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54章进宫求赐婚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你瞧,我就是无意中救过她,然后就让徐寿送她回去了,我是真的不认识她,也是刚刚才知道她是那什么劳什子果郡王之女,不过凭她是谁也不能跟阿九你比?”宁非急急地解释着,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阿九还有那副似笑非笑地表情,“你担心什么?我不是也没说什么吗?”

    宁非这才松了一口气,舔着脸道:“阿九,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幸好,幸好,幸好阿九没生气。

    阿九轻笑了一声,“是吗?既然都天地可鉴了,那你跟我说说果郡王寻你爹干什么的?”

    宁非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心都漏跳了一拍,“阿,阿九!”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对策。

    阿九好似了解他的心思,掠了他一眼,“说实话。”

    眨眼间宁非都已经想到好几个借口了,却一个都不敢往外说了,他正了正脸色,认真解释道:“其实这事我也不是要瞒着你,我就是怕你听了生气,一生气你就心情不好,你心情一不好我就跟着上火------”

    “说重点!”阿九不耐烦地道。

    “重点就是果郡王寻我爹想把他闺女许配给我,不过我拒绝了。”宁非道,又连忙强调,“阿九,我真的拒绝了,还跟我爹吵了一大架,你放心吧,我不会娶别人的。”他信誓旦旦地保证着。

    “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阿九翻了个白眼,瞅着宁非若有所思,“没想到你还挺抢手的!你还不知道吧,除了果郡王的闺女,宫里皇后娘娘也看上你了,想把娘家侄女许配给你,还去找圣上赐婚。瞧不出你桃花还挺旺盛的呀!”阿九觉得牙好疼呀!

    “这怎么行呢?”宁非顿时急了,“阿九,这不干我的事!我连皇后娘娘都没见过,更何况是她侄女?圣上答应了?什么时候赐婚?赶紧的,咱们回去进宫,我得去求圣上千万别乱点鸳鸯谱。”他心急如焚,拽着阿九就要下山。心里埋怨菩萨不办事,他那边才刚求过,这就暴出圣上要给他赐婚,这不是坑他吗?

    阿九挥开他的手,“你急什么?听我把话说完。皇后是想求圣上赐婚的,被我拦了一下,估摸圣上马上就会召你询问意见。”

    “不同意!阿九,我肯定不同意!”宁非拍着胸脯,心有余悸的样子,哎呦喂,差点吓坏他的小心肝了,下一刻却又眉开眼笑,“阿九,我就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不然就不会拦着圣上赐婚了。想到这里,他心里可美了。

    “你能要点脸不?”阿九无语了,这厮究竟从哪看出他喜欢他的?

    “不要!”宁非理直气壮,“只要阿九你能喜欢我,我要脸做什么?我要你呀!阿九,你什么时候娶我过门啊?”最后两句话他说得柔情蜜意。

    阿九只觉得身上冷飕飕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是说古人都是很内敛含蓄的吗?这怎么出来个异类?还自带撩妹技能,他这个从现代穿过来的都有些吃不消,不过心里却并不排斥,隐约还有些雀跃。

    从灵泉寺回来,阿九和宁非的关系更近了一步。

    徐其昌觉得不能助长长子的嚣张气焰,成日不见人影,他这个老子想见他一面都比登天还难。这个长子就跟脱缰的野马似的,要是给他娶了媳妇情况是不是能有所改善?

    恰好果郡王又来寻他喝酒,徐其昌心中一合计,这门亲事确实不错,酒就不忙着喝了,干脆一起去跟圣上求个赐婚吧,他估摸着,这个面子圣上还是会给的。

    于是徐其昌把这意思和果郡王一说,果郡王欣然同意了,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进了宫。

    时刻注意着他爹动静的宁非接到消息不淡定了,好么,跟果郡王一起进宫的,除了求赐婚还有别的事吗?这可不行!宁非也跟着进宫了。

    昭明帝见徐其昌和果郡王一起来还诧异了一下,笑着道:“两位爱卿找朕有何事呀?”

