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43章这样的四皇子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小非!”宁氏喊着喊着宁非就走远了,她又气又急,“这孩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她身边的老嬷嬷劝她,“夫人,大公子心中有成算着呢,您就别跟着担心了。”

    宁氏明白嬷嬷的意思,儿子到底不是自己身边长大的,嬷嬷是怕自己管得太多惹得儿子起了逆反心理。这道理她何尝不明白只不过为人之母的,天生就有操不完的心啊!

    “既然他不愿,那就由着他去吧!”宁氏也只好认命,幸好小非也只除了不愿意成亲,对她这个亲娘还是非常孝顺的,在府外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买下来送给她,只要有空就到锦绣院陪她用饭。

    “夫人这样想就对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夫人就安生享受大公子的孝顺就是了。”老嬷嬷十分赞同地道。

    宁氏身边的几个一等和二等丫鬟却心思各异。刚才夫人说要从她们中给大公子挑屋里人,她们都心头一跳,欣喜若狂。大公子英俊又有出息,年纪轻轻就能与大将军比肩,她们都是极愿意去伺候大公子的。虽然只是个屋里人,可大公子眼下并没有娶亲,身边也干干净净,所以虽是屋里人,实则是大公子身边第一人。就算以后大公子娶了少夫人,也得给她一二分体面,一个姨娘是跑不了的。到时生下一儿半女的,一辈子的富贵是不用愁了。她们这些做丫鬟奴婢的谁不心动

    后来大公子拒绝了,她们的心都凉了半截,玉雀等心志坚定的还好,虽觉得失望,倒也并没怎么放在心上。做奴婢的,自然是该听主子的安排。而且大公子说得也对,屋里人可不就是个玩意吗女主子宽厚的还好,若是女主子是个不能容人的,那她们还不定什么下场呢还不如清清白白当个丫鬟,等年龄到了求夫人给指上一门婚事,她们都是夫人身边得用的,怎么也能配个管事吧挺直腰杆做正头娘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可有些人却不这样想,她们觉得即便配个管事那也还是奴才,自己的儿女也是奴才。可给大公子做屋里人就不一样了,她们虽是半奴,但谁见了不得程一声姑娘,生下的儿女虽是庶出,但也是正经的主子,比做奴才秧子强多了,这可是一条青云路啊!她们无比心热。大公子虽然拒绝了,可她们的心却躁动起来。

    宁非一直到回到自己院子里才如释重负,既然爹不待见他,娘那里又唠叨着逼婚,他还是去找阿九吧,顺便刷点好感。可是刚走了两步他又停了下来,他爹才把他抓回来他就又往外跑,不会把爹气疯了吧算了,算了,瞧在爹一把年纪又受了伤的份上他还是留在府里吧。其实他还是很孝顺的。

    其实宁非对他爹的伤势是了如指掌的,他留在院子里的小厮早就给他递了消息,事无巨细,连他爹用什么药他都知道。他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大老爷们,做就行了,还能如女人那般丁点大事都嚷嚷地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

    南蛮公主有意在大燕择婿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睿亲王府,家中有适龄儿子的都赶紧寻摸婚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娶了南蛮公主,那可要倒一辈子血霉的。毕竟南蛮公主不仅生得黑,性子还非常刁蛮,动不动就挥鞭子打人。偏又身份特殊,连说都不能说上一句,这样的媳妇谁乐意娶这哪是娶媳妇,分明是娶祖宗啊!

    有人就问了,那南蛮公主不是瞧中了九王爷哭喊着要做睿亲王妃吗要担忧也是九王爷担心呀!再不济不还有圣上和皇子吗圣上随便给个妃位往后宫一塞,或是直接让不受宠的四皇子五皇子娶了不就行了吗怎么也轮不到宗室勋贵和大臣们杞人忧天呀

    可是众所周知,九王爷是终生不娶的,连圣上太后都没拗过他,小小的南蛮公主就能让他就范了圣上多疼九王爷呀,尤其是九王爷才立过救驾之功,圣上哪里舍得逼他娶南蛮公主

    九王爷不娶,圣上自个估计也是不会要的。至于几位皇子,他们的婚事都定了,不过是因为出了地动这档子事,不然圣上早下旨宣布了,虽没有宣布,但大家都心照不宣呢。

    如此一来,南蛮公主的夫婿可不就得从宗室勋贵和大臣们家挑大家谁也不是傻子,这消息一出,京中最忙的就是媒婆,各家夫人都赶紧忙着给自个儿子相看婚事,若是在以往,非瞧个三五七八回不可,现在却是只要大体过得去差不多就行,毕竟大燕的姑娘再差也比娶那南蛮公主强吧

