益和荣耀是难以估量的,所以,他们自然愿意在内阁长久的呆下去。

    可内阁五位大臣,除了相爷宋庭声还在壮年,其他四位最年轻的也五十多岁了,最大的都以年近七十。年纪大了,身体变差了,活力也不如年轻小伙子们了,还真如九王爷说的一个不慎可能就要了老命。

    想起冬季上朝的滋味他们就心有余悸,那个小风呀直往人的骨头缝里钻,冷得整个人都要冻僵,许多的老大人便是没有熬过冬天。其他的大臣上了年纪还可以上折求个免了早朝恩典。可他们是内阁大臣,却是不行的,不光得上早朝,还要轮值,漫长的冬夜,虽然有火盆,也仍是冷啊!

    心里这么一合计,他们就心照不宣地沉默了,其他的都是假的,他们能好好地活着,才能手握重权风光荣耀,才能为家人族人带来利益。

    朝臣们都炸开了,几百几千年的规矩怎么能改?不行,绝对不行!

    本来改奏折他们心中已经憋着一股气了,改革后的奏折虽然又简单又好写,可好写是好写了,干巴巴的几句话,怎么能昭显他们过人的文采和学问呢?

    得,他们把奏折当成他们炫技的工具了!

    阿九面无表情地站在上头不说话,冷冷地看着大臣们吵吵,心中鄙夷:这哪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读书人,跟菜市场买菜的大妈没什么两样。

    吵着吵着便有部分机灵的大臣发现形势的不对,怎么五位阁老全沉默不发表意见呀?难道说内阁也支持这事?呵,内阁都同意了,他们还反对个什么劲?心里一思量便闭了嘴。

    当然反对的大臣仍占多数,他们慷慨激昂,言词激烈,搬出了诸多的礼法和道理,又列举了好多事例,希望能打消圣上改革的主意。

    阿九等他们都说得差不多了,才徐徐开口,把他们一个个全给怼了回去!

    “这可是好事,圣上体恤诸位,怜惜诸位大人上朝太过辛苦,尤其是冬季,对上了年纪的大人们来说简直就是闯鬼门关。在府里睡足了吃饱了才有力气为圣上为朝廷分忧不是?本王就不明白了,明明是圣上的好意,诸位怎么就不同意呢?”

    ------题外话------

    谢谢相知婼苦的12朵鲜花,zhangxu6611的9朵鲜花

    网站抽了,才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