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41章苍天有眼啊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宁非和阿九说着话,说着说着就说到了那位南蛮公主,宁非气愤的道:“那个南蛮公主太不要脸,哪有姑娘家应追着嫁人的南蛮丞相也是个脸皮厚的,居然跑到圣上跟前逼着圣上下旨给你和南蛮公主赐婚,难道他们公主就嫁不出去了吗幸亏圣上没有答应。”

    阿九看了宁非一眼,道:“你刚才在宫中遇到了南蛮丞相。”是肯定的语气。

    宁非点头,想起南蛮丞相那不要脸的言词,他更气愤了,“见着了,贼眉鼠眼的,不仅长得难看,态度还十分倨傲,也就咱们圣上涵养好,换了我早就把他拖出去了,还有耐心听他嘚啵嘚啵。”

    阿九意外地看了看宁非,南蛮丞相的长相虽不大符合大燕人的审美标准,但也算相貌堂堂,哪有宁非说得那么磕碜“南蛮公主又不是要嫁给你,你这么生气做什么还是南蛮丞相得罪你了”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宁非脸上的表情一滞,随即道:“我这不是为阿九你不平吗我不是怕你这颗玉白菜被南蛮公主那头猪给拱了吗”

    “去,好生说话!”阿九瞪了宁非一眼,“圣上不是没有答应吗”

    宁非依旧振振有词,“我担心啊!那南蛮丞相那么无耻,圣上万一被他说动了呢听说南蛮那边物产丰富,有不少咱们大燕没有的好东西,保不准南蛮丞相以此为条件圣上就答应让你卖身了呢”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的,阿九虽是圣上的胞弟,但两人到底相处不多,能有多少感情还不如换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呢。宁非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不由警惕起来,看来他一定得留在京中看着,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阿九不知道就这么转眼间宁非就脑补出了一出大戏,他老神在在地道:“你放心吧,南蛮丞相就是许出再多的东西皇兄也不会让我卖身的。”要是以前也许还有可能,现在皇兄都知道他是女儿身了,再逼他娶南蛮公主,呵呵,皇兄那么睿智英明的人不会做出这样昏了头的事的。

    宁非却不像阿九这般有信心,相反他心底的警惕更重了,他的阿九呀就是心肠太好了,从来不把人想得太坏,可他到底还是天真,哪里知道有些人为了权势地位,别说只是个没多少感情的兄弟,就是亲爹亲儿子都照样能舍出去。阿九这么单纯善良,他不在一旁多看着些能行吗

    宁非没有再劝,而是眼神一闪打起了别的主意,“阿九,既然那个南蛮公主那么讨厌,要不我去教训她一番吧!”

    “可别!你就别跟着添乱了。”阿九忍不住扶额,宁非和桃花是商量好的吧怎么都想着找南蛮公主晦气“南蛮使节团还能长久的在大燕呆下去之前可没听说南蛮公主要在大燕挑夫婿,估计是古里扬临时起意,南蛮公主能不能成功嫁入大燕还是两说呢。”

    宁非嘿嘿笑着不语,阿九继续瞪他,“你别找事,到时南蛮公主在大燕出了事,烦心的还是我皇兄,本来能轻松把他们打发走的,到时反倒不能了。多做多错,不做不错,听到了吗”阿九面带警告,看宁非就觉得心烦了,就想把他撵走,“你爹前些日子受了重伤,你还不赶紧回去尽孝去!”

    宁非神情一正,“好好好,我都听你,不去招惹南蛮公主。我这才刚进门茶都没喝上一口阿九你就撵我”语气中含着委屈,“我爹的气估计还没消,我才不上赶着回去挨骂,阿九,我现在你这躲几天。”

    阿九这时才想起宁非做过的事情,心道:你爹日日面对着徐令宽那残腿,那气估计十年八年都消不下去。想到这里阿九幸灾乐祸起来,“你还是回府领罚去吧,反正徐令宽残了,你爹就你一个能顶用的了,不会把你打死的。当然会不会打残就不知道了,不过你放心,本王会帮你送药的,最最上等的金疮药啊!”

    宁非的神情更加委屈了,往前一扑巴在阿九的腿上,作无赖状,“阿九,不要啊,我爹会把我打死的,你不能这样对我!瞧在我对你一片真心的份上就收留我了吧!”跟只大狗似的,就差没摇尾巴了。

    “去,别把口水蹭我身上了。”阿九无比嫌弃地把宁非的头往外推,什么一片真心宁非有那东西吗黑心肝还差不多。

    “哪有哪有我过了一岁就不流口水了。”宁非又厚着脸皮凑过来,“阿九,你就收留我呗!收留我呗!”

