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42章 兄弟又见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爹,您身子尚未大安,儿子从漠北带回来的药材你先用着,用完了儿子那还有。您歇着吧,儿子就不打扰您了。”宁非客气地告辞。

    徐其昌的嘴张了张,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宁非离开后,徐其昌的猛地砸在桌上,发出很大一声声响,门外的亲兵吓了一跳,之前看大将军那么生气,还以为大公子回来后两父子会吵起来呢,他们的心一直提着。

    幸好大将军的声音虽然很高,但大公子的态度却一直良好,大公子出去的时候还对他们笑了笑。谁能想到大公子都走了大将军还发这么大的脾气两个亲兵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徐其昌此时的心情异常平静,他的心底不是怒火,而是悲哀,他觉得自己特别悲哀。少年丧母为父所不喜,逼得他只能艰难求生。他竭尽所能力争上进,却被妻子误解,后又因儿子失踪与妻子形同陌路。幸好经过多年的拼杀经营他已位极人臣,尚能给他一些慰藉。苍天有眼,他终于找回了失踪多年的儿子,妻子也从佛堂搬出与他重归于好。

    新找回来的儿子异常优秀,年纪轻轻就是镇守一方。手握重权,妻贤子孝,眼看着就要走上人生赢家的道路,可他命运迎头就给了他沉痛一击,他的二儿子,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养栽培的二儿子从惊马上摔下了断了腿,这辈子再也站不起来了,而且凶手疑似他那个极优秀的长子。

    长子次子虽然嫡庶有别,可都是他的儿子呀!手心手背都是肉,动哪一个他的心都疼。明明是刘姨娘作恶,长子却算在次子的身上,次子何其无辜徐其昌心里其实也知道长子这是心中对他不满,不满他没有狠狠惩罚刘姨娘,不满他让刘姨娘还活着。可他也是有苦衷的呀,长子为什么就不能体谅他呢

    可他又能怪长子什么呢次子无辜,长子就不无辜吗平白遭受刺杀险些丢了性命,他不是更无辜吗

    徐其昌眼底神情晦涩,悲凉无比。

    出了外院的宁非掩去眼底的讥诮,爹就算知道是他所做的又如何只要他不承认爹能拿他怎么样忍气吞声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

    宁非朝后院走去,既然回府了总得去看看他娘,毕竟他娘对他还是很好很好的。半道上遇到了坐在轮椅上被小厮推着的徐令宽,瞧那样子似乎专门在那等他的。

    宁非眼神一闪,神情坦荡地走了过去,“听说二弟伤了腿,可都全好了”他脸上的关心一点都不作伪,目光似有若无地打量着他和他的腿。

    短短时日未见,徐令宽好似变了一个人,由原来的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变成了眼前这个消瘦颓废眼神阴郁的年轻人,由此可见断腿对他的打击是多么大了,可宁非心里一点都不后悔,与其被别人干掉,他宁愿先干掉别人!什么因果报应冤冤相报何时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全他妈的是扯淡!

    “多谢大哥关心。”徐令宽阴仄仄地开口,那眼神如蛇一般阴冷,让人不舒服,“全没全好大哥心里不清楚吗”

    宁非丝毫不计较徐令宽不友好的态度,温和地道:“瞧二弟说的什么话大哥我才从漠北回京,就是你伤了腿也是刚刚才听爹说起,二弟的意思是你伤腿跟大哥我有关系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没影的事情二弟还是慎言吧。”

    徐令宽看着嫡兄那张假惺惺的脸,心里无比恨毒。本以为自己的断腿是场意外,毕竟连他爹都没有查出来什么。他消沉绝望心灰意冷,可是从院子中偷偷跑出来看他的姨娘却异常笃定地告诉他,他的腿是嫡兄所为。

    他也是那时才直到嫡兄秘密回过京,日期恰好正是他从马上摔下来前后,也是那时他的姨娘被爹禁在院子里不得自由。

    “宽儿,是他,肯定是他!他恨娘,所以才报复在你身上。”他姨娘惊恐地对他说。

    “那姨娘你到底做了什么”徐令宽敏锐地抓住了他姨娘话中的漏洞,“爹为什么要封了你的院子只是因为你对夫人不敬吗”

    徐令宽看到他姨娘眼神慌乱地别开视线,顿时就明白了,他的姨娘肯定是对嫡兄做过什么,是以才惹怒了爹,惹来嫡兄的报复,只是他何其无辜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为什么要毁了他

    爹呢爹知不知道是嫡兄害的他必然也是知道的吧!不然如何解释爹这段时间对他的异常上心还承诺会把家业分给他大半,保他一生富足。亏他当时还感动地要命,觉得爹最疼的到底是他。

    原来爹是内疚啊,是可怜他吧!哈哈哈,爹心中最重的哪里是他什么家业,什么银子,他全都不要,他才不要那点子施舍。他就要腿,他要站起来,他要权势要地位要光明远大的前途!