    徐其昌和果郡王对视一眼,决定还是由徐其昌来说,“圣上,臣有一事相求------”才刚提个头,就听到御书房外头响起了镇北将军的声音,“圣上,臣徐宁非求见,十万火急,十万火急的要事!”

    御前太监说徐大将军和果郡王刚进去,要等一会再替宁非通报。宁非哪里等得及?情急之下索性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是镇北将军呀!”昭明帝诧异了一下,看向徐其昌,只见他的脸色不大好看,心里就更讶异了,想了想,道:“让镇北将军进来吧。”

    宁非忙不迭地快步进来,纳头就拜,“臣叩见圣上。”

    昭明帝让他起来,宁非却跪着不动,“圣上,臣有事相求,臣先跪着,显得臣心诚。”

    这般近似无赖的大实话引得昭明帝哈哈大笑,指着他道:“行,你想跪就跪着吧,心诚!”心诚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想想还是想笑,心中有些好奇他所求的事情,不过先来后到嘛,他还是先问问徐其昌吧,“其昌啊,你刚才想说什么的?”

    自打宁非进来徐其昌的脸就沉了下来,这个不孝子,居然还追到圣上跟前了,真是气死他了。遂一咬牙道:“圣上,臣想为臣的长子求道赐婚的旨意。”

    宁非立刻就道:“圣上,臣求您千万不要答应。”

    此言一出,昭明帝和果郡王侧目,徐其昌则气得火冒三丈,“逆子,圣上跟前不可胡说八道。”

    宁非不甘示弱地回嘴,“我哪有胡说?儿子正求圣上做主呢,圣上,婚姻大事虽说是父母之命,可要与之过一辈子的人是臣,臣想娶个合心意的妻子这愿望不过分吧?”

    徐其昌脸更黑了,“逆子,哪有自个做主自个婚事的?你休要胡搅蛮缠,赶紧滚出去。”

    宁非才不滚呢,狡黠道:“儿子没有自个做主,儿子这不是准备求圣上做主吗?”

    昭明帝此时要是还不明白这父子俩的官司就白做十多年的帝王了,敢情是小徐爱卿不满父亲给挑的婚事呀!他又想起皇后娘娘也想把娘家侄女许配给宁非,便道:“其昌啊,你给朕的镇北将军挑了哪家的闺秀呀?”

    能入了徐其昌的眼应该是不差的,镇北将军却不同意,昭明帝还真有些好奇。

    徐其昌看了果郡王一眼,反倒迟疑起来,就慢了这么一拍,就被宁非抢了先,“圣上,无论臣的父亲看中的是谁,臣都不同意。”

    “哦,这么说你是心有所属有了心悦的姑娘家?”昭明帝更来了兴致。

    宁非点头,脸上难得的现出几分羞涩,看得昭明帝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的这位年轻的小将军可最是胆大活络了,没想到还能看到他脸红的一面,不由起了促狭的心思,“比你爹瞧中的还好?”

    宁非坚定地点头,“好,好一千倍,一万倍!”一丝犹豫都不带有的。

    昭明帝轻笑出声,看着宁非脸上的喜悦和认真,心里感叹:年轻就是好呀!

    而徐其昌和果郡王却一起黑了脸,尤其是果郡王,看宁非的目光可不善了,他可不信京中还有比他闺女更好的姑娘了。

    昭明帝都还没说话,徐其昌便道:“圣上,他说谎呢,犬子所谓的心悦姑娘纯属子虚乌,不过是他不愿成亲的借口罢了。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还望圣上明察。”

    宁非反驳,“圣上,臣说的是实话,没有一句虚言,圣上面前臣岂敢欺瞒?”

    徐其昌紧追不舍,“既然是真,那当着圣上的面你总可以说那姑娘是谁了吧?”

