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50章 桃花的威力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阿九带着笑意的目光中满是赞赏,“你也好久没回相府了,你爹都快要把你忘记了,你去给宋清欢添妆,顺便刷刷存在感,怎么说你也是宋家的嫡女,你爹可不能厚此薄彼了。”既然宋相爷不同意桃花出族,那给闺女出点嫁妆总不过分吧?

    桃花的眼睛更亮了,点头如小鸡啄米似的,“嗯嗯,我这就回去瞧瞧爹他老人家。”她和阿九想到一块去了,她现在还是宋家女,宋家自然得给她出嫁妆,她得去瞧瞧宋清欢有多少嫁妆,到时就比照着这个要,绝对不能少了。

    桃花收拾了两张帕子几个荷包就出府了,阿九斜睨了一眼鞍前马后的宁非,道:“我怂恿桃花回相府闹事添堵,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还喜欢我?不觉得害怕吗?”

    宁非宠溺一笑,“正好我也不喜欢宋相爷那人,假惺惺的!给他添堵我巴不得呢。而且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呀,咱俩正好天生一对。”他可喜欢阿九睚眦必报小坏小坏的模样了。

    “哼,油嘴滑舌。”阿九冷哼一声,可眼里的笑意却是骗不了人的。

    宁非心中也了然,佯作委屈的样子,“天地良心,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阿九你还不知道我的心吗?”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快乐,只要能和阿九在一起,哪怕阿九一句话不和他说,他也是满足的。

    阿九果断地摇头,“你的心?没见过!拿出来瞧瞧呀!”

    宁非一滞,更加委屈了,一下就把匕首摸出来了,对准自己的心脏,“阿九,只要你一句话,我立刻就把心剜出来送给你。”脸上的神情不复平常的玩世不恭,而是认真和郑重,还有一丝疯狂。

    阿九手一伸就把匕首夺了过来,拿在手里把玩着,随后扬手扔了出去,“鲜血淋淋的,我要那玩意干嘛?行了,你那时什么表情?知道你忠心总行了吗?”

    宁非立刻就笑了,上前就抱住了阿九的腰,“我就知道阿九舍不得。”阿九的腰可真细呀,阿九身上可真好闻呀!宁非贪婪地把头贴过来,痴迷了。

    “放开,你少动手动脚的!我让你松手,听到了没有?”阿九一个不防被宁非抱了个正着,那扑鼻而来的男子气息让他的心乱了一下下,可无论他怎么拍宁非的手,拧他的胳膊,宁非都没有松开手。

    “阿九,让我抱一会,就一会好不好。”宁非低声哀求着。

    不知为何阿九抬起的手就顿在了半空,随即他莞尔,不就是抱一下吗?他紧张个什么?想到宁非日日跑到王府围着他转,而且他在京城呆得日子也不多了。算了,他想抱就抱吧。

    想到这里阿九的身体软了下来,迟疑了一下,把手放在了他的后背上。他也不是铁石心肠,宁非对他的心意他都看在眼里,嘴上不说,他心里也是喜欢的。

    宁非感受到阿九态度的变化,简直是欣喜若狂,更用力的抱紧阿九,心情激动。阿九,他的阿九啊!

    当相府门房的下人看到桃花上门的时候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三,三小姐,您怎么来了?”

    桃花头一扬,端出一副贵女范儿,“相府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回来。行了,你们老实当差吧,我自个进去就行。”

    想要往里面通报的奴才立刻讪讪地站在了原地,桃花不着痕迹地斜睨了他一眼,昂首挺胸往里走。

    桃花没去外院,也没去姚氏的主院,更没去她曾经住过的涟漪院,直接去了宋清欢的院子。

    “二姐姐,妹妹我回来给你添妆了,恭喜你嫁得佳婿!”一进门桃花就大声嚷起来,还抓着想要往里通报的丫鬟往身后一摔,“你一个奴婢居然敢走在主子前头,翻天了你!不是说了不用你带路,我跟二姐姐是亲姐妹,你一做奴婢的跟着凑什么热闹?”

    可怜丫鬟被桃花摔在地上,十分委屈,她什么时候凑热闹了?她是二小姐院子里的奴婢,有客上门,就算是夫人和相爷来了她也得通报呀,这是规矩!怎么到三小姐嘴里反倒都是她的错了?她张嘴想要分辩,可却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桃花大摇大摆进去了。

    宋清欢这还有几位要好的小姐来给她添妆,听到桃花的声音都是一愣。好在宋清欢很快回过神来,笑着对小姐妹们道:“是我三妹妹回来了。”

    便有那心直口快地问:“清欢,你三妹妹不是认回来了吗?怎么不住在府里呀?”

