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47章 日行一善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皇子想了想,义正辞严地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燕律法面前人人平等,既然姜鹤失手致人死亡,自然要承担起责任。”他说完看向阿九。

    阿九不置可否,而是直接看向二皇子,道:“你觉得呢?”

    二皇子沉吟片刻,道:“大皇兄说得有理,只是姜鹤毕竟是平国公府的独孙,还是判个流放给他留条性命吧!”

    阿九道:“可成家坚持要他偿命。”

    二皇子皱起了眉头,阿九便把目光转向三皇子,“你觉得应该怎么判?”

    三皇子胸有成竹地道:“成家虽然令人同情,可人死不能复生,姜鹤也是家中独苗,丧亲之痛成家自个深有体会,就更不应该要求别人也这样了,两家应该坐下来商议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得,说了等于没说!阿九的嘴角微不可见地抽了一下,又问向四皇子。

    四皇子思索了半天,方才犹犹豫豫地道:“三位皇兄说得都有道理,不过侄儿我更赞同三皇兄的,毕竟以和为贵才是没事。”

    阿九点了下头,并没有说什么,问五皇子,“你觉得呢?”

    五皇子觉得十分棘手,怎么判?他怎么知道?他又不是府尹。半天后他才道:“杀了姜鹤吧,那平国公就断了香火了,静敏姑奶奶都一把年纪了,怪不落忍的。可不杀吧,成家又不愿意,成继宗一死,成家是绝了子嗣了。左右都不好办,要不让平国公赶紧给姜鹤娶个媳妇,等他有了子嗣再判他斩立决?”

    阿九轻笑一声,就听得大皇子道:“成家恨毒了姜鹤,怎么可能会愿意让他有子嗣传承?”

    二皇子也道:“要是他娶的媳妇一直没生下子嗣呢?”难道就一直留着他的性命?

    三皇子四皇子也附和,“要是生的一直是闺女呢?”

    五皇子被问的哑口无言,。双手一摊,“我怎么知道?我也就这么一说,皇叔您说该怎么判?”

    其他几位皇子也都看向阿九,阿九的目光自他们脸上滑过,“我想知道你们作出判定之前有没有了解案情?”

    案情?不就是姜鹤失手杀死成继宗吗?难道还有什么隐情?不能啊,要是有隐情早暴出来。

    阿九看到他们脸上的表情,脸色冷凝的厉害,道:“姜鹤为何失手杀了成继宗?凶器是什么?两人因何事起的嫌隙?按理说两人身边都跟着奴才的,为什么就没有拦着挡着?这些你们都清楚吗?”

    五位皇子对视一眼,摇头。不过是京兆府的一桩案子,又不是他们治下,他们没事了解这么清楚做什么?

    “既然什么都不清楚你们是依据什么判得案子?”阿九的声音猛地提高,嘴角也满是讥诮,“凭你们皇子的身份吗?嘴巴一张一合就定人生死,不觉得草率吗?若是给你们一个州县,得冤杀多少百姓?观政了小半年了,连个没品级的小史都不如,还龙子风孙呢?难怪你们父皇失望!”

    几位皇子对他是不是真正地恭敬,阿九能不知道吗?他这五位皇侄,除了五皇子是个心大的,剩下四位都不打简单,大皇子自视甚高,常常觉得自己是兄弟中的第一人;二皇子心中的优越感也是满满的,估计觉得自己是元后所出;三皇子虽上赶着讨好他,但也只流于表面,其实并没有多少真心;四皇子,瞧着低调常常令人忽略过去,可阿九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违和感,他虽不知是什么,但估计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皇家,哪一个又是简单的?

    这回可让他逮着机会了,这其实也是他答应皇兄的一个原因。哼,皇子了不起啊!老子就不是了吗?阿九深知不先把他们的傲气打下去他就别想把课上下去,恰好他瞧他们也挺不顺眼的,可不得可劲地往死里嘲讽?

    愤怒从几位皇子眼底一闪而过,二皇子分辩道:“皇叔,我们兄弟又不是京兆府——”

    话还没说完就被阿九打断了,“不是京兆府府尹是吧?就可以信口开河了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尤其是你们,身为皇子,将来都是身居高位,就你们这样的为官之道,大燕离亡国还远吗?尤其是你,你是嫡出皇子,做错了事情还找理由找借口,你让你父皇怎么放心把江山社稷交到你的手上?”阿九怒斥道。

    二皇子心中一跳,本来十分生气的,可听了他皇叔后面的话他的整颗心都隐隐激动起来。皇叔说他是嫡出皇子,还提到了江山社稷,这是不是代表在皇叔心中他是不一样的?还是父皇说过什么?