    很快京中又出了一件事情,当事人之一的那位众人避如蛇蝎的南蛮公主,她在宋相府举办的宴会上把郑家蒋家的,还有几位别家的小姐给打了。

    这事说来也颇为传奇,那一日郑蒋两女回到府里就把险些被南蛮公主鞭抽毁容后被四皇子相救的事说了,两家夫人都吓了一大跳,闺女要是如花似玉的脸儿被抽花了,还有什么前程可言所以对那一言不和就抽人鞭子的南蛮公主十分不喜,对救了人的四皇子颇有好感,在郑学士和将侯爷跟前替四皇子说了不少好话呢。

    “老爷,今儿媛姐儿回来一说可把妾身吓坏了,那南蛮公主手劲又大,那一鞭子若是抽咱媛姐儿身上了,还不得重伤幸亏四皇子路过救了咱媛姐儿,老爷,这位四皇子还真是个正直善良的,咱们得好生感谢他呀!”晚上就寝的时候郑夫人与夫人郑学士道。

    郑学士点头,道:“是该好好地谢谢四皇子,明日你吩咐管家备一份厚礼送到四皇子府上去。”

    类似的话蒋夫人也对将侯爷说了,蒋侯爷的反应也如郑学士一般,让管家备了一份厚礼送去了四皇子府上,感谢他的相救之恩。

    四皇子回到府上就一直等着呢,郑学士是翰林院的侍讲学士,写得一手好字,经常被圣上召到跟前来伺候。蒋侯爷打圣上还是皇子时就一直站他们兄弟,从来没有改变过立场,所以圣上登基后也没亏待过蒋侯府。

    今日他恰逢其会救了郑蒋两家的小姐,结了这么一份善缘,他就忍不住地想若是能得了这两家的助力,那他离那个位子又近了一大步。

    所以当奴才来禀报说是郑蒋两家登门致谢四皇子是站起身就大步朝外走,可是当他看到来的只是管家时,脸上微变,但很快就恢复了和善谦逊的模样。

    郑蒋两府的管家上前请安,奉上厚礼,转达了主子的谢意。他俩离开后,四皇子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翻检着礼物,一样一样的打开礼盒亲自瞧过了,明明礼单就放在最上头,了四皇子却视而不见。

    边上的奴才面面相觑,把头垂得低低的,心中极为不安!

    厚礼,还真是两份厚厚的谢礼啊!四皇子眼露讥诮,心里恨不得把这厚礼全砸了才好。他心里虽然也清楚凭着这一点子相救之恩不足以让郑学士和将侯爷上了他这艘船,可他没想到郑蒋两家只派了个管家备了份礼物就把他打发了,这是没把他当一回事呀,他再不受宠,也是堂堂的皇子!是皇家贵胄,是天家子孙!一个小小的侍讲学士,一个小小的侯爷,就敢欺他至此,他如何能够不恨也更加勾起了他对权利的向往,他一定要得到那个位子,一定要!他要让所以轻视他的人后悔。

    想到这里他眼神暗沉,一颗心跳得非常快。他猛地放下手中的礼物,大步朝着后院的某个院落走去。

    这个不知名的院子与其他院子不大一样,外头看着寻常,里面却建得精致,青林翠竹,小桥流水,假山轩榭,以及各种名贵的花花草草。让人十分好奇住在这里的人是谁

    可是住在这里的人却不是人,而是动物。没错的,就是动物,猫呀,狗呀,小狐狸呀,各种颜色羽毛的鸟儿呀——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地方,生得精致好看,在这个院子里,你根本找不出一只丑的动物,要是凤凰来了这里,一定会羞愧欲死的。

    四皇子进了院子,打理动物的奴才匆匆上前请安,四皇子挥了挥手,那奴才就低着头退下去了,退得很远很远,若仔细看,还会看到他垂下的眼中满是惊恐。

    廊下的鹦鹉瞧见四皇子,折腾着翅膀,张嘴就叫:“四皇子好人,好人。四皇子吉祥,吉祥。”

    “小东西,嘴儿真巧!”四皇子面带微笑轻轻拨弄着它的翅膀。

    那鹦鹉好似听懂了四皇子的话,叫得更换了,“好人,吉祥,四皇子好人,吉祥。”漂亮的小脑袋昂得高高的,豆粒般的眼睛转呀转的,可爱极了。

    四皇子的手温柔地抚摸着鹦鹉的小脑袋,“多么精致的小脑袋啊,精致得让人忍不住想要毁了它!”他语气温柔,好似对着情人呢喃,温柔却又带着无限遗憾。

    他的眼眸中一道光芒一闪,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四皇子手中那只漂亮巧嘴的鹦鹉就被他拧断了脖子。之前还神气活现高高扬起的漂亮小脑袋现在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拧着,耷拉着,一点生气都没。

