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45章 撞破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阿九以为进来的是桃花,没想到却是宁非,也是一惊。反正已经被发现,他也懒得矫情往浴桶中藏,但宁非灼灼的目光一直盯在他身上,他也不由气恼,狠狠瞪了宁非一眼,“还不闭上眼睛转过身去?”

    还看?再看把你眼珠子抠出来。

    宁非这才回过神来,脸上一红,慌忙闭眼转身,“阿九,抱歉,我,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不是故意的。真的,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他怕阿九生气又转过身来急急地解释着。

    阿九更恼了,怒道:“出去!”

    宁非更加惶恐了,“阿九你别生气,我真的真的什么都没看见。”现在宁非心里什么震惊窃喜都没有了,他现在只担心阿九恼了他,从此再也不理他了,毕竟阿九现在是王爷,他要是不想见他,他就别想进得了睿亲王府。更甚的是阿九在圣上跟前递个小话,自己就立刻能被踢出京去,十年八年的不许回来。

    就这么瞬间的功夫宁非就想到了这么多,“阿九,你听我说——”

    这人怎么回事?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阿九恼羞成怒,“你还说!还说!滚出去!”这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宁非一怔,随即发现阿九是恼羞的成分居多,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大喜道:“好,好,我这就出去,阿九你别生气,我在外面等你哈!”大步朝外而去。

    宁非退到外室,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怎么都觉得不得劲,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在他的脑海里怎么都挥之不去,那优美柔和的曲线,那小巧的锁骨,那胸前的浑圆,那披在肩上滴着水的秀发,还有那白花花的——

    越加清晰起来,宁非只觉得口干舌燥,他抓起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凉茶灌进肚里,一连喝了三大杯还是觉得渴。不仅渴,还觉得热,脸和身体都直往外冒火。他一会皱眉,一会傻乐,一会又窃喜,跟个神经病似的。

    宁非在屋里呆不下去了,索性出了屋子站到廊下,可室内的水声仍是往他耳朵里钻,宁非攥了攥拳头又走得远些,直到坐到水榭的石凳上他脸上的热度才慢慢褪去。

    宁非捂着自己的胸口,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可快了,然后他嘴巴越咧越大,兴奋地一捶石桌,“真他妈的太好了!”他脑中飞快地想着,一会阿九出来他是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好呢?还是直接跟阿九求亲好呢?前者,他不甘心,好不容易有机会挑破阿九的女儿身,他不想放过。后者,阿九若是恼了怎么办?

    一时间宁非陷入了矛盾之中。

    内室的阿九靠在桶壁上,待听到宁非退出门去的脚步声他才慢慢放松了身子,微微闭上眼睛。他并不像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镇静,当然也并没有十分惊慌,他对宁非还是十分笃定了,就算他知道了自己是女儿身也不会往外说的,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庆幸发现他女儿身的人是宁非,而不是别的居心叵测的人。

    “公子您怎么都起来了?”桃花进来的时候看到她家公子正在擦头发。

    阿九嘴角一抽,“你不是去拿精油吗?怎么去了这么久?”等你回来水都凉透了,这小桃花也太不靠谱了。

    “哦,刚才管家找我有点事,就耽误了一会。”桃花接过阿九手中的布巾熟练地擦拭着。

    阿九的嘴角又抽搐了一下,心道你耽误一会不要紧,你家公子我都被人看光光了。

    宁非虽然坐在水榭里,却一直紧盯着阿九的房门,他看到桃花进去了,心道阿九肯定快出来了,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狂跳起来。待房门一打开,宁非的眼睛就亮了,从石凳上一跃而起狂奔过来,“阿九!”

    阿九矜持地点了点头,宁非立刻心花怒放,太好了,阿九没有生气,那是不是表示阿九对他也挺有好感的?他一会是不是就可以求亲了?

    桃花却意外的一下,“咦,你什么时候来的?”

    阿九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警告的目光朝宁非射去。宁非立刻收了满脸荡漾的笑容,一本正经地道:“这不是刚到吗?”阿九是姑娘家,脸皮薄,他懂!

    阿九心中哼了一声,漫不经心的别开视线,算你识相。

    宁非常来常往,就差没住在他们睿亲王府了,所以桃花也只是随口一问,她看了宁非一眼,道:“正好你来陪公子说说话,我去和管家对对账。”

    宁非自然是巴不得和阿九独处,桃花这话可不正合了他的心意?一时间他看桃花觉得可顺眼了,大包大揽地摆手,“行,行,你忙你的去吧!”