    就这样阿九把宁非推开,宁非就凑过来,阿九再推开,宁非再凑过来,两个人幼稚的不要不要的。最后宁非终于得偿所愿赖在了睿亲王府。

    可惜就住了两天他爹的亲兵就找上门来了,宁非一看到是徐全立刻就大叫着往后退,“阿九,救命!快救我!”

    领头的徐全道:“大公子,大将军让属下来请您回府。”

    宁非躲在阿九身后,死活不愿意出来,“你们跟我爹说,我过些日子再回去,我都这么大了,不用他老人家跟着操心。哦对了,药材我不都送回府了吗”言下之意非常清楚。

    徐全面带难色,“大公子,属下也是听命行事,您就别为难属下了。您若是不配合,就别怪属下得罪了。”大将军说了,哪怕用捆的也要把大公子捆回去。

    又看向阿九,“九王爷,我们大将军说大公子打扰您了,等回头有空大将军亲自登门向您致歉,现在您看”他眼底含着询问。

    阿九耸了耸肩,道:“徐大将军寻自个的儿子,跟本王自然不相干,你们便宜行事吧。”他直接就走到了一边,那意思非常明显:你们动手吧,本王不会干涉的。

    宁非哇哇直叫,“阿九,你太不够意思了!我不回去,不回去!”一边叫着,一边试图逃窜。

    徐其昌为了抓不孝子也着实下了血本,整整派了十二名亲兵。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一对十二最终以宁非被逮着而告终,他被两名亲兵紧紧箍住胳膊,临去前还梗着脖子对阿九喊:“阿九,我先回大将军府了,过两天再来看你。你别担心,那是我亲爹,不会把我打死的。”

    他的意思是提醒阿九别忘了去看看他,谁知阿九实诚地点头,“本王不担心,一点都不担心。亲父子嘛,哪有什么隔夜仇”把宁非噎得都要翻白眼了。

    徐其昌沉着脸背手站在屋里,瞧着神情挺平静的,其实他的心中埋藏着一座火山,马上就要喷涌而出了。

    那个不孝子,不声不响回京也就罢了,明明两天前就到了京城,可自己这个当老子的到现在都还没见到他的身影。他先进宫面见圣上这无可指责,先去睿亲王府见九王爷他也没什么意见,可那个不孝子居然在睿亲王府住下不回来了,这是连自个姓什么都忘了的节奏啊!

    哼,以为不回来自己就拿他没办法了吗徐其昌直接就派了一队亲兵去睿亲王府请他那不孝子回府。

    宁非被徐全等人押着一路嗷嗷叫着进了他爹徐其昌的外院,途中遇到的奴才都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大公子是什么时候回京的怎么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这点有点歪啊,不是该他们大公子是被押回来的吗

    一直到进了屋子徐全才松开手,“大将军,属下把大公子带回来了。”这一路无论宁非怎么威逼利诱他都充耳不闻,全程都小心谨慎着,就怕一个不防被宁非逃了他们回来没法交差。

    “很好,你们先出去吧。”徐其昌挥手把亲兵打发下去了,面无表情地看向宁非。“呦,镇北将军终于舍得回来了”

    本来在揉被箍得发疼的胳膊的宁非立刻讨好地对他爹笑,“爹啊,您想我了呀派个人说一声就是,何必如此兴师动众多不好看徐全他们都是粗人,手底下也没个轻重,瞧瞧,把我的胳膊都弄疼了。”他半真半假地抱怨起来。

    徐其昌脸上露出讥诮,“派一个人哪能显出你镇北将军的身份贵重”

    宁非讪讪地笑,“爹,瞧您说的,儿子这不是回来了吗您老人家身体还好”瞧站得多直溜,估计是没啥大问题了。那个谁就会危言耸听,他爹多命硬的人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挂掉了

    “还没死,让你失望了。”宁非不提这话还好,一提这话徐其昌的脸色就十分难看,他想起这次他受了那么重的伤长子都不在身边尽孝,他远在漠北镇守回不来他也能理解,可这个不孝的玩意明明回京了都不知道回府看他一眼,眼里还有他这个做老子的吗

    “爹啊,您怎么这么说话呢咱们父子还能愉快地说话吗生气对身体不好,来来来,儿子扶您坐下。”宁非一脸无奈的瞧着他爹,好似他爹多么无理取闹。心中腹诽:爹未免也太斤斤计较了,不就晚回来一会吗

    小哥呀,你那是晚回来一会吗明明是整整两天哎!徐全等人要不找上门去,你还不准备回来的吧

    “用不着你好心,老子自己能走。”徐其昌推开宁非的手。

    宁非撇了一下嘴角,不让扶拉倒,当他多想似的一个大男人阴阳怪气的,还大将军呢既然瞧他不顺眼,那他就不留在这讨人嫌了,还是回后院看看娘吧。“爹这般不待见儿子,那儿子就先告退了。”转身就向外走。