    “------”宁非顿时无言了,羞怒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哼”

    “你说不上来了吧!”徐其昌好似抓到了把柄,对着昭明帝诚恳道:“圣上您瞧,有没有这样一位姑娘不是一目了然吗?”

    昭明帝看着宁非愤然的脸,道:“小徐爱卿,不是朕不帮你,你爹的话也有道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乃人伦大事,你有何难言之隐?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朕也只能准了你父亲所请赐婚了。”

    那怎么行呢?宁非脸上犹豫着,一咬牙道:“圣上,臣有话要说,只是这话臣只能说给圣上您一个人听,闲杂人等回避。”他特意瞅了他爹跟果郡王一眼,那意思不言而喻:那两只就是闲杂人等。

    徐其昌可气坏了,“圣上,这逆子太不像话,有什么话是臣这个父亲不能听的?”他反倒成闲杂人等了。

    果郡王的脸上也不好看,要是知道徐宁非是这样的人,说破大天他也不会起意跟徐其昌做亲家。

    可宁非却是紧抿着唇,一副你们不回避我就不说的倔强模样,瞧得昭明帝都觉得好笑,他转向徐其昌和果郡王,笑呵呵地道:“要不两位爱卿就先回避一下?让朕也听听小徐爱卿说什么。”

    连昭明帝都这样说了,徐其昌和果郡王自然不能不给圣上面子,他俩瞪了宁非一眼便避了出去,徐其昌还不忘给昭明帝打预防针,“圣上,臣这犬子惯会花言巧语,您别被他骗了。”

    昭明帝摆摆手,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心里可乐了,哎呦喂,难得见徐其昌这个老小子气成这样,他这个儿子跟他可一点不一样,

    “小徐爱卿,朕的镇北将军,现在总可以说了吧。”昭明帝戏谑地望着宁非,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好小子,瞧把他老子气成什么样,真虎气!

    宁非跪在地上磕头,真心实意一点都不掺假的响头。昭明帝都替他觉得脑门疼,就听他道:“圣上,臣也想求赐婚,求圣上给臣和九王爷赐婚!”

    “什么?你说什么?”昭明帝险些从龙椅上摔下来。

    宁非神情郑重地道:“臣心悦九王爷,求圣上成全。”一个响头又磕在了地上。

    这糟心的玩意!果然是逆子啊!昭明帝心中闪过徐其昌的话,震惊地指着宁非,半天才道:“你知道小九是——”

    宁非坦然承认,“臣知道,臣知道阿九是女儿身,阿九亦知道臣知道,臣早就心悦与他,绝不愿意另娶他人。”他的脸上闪过甜蜜,打从知道阿九是女儿身他就没想过要娶别人。

    昭明帝听宁非一口一个阿九的叫着,觉得可刺耳了,看着下头跪着的年轻臣子,心里复杂异常。

    这个臭小子居然敢惦记他的小九,还早就惦记上了!昭明帝是操心他小皇妹的亲事,可现在知道有个狼崽子早就虎视眈眈想把他乖乖小皇妹叼走,昭明帝看宁非怎么也不能顺眼了。

    徐宁非心悦小九,那小九呢?小九是个什么意思?

    徐宁非,年纪轻轻的正二品镇北将军,大燕朝最年轻的守边大将!可跟他的小皇妹比起来,还是差了点。昭明帝挑剔着,猛地想起难怪那天皇后说想把娘家侄女许配给镇北将军小九不高兴,这是不是代表小九也是心悦镇北将军的?于是昭明帝眉头紧皱,看宁非的目光更加不善了。

    宁非被昭明帝看得心里七上八下的,生怕他瞧不上自己不愿意把阿九下嫁,遂挺了挺胸膛,道:“回禀圣上,臣也并不是现在就与阿九成婚,臣与阿九已经说好了,臣愿意等,等阿九玩够了愿意恢复女儿身的时候再谈婚嫁。”他的眼里透着满满的喜意。只要阿九承认他,愿意和他在一起,就算是没名没分他也愿意。

