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57章 而眠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宁非糙惯了,就是到现在他也没怎么养成沐浴爱结的好习惯。平时在自己的院子能对付就对付过去了,天热的时候拎起一桶凉水直接兜头浇下,也不用布巾擦,甩甩水珠子就完事了,多省事啊!

    可是现在呢?一吃完晚饭他就主动跑去沐浴了,光是水就换了三次,还找桃花要了鲜花精油滴在水里。

    这么大的动静阿九身边的桃花桃夭几女都知道了她们王爷允许镇北将军在房里留宿,不知内情的文兰心等人还好,只觉得她们王爷和镇北将军的交情真好。可知道阿九是女儿身的桃花桃夭可纠结了,有心想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该说什么。

    欲言又止的样子和诡异的目光让阿九也觉得不自在,没好气地道:“给宁非搬张塌靠东墙放着,本公子今晚也与他秉烛夜谈。”

    桃花桃花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只是同室而眠秉烛夜谈,是她们自个想多了。桃花自告奋勇,“我去,我力气大,我现在就去。”一下子就跑开了。

    桃夭也道:“王爷,我去帮帮桃花。”也跑走了。

    阿九看着她们逃也似的背影,无语极了!一个个的都想到哪里去了?这思想也太不健康了吧!

    刚刚入夜,阿九坐在书房看书,宁非坐在桌案边双手托腮看着阿九,灯影摇曳,晃出一室的宁静和温馨。

    灯光下的阿九眉目如画,更是俊美得不似凡人。宁非百看不厌,心里一遍遍的说着阿九怎么就那么好看呢,他家的,他家的,他徐宁非家的!竟忍不住乐出了声。

    阿九瞪了宁非一眼,宁非立刻讨好地笑:“抱歉,一时没忍住。阿九你接着看,我等你哈。”

    阿九白了宁非一眼,又垂下视线看书,心道这厮怎么出不完的幺蛾子呢?心却再也静不下来,书自然就看不下去了,阿九索性放下书,“累了,安寝吧。”

    “太好了!”宁非激动地嘴唇都哆嗦起来,这一晚他就觉得等着这句话呢。

    阿九又白了宁非一眼,不就是同个房间吗?至于吗?瞧他那眼神,跟饿了许久的野狼似的。

    “阿九!”对面的宁非趴在软榻上喊。

    阿九嗯了一声,宁非便嘿嘿直乐,那傻样跟个神经病似的。阿九索性不理他,任由他去了。

    过了一会宁非又喊,“阿九!”

    阿九又应了一声。

    心爱的阿九就在对面的床上,他能听到他清晰的呼吸声,似乎一伸手就能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宁非觉得这真像做梦一样,“没事,我就是想喊喊你!”宁非的声音温柔得能滴出蜜水。

    阿九的心里却直骂娘,大晚上的不睡觉,喊什么喊?叫魂呢?所以当宁非再一次喊他时,他火了,没好气地道:“不许喊,睡觉!”

    对面顿时没了声响,沉默弥散一室。阿九心里可不得劲了,其实他刚才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想要道歉却又拉不下脸来。

    宁非生气了吗?阿九心里猜测着,他会不会觉得自己没有一点姑娘家的柔和,后悔喜欢自己了?嗯,后悔就后悔吧,自己本来不就打算孤独终老的吗?一个也挺好,清静!他这个人最不喜欢吵闹的了,宁非那么爱闹,其实也挺烦人了。

    阿九这样说服自己,可他的心里为什么那么不高兴呢,好似无数星子挤来挤去,就挤疼了。

    “阿九,我们说说话好不好?”当宁非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时,阿九想了没想就道:“好。”然后像是掩饰一般地又道:“你想说什么?”

    黑暗中只听得宁非轻笑了一声,没来由的阿九的脸就热了。

    “阿九,你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时心里想什么吗?”不用阿九回答宁非自个就接着道,“当时我就在想这是哪里来的傻帽公子?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不敢露面。我非要看看你的真颜。车窗的帘子一撩开,只看到你的侧颜我就惊为天人了,我就想我一定要跟你做朋友,后来我果然跟你成了好朋友。”宁非的声音里带着得意。

    阿九脸上也露出微笑,想起初遇时的情景,他道:“你知道我当时想什么吗?我当时想这哪里来的泼皮无赖子,怎么这么嘴欠呢?”不仅嘴欠,脸皮还厚。

    “阿九,我都已经改了!”宁非急忙道,“我真的都改了,阿九你要相信我。”他可怕阿九记着他的不好了。

    阿九轻笑一声,却没有说话。宁非的心却定了,他把双手搁在自己的脑后,嘴角含着一抹宠溺的威胁,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过往的点点滴滴。

    开始阿九还附和几句,慢慢的,在宁非絮絮叨叨的声音里他就睡着了。

    “阿九!”宁非好半天没听到阿九搭话,忙喊,回应他的却是阿九绵长的呼吸,阿九居然睡着了!

