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58章 当本王稀罕?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一群臣子,自己的国君能累得晕倒,你们很得意很有面子吗?你们都是肱骨之臣,就是这样为君分忧的吗?对得起你们身上穿的朝服还是对得起所领的俸禄?”

    阿九清越的声音响在每个大臣的耳边,砸在每个人的心上。

    有人眼圈通红,有人脸上现出惭愧!渐渐地更多的人羞愧地低下了头。

    阿九的话还没说完,“都说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担君之忧。诸位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做到了吗?什么鸡零狗碎的事都要圣上御断,那诸位是干什么吃的?内阁是摆设着好看的吗?六部呢?九卿呢?都是设着玩的吗?”

    阿九是真的很生气,昭明帝累得晕倒固然有他自己的原因,但何尝没有这些臣子的原因?奏折拼命往上送,一丁点小事也等着圣上示下,满朝都等着他皇兄一个人,他皇兄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忙不过呀!

    许是阿九的气势太足,无论是年轻的,还是积年老臣,全都被阿九骂得低垂着头,不敢言语。少数几个开始还神情愤愤,现在也羞愧地垂下了头。

    阿九的目光冷冷地笼罩在他们身上,最后道:“五位皇子和内阁大臣随本王去御书房议事,其他大臣各自回衙门,该干嘛干嘛,不要本王教你们吧?”阿九的这一句话越加讽刺。

    大臣们很快就散了,阿九带着五位皇子和内阁大臣去了御书房,一进御书房,阿九就直奔龙椅而去,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上头。

    皇子和大臣们忍不住瞳孔一缩,发出抽气的声音。

    阿九抬头,嘴角的讽刺更盛了,“怎么,本王坐不得吗?当本王很稀罕?起得比鸡早,吃得比猪差,累得跟狗一样,一把四不靠边的破椅子当本王很稀罕吗?”

    本来还想委婉提醒一句的梁首辅,立刻就不说话了。其他的人也是垂着头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唯独五皇子目光炯炯地看着阿九,一脸激动,可崇拜了!

    九皇叔威武!真是说到他心里去了,当皇帝有什么好?吃不好睡不好,还劳碌的命!可不就是一把破椅子吗?

    阿九见状冷哼一声,伸手去翻龙案上的奏折,一目十行地阅着,然后提起朱笔在上头划着,忍不住拎起来扔了出去,“瞧瞧这本奏折。”

    有何不妥?几位阁臣飞快捡起来传看,看完后面面相觑,文采很好呀,也没犯什么忌讳,没有不妥之处啊!可为什么绝大部分却被九王爷用朱笔划掉了,只余篇尾寥寥数行。

    阿九像是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不过是辖下干旱,百姓粮食欠收,请求减免赋税这一件事,明明几句话顶破天两百字就能够说清楚,却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篇,足有上千个字。还用词华丽,文句艰涩难懂。难怪圣上累晕了,每天看这样的奏折多浪费时间!”

    有人不服气,“奏折不都是这样写的吗?”

    阿九看了他一眼,拿起龙案上的奏折又看了几本,还真是,都是洋洋洒洒写了老多。阿九把奏折往案上一摔,“这样就是对的吗?各位大人们,你们已经出仕为官,替圣上管理着一州一县,不过是向圣上汇报一下辖下发生的各种事情,又不是科举考试,明明三句话能说完的事,你非说上一百句,那九十七句不就是废话吗?纸不要钱是吧?圣上看着多浪费时间!”

    顿了一下又道:“所谓奏折,不过就是向圣上奏对的折子,你把事情写清楚了就行,自然是越简单越好。这是汇报工作,不需要炫耀你有多好的文采。都是寒窗苦读一路拼杀考出来的,谁又比谁差呢?完全没必要!”阿九的手在半空用力一挥,“奏折写得又长又花团锦簇,光去理解就要费上许多心神,学问稍差上一些甚至都不明白奏折上所言何事。小五,你能瞧懂那奏折上说的是什么吗?”

    五皇子被点名,立刻上前一步抽过梁首辅手里的奏折看了起来,半天后抬起头,大声道:“九皇叔,侄儿惭愧,连蒙带猜勉强能把字认全,意思却是不大能看明白。”可理直气壮了。

    阁臣们都忍不住扶额,这五皇子还真是个不学无术的棒槌!

    阿九也忍不住一本奏折砸过去,“连本奏折都看不明白你还有理了?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转头就看向阁臣们,“由此可见,这般写奏折是不行的,得改!”