    跟小九都说好了?什么时候的事?他这个做皇兄的怎么不知道?昭明帝心中泛酸,觉得跪在下头的宁非可碍眼了!难怪徐其昌气成那样,果然是个气人的东西!昭明帝只恨不得把宁非撵出去,撵德远远的,撵到漠北去,最好一辈子都别回京。

    可撵走了小九不高兴怎么办?要是离家出走了怎么办?那认了这个皇妹夫?想想昭明帝又不甘心!

    昭明帝一直不说话,宁非心里更加不安了,不过昭明帝眼里明晃晃地嫌弃他倒是看出来了,不由有些沮丧。

    是呀,阿九那么出色,哪里是他能配得上的?随即心里又响起另一个声音:其实自己也不算太差吧,尚未弱冠的正二品将军呢,满大燕也就他一个,关键是自己对阿九忠心啊!阿九说一他绝不说二,哪怕阿九说太阳是方的,那就必须是方的。谁能比上他对阿九的这份心思?

    这么一想,宁非又有了底气,拍着胸脯对昭明帝保证,“圣上,您放心,臣一定会对阿九好的。”

    “怎么,你还想对小九不好?”昭明帝终于开口说话,一开口便是森森地威胁。

    宁非猛摇头,“不不不,臣哪敢?”

    “不敢?”昭明帝的眼睛眯了一起来,声音更加危险。

    宁非也意识到了不妥,忙大声道:“不是,臣的意思是说会一直永远这辈子都对阿九好,啊不,下辈子,下下辈子也对阿九好。”他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昭明帝哑然,盯着宁非瞧了半天,突然就一点说话的都没了。想要叼走他小皇妹的狼崽子,想把他拖出去砍了怎么破?昭明帝真怕自个一个忍不住,于是便摆了摆手,“行了,这事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宁非心里泛起了疑问,圣上这是什么意思?是答应了还是没答应?算了,他就当圣上答应好了,“圣上,您这是答应臣了?”他大着胆子问。

    昭明帝眼睛一瞪,“你说呢?退下!”这糟心玩意!

    宁非心中一喜,眉开眼笑着告退,“臣拜谢圣上隆恩,臣告退!”喜滋滋地后退,还差点自己吧自己绊倒了。

    那傻样子昭明帝都不忍直视!心情更加不好了,他有说答应了吗?有吗?有吗?绝对没有!

    回避到另一间宫室的徐其昌一直关注着御书房的动静,他看到自个的长子一脸傻笑地出来,心里猛地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升了起来。

    再次回到御书房的徐其昌急切地道:“圣上!”

    昭明帝却疲倦地摆摆手,“其昌你不用再说了!给小徐爱卿赐婚的事以后都不用再提,他的婚事也不用你管,朕这里自有打算。”再不情愿,徐宁非那臭小子也是他家小九的,他家小九没说不之前谁都不能打他的主意。

    徐其昌见昭明帝说得郑重,心中便是一凛,很快便道:“臣遵旨!”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好好审审那个不孝子,都跟圣上胡说八道了些什么?

    “退下吧。”昭明帝又摆摆手,他伸手按了按额头,有些乱,他得静会。

    宁非出了皇宫就直奔睿亲王府,他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阿九,阿九肯定高兴。

    所以只是前后脚的功夫,可徐其昌出了宫门就没看到儿子的影子,他心里的那个气呀!却还得打起精神来跟果郡王赔不是,“诚意兄,你瞧这事,咳,都是为弟的不是。”他脸上满是诚恳的歉意,“为弟是真的瞧中令千金,只是现在------他的婚事连我做不了主了,实在是对不住了。”

    果郡王也是胸有城府之人,即便心里不高兴也不会表露出来。圣上的话他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便道:“令公子被圣上看中,跑不了一门好亲事,还前程似锦,为兄在这提前恭喜你了。”心里却有些埋怨徐其昌,连自个的儿子都搞不定,反倒弄得他闺女多差嫁不出去似的!哼,想做他女婿的人多得能从东门排到西门!