    虽然受到了怒斥,二皇子是一点也不生气了,相反态度也异常恭顺,“是,皇叔,是侄儿见识浅薄了,您说的对,还望皇叔多多教诲。”

    二皇子高兴了,其他几位皇子却是恨得牙齿痒痒,大皇子想:凭什么父皇要把江山社稷交到二弟手上,他是嫡子不假,自己还是长子呢。再说了,先皇后都不知死了多少年了。三皇则想:有能者居之,凭什么父皇要把江山社稷交给二哥?自己又哪里差了?四皇子心里冷哼不止。只是面上都没表露出来罢了。

    阿九哼了一声,脸色这才好了一些,语重心长地道:“你们是皇子,将来要治理一国一府,不了解治下的情况能治理好吗?既然说到了案子,那你们就拿这桩案子练练手吧,问清楚了再来告诉我你的判决。”

    几位皇子心中憋了一股气,急迫地想要让阿九另眼相看,于是出了睿亲王府二话不说就去了京兆府。五位皇子联袂而来,可把府尹大人惊坏了,自然是问什么说什么。大皇子等人心中得意,心道这下看皇叔还有什么话可说?

    把几位皇子打发出府之后阿九就悠悠哉哉地出了书房,看着天也蓝了,树也更绿了,一改多日以来的郁气,心情可好啦!难怪皇兄那么喜欢骂大臣,这感觉可真舒爽!

    “咦,宁非呢?”阿九没看到宁非的身影,有些诧异。

    桃花一边打算盘一边道:“来了,见您和几位皇子在书房忙,就又走了,说午时会过来用饭。”还不忘撇撇嘴,真把睿亲王府当自个的家了,是不是该收他点饭钱?还是算了,他已经送公子不少东西了。

    阿九哦了一声就背着手出去了,难得宁非那个缠人鬼不在他出府转转吧。

    阿九谁也没带,出了王府溜溜达达就去了西市,这些日子他新培养了一个爱好,那就是摆弄盆景,倒不是喜欢观赏,他就喜欢拿着大剪刀对着盆景咔嚓咔嚓,修成各种形状。也许是他的审美眼光与别人不大一样,经他大剪刀咔嚓过之后,用桃花的话说那盆景太惨不忍睹了,还笑话他这个爱好太浪费银子。

    “这几盆作价多少?”阿九指着他瞧中的盆景问花农。

    花农局促不安地搓了搓手,结结巴巴地道:“公,公子,这东西不值啥钱,是小老儿自个在山上挖的,您,您看着给点就行。”

    他并不是花农,而是城郊乡下庄子里的,因为听人说这什么盆景能卖钱,他家里儿子摔断了腿,小孙子又磕破了头,没钱抓药,他也是被逼无奈才到山上挖了小树栽到盆里进城来试试的,天不亮就来了,蹲了一上午也无人问津,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位好看的公子哥,他也不敢要价。

    阿九瞧这人是真的老实,又见他的盆景虽然盆子是粗陋廉价的,但盆栽却颇有野趣。便道:“你这的盆景我都喜欢,十两银子我全要了,不过需要你帮我送到府上去。”

    “十,十两!”那人不敢置信地惊呼一声,随即急急地解释道:“公子,十两是不是太多了?这几棵树不是什么名品,是小老儿在山里挖的野树,也就费了小老儿半天的功夫。”他辛苦种上一年的地也落不下十两银子啊!有了这十两银子,儿子的腿和小孙子的头都能治好了,而且瞧着公子的样子也不是个缺银子的,可那他也不能坑人呀!

    真淳朴!阿九对这身形佝偻的老头印象更好了,笑了笑道:“老人家,你的盆栽虽不是名品,但胜在自然野趣,合了我的眼缘,十两银子不算多,换个盆子能卖到百两都不止呢。喏,先给你五两,剩下的你把盆栽送到睿亲王府问管事的要。”阿九从钱袋里拿出五两银子塞他手里就走开了。

    老头攥着手里的银子傻愣住了,王,王府?这位公子是王府的?可那个什么睿亲王府在哪?老头晕乎乎的,半天才回过神来,向旁边的人打听,“那位公子说的睿亲王府在哪?”

    边上的人见状羡慕极了,“哎,老头,你这是交了好运了,知道那位公子是谁不?那位可是睿亲王爷,圣上的亲胞弟!你问睿亲王府?我知道呀,走走走,我亲自领你去!”他东西也不卖了,直接卷吧卷吧给老头引路去了。

    笑话,那可是睿亲王府!这辈子可能只有这么一次开眼界的机会了,他还卖什么东西呀!

    阿九继续往前走,一边摇着折扇,风流倜傥的模样,引得街上的行人无数目光。正走着呢,突然一个人从巷子里跑出来撞到了他身上,他倒是没事,撞他的那个人却摔倒了,是一位姑娘,挺狼狈的。

    “姑娘没事吧?”阿九问。

    那姑娘摇头,“没事。”挣扎着就想爬起来,似乎很着急,可爬了两下却没能起来。阿九心道这莫不是摔断腿了?正准备上前查看就听身后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你个死妮子,我看你往拿跑?”