    四皇子却兴奋极了,摸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一下一下往鹦鹉身上刺着,然后觉得这样似乎不过瘾,他皱着眉头端详了半天,一刀把漂亮的小脑袋割掉了,割完了脑袋割翅膀,爪子,小腿——

    不大一会,那只曾经漂亮无比的鹦鹉就被肢解得七零八落,四皇子的双手满是鲜血,可他一点都不在乎,他的眼底闪着炽热的光芒,心中越来越兴奋。

    从很久以前便是这样,一个生母低贱还早逝且有不被父皇注意的孩子要怎么才能在后宫活下来呢四皇子根本就不去想他小时候受的那些欺辱,因为大多他都还回去了,怎么还回去的就跟地上那只鹦鹉一样呗!寥寥几个他还没有还回去的都记着了,早晚有一天是要还回去的。

    那他受了二皇兄的欺负躲在假山里哭,遇到了德妃娘娘养着的小白猫,也不知怎的,他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把小白猫的四肢掰断,把它的头拧断,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把它全身上下捅得稀巴烂。

    血色迷蒙了他的双眼,小白猫在他手中毫无一点反抗能力,此后他就爱上了这种感觉,每每受了欺负,他就杀猫,这总能让他心情平静。

    一开始只是杀猫,后来皇后娘娘那只追咬过他的狗也被他偷偷杀了,再后来他终于杀人了。然后他发现猫儿狗儿跟人都是一样的,越是好看精致他就却兴奋。

    四皇子拨弄着那一块块的碎肉,然后站起了身,“来人。”

    之前的那个奴才立刻捧着水盆和布巾出现了,敬畏地跪在地上,“主子。”

    四皇子嗯了一声,在水盆里洗了手上的血迹,擦干,又把匕首在布巾上擦干净。“把这里清理干净。”他头也不回大步朝外走去。

    “怒次遵命。”身后的奴才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瞧了一眼地上的碎肉和血迹,认命地清理起来。一开始还会害怕惊惧,现在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风吹来,廊下的鸟架一晃一晃的,空荡荡的,谁能知道两刻钟前这上面有一只漂亮会说“四皇子好人,吉祥”的鹦鹉

    宋相府有两位适龄待嫁的闺女,而且宋相爷已经得了圣上的暗示,他家应该能出个皇子妃,至于是哪个闺女这还用说吗自然是他的嫡女欢姐儿了。圣上虽然没说欢姐儿订给了哪位皇子,但照着三皇子这些日子以来对他的殷勤,他做三皇子的老丈人是没跑了。

    宋相爷春风得意,细数成年的五位皇子,三皇子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依他的城府是绝不会轻易站队的,之前他对几位皇子,哪怕是透明存在的四皇子五皇子都是礼遇有加一视同仁。可现在不一样了,是圣上择了他的闺女做皇子妃的,作为老丈人的他与三皇子亲近一些,相信圣上也不会说什么的。

    所以为了帮闺女与各府的夫人小姐打好关系,宋相府就大开府门迎宾宴客,美名其曰赏花。相府也的确采买了不少各种奇花异草。

    宋相爷夫妻两个都是面面俱到不得罪人的性子,所以全京城的闺秀都邀请了,自然不能落下南蛮的那位哈珠公主。不过帖子虽送过去了,可姚氏和宋清欢都不以为哈珠公主会来,毕竟自从到京城那位哈珠公主就表现出对大燕闺秀们十分不屑一顾,大概也是不屑来参加赏花宴的吧。

    谁知道哈珠公主吃了什么错药,居然来了。来者便是客,姚氏惊了一下就让闺女亲自去接待了,毕竟她闺女是未来的皇子妃,这身份也不辱没哈珠公主。

    夫人小姐们来了不少,京中最不缺的便是明眼人,相府即将出个皇子妃,不仅宋相爷心知肚明,其他大臣也是心照不宣,自然乐得与未来皇子妃打好关系。所以除了是真病了,所有接到请帖的都来捧场了。

    哈珠公主十分倨傲的斜了宋清欢一眼,那轻蔑的态度让涵养极佳的宋清欢都掐了掐手心,好在哈珠公主也只是态度高傲,并没有口出恶言或做出什么不当的行为,这让时刻警惕着的宋清欢大松了一口气。

    来客很多,宋清欢也不能只陪着哈珠公主一个,再加上哈珠公主似乎也不喜欢她跟在身边,所以宋清欢就指了身边的得力丫鬟给她引路,自己告罪离开。

    哈珠公主在相府四处乱走,可怜丫鬟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紧紧跟着。

    在经过一座假山的时候,哈珠公主猛地停住了脚步,因为她听到假山后面的说话声十分耳熟,眉头就蹙了起来,听了几句就拎着鞭子怒气冲冲地找了过去。

    ------题外话------

    亲爱的们别怨和和把四皇子写这么变态哈,忽然好想让阿九当女帝,好想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