    徐其昌有些自得,那个不孝子气人是气人,但圣眷却是浓的。嘴上却还谦虚着,“诚意兄家的公子才是人中龙凤呢,谦逊知礼,比为弟家这个性子孤拐的强多了。为弟是真心实意相与诚意兄做个亲家,奈何------”叹了一口气又道:“为弟家中尚有两个庶出的闺女,已到花信之期,诚意兄要是不嫌弃,咱们不妨做个亲家?

    徐其昌试探着看向果郡王,他是真的很看中果郡王了,长子的婚事他做不了主了,二子令宽是庶出又伤了腿,要是他好好的,长子又没有找回来,那令宽作为他的庶长子,他再帮着运作一下,倒是有几分可能娶到果郡王家的县主。现在?他有自知之明,是以连提都不提,不然那就不是结亲,而是结仇了。

    儿子娶不了,但可以嫁个闺女过去呀!两位嫡出公子不敢肖想,不是还有庶出吗?庶出对庶出,正好相配。

    果郡王也是心中一动,他的嫡子自然不能娶个庶女,可他除了两位嫡子之外还有三个庶子呢,大的那个正好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徐其昌没有嫡女,这就显得庶出的身份高些了,给庶子聘了,倒是个得力的岳家。等他百年后府里肯定要分家的,庶子分出去有徐其昌这个岳丈扶持,他也不用太担心。

    于是果郡王脸上露出笑容,两个人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果郡王虽然笑着,其实心里也愁呀,小闺女还在府里巴巴等他的好消息呢,他这样两手空空回去,小闺女指不定多伤心呢!也是冤孽,闺女怎么就瞧中徐宁非那个臭小子了呢。

    果郡王强势了一辈子,嫡庶五个儿子都怕他,唯独拿唯一的嫡出闺女没办法,她一扁嘴,他的心就软了。

    果然,果郡王一回到府里,他小闺女就端着茶进来了,“父王,喝茶,您辛苦了。”殷殷地望着他。

    果郡王心中发苦,只觉得这御赐的茶叶喝到嘴里比黄连还难以下咽,索性放下茶杯,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闺女啊,父王不渴,一会再喝。”

    穆思甜看着他爹脸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安极了,顾不得害羞,问:“父王,徐大将军怎么说?可有答应?”

    果郡王搓了搓手,“闺女啊,父王对不起你,这事没成!”

    穆思甜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咬着嘴唇,似乎要哭出来,却还强笑着,“父王,没成就没成吧,是女儿和他没缘分,没事,谢谢父王,女儿让您操心了。”一颗心却冰凉冰凉的,从灵泉寺回来她就心有预感,只是不甘心,她喜欢了他那么久啊!原来他心有所属是真的呀!

    果郡王顿时心疼起来,心里把宁非骂了个狗血喷头,安慰闺女道:“我闺女这么好,是徐家小子没福气。你放心,父王一定给你找一个比他更好的。”

    “嗯,女儿不伤心!”穆思甜拼命告诉自己没关系,可心里却仍是那么难过。

    果郡王就更加心疼了,他的小闺女多懂事,多贴心,徐家小子真是太没眼光了。

    穆思甜忍着泪意,“父王,您歇息吧,女儿就不打扰您了,女儿告退。”她垂着头,声音里带着哭腔。

    “甜甜!”果郡王的心疼得都要拧起来了,他扬起的手顿在半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闺女黯然而去。

    果郡王长吁短叹,闺女那张强忍着悲伤的小脸不断出现在他脑中,这明明是桩好事,怎么就弄成这样了呢?