    几位阁臣对视了一眼,道:“请问王爷如何个改法?”经九王爷这么一说,他们也意识到现在的奏折是不大妥当了。

    阿九的眼神闪了闪,直接就提起笔在奏折上书写了起来,唰唰三行就搞定,“诸位看看这样是不是就比之前简洁多了?”

    几位阁臣传看,虽然只有区区三行,却把该说的都说了,让人一眼就瞧明白是哪个地方哪个时间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能入阁的自然都不是泛泛之辈,他们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喜,微微颔首。阿九见状,道:“既然几位大人没意见,你们五个也都看一下吧,一会这桌上的奏折就按照这个模式誊写。”

    大皇子等人的眼里闪过惊讶,九皇叔的意思是让他们看平日根本接触不到的奏折吗?这可真是个大惊喜啊!

    阿九像是明白他们的心思,哼了一声道:“身为人子,老子都累晕了,你们还不帮着分担,这是不孝,大不孝!”

    “都是侄儿们的不是!”五位皇子立刻面容沉痛地请罪。

    阿九手一挥,“行了,你们也都娶过媳妇了,是大人了,该学着做点正事了。本王与几位大人把这些奏折分门别类,你们呢,就负责把每一本奏折按刚才的模式重新写。话不多说了,赶紧干活吧。”

    阿九说罢,就先动起了手,“这一本是说灾情的,紧急,放在上头;这一本是汇报地方政务的,放在这里;这一本是歌功颂德拍马屁的,放在这边。回头圣上有空就翻翻,没空就拉倒,反正也不是什么正经事情。”转眼的功夫阿九就已经翻看了好几本,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几位阁臣大人对视一眼,也纷纷上前拿起奏折翻阅起来,看完学着阿九的样子分类摆放好。五位皇子每人选了一叠奏折开始誊写,除了五皇子慢些,其他四位皇子都很快就上手了,一手字写得还都不赖。

    御书房里静悄悄的,只有翻阅奏折的声音。

    阿九很快就翻完了他面前的一大堆奏折,看了几位正埋头认真干活的阁臣一眼,没有声张,自个靠在龙椅上端起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

    这龙椅坐着果然不舒服,硌得他骨头都疼了,其实阿九可想转转脖子伸个懒腰了,想想还是忍了。

    梁首辅无意间抬起头来,看到九王爷已经在悠闲自在的品茶,再看他面前的那一堆奏折,分明已是分门别类地码得整整齐齐。心中道了一声惭愧,老脸也有些发烫。九王爷面前的奏折数量是他们几个跟前的加一起还多些,而他们这些人都是看惯奏折的,居然还不如一个初次看奏折的人。都说九王爷天资过人,果不其然啊!又想起行宫地动时便是九王爷主持大局,更是力排众议把圣上寻了回来。不免又想到漠北大捷也有九王爷的影子。

    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大燕有这样一位能力卓绝又不贪恋权柄的亲王,也是大燕之幸啊!这哪是什么灾星临世,是福星还差不多。

    昭明帝一直到申时初才出现在御书房里,阿九朝跟在后头的福喜公公投去赞许的目光,福喜公公立刻觉得满腹的辛酸都是值得的。原本圣上午时初就要过来的,是他又跪又哀求,只差没拿着刀子对准自己的脖子表忠心了,才让圣上用了午膳歇过了午觉才过来的。

    阿九一见他皇兄过来就立刻站了起来,“皇兄快来!”三两步走过去搀扶昭明帝。

    昭明帝哑然失笑,“小九,皇兄已经没事了。”哪里就虚弱得需要搀扶?

    阿九充耳不闻,执意把他扶到龙椅上坐好,“皇兄,这些奏折臣弟都帮您分门别类放好了,紧急的在右边,不紧急的无关紧要的在左边,重要且不甚紧急的在中间。”阿九介绍道。

    昭明帝惊讶,不敢置信地道:“这些,你都看过一遍了?”往常这些奏折他都需要批阅到深夜的,有时到深夜都还批阅不完,这才半天的功夫小九就看过一遍,还分门别类摆放好,这,何其妖孽!昭明帝深深震惊了!

    阿九脸上带着谦虚,“并不是臣弟一人的功劳,还有内阁的几位大人也帮着一起看了,不过臣弟一人看了大半。”阿九骄傲地道,一副“我很能干,快夸夸我吧”的样子。

    梁首辅站出来作证,“臣等惭愧,加起来也没有九王爷一个人的速度快,这大半的奏折都是九王爷的功劳!”

    昭明帝脸上的震惊慢慢变成了欣慰,变成了骄傲,变成了与有荣焉,看着阿九直道:“好!好!”他家小九果然是好样的!