    他要严惩凶手,他要嫡兄也尝到他所受的苦楚和煎熬!

    他要这整个大将军府,他要手掌重权把嫡兄踩在脚底下,他要让所有对不起他的人都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大哥你敢说我的腿不是你所为”徐令宽怒极质问,看向宁非的目光跟淬了毒一般,要是他现在手中有一把剑,他一定毫不犹豫刺进嫡兄的心脏。

    宁非神情特别平静,淡淡地道:“二弟,饭可以多吃,话却不可乱说啊!大哥我知道你断了腿心情不好,就不与你计较了。咱们是亲兄弟,我怎么会做出残害手足的事情呢你这么说是扎大哥的心窝子啊!”宁非做出痛心的样子。

    “你敢说不是你你敢说不是你我都知道了,是你害我,都是你害我。”徐令宽眼神狂乱,整个人都疯狂起来。

    宁非的眉头皱了皱,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怜悯无比。然后他瞪向推轮椅的小厮,斥道:“还不快把二公子推回院子里在外头丢人很好看是吧他伤了腿心情不好,你们这些做奴才的更要精心伺候。”

    “是,是,奴才遵命。”小厮慌乱地应着,推着徐令宽就往回走。

    徐令宽哪里甘心,双手砸着轮椅,扭身朝后大骂,“徐令展,你个卑鄙小人,你给我等着,早晚我会揭开你虚伪的面孔,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的狠毒。”

    “二公子,奴才求您了,你就少说一句吧。”小厮都快要哭出来了,徐令宽虽伤了腿,可他到底自幼习武,又是成年男子,力气颇大,小厮哪里推得动狂躁暴怒的他更让他心惊胆战的还是二公子嘴里的话,这般得罪大公子,府里夫人掌管中馈,他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二公子是主子,不怕,可他们这些做奴才得跟着吃挂落呀!

    哎,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自打二公子断了腿,整个人就变了,变得特别喜怒无常,变得特别难伺候。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可就遭了殃,一点疏忽就被二公子非打即骂,他们院子里伺候的就没有身上不带伤的。

    就说今天这事吧,明明大公子很关心二公子的,可二公子却对大公子恶言相向,还诬赖是大公子害了他。谁不知道二公子出事的时候大公子已经离开了京城而且大公子那么直爽爽朗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凶手呢连大将军都说这是意外,是意外,可二公子非说他是被人害的。瞧他对大公子的恶劣态度,他这个做奴才的都觉得脸红啊!

    宁非望着徐令宽远去的背影,直至看不到才收回目光,他看了一眼四周目光闪烁的奴才,沉声道:“都把嘴巴闭紧了,要是被我听到半句不当的话,下场自己去想吧!”

    众奴才心中一凛,是呀,大公子是在战场上杀过人的,可不是个好性。要是夫人责罚顶多也就撵出府去,可大公子出手是会丢性命的。此刻他们的心里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了,纷纷应道:“是,奴才遵命。”今儿的事他们会烂在心里,就是亲娘老子也不敢泄露一句。

    宁非继续往后院走,早就得到消息的玉雀已经在二门上迎着了,“大公子,奴婢给您请安!夫人知道您回来,可高兴了。”她一脸笑容给宁非行礼。

    宁非也挺高兴,与玉雀一起往锦绣院走去。

    宁氏一看到儿子的身影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止不住,“小非呀,快过来让娘看看,哎呦,黑了,瘦了。”她拉着儿子的手,上下左右地看着,一脸心疼的模样。

    宁非顺势便凑了上去,道:“在外头吃不好,睡不好的,哪里有在府里舒心娘看瞧瞧儿子是不是黑瘦得厉害”弓着腰把大脑袋就伸过来了。

    宁氏见儿子亲昵自己,就更加高兴了,她摸着儿子的脑袋,慈爱地端详着,道:“可不是黑瘦了吗瞧这脸儿,一点肉都没有了。”

    宁非也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道:“娘,圣上开恩,儿子能在府里多呆些日子呢,您让厨房给儿子补补呗!”

    宁氏自然忙不迭地点头,“当然是要补了,我儿受苦了。玉雀,现在就去通知大厨房,先做大公子爱吃的菜。”

    玉雀大声应着,麻利地出去了,大公子一回来,夫人的心情就好,她们这些夫人身边的自然也替夫人开心。

    宁氏拉着儿子的手,怎么也看不够,“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呢是不是漠北出了事情”

    宁非道:“没呢,娘别担心,一切都好着呢。儿子这次回京是给圣上献药的,漠北别的东西没有,那高寒的山上就是珍稀罕见的药材多,为臣子的,自然要为圣上尽忠,这不,别的人儿子也不放心,就自己亲自走一趟了。”