    在书房呆不下去,果郡王就去内院寻郡王妃,郡王妃听了丫鬟的禀报正准备去瞧闺女呢,见夫君过来,才住了脚步,“王爷,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她殷切地望着果郡王,闺女的性子看着柔和,实则是个认死扣的,现在不定怎么伤心呢。

    果郡王面带难色,“牛不喝水总不能强按头吧?徐家那小子不是个好的,强扭的瓜不甜,咱闺女就是强嫁过去也不会幸福的,更何况现在是圣上发话,那小子的婚事圣上另有打算了,徐其昌都做不了主。”

    郡王妃大惊,“王爷,怎么就惊动了圣上?这是怎么回事?”

    果郡王哼了一声把事情说了,“本想着跟圣上求个赐婚,咱闺女嫁过去也体面,谁知道徐家那小子十分奸猾,后脚跟着也进了宫,也不知怎么跟圣上说的,之后圣上就不许再提赐婚的事了。”

    郡王妃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那咱闺女------”想起丫鬟的回禀,她忧心起来。

    果郡王道:“长痛不如短痛,王妃你好好劝劝闺女,让她看开点,这段日子就不要在她跟前提婚事的事了。”

    郡王妃哼了哼,不满地看向果郡王,“这还不是要怪王爷你,我就说不合规矩,偏你允了她娘家侄女进府小住,要不然甜甜能独自出府吗?她不出府能被徐家小子救了吗?冤孽啊!”

    郡王妃是一肚子的怒气,张侧妃求动王爷接了娘家侄女来郡王府小住,李侧妃一瞧也接了侄女进来,谁知道她们的侄女不是个好的,表面上对她闺女尊敬,私底下却拿言语挤兑,激得她闺女就跑出王府了。

    虽然事后把她们撵出府了,王爷也做主罚了两位侧妃,可郡王妃一想起她的小闺女差点被人掠走就恨得牙痒痒。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桩糟心事,郡王妃恨不得能生撕了张李两人,仗着生了儿子就上蹿下跳,等着吧,你还有落本王妃手里的时候。

    果郡王面色也讪讪的,“我不是罚了她们吗?”提起这事他就理亏啊!

    郡王妃更来气了,是罚了,罚禁足半年,只是不能出院子,还有丫鬟好吃好喝伺候着,这叫哪门子惩罚?不过郡王妃也知道见好就收,便没有继续抓住不放,“王爷,妾身实在放下不下那傻丫头,妾身过去瞧瞧她。”

    “你去,你去!”果郡王忙不迭地道,“你好生安慰安慰她。”他乖巧的小闺女。

    郡王妃横了他一眼,“妾身自个的闺女还能不疼吗?”领着丫鬟就出去了,留下果郡王讪讪的立在那里,得,他还是回外院呆着吧。

    宁非半是欢喜半是邀功地把事情告诉了阿九,阿九意外地一挑眉,“这么说皇兄知道你知道我其实是女儿身的事了?”

    宁非点头,“阿九,我跟圣上求娶你来着,圣上都被我的诚意打动了。”一副“我很能干吧,快来夸夸我”的得瑟模样。

    “求娶?”阿九磨牙,“你过来!”他对着宁非勾了勾手指头。

    宁非不知是诈,屁颠屁颠就凑过去,被阿九一把捏住下巴,拍着他的脸,语气森森,“你求娶,问过本王的意见了吗?”这该死的,胆肥了,瞒着他小动作倒是不少!

    宁非被阿九捏住下巴,也不敢动,讨好地对阿九笑,“这不是巧了吗?我爹跟果郡王进宫求赐婚圣旨,我得阻止不是?”