    阿九脸上的笑容就更大了,做了事情就要让人知道,他才不会做无名英雄呢。瞥了一眼还在老实誊写的五位皇子,阿九又道:“皇兄,臣弟见送上来的奏折上头都太过冗繁艰涩,看起来实在不便,便自作主张改了改,这些都是小五他们重新誊写的,您瞧瞧是不是简单明了多了?”他殷勤地翻开一本奏折递到昭明帝眼前。

    昭明帝接过一看,只见上头就写了寥寥几行,连展开都不用,却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昭明帝瞳孔就是一缩,眼底迸发出惊喜,“好,好,真是太好了,小九你是怎么想到这个法子的?”说实话,每天看这么多奏折他也烦躁,常常想大臣们若是没这么多废话就好了,却从来没想过奏折还可以这样。

    阿九皱了皱鼻子,不好意思地道:“臣弟懒呀,哪有耐性一字一句看完这么长的奏折?于是就想了个偷懒的法子,您瞧这不省劲多了?”停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今儿誊抄奏折都是五位皇侄的功劳,您手里这份是小五写的,字是最差的。”表完自己的功劳阿九还很好心的不忘提携一下五位皇子。

    昭明帝更加讶异了,小五的学问是出了名的一般,居然也能写奏折了?“小五不错!长进了!”字儿虽说不是铁画银钩,却也端正工整,昭明帝心中高兴极了。

    受了表扬的五皇子兴奋地脸都红了,这还是父皇头一回夸奖他呢,于是他的干劲就更足了,大声道:“为父皇分忧是儿臣应尽的孝道!”

    那傻里傻气的样子让昭明帝也不仅笑出声来,看来他的这个五皇子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的,光是这份憨厚的性子在皇家之中就十分难得了,于是他看向五皇子的目光越加慈爱起来。

    大皇子等人眼前一黑,可心塞了,五皇弟今天怎么那么多戏呢?往常父皇可是从不会问起五皇弟的,今儿却破天荒地夸了好几句,五皇弟这是要入了父皇的眼了?瞧着他高兴得快要咧到两耳的大嘴,可真刺眼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傻人傻福?

    对上儿子们眼巴巴地小眼神,昭明帝一怔,随即脸上便浮上了慈祥的微笑,“很好,你们都做得很好!朕心甚慰!”然后把桌上的奏折翻了翻,“这是老大写的吧?你打小写字这一捺就喜欢拉得长。”

    大皇子激动无比,“回父皇,确是儿臣写的,儿臣的小毛病没想到父皇您一直记着。”

    “你是朕的皇儿,你们的事朕都记的。”昭明帝又翻开一本,“这是老二写的,你性子严谨,字如其人,你的字也是如此。”

    二皇子恭敬道:“父皇眼力真好!”虽竭力端着,可微微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昭明帝又指着另一本,道:“这是老三的,你的字是兄弟中写得最好的,太傅曾言你在书法一道上有天赋,勤加练习一定会有所成。”

    三皇子也十分高兴,还隐隐地有股优越感,“谢父皇夸奖,儿臣一定谨记父皇教诲,勤加练习的。”

    昭明帝点点头,“这肯定是老四的,你爱臭美,写字也是,非讲究个摆放好看,瞧瞧你写的折子,确实比老大他们赏心悦目。”

    四皇子心中诧异,他没想到父皇居然能一眼认出他写的奏折,脸上满是孺慕之情,“父皇!”嘴唇微动着,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昭明帝也是动情,望住四皇子,“你母妃去的早,朕对你多有疏忽,是朕对你不住。你没有得力的外家,所以朕把平南候的嫡女指给了你,给你寻了个可靠的妻家。”

    四皇子双目含泪,“父皇,儿臣并不委屈,您对儿臣可真是良苦用心啊!”

    昭明帝十分欣慰,“好,好,你们都是好样的,都是朕的好皇儿!”

    一时间父慈子孝,满室温情。几位阁臣的眼里也满是欣慰,而阿九却瞧得牙酸极了。

    “几位大人觉得按小九的法子改过的奏折如何?要是没有意见,以后所有大臣上折就按这样来了。”昭明帝看向几位内阁大臣,征求他们的意见。

    几位大人对视一眼,圣上虽然是在询问他们的意见,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这事圣上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他们反对也没用。何况奏折这么一改的确明朗多了,他们看着也能轻松许多。

    于是纷纷道:“九王爷的法子好,臣没有意见。”

    昭明帝点头拍板,“行,那就这样吧,你们商议拟个条陈出来,把新奏折的格式推行下去。”

    ------题外话------

    谢谢eixinf6b25——的9朵鲜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