    阿九转头,就见一个穿红着绿的中年妇人领着几个打手模样的人气势汹汹而来,目标正是地上的那位姑娘。

    阿九转回头来看地上的姑娘,果然见她一脸着急。

    “你跑啊,跑啊!能耐了你!信不信老娘打断你的腿。”中年妇人上前恶狠狠地把姑娘拽起来,照着她的脸啪啪就是两巴掌。

    “放开我,你放开我!”姑娘挣扎着。

    阿九这才发现那姑娘胳膊上都是伤,他眼睛闪了闪,没有说话。

    “烈性的姑娘老娘见得多了,最后一个个还不都老老实实的?进了老娘的门还想跑,哼,带回去!”中年妇人捏着姑娘的下巴威胁着。

    “慢着!”阿九突然开口喊道。

    中年妇人见说话的是位气势不凡的公子哥,诧异了一下,但她并没有把阿九放在眼里,不过是个眼生的公子哥,“这位公子有事?”

    阿九没理她,而是看向那位姑娘,“她是你什么人?”虽然他心中已有答案,但还是确定一下比较好。

    本来已经绝望的姑娘眼里顿时燃起了希望,“公子救命!她是浮香阁的秦妈妈,小女是好人家的闺女,父死母亡,婶娘趁叔父外出走商把小女卖去了浮香阁,小女不甘心,就寻机会逃了出来。公子救命,小女能吃苦,什么活儿都会干。”她目光楚楚地望着阿九,看向秦妈妈却充满了仇恨,“我是好人家的闺女,宁死也绝不污了清白。”

    那浮香阁的秦妈妈却恶狠狠地道:“你休想!老娘花了大把的银子买了你,还没回本呢,你想寻死,想得美!”然后又转头看向阿九,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嗯,瞧着穿戴倒是不差,相貌也是好的,就是眼生,这京中有头有脸有身份的贵公子她都认识,是以阴仄仄地对着阿九道:“我劝公子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地好,老娘开门做生意,就算是买人也是花了银子的,又不是拐卖。”

    在现代逼良为娼是重罪,可在这个青楼合法买卖人口合法的古代,秦妈妈的话十分有道理。若她好生说话阿九也不会非上赶着管闲事,可这个秦妈妈一副气势凌人的模样让阿九十分看不上,嘿,他今儿还非要管上一管不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瞧这姑娘生得虽柔弱,倒是挺有风骨的,阿九很有好感。

    “我要是非要管呢?”阿九折扇一开,风流倜傥地模样。

    秦妈妈发出一声嗤笑,上上下下又把阿九打量了一番,轻蔑地道:“就凭你?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怨老娘不客气了,给这小子点颜色瞧瞧。”她对着打手一挥手。

    阿九笑了,他是不是在府里闷久了,一个青楼的老鸨都敢跟他大小声,真是勇气可嘉啊!

    阿九刷的一下合上折扇,身形不动,一脚一个就把打手全踢出去了,全身紧绷的那位姑娘这才松了口气,刚才她好怕连累了这位公子呀!

    秦妈妈一张脸可难看了,看着倒在地上哼哼唧唧的打手,心中直骂废物。“算你狠!走!”她倒是颇识时务,知道讨不到便宜,狠狠地瞪了阿九一眼,又剜了那位姑娘一眼,招呼打手离去

    “慢着!”阿九慢悠悠地道。

    秦妈妈愤怒回头,“你不要太过分。”

    “卖身契拿来!”阿九挑了挑眉梢。

    秦妈妈牙齿挫了挫,“我没带在身上。”她本来已经有了主意的,哼,小贱人,你以为被人救了就逃得了吗?卖身契往官府一递,那就是逃奴!

    “你回去拿!”阿九随便指了一人道。

    秦妈妈无奈,只好对那人吩咐了几句让他回楼里拿卖身契。

    阿九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等着,长身玉立,在张玉彤看来如神坛上的神祇一般纤尘不染。

    不大会卖身契拿来了,阿九接过去直接递给了那位姑娘,张玉彤低头看了看,眼底热热的,她抬起头对阿九感激一笑,点了点头。

    阿九这才看向秦妈妈等人,“你们走吧!”

    ------题外话------

    今日科学发展观检查,昨天下班半路上被喊回来加班,打扫了一个多小时的卫生啊—

    心之音新文《重生之极品美食家》简介:惨死在相亲路上的大龄剩女许冰冰,一不小心重生到两百年后,成了三岁宝宝的单亲妈妈

    这个时代,什么都不能吃,就是水里的鱼,也是有毒的

    可怎么办呢?没钱买营养液,都要饿死了

    绝境逢生,冰冰有异能了

    肉眼分辨食材中的毒素

    哈哈,此技能在手,天下美味尽在我手

    香辣鱼,土豆饼,炸薯条,营养豆腐……

    吃了冰冰调配的食物,异能升级哦,哦,哦!

    冰冰在众强者的眼里,便是一个香饽饽

    单纯的冰冰,惹下了一大堆的桃花

    ……

    儿子的爸爸找来了

    原来那家伙没死

    好得很!冰冰扭动自己的关节

    这个撒了种子便跑了的不负责的男人,一定要让他尝尝‘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