    “所以你情急之下就把本王推出来?”阿九眯起眼睛,越加危险,手上力道加重。

    “哎呦,哎呦,我英俊的脸!阿九轻点,毁了容就不好看了,你瞧着也糟心不是?”宁非夸张地大叫。

    “不好看就不好,本王一点都不糟心。”阿九冷哼一声,松了手。就在宁非松了一口气以为揭过的时候,阿九压着他去演武场又把他暴揍了一番。

    宁非忍着身体的疼痛心里可高兴了,还好,还好,阿九揍了他这气便算是出了,他其实可怕阿九不理他了。啦啦啦,现在他和阿九的事在圣上那里过了明路,离他娶阿九的日子还远吗?

    阿九刚揍过宁非,他皇兄就派福喜公公请他了,阿九连看宁非都懒得看,袖子一甩就随着福喜公公进宫了。

    “皇兄!”阿九熟门熟路地坐在昭明帝对面。

    昭明帝看着他的小皇妹心情可复杂了,“小九,你和镇北将军?”他心里飞快地措词,提醒自己这是娇滴滴的小皇妹,不是皮糙肉厚的臭小子,生怕自己的话说重了伤了她的自尊。

    阿九道:“就那么回事!皇兄不用放在心上。”

    昭明帝语塞了,就那么回事是怎么回事?小九这是什么意思?昭明帝有心想问个清楚,却又不好意思。姑娘家家的,让他一个大男人怎么问出口?他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小九,你年纪也不小了,要不你恢复公主的身份,皇兄替你办婚事吧!”

    至于驸马的人选,自然是徐宁非了。昭明帝心里再不愿也不得不承认他家小九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满京城一众公子也就他最出彩了。勉勉强强能配上小九。

    “不用!”阿九张嘴就回绝了,“皇兄,臣弟现在还不想成亲。”

    “那怎么行呢?”昭明帝有些着急了,他家小九再是身份贵重到底也是个姑娘家,就这么没名没分地和个男子在一起------不行,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怎么不行了?行的,皇兄。”阿九坐直身子,看着昭明帝诚恳地道:“皇兄,臣弟从小就是被师傅当男儿养的,臣弟不想做公主,也不喜欢受规矩约束,而且臣弟现在还没做好成婚的准备,皇兄您就容小九放肆一回吧。”

    对上小九恳求的眼神,昭明帝张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他想说小九你即便做了公主也不会受约束的,可面对小九清澈信任的眼眸,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公主虽比一般的臣女自由,但和王爷相比还是要受许多规矩约束的,他的小九生来高贵,又被仁德太子养得潇洒恣意,他也不忍他受拘束呀!

    “可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呀!”昭明帝发愁,他的小皇妹总不能当一辈子的男人吧?

    阿九一听这话便知皇兄算是答应了,忙道:“车到山前必有路,皇兄不用操心这么多啦!也许臣弟过些日子就改变心意想当公主了呢,而且您之前不是答应让臣弟再玩两年的吗?”阿九提醒道。

    昭明帝听着阿九一口一个臣弟臣弟地自称,其实可闹心了。有个主意大一心想做男儿的皇妹怎么破?在线等,怪着急的。

    他除了妥协答应还有其他的法子吗?昭明帝瞪了阿九半天,道:“皇兄把徐宁非调回京城吧?”这样他的皇妹也不用饱受相思之苦了,漠北那么远,他可不放心小九跟着去。

    “不要!”阿九一口否定,义正辞严地道:“皇兄,他是您的臣子,武将就该戍守边疆保家卫国。是猛虎就该回归山林,圈在园子里野性都磨没了,臣弟可不喜欢裙下弄臣。”笑话,宁非这么黏人,他都快受不了,还是赶紧让他回漠北吧。

    昭明帝十分欣慰,他的小皇妹就是贴心,什么时候都替他这个皇兄着想。

    昭明帝和阿九是兄友弟恭,徐其昌和宁非父子俩却是剑拔弩张。徐其昌好不容易才逮到儿子回府,本想探探他的口风,到底都跟圣上说了些什么。可无论怎么问,儿子都是死活不说,还嚷嚷着让他不要过问。你说气不气人?

