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39章 阿九的一招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格瓦拉对哈珠公主的话充耳不闻,他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多,看着阿九的目光也越来越警惕。

    与他的如临大敌相比阿九就闲适多了,他浑身放松靠在轮椅背上,嘴角还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好像是在欣赏美景,又好像是在与友人手谈棋艺,唯独不像是在与人对战。

    这是外人看到的情景,阿九这个对手有多强只有身在局中的格瓦拉才深切体会。从这位年轻的王爷一上场他就在寻找出手的机会,可直到此刻他都不敢贸然出手,大燕的九王爷看似毫无防备,实则周身上下没有一丝破绽,他找不到出手的机会!如此可见此人是多么的可怕!

    高手对阵气势非常重要,格瓦拉还没有战便已胆怯,他心里其实很明白自己已经输了。要是换个场合输了便输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现在的这一战却关乎国体和利益,他就是硬着头皮也得战下去。

    格瓦拉出手了,他双手成爪如一只大鹏鸟般朝阿九扑去,去势汹汹。昭明帝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小九快躲!”昭明帝的脸色都变了,要不是尚存一丝理智,他就直接喊停认输了。

    阿九却不慌不忙,他的双手放在轮椅上,慢慢地滑动着。以昭明帝为首的大燕人都快要急死了:快点呀,九王爷,快呀,这么慢怎么可能躲开格瓦拉的一击

    唯独桃花和桃夭睁圆了眼睛拍着手欢喜,“公子好厉害!公子神勇!公子天下无敌!”

    马屁拍得让众人都嘴角抽搐,只觉得这两人不仅不要脸,眼神还不好。九王爷马上都要输了还天下第一

    就在此时,众人只觉得自己的眼睛花了,不然怎么看到了两个九王爷,三个九王爷,四个九王爷,哎呀数不清了,满场都是慢吞吞滑动轮椅的九王爷!这太神奇了!众人心中震撼,不由都睁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

    场中央的格瓦拉瞳孔猛缩心中惊骇,四面八方全是对手的身影,他到底该攻击哪一个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这是幻影,可他找不出哪个才是对手的真身所在。

    阿九所寻的不过就是他这一瞬间的失神。

    待众人看清场地中央的情景时比试已经尘埃落定,格瓦拉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脸上的惊骇还没有褪去。阿九依旧安然坐在轮椅上,不同的是他的一条腿直直向上踢起,脚正好压在格瓦拉的颈间,格瓦拉的脸被迫转向一边。

    所有人都蒙了,一招,九王爷只一招便打败了南蛮武士!一招,大燕这位年轻的残废王爷居然只用一招便打败了大王的暗卫!

    全场鸦雀无声,直到阿九清越的声音响起,“抱歉,本王赢了!”他收回腿催动轮椅往回而去,桃花欢快地跑过来,“耶!耶!耶!公子天下无敌!”眉开眼笑地帮着阿九推轮椅。

    大燕君臣这才回过神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底均是不敢置信地惊喜!不是说格瓦拉很厉害的吗九王爷这就胜了这是闹着玩的吧格瓦拉是大燕的细作跟九王爷认识

    “格瓦拉!”南蛮所有人齐声惊呼,只见阿九身后留在场地中央的格瓦拉不支地跪在地上,一手撑地一手捂胸,鲜红的血自他嘴里喷了出来。

    外人只看到阿九只出了一招,也并未把格瓦拉怎么样。可是只有格瓦拉这个当事人才知道大燕这位九王爷出的何止一招,初时只觉得一双柔软的手绵软地打在他身上,一点也不疼,所以他并没放在心上。

    可在这位九王爷离开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好似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搅动着,肝肠寸断,再也支撑不住跪在地上。他知道自己这应该是受了极重的伤,这位大燕九王爷到底什么来头这武功也太诡异莫测了吧。

    南蛮丞相黑着脸让人把格瓦拉扶下去,一颗心沉到了谷底,大王交代他的事情一件没办成不说,还中了大燕的诡计被迫答应了不少条件,回去怎么跟大王交代光是一个岁贡翻倍大王就不能同意,怎么办他目光闪烁着,心中飞快地想着对策。

    “小九,好样的,朕心甚慰!”昭明帝笑得特别爽朗,看阿九的目光柔和极了,又夹杂着骄傲和自豪。他斜了那帮臣子一眼,心道:瞧见了吧,朕养着你们有何用关键时刻还是朕的皇妹给力,你们这帮人成日就知道嘚啵嘚啵说朕对小九荣宠太重,这下没话说了吧朕倒是想荣宠你们,关键是你们得有小九这样的本事!