    桃花离开后,宁非搓着手又傻笑开了,“阿九。”

    阿九轻咳一声,道:“你都看到了?”

    宁非点头,后又意识到不对,忙又摇头,“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看到。”见阿九有些恼,忙又改口,“不是,不是,我已经全忘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宁非越说阿九的脸越黑,平日瞧着挺机灵的,怎么就是个棒槌呢?阿九冷冷哼了一声,一转身坐在轮椅上,斜睨着宁非道:“既然看到了,也不许你往外多嘴一句的,就是你爹也不行。听到了吗?”

    宁非猛点头,只差没有发誓了,“阿九你放心,我一定帮你保守秘密。”他爹?他爹怎么比得上阿九呢?所有的人都比不上阿九重要!

    阿九的脸色这才好看一些,道:“你成日都没事吗?”天天往他这里跑,一呆就是一整天,不撵他都不想走。

    宁非猛摇头,道:“没有,我爹不是受伤了吗?圣上开恩,允我在京多留些日子尽孝呢。”他现在的头等大事就是娶媳妇。

    “那你可真是个孝子呢!”阿九毫不客气地讽刺。

    宁非嘿嘿一笑,也不恼,“我跟我爹的关系也就那样,阿九你还不知道吗?”顿了顿看向阿九小心翼翼地问:“阿九,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其实他是想直接求娶的,怕吓着了阿九,才不得不迂回一些。

    阿九被问得一愣,“什么打算?我一闲散王爷能有什么打算?”

    宁非一噎,又问:“你就没想过恢复女儿身?”

    “为什么要恢复?”阿九反问道,“我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在这个朝代里做男人可比做女人强多了。

    宁非不死心,“可你到底不是男人呀,你就没想过要嫁人生子吗?生而为人,总要给自己留下子嗣血脉的吧?”其实宁非说这话他自个都觉得没啥说服力,阿九与别人可不一样,能说出“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的人哪会在乎什么传承香火?

    果然阿九嗤笑一声,神情不屑一顾。

    宁非挫败,再这么委婉下去他就别想娶媳妇了。于是他一咬牙道:“阿九,我倾慕你已久了,你要是挑驸马先考虑我好不好?”

    “什么?你说什么?”阿九嘴里的一口茶顿时喷了出来,震惊无比地看着宁非,像不认识他似的。要是他耳朵没有幻听的话,宁非这是在跟他求婚?

    那句憋在心里很久的话说出口之后,宁非觉得浑身轻松,反正阿九已经听到了,他现在就是想收回或改口也来不及了,索性豁出去了,“阿九,我娶你好不好?啊不,是你娶我!”宁非看到阿九面色不善,忙又改口,阿九是大燕朝最尊贵的公主,哪能委屈她来下嫁?相反,自己虽有个大将军之子的身份,但在宁非心里他仍是漠北边城那个喝酒赌钱的大头兵,至于说镇北将军,那更不值一提了,没有阿九帮着运作,他早死上七**十回了。

    阿九面色复杂的看着宁非,他没有幻听,宁非是在跟他求婚,这个在漠北有狡狐之称的镇北将军正一脸忐忑地跟他求婚!看他那样子这想法也不是一时半会才有的,难道?阿九心中一动,道:“你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女子的?”

    宁非不知道阿九是在诈他,还以为阿九知道了什么呢,于是老实回答道:“漠北大捷咱们回京的路上我就知道了,可是阿九我一个字也没往外说。”他急急为自己分辩。

    从漠北回来的路上?阿九一下子就想起了那次令他差点去了半条命的初潮,原来那么早他就已经知道了呀!一时间阿九看着宁非心情更加复杂了。

    宁非见阿九只是望着自己不说话,着急了,“阿九,我是真的心悦与你,我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一辈子都听你的话,真的!绝对不惹你生气,你不喜欢的事情我都不会做。我知道你不喜欢男人纳妾收姨娘,我,我到现在还是童子身呢,连通房丫头都没有!我一直为你守身如玉呢。”宁非脑子一蒙,什么话都没有顾忌地往外说。

    阿九的眉头蹙了一下,“难不成你还想纳妾收姨娘享受齐人之福?”只要他敢点头阿九立刻就把他撵出府去永不来往。

    宁非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敢!”