    宋清欢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边上她的表妹姚惜惜鄙夷地道:“还能为什么?瞧不上相府呗,睿亲王府多富贵!”

    小姐们都露出明白的表情,心里对桃花一点好感都没有。

    宋清欢一脸不赞同地看向表妹,“惜惜,不可胡说,三妹妹只是在相府住的不习惯——”

    话还没说完就被姚惜惜抢过去了,“表姐,就你心好当人家是姐妹,还替她藏着掖着。可人家拿你当姐妹了吗?就拿上次在行宫来说吧,她自己吃香的喝辣的,可没想着一点你和姑母。”姚惜惜提起这事还恨得要死,要不是那个该死的贱丫头她能受那么多苦?

    有小姐打抱不平,“清欢,你就是脾气太好了,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烂好心。”

    这句话正好落在桃花的耳中,她好奇地看着那位说话的小姐一眼,问宋清欢,“二姐姐,谁欺负你了?”

    宋清欢一噎,而一直冷眼旁观的宋清歌却毫不客气地笑出声来,站出来道:“三妹妹,这可不就是说你的吗?不过我相信二妹妹也是无心的,话赶话就撵到这了,你不用放在心上。”她捂着嘴眼角都是得意。

    宋清欢的脸一下子黑了,不满地看向宋清歌,这个大姐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大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呢?这不是挑拨我和三妹妹的关系吗?”

    其他几位小姐的脸上也不大好看,看向宋清歌的目光不善极了,一向听说宋家这位庶女还是不错的,怎么这么拎不清呢?

    桃花突然笑了起来,“哎呦喂,我欺负二姐姐?这是哪个造的谣?我都不住相府哪里欺负得了二姐姐?二姐姐,我可没欺负你吧?”她大大方方地看向宋清欢。

    宋清欢一肚子的气也得笑呀,“三妹妹你误会了,大姐姐和我们开玩笑呢,是不是大姐姐?”警告的目光看向宋清歌。

    宋清歌很想说不是,可宋清欢警告的目光让她想起自己虽然订下了婚事,可嫁妆还捏在嫡母手里呢。只好很不情愿地道:“是呢,三妹妹,我和你开玩笑的,你千万别当真啊!”

    桃花看了宋清歌一眼,心中一哂,她还以为宋清歌胆子变大了呢,没想到还是老鼠胆,被宋清欢一威胁就怂了。

    “大姐姐你也真是的,这样的玩笑能随便乱开吗?这不是挑拨我和二姐姐的姐妹感情吗?”桃花义正辞严地指责。可把宋清歌呕得不行,简直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看到庶姐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宋清欢心中也是一阵顺畅,上前携着桃花的手柔声道:“三妹妹怎么回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呢?”

    自以为很有长姐的范儿,可桃花却不买账,眼睛眨巴了一下就道:“我回自己家还要提前说一声?想回来就回来了呗!”

    噎得宋清欢脸上的笑容都差点挂不住。

    就听桃花又道:“二姐姐你不是要出嫁了吗?我回来给你添妆呀!瞧瞧,这是我自个亲手绣得帕子和荷包,你也知道妹妹我手里没啥值钱东西,只好自己动手做些小物件聊表心意,东西虽不值钱,可也是我的一片心意,二姐姐你不嫌弃吧?”

    宋清欢看着桃花递过来的帕子荷包,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三妹妹手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别的不说了,光是吴家送的聘礼可全捏在三妹妹自个手里,说起这个她就嫉妒得眼红。

    本来把那桩糟心的婚事仍三妹妹头上她是十分高兴的,而且娘亲也给她透漏了,等吴家来下聘礼就从中挪一部分出来添到她的嫁妆里。可是吴行云那厮是下聘礼了,却不是下到相府的,而是直接送到睿亲王府。一路敲锣打鼓从相府门前而过,据估计,那聘礼不下二十万两银子。

    二十万两啊!相府虽然富贵,爹爹也算疼她,她嫁的又是三皇子,她的嫁妆都不一定有二十万两,毕竟宋家的家业是要留给哥哥的。

    她失了银子不说,相府还跟着丢脸!那段日子她都躲着不敢出门,就怕人问相府的姑爷为什么把聘礼下到睿亲王府。

    三妹妹那么有钱的一个人就拿几个破荷包来给她添妆,这不是故意寒碜她吗?宋清欢真想把东西摔出去,却又不得不捏着鼻子接过来,“瞧三妹妹说得,好似姐姐我多爱财似的,添妆本就是个心意,哪怕妹妹你空着手来姐姐我也是欢迎的。三妹妹快进来做,翠茗,给三妹妹看茶。”宋清欢一副姐姐的样子。

    桃花笑得很开心,“二姐姐不嫌弃就好。”她顺势就做了下来,好奇地看着其他人,“你们都是我二姐姐的朋友吗?是来给她添妆的吧,我二姐姐马上就是皇子妃了,一辈子享受荣华富贵,不像我,只能嫁到吴家去,吴家是商户,还离京城那么远,我就是受欺负了也没个人撑腰,咳!”说着她手托着脸叹气,一副为自己未来处境发愁的样子。

    宋清欢脸上的笑就更挂不住了,这个三妹妹,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是她大喜的日子,还非得提什么吴家,纯心来给她添堵的吧?她也更怕她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语,忙道:“三妹妹你不用担心,吴家豪富,你嫁过去不会吃苦的,而且有爹在呢,怎么会看着你受委屈?”