    他的目光又扫过他的五位成年皇儿,心中的遗憾更大了,与小九比他们还是差得太多了呀!自打从行宫回来他就明显地觉得力不从心了,可皇儿们还不能独当一面,让他怎么能放心把大燕的江山社稷交出去要不让小九多带带他们昭明帝的心中浮上这么个主意。

    阿九却不管他皇兄心里在想什么,直接对昭明帝道:“皇兄,剩下的事臣弟就不掺合了,臣弟累了,就先回府休息了。”剩下的都是些扯皮打嘴仗的事,他没有兴趣。再说了,皇兄养了这么多的臣子,总不能啥事不干白领俸禄吧

    昭明帝一听小九说累了,忙关心地道:“去吧,去吧,今儿辛苦你了,回去好生歇着,等皇兄忙完这阵子再寻你说话。福喜,你去送送九王爷。”

    大臣们都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九王爷好像就出了一脚,怎么就辛苦了不过现在这大好的局面到底是九王爷扳回来的,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九王爷坐在轮椅上带着两个丫头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每个人的心里都异常复杂。有九王爷在,倒显得他们这些臣子很无用了。

    阿九不知道具体怎么跟南蛮谈判的,只知道岁贡照旧,并没有翻倍,他要求的那一百车草药南蛮倒是同意了。

    昭明帝的心情特别好,那个南蛮丞相之前多傲气呀,现在不也跟他伏低做小吗一把年纪的人了哭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也忒丢人了,昭明帝嘴上劝着,心中暗爽。反正大燕也不缺南蛮那点岁贡,不翻倍就不翻倍吧!

    南蛮丞相回到使馆气得把属下臭骂了一顿,想他古力扬在南蛮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可又不能不伏低做小,不然回去怎么跟大王交代该死的大燕,该死的九王爷!古力扬狠狠地咒骂着。

    “王子和公主呢都去了哪里”古力扬丞相想起回来时没看到雅鲁王子和哈珠公主。

    侍人脸色一僵,方回道:“王子,王子出去以文会友了。”王子一早出去的时候是这样说的。

    古力扬丞相一瞧侍人的脸色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哼了一声,面露不屑,“什么会友又去寻大燕娘们作乐去了吧”这个雅鲁王子有一半大燕血统,生母又唯唯诺诺毫无主见,难怪不招大王待见。以前在南蛮还不敢做什么,现在到了大燕,本性就暴露了出来,贪杯好色,毫无建树,一点都没有继承到大王的英明睿智。

    侍人低下头,不敢说话。古力扬丞相又问:“哈珠公主呢”

    侍人回道:“公主去睿亲王府了。”头垂得更低了。

    古力扬丞相眉头皱了皱,胸口憋了一口气,自那天公主见过大燕睿亲王九王爷之后就念念不忘,虽被九王爷拒绝,却仍是不死心,出了皇宫就追去了睿亲王府。

    虽然南蛮不像大燕有那么多穷讲究,也鼓励少年男女追求心中所爱,可哈珠公主这般被人拒绝还纠缠不放的行径实在太丢人了!

    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南蛮的哈珠公主看上了九王爷,想嫁给九王爷做王妃。虽屡吃闭门羹却还日日去睿亲王府。

    京中曾对阿九芳心暗许的闺秀们都气得咬牙切齿,“不要脸,太不要脸,也不瞅瞅自己长得什么样还敢肖想嫁给九王爷。”

    “我大燕多的是比那黑公主强千倍万倍的闺秀,九王爷才看不上她呢。”

    阿九也是十分无奈,那个哈珠公主也太热情了,他为了躲她,只好连府门都不出了。他虽不爱动弹,可也不想被迫困在府里呀!他现在就希望南蛮使节团赶紧滚蛋,还他清静的日子。

    桃花几女义愤填膺,“那个黑鬼公主怎么连人话都听不懂呢公子都拒绝她了,她怎么还这样不要脸地纠缠。公子,我太生气了,我要出去把她揍一顿。”忍了三天桃花终于忍不下去了。

    阿九凉凉地斜了她一眼,道:“去吧,你揍她一顿出了气,然后就把你家公子我的后半生赔了出去。南蛮正愁寻不到借口生事,你这就上赶着给人家搭梯子,桃花呀,你到底是哪边的”

    桃花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要怎么办吗”

    “忍着!忍到南蛮使节团离京。”阿九淡淡地道。

    “可是我忍不了嘛!”桃花气闷地撅着嘴。

    阿九道:“忍不了也得忍,忍字心上一把刀是说着玩的吗要是实在不想被刀扎你们就去商量个稳妥的法子,既能出气又不会被南蛮找后账。”阿九半真半是开玩笑地建议。

    桃花眼睛顿时一亮,“打黑拳!”背地里揍一顿她又知道是谁揍的随即桃花又沮丧起来,“也不行。”南蛮虽不知道是她动的手,但黑鬼公主要是在大燕境内出事,南蛮肯定抓住这个把柄要求彻查凶手,她这不是给圣上给朝廷惹事吗难道得等他们出了大燕她才能出这口气这未免也太不值当了。

    阿九却不像桃花那般焦躁,他就不信南蛮使节团能在大燕呆一辈子顶多三两个月就得滚蛋了吧!