    “你给老子回来。”徐其昌气不打一处来,瞧瞧,瞧瞧,这该死的东西说的是人话吗他气得抓起桌上的茶杯就扔了过去。

    宁非听到破空声,身子敏捷地往旁边一闪,茶杯从他身侧呼啸而过,摔在地上碎了。宁非瞥了一眼地上的茶杯碎渣,道:“爹,这又怎么了您有何吩咐就直说,儿子洗耳恭听。”他认命地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宁非算是瞧明白了,他爹心里憋了一股邪火,不发出来他就别想安生。

    徐其昌瞧着一脸无辜的儿子,身侧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他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你二弟的腿是不是你所为”他直接问道,眼睛不眨地盯着宁非的脸。

    宁非怎么会傻得承认“怎么可能爹您可别冤枉我。”

    徐其昌咬牙,“不是你还能有谁”有那么一瞬他真后悔认了这头狼崽子回来。

    宁非喊冤,“那是我二弟,虽不是一个娘的,但是一个亲爹的,身上流着相同的血脉,我怎么可能对他下手那儿子成什么人了爹,我是您亲儿子,您怎么能这样冤枉我呢您就不能想儿子点好吗”神情可委屈了。“哦对了,二弟的腿怎么了”一副关心不已的样子。

    徐其昌看向长子的目光越加的冷了,心也冷了,“他的腿断了。”哪怕他寻了太医院医术最好的太医,也没能救下令宽的腿,他站不起来了,一生只能坐在轮椅上。曾经那么风华正茂的儿子变成现在这副样子,徐其昌想起来就痛心。

    宁非关切地道:“断了就接上呗,咱府上的张老不就擅长接骨吗爹您别担心,二弟吉人自有天相,会好的。”

    徐其昌的目光直直定在宁非的脸上,可是他没有在长子的脸上看到任何的心虚和愧疚,他的心底不由发寒,声音也干涩起来,“接不上了!”

    “怎么可能”宁非下意识地就道,他虽然想着让徐令宽绝了仕途和前程,也确实设计了徐令宽落马,但他心中其实也是没有把握的。徐令宽也是自小习武之人,落马能不能摔断腿还是两说。再说了,即便摔断了腿,也能接上呀,就是人受点罪罢了,顶多半年又活蹦乱跳了。别看宁非跟阿九说的笃定凶狠,其实他心里是没抱什么希望的。

    徐其昌见长子的表情不像作伪,心中又升起一抹期待,声音毫无起伏地把当时的事情说了一遍。

    宁非不由睁圆了眼睛,天啊,还有这等巧合的事徐令宽也太倒霉了,那天怎么就束了条红色的腰带他的嘴角慢慢翘了起来,眼底也闪过笑意。

    “你笑什么”徐其昌的声音嗖地变冷。

    “我笑了吗没有呀!”宁非耸了一下肩膀不承认,“我只是在感叹:苍天有眼啊!”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徐其昌的眼神越发冷了。

    “承认什么二弟断腿是儿子我做的爹,您开什么玩笑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宁非一本正经地撇开干系,又没有证据,他为什么要承认

    “儿子只是忽然心有感叹而已,佛家有云: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果然如此,刘姨娘那么歹毒,坏事做尽,您瞧这不是报应在二弟身上了吗所以说举头三尺有神明,人是不能作恶的,苍天饶过谁啊!”

    瞧着他爹几欲要狰狞的脸,宁非继续扔刀子,“爹啊,您也别嫌儿子说话难听,二弟断了腿,儿子也替他感到难过,可母债子偿还,这是老天爷罚他。您要知道,但凡儿子武艺差上一点,警觉性差上一点,儿子这条命就交代在外头了。您知道了无非是掉几滴眼泪,逢年过年想起来了念叨两句。您会迁怒二弟吗不会,因为小三没用,小四还小,您只有这么一个支撑门户的儿子。然后瞧在二弟的面子上,刘姨娘自然还得好生地呆在府里。哦,说不准我娘还得给她让权让位。”

    “可是爹,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那老天爷对刘姨娘母子也太偏宠了吧”宁非望定徐其昌,一字一句地说着。说的徐其昌心里冰凉,满腔的怒火发不出来,最终只哑着嗓子道:“那是你亲兄弟!”

    宁非认真地道:“所以他还活着呀!”至始至终他都没想着弄死他!就因为他们是血缘上兄弟呀!

    ------题外话------

    谢谢ss633的2朵鲜花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