    刘姨娘被禁在院子里礼佛,短短个把月人就老了许多,眼角的皱纹可明显了。

    “宽儿!”刘姨娘看到推着轮椅进来的儿子脸上满是惊喜,“你可还好?”目光落在他伤着的腿上,眼底就是一痛,“宽儿!”她满含热泪望着儿子。

    “我好不好姨娘不是看到了吗?”徐令宽阴郁的脸上满是戾气。

    刘姨娘的神情更痛了,“都是姨娘不好,是姨娘连累了你呀!宽儿,姨娘对不起你呀!”她那么优秀出色的儿子成了残废,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徐令宽却冷冷地看着她,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似的,眼底有怨毒一闪而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刘姨娘揪紧帕子,睚眦目裂,“是大公子害得你,那个贱种把你害成这个样子,你爹就一句话都没说吗?”难道只有那个贱种才是他的儿子吗?大将军未免也太偏心了吧?庶出的就该死吗?都是她对不起宽儿,宽儿那么优秀,比嫡出也不差什么,只是因为托生在她肚子里------

    徐令宽脸上露出讥诮,“姨娘想让爹怎么做?也打断大哥的腿吗?爹可舍不得。你别忘了,他可是赫赫有名的镇北将军,大燕朝最年轻的戍边大将,爹还指着他传承衣钵支撑门户,怎么舍得动他一根手指头?”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刘姨娘大受打击的样子,“他该死,该千刀万剐!”

    他的脸上浮上残忍的微笑,“姨娘还不知道吧?爹亲自给大哥寻了一门,对方是果郡王的闺女。果郡王姨娘知道吧?是宗室中最有才干的人,也是出了名的疼闺女。大哥有这么一个岳家,前途一片光明,谁也别想撼动他分毫。”

    “不,不可能!”刘姨娘摇着头,满脸狰狞。

    徐令宽却继续道:“爹想求个赐婚,可惜也不知大哥跟圣上说了什么,这门婚事作罢了。姨娘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圣上说了,大哥的婚事由他做主,连爹都不得过问。”

    “这是什么意思?”刘姨娘咬牙切齿。

    “什么意思?”徐令宽徐徐冷笑,“意思就是大哥将要有一门比果郡王府更好的亲事。姨娘可记得圣上可是有适龄公主的。”

    那个贱种要做驸马了?刘姨娘惊得目瞪口呆,就听她儿子又道:“大燕的驸马可不像前朝的驸马那般只能去鸿胪寺混日子,姨娘,大哥要一飞冲天了,谁也挡不住他的势头!”

    “谁说的?”刘姨娘恨极了,这句话脱口而出。对上儿子看过来的目光,她瑟缩了一下不自在地别开视线。

    徐令宽轻笑一声,“姨娘还是慎言得好,儿子已经废了,在这府里也是讨人嫌的,还得仰仗大哥的鼻息呢。”脸上是自嘲和颓废。

    刘姨娘神情猛地激动起来,抓住徐令宽的手,急切地保证着,“宽儿,你不能自暴自弃,姨娘想办法,一定会寻到鬼手神医治好你的腿的,你不要放弃,你相信姨娘,姨娘说真的。”顿了一下又隐晦地道:“就是那边你也不用担心,姨娘,姨娘会想办法的。”

    徐令宽瞳孔猛地一缩,随即便恢复了颓废的样子,“姨娘说笑了,鬼手神医哪是那么好寻的?儿子已经废了,已经认命了,就这样吧,姨娘你也好生的,你活着儿子就还是个有娘的,你若不在了,儿子------”他的话极轻,刘姨娘没有听清,只能眼看着儿子颓然的背影慢慢远去。

    ------题外话------

    谢谢龙月雪的5钻和鲜花,涵涵铱铱的鲜花,陶大桃的3朵鲜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