    这一日,哈珠公主又是铩羽而归,回使馆的路上看到一家胭脂铺子,她想起大燕人都嘲笑她黑,还说穆九王爷就是因为她黑才不愿意娶她的,就走了进去。

    当哈珠公主用她那蹩脚的大燕话磕磕绊绊连比带划着说要买能摸在脸上让脸变白的香粉时,边上同样来买东西的两位小姐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真是异想天开,天生的脸黑擦再多的香粉也白不了。”

    另一人附和,“就是,那么大一张脸得擦多少香粉呀还不如回家钻面缸呢,又省银子又省事。”

    两个人捂着嘴窃笑起来,目光中带着轻视和鄙夷,就这样的长相还敢肖想九王爷哼,不知所谓!

    哈珠公主虽听不大明白她们说什么,但她们眼里的瞧不起和嘲笑她却是懂的,就明白这两人肯定在说她的坏话,顿时勃然大怒,“该死的贱民,居然敢嘲笑本公主!”抽出腰上的鞭子就朝两位小姐甩去。

    两位小姐及她们的丫鬟都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抱在一起,胭脂铺子的掌柜的也吓得面如土色,这两位小姐一位是郑学士的千金,一位是蒋侯爷的千金,要是在他的铺子里出了事,他可赔不起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抓住了哈珠公主的手腕,鞭子在半空垂了下来,并没有抽到两位小姐的身上。

    哈珠公主大惊,想也不想朝后就是一胳膊肘,“你是何人居然敢拦着本公主。”她怒气冲冲地道,还把跟着的侍女也狠狠瞪了几眼,没用的东西。

    来人立刻松开哈珠公主的手腕朝后退去,“哈珠公主在我大燕肆意伤人,未免有些太过了吧”

    惊魂未定的掌柜的立刻上前请安,“小的给四皇子请安!”您老人家来得可真及时呀!掌柜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感激。

    郑蒋两位小姐也上前与四皇子见礼,四皇子和善地笑了笑,“快快请起,两位小姐受惊了吧”

    要说四皇子怎么出现的这般及时,也是巧了!他才从三皇兄那出来,恰好路过此处,他的侍卫说瞧见了南蛮的哈珠公主,他就跟着瞥了一眼,刚好看到她拿鞭子抽人,本来他是不准备多管闲事的,谁知却让他看到铺子门口停的马车是郑家和蒋家的,他顿时眼神一闪,飞身就进了铺子。

    郑蒋两位小姐均心有余悸,朝哈珠公主怒目而视,“你这蛮夷公主怎么心肠如此歹毒。”一言不和就朝人甩鞭子,刚才那鞭子正是朝着她们的脸上抽的,要是被抽中了,这辈子可就全毁了。

    两人对视一眼,无比后怕起来,对哈珠公主更恨了,那眼神跟淬了毒一般,“还望四皇子给我们做主,好好惩治她一番。”

    四皇子脸色微微变了一下,要说训斥一二他仗着皇子的身份还行,惩治他还真没那个资格。毕竟这是南蛮王最宠爱的公主,也只有他父皇能开口惩治。

    可是两位小姐都殷殷地望着他,又不好露了怯。于是四皇子直了直腰身义正言辞地道:“哈珠公主,你要知道这里是大燕,不是你们南蛮,不是你刁蛮任性的地方,这两位小姐是我朝大臣的千金,你无缘无故就动手打人,本皇子一定要上奏父皇,治你一个肆意行凶的罪名。”

    哈珠公主却没把四皇子放在眼里,不过是个跟雅鲁一样生母低贱的皇子罢了,她是南蛮最受宠的公主,谁敢治她的罪

    于是她轻蔑地瞪了四皇子和郑蒋两位小姐一眼,“本公主可没有无缘无故打人,是她们两个嘲笑本公主在先,敢对本公主不敬,打死都是活该。”

    两女反驳:“我们哪有嘲笑你了”

    哈珠公主怒道:“你们嘲笑我脸黑。”

    郑蒋两女十分无辜地道:“你本来就脸黑呀,我们说得是事实,怎么能是嘲笑呢你总不能连别人说一句实话都容不得吧蛮夷就是蛮夷,野蛮,不开化。”

    要论耍嘴皮子哈珠公主那是郑蒋两位小姐的对手,她气得火冒三丈,想动手打人可四皇子的侍卫在一旁虎视眈眈着。吵不过,打也打不过,气得哈珠公主指着她们放狠话,“好,好,你们给本公主等着。”带着侍女怒气冲冲地走了。

    ------题外话------

    谢谢莎莉汶的朵鲜花。

    简心七七的30章月票一下就把和和的名次往前推了一名,恭喜七七升级解元!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