    桃花依旧叹气,“爹是能替我撑腰,可山高皇帝远,爹也够不着呀!还是二姐姐你命好,嫁在京里就不说了,未来夫君还是个皇子,地位超然啊!”

    这一番话说得其他几位小姐都心中黯然,这宋清欢虽然是相府千金,可她们的身份也不差呀!可嫁人之后她们就比不上宋清欢了,以后见了她都得弯腰行礼了,这让心高气傲的她们怎么接受得了?于是她们的脸上都淡淡的,瞧着宋清欢也不像以前那么亲热了。

    桃花感叹完了又道:“二姐姐,你出阁夫人给你备了多少嫁妆呀?”

    宋清欢顿时警惕,朝着桃花嗔道:“嫁妆都是长辈操心,给多给少都是长辈的心意,哪有姑娘家自个要嫁妆的?”

    桃花撇嘴,“二姐姐,我能和你一样吗?你是夫人亲生的,又讨爹爹喜欢,嫁妆上头自然不会亏待你了。我就不一样了,我亲娘早就不在了,又是半路回家,爹爹瞧我也不大顺眼,我出嫁还不知道有没有嫁妆呢?”

    你还想要嫁妆?不都早就给你了吗?宋清欢心里恨极了,可当着好友们的面却不能说破,只道:“怎么会没有嫁妆呢?三妹妹你也是相府的小姐,爹爹的亲生闺女,府里肯定会给你嫁妆的。”

    桃花顿时一喜,“真的?那太好了!”她眉开眼笑着凑近宋清欢,“二姐姐,你的嫁妆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让我开开眼呗!我也是嫡女,我娘还是原配,怎么着咱俩的嫁妆也该差不离吧!走走走,咱去瞧瞧,以后我就比照着二姐姐的嫁妆跟爹爹要!”

    那开心的样子落在宋清欢的眼里真膈应极了,就是在场的几位小姐心中也觉得鄙夷,却并不厌恶,只觉得相府这位半路找回来的三小姐虽然小家子气,却倒也有几分直爽。

    宋清欢能带着桃花去看嫁妆吗?她又不傻!于是她为难的看了一眼小伙伴们,对桃花道:“库房的钥匙在母亲那里,而且今日——有些不便了,三妹妹要是实在好奇,等改日可好?”先把当前糊弄过去再说,回头把这是告诉爹娘,有他们在,哪里用得着自己为难?

    桃花一脸地失望,“哦,那算了吧!我还以为能长长见识呢。”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

    众人就更加觉得桃花是个什么都表露在脸上的没心眼的姑娘了。

    桃花坐在那里,宋清欢也不好与她的小伙伴们说什么,那几位小姐自个也觉得索然无味,就一个个起身告辞了。

    宋清欢把她们送走,回过身来看桃花,桃花忙道:“打扰二姐姐半天了,我也该告辞了,二姐姐不用相送,我自己知道路。”

    宋清欢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待她找回自己声音的时候,桃花早就走远了,她气得把帕子都要撕碎了,这个贱人,一如既往地惹人讨厌!还肖想跟她一样的嫁妆,脸可真大呀!

    不行,得把这事告诉娘亲,她别想再从相府带走一两银子。

    桃花膈应了宋清欢一番,神清气爽!她蹦蹦跳跳往外走,并没有直接出府,而是去了她哥哥宋承熙的院子。

    宋承熙看到妹妹特别惊喜,“昭昭你怎么来了?你在九王爷身边还好吧?”眼睛不错地盯着她看。

    桃花心里一暖,渣爹不疼她有什么关系?她还有哥哥疼呢,还有公子疼她呢。

    所以桃花高扬着头道:“我在睿亲王府自然如鱼得水好得很了,你放心吧,公子待我好着呢。倒是你,多张个心眼,自个照顾好自己。”

    宋承熙笑了,摸着桃花的头,十分宠爱地道:“行了,小丫头,还操心上哥哥了,你好好的,哥哥就什么都好了。”

    ------题外话------

    抱歉今天晚了,明天万更补偿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