    宁非哑然失笑,他望着对面床上的人儿,心中柔情万千。他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阿九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晃呀晃,晃得他心都酥了。索性睁开眼睛看着对面熟睡的阿九。

    就这样宁非一夜未睡,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宁非就起来,他蹑手蹑脚地下床走到阿九床边,就着微微的天光他看着阿九那张令他心醉的容颜。伸出手想要摸一下,却又担心弄醒了他,便又收回了手。

    宁非在阿九床边伫立了许久,才轻声道:“阿九,我走了!”硬狠着心肠出了内室,到了外面他回头望,心中道:阿九,你等着我,等着我回来!踏着晨光大步朝外而去。

    宁非一离开阿九就睁开了眼睛,他看着宁非颀长挺拔的背影,看着他出了内室,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心中怅然若失!

    宁非下床的时候阿九就醒了,他现在是越来越怕离别了,也不知道该跟宁非说什么,索性便装睡。可现在宁非走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总觉得心里有什么别生生摘落了!

    果然,这糟心的玩意啊!

    一连几天阿九都神情怏怏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直到他皇兄昭明帝早朝时晕倒的消息传来,他才打起精神立刻进宫。

    “皇兄怎么样了?”阿九直接去了昭德殿,先看到外圈围了一圈太医。

    太医还没来及说话,昭明帝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阿九,皇兄没事!怎么把你也惊动了?”

    太医躬身让开,阿九看到他皇兄靠在龙椅上,以手扶额,脸色特别差。阿九的眉头不觉皱了皱,“什么没事?瞧您脸色差的。”看向太医院院判,“皇兄一向龙体康健,怎么会晕倒呢?”

    院判回道:“回九王爷,圣上晕倒乃是积劳所致,心神焦虑过甚。”

    阿九立刻不赞同地看向昭明帝,“皇兄,您又不爱惜自个的身体了?福公公,皇兄是不是又熬夜了?”他问一旁的福喜公公。

    福喜公公看着阿九,几乎要感动地流下眼泪了,圣上日夜操劳国事,常常要忙到后半宿,睡不了个把时辰又得起来早朝了,他看在眼里可心疼了。他不是没有劝过,嘴皮子都磨干了,可圣上根本不听呀,他一个做奴才的能怎么办呢?

    也就太后娘娘和九王爷的话圣上还能听进去一些了,太后娘娘年纪大了,身子骨也不大康健,他哪里敢去劳烦?这就是剩下九王爷这一个能劝动圣上的人了,见他询问,福喜公公立刻恭敬道:“王爷,您好好劝劝圣上吧!圣上真是太辛苦了,奴才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呀!奴才人微言轻,求您多劝劝圣上一句吧。”说着就要下跪给阿九磕头。

    “福公公不必如此!本王知道你是个忠心的。”阿九拖住福喜公公,没让他跪下去。转过身就黑了脸。他生气啊,气他皇兄也太不顾惜自个的身体了。

    望着阿九沉着的脸,昭明帝没来由的就有些心虚,“小九,皇兄这不是没什么事吗?就是最近事儿太忙,睡的有些少了,我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都晕倒了这叫没事?您还想有什么事情?”阿九猛地提高声音,挥手让太医们都出去了,他看着他皇兄,要搁现代他皇兄妥妥就是个工作狂,上辈子他自个就是累死的,所以穿到这个时候后他是尽情享受,怎么舒服怎么来,哪怕某一天飞来横祸一命呜呼了,那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不亏了。所以他也最看不得人因为工作而不顾自己身体的了。

    “早就跟您说过多少回了,政事永远忙不完,您这么拼命干什么?奏折搁在桌上又不会跑了,您养那么多的大臣都是吃干饭的?为人臣子不能为圣上分忧,还累得您晕倒,要他们何用?干脆拉出去斩了算了。”阿九声音不高,却铿锵有力,喘了一口气他又道:“您这样不顾自个的身体,要是您倒下了,让臣弟和母后靠谁去?您要知道兄长做皇帝和侄子做皇帝完全是两回事!”阿九手在半空重重一挥,脸上满是伤心,“您在能包容臣弟的任性,您若是不在了,臣弟可不想看人脸色过日子,臣弟就不在京里呆了,干脆学师傅云游天下算了。”

    昭明帝脸上浮上愧疚,小九说得对,小九是自己心心念念盼来的皇弟,虽然多年不见,却依旧对他深有感情,自己在,是能护着他舒心自在。可他若是不在了,他真不敢保证他的儿子能像他一样善待包容小九啊!