    宁氏点了点头,十分欣慰的样子,“我儿想得周到,圣上的事情,一定要小心谨慎了。”前院的事情她这个当家夫人自然是了然的,只是至始至终她都没有问上一句,儿子大了,有自己的心思和想法,既然儿子没有主动提起,她这个当娘的又何必问呢

    顿了一下她又道:“这一次回来你的婚事总该订下了吧这些日子娘瞧了好几家的小姐,相貌品性都不差。”宁氏眼含期待看向儿子。

    宁非的眉头皱了一下,“娘,儿子不是跟你说了吗我已经有心上人了,我的婚事您就别操心了。”

    宁氏不赞同地道:“娘怎么能不操心呢你都十九了,跟你一般大的公子孩子都能跑着玩了,你这还没订下婚事,娘想起来就睡不着觉。娘现在呀什么心思都没有,就盼着你赶紧娶妻给娘生个大胖孙子。”和她年纪相仿的夫人都抱上了孙子,她瞧着眼馋啊,孙子没有,就是有个小孙女也是好的呀,她才不像那等浅薄的,只要是她儿子生的,孙子孙女她都爱!

    “你说你有心上人了,到底是哪家的小姐呀是哄娘的吧”宁氏不满的看向儿子。之前她听儿子说有心上人了,心里特别高兴。心上人都有了,大胖孙子还会远吗可她等呀等呀,儿子这里没下文了,每日里也是早出晚归,可她招来他身边的奴才一问,儿子每天不是和京中那帮公子喝酒切磋,就是去找九王爷,她儿子身边别说姑娘家了,就是只母苍蝇也不曾出现过。儿子这不是哄她是什么

    前些日子时间紧,她刚弄清楚儿子就回漠北了。这一次趁着儿子在京她一定得抓紧时间把儿子的婚事订下。

    “娘!这样的大事儿子怎么会哄您呢儿子是真有心上人,别的姑娘家儿子全都瞧不上,您就是给儿子订了婚事,儿子也不会娶的。”宁非使气道。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犟呢”宁氏慌了,不满地拍了宁非一下子,“既然不是哄娘的,那你说到底是哪家的娘去给你提亲!”

    有那么一瞬间宁非真想脱口而出,他多想把阿九娶回来呀!可他不敢啊,他怕阿九生气不理他了。遂他心情烦躁地道:“娘您就别问了,您再问儿子在府里都呆不住了,爹不给儿子好脸色瞧,您也逼婚,儿子,儿子还不如不回来呢。”

    宁氏着急了,她瞧着儿子闷闷不乐的样子,心里直把自己埋怨,更是把徐其昌也恨了个半死。“好好好,娘不逼你,不逼你,可是你也别让娘等太久,娘年纪大了,趁着现在精神还好,你娶了媳妇,娘还能多教你媳妇一些。”她语重心长地道。

    宁非也不是那不识好歹之人,也见好就收,拍宁氏的马屁道:“娘哪里老了娘既年轻又貌美,跟儿子走在一起,不知情的还以为您是儿子的姐姐呢。况且,好饭不怕晚,娘您安心等着就是了,儿子一定给你娶个无人能及得上的儿媳,生个最最聪明可爱的胖孙子,让别的夫人都羡慕您。”宁非甜言蜜语哄着宁氏。

    宁氏被哄得开心,嘴上却还嗔着,“你呀,就是会哄娘!娘都一把年纪了还年轻貌美那不成老妖精了”顿了下又道:“既然你不愿意娶妻,那就先收个屋里人吧,你身边都是小厮,到底没有姑娘家细心。娘身边的这几个都是好的,你瞧中哪一个就领回去。”

    屋里人,那是什么东西宁非看到以玉雀为首的几个丫鬟都红着脸垂下了头,顿时恍然大悟,不由头疼道:“娘,儿子不需要那玩意。”他可得给阿九守身如玉,不然拿什么赢得芳心

    为了避免他娘继续唠叨,宁非果然起身告辞,“娘您歇着,儿子忽然想起还有点事,先告退了哈。”不等宁氏反应过来就逃也似的出去了。

    ------题外话------

    谢谢周末木易的9朵鲜花!

    推荐好友梦璇玑的文文:《冷王硬宠:毒妃万万岁》

    她是21世纪王牌特工,揣着一颗七窍玲珑心穿越成修建陵墓的贱奴,贱奴就算了,居然还有重度嗜睡症,一言不合就睡觉,白樱望天,这习惯要人命。身后巴巴跟着的忠犬暗自一笑,这个习惯他喜欢的紧。

    他是最负盛名的王,倨傲高冷禁欲系男神,运筹帷幄,睥睨天下,自从遇到一个叫白樱的女人,他每日最为期待的事情就是等她病发,然后搂着她软软的身子一起睡觉。

    初次表白,某男掐指一算,“白樱,你命里缺爷!”

    再次表白,简单粗爆,“你有时间就带爷一起睡觉吧!”

    第三次,某男直接欺身而上,“世上无难事,只要硬着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