    阿九瞪眼,“不敢?”语气森然,透着股危险。

    “不,不是,是我说错话了,是不想,绝不。我这一辈子是绝不会纳妾收姨娘的!阿九你要相信我!”这一生能和阿九携手就是他上辈子,上上辈子烧了高香了,他珍惜宝贝还来不及呢,哪会弄那些糟心玩意来给阿九添堵?

    阿九又瞪了宁非一眼,“谅你也不敢!”

    宁非大喜,眼际眉梢,连头发丝都透着欢喜,“阿九,你是不是,是不是答应了呀?”他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望着阿九。

    阿九一滞,向来决断的他此刻却没了主意。他该答应宁非吗?可想到恢复女儿身之后一系列的麻烦他就心烦。可要拒绝吗?他心底又有些不愿,他对宁非是真的一点好感也没有吗?那倒也不是!阿九十分清楚他对宁非并不是一点都不喜欢,可他不知道这份喜欢有多少?

    “我心里有些乱,你让我想想。”阿九对宁非道。

    宁非的眼睛顿时亮了,如暗夜里的星子那么熠熠生辉,“好好好,阿九你想,你快想,我在这等着你。”目光灼灼地盯着阿九的脸,好看,真好看,阿九怎么就那么好看呢!他决定了,哪怕阿九不答应他也不会放弃,大不了就跟他耗上一辈子。一辈子的时间很长,他不着急。这么一想,宁非心中的那种患得患失反而没了,剩下的只有笃定。

    “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被宁非这么虎视眈眈地盯着,阿九什么也想不了。

    “不能!”宁非理直气壮地道,随即又笑得跟个傻子似的,“谁让阿九你好看呢?”那眼底的温柔能溺死人。

    阿九气结,“敢情你是因为我长得好看?”他眯着眼睛,一副准备翻脸的节奏。

    宁非多有眼色啊,果断的摇头,“好看只是外在的,其实我更心悦阿九你的内在,当然最关键的是你对我好,我长这么大,你是头一个对我好的外人。”宁非的神情认真起来。

    阿九哑然,谁来告诉他宁非这糟心玩意什么时候这么会撩妹了?

    “阿九,你想好了吗?”宁非见状,忍不住催促。

    “哪有这么快?你催什么催!”阿九没好气地道,他都还没来及想好不好,有这么心急的吗?

    宁非讨好的笑,“好好好,阿九你想,接着想,我不急,不着急。”

    阿九还哪里想的下去?斜睨着宁非道:“你想做我的驸马也不是不行,只是眼下我没有恢复身份的打算,就不知道你能不能等——”

    “能!能!能!我能等!多久我都能等!”阿九的话还没说完,宁非就忍不住抢着保证,目光温柔地看着阿九,“阿九,只要你能答应和我在一起,就是十年八年,二十年,我都能等的。”

    阿九做了决定心里反倒无比轻松,“记住你说的话!你自己知道本王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你自个心甘情愿上船的,若是中途反悔或是背叛,哼,哼,本王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手段。”阿九对背叛从来都是零容忍。

    宁非不仅不生气,反倒笑得更加甜蜜了,阿九这样是不是表示对他也是喜欢的?他举手发誓道:“我以后要是背叛阿九你,那就让我万箭穿心不得好死!”他怎么会背叛阿九呢?这段情缘是他好不容易求来的,珍惜还来不及的,怎么可能会反悔?

    阿九又道:“记住了是本王娶你!”

    宁非满口应承,“是是是,是公主殿下您娶的臣。”

    阿九继续得寸进尺,“若有子嗣,长子要跟本王姓!”

    宁非丝毫不觉得不对,“行!”他简直要心花怒放了,阿九都愿意给他生儿子了!哎呀呀,他好高兴呀!

    别说长子了,就说次子,乃至他们所有的孩子都跟阿九姓他都没有意见。什么子嗣传承?跟他有什么关系?之前他还是姓宁的呢,现在改姓徐了也没见多长一块肉。就如阿九所说“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他只要活着能与阿九相守,死了同睡一口棺材就足够了。

    阿九语塞,瞪着宁非,半天才道:“既然你都答应那以后你就是本王的人了,记住啊,少在外头沾花惹草勾三搭四!当然了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本王还有考察期,考察期内你若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让本王不满,本王随时都能踢了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宁非嘴上应着,心中却道:老子都拼了老命了,自然是要绑在一起一辈子,怎么可能被你中途踢下去?“阿九你说完了吧?下面该我了。”

    话音落,宁非就欺身而上搂住阿九,低头亲上了阿九的樱唇。垂涎已久的小嘴啊,终于亲到了。宁非满足地喟叹出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