    “小九别伤心,是皇兄的不是,皇兄想错了,以后一定会保重身体。”昭明帝看着阿九道,那好说话的模样让福喜公公都以为圣上是别人假扮的。感激阿九的同时心中也在咋舌,九王爷胆子真大,什么样的话都敢往外说。换个人圣上早就呵斥大逆不道了,到九王爷这圣上不仅没责备,还真就听进去了。

    阿九神情缓了缓,道:“那好,皇兄是天子,金口玉言,刚才您说的话臣弟都记下了,福公公也听得清清楚楚的,现在您就什么事不要做,躺龙床上好好睡一觉。福公公,你守着圣上,不许放他出去,也不许给他一本奏折。”

    “哎,哎,奴才遵命!”福喜公公忙不迭地应道。

    “小九——”昭明帝却皱起了眉头,还有一大摊子的事要忙,他怎么能安心睡觉呢?

    “皇兄要反悔不成?难道您刚才说的话都是哄臣弟的?”阿九猛地转过身受伤地望着昭明帝。

    昭明帝一滞,无奈道:“小九,皇兄答应你会好好休息,但不是现在,大臣们估计都还等着朕呢,皇兄忙过这段日子——”

    “不行!”阿九一下子就打断了昭明帝的话,“大臣那里有臣弟呢,您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睡觉休息!皇兄您安心歇着吧,臣弟替您把那群大臣打发了!福公公,伺候皇兄安歇。”说完这就话阿九抬脚就往外走。

    出了殿门正好迎上匆匆赶来的五位皇子和皇后等一众妃嫔们,阿九顿时烦躁,这么多人进去吵吵,皇兄还怎么休息?

    “皇兄已经没事了,现在正在休息,皇嫂你们都回去吧,等皇兄醒了再来。”阿九对皇后等人说,然后转向几位皇子,目光可不善了,“你们几个跟我来!”都是娶过媳妇的大人了,自己的老子都累得晕倒,有这样不孝的儿子吗?

    几位皇子面面相觑,迟疑了一下便去追他们皇叔了。

    被留在原地的皇后娘娘险些把指甲掐进手心,这个睿亲王,一点都没把她这个皇后放在眼里啊!有心想进去,却又担心圣上真的在休息,她可不想触霉头落了埋怨。于是她便端庄地对德妃等人道:“睿亲王的话大家都听到了吧,圣上已经休息了,咱们就别进去打扰了,都回去吧!等圣上醒了大家再过来探望。”说罢自己带头回了坤宁宫。其他的妃嫔见状,也只好各自回宫了。毕竟连皇后娘娘都走了,她们去充什么大瓣蒜?

    昭明帝是在早朝时当着臣子们的面晕倒的,虽然很快便被送回昭德殿,但大臣们心系圣上安危,都还留在金銮殿里呢。

    阿九一出现在金銮殿门口,大臣们便满脸担忧地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九王爷,圣上龙体怎么样了?”

    阿九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径直往殿内走去。

    众大臣心中忐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自发地让开了一条通道。心里忍不住地想:难道圣上情况不好?

    有人见九王爷不答,便又去问跟在后头的几位皇子。几位皇子也没见到他们父皇,只是听他们皇叔说没事,自然不敢乱说什么,齐齐摇头追着他们皇叔往里走。

    阿九一直走到殿前,登上台阶,在龙椅旁站定,居高临下望着下面的大臣们,“肃静!”他充满内里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下头交头接耳的嗡嗡嗡立刻没了,人人都仰头看着站在龙椅边上的阿九,有人皱眉,有人惊讶,也有人目瞪口呆,整个殿内鸦雀无声,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圣上没事!”阿九开口道。

    大臣们顿时心中一松,紧绷着的脸也松弛下来,心中埋怨:九王爷可真会吓人,他们都还以为圣上出了大事呢!

    阿九把他们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由讥讽道:“知道圣上是因何晕倒的吗?心神消耗,积劳成疾!”阿九一字一顿地道:“是不是觉得很可笑?圣上身为一国之君,富有四海,手底下养了一群能干的臣子,居然会累得晕倒!你们这些臣子的不觉得羞愧吗?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的?啊?”

    ------题外话------

    啦啦啦,今天好勤快是吧?(捂嘴偷笑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