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36章后续发展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水仙是楼子里的头牌红姑娘,被曹妈妈喊过来接客本来还有些不情愿的,但当她看到阿九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奴家水仙见过公子。”她脸颊绯红行礼,这么好看的公子就算倒贴银子她也愿意相陪呀!

    “水仙姑娘不用多礼,捡你拿手的曲儿唱来听听。”阿九唰的一声打开了折扇。

    “是!”水仙姑娘柔柔应着,却并没有马上唱曲,而是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杯酒,正准备送与阿九,被一旁如临大敌的文兰心挡在了身前,“我家公子不善饮酒,喝茶就好。”王爷身上的伤尚未痊愈,要是桃花姐姐知道她让王爷喝酒了,非把了她的皮不可。

    水仙姑娘目光斜斜地掠了文兰心一眼,“这倒是奴家的不是了。”她放下酒杯去倒茶,“公子,奴家给您奉茶。”双目含情盈盈望向阿九。

    文兰心立刻站出来茶杯放在一边,“不好意思水仙姑娘,我家公子不喝外人倒得茶。”自己手脚麻利重新倒了一杯捧与阿九。

    “公子!”水仙姑娘委屈地望向阿九,贝齿轻咬嘴唇,一副幽怨无比的样子。

    阿九眉梢一扬,不甚有诚意地道:“抱歉,家有恶仆,让水仙姑娘见笑了。”

    那水仙姑娘的脸儿涨得通红,她生得美,琴棋书画又全都精通,自打挂牌出道就十分受客人的追捧,哪里受过这等委屈

    文兰心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我们公子是花银子来听你唱曲的,还不赶紧唱,磨蹭个什么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王爷谪仙一般的人物岂是个青楼女子能亵渎的

    水仙姑娘见阿九并未阻拦文兰心,只好收了作态,轻启樱唇唱了起来,心里却不甘心,曲子唱得幽幽怨怨。

    也是阿九运气不好,小曲才听到一半,外头就响起了一阵喧哗声。阿九眉头一皱,就听到个粗嗓门大声吆喝着,“官差办案,所有人都不许胡乱走动。”

    阿九十分纳闷,官差办案到青楼办什么案子有嫖客死在楼子里了不怪阿九有此猜测,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官差到青楼能办什么案子。

    既然不让走动那就继续听曲好了,阿九给文兰心使了个眼色。文兰心会意,立刻冲着水仙姑娘道:“不要停,继续唱你的小曲,我家公子花了大把的银子呢。”

    到底是楼子里的姑娘,胆子颇大,水仙姑娘只是迟疑了一下,就接着唱了起来。还没唱几句呢,就听得房门嘭的一下被踹开了,几个凶神恶煞的官差出现在门口,老鸨曹妈妈也在,她嘴里嚷嚷着,“我的差爷哎,轻点,轻点,这门可是黄花梨的,踢坏了谁赔我这楼子里都是些姑娘,哪里有什么歹人差爷们是看错了吧都说了房里有贵客你们偏不信,瞧瞧这扰了客人的兴致了吧。”

    又一叠声给阿九赔罪,“贵客莫怪,官差办案,说是今儿有个歹人从牢里逃出来了,有人瞧见逃进咱们楼子里了。这不是造谣吗光天化日之下哪有什么歹人抱歉打扰了贵客的兴致,水仙,好生陪着客人啊!”

    官差中有人便嗤笑了一声,“黄花梨曹妈妈你想银子想疯了吧爷主子家还没奢侈地拿黄花梨做门呢。”瞧见里头的阿九仍大模大样地坐着没动,不由有些生气,“这就是曹妈妈你所谓的贵客不就是个小白脸吗爷瞧着——”

    “闭嘴!”领头的那个瞧见阿九的相貌却是瞳孔猛缩,连忙喝止了手下的胡言乱语,这可是九王爷呀,是他们能冒犯的吗不想要命了“抱歉,打扰了。”他见阿九似是不想被叫破身份,忙赔罪并亲自把房门关上,“歹人并没有逃入这里,咱们到别处去看看。”直接就带着人走了。

    望着官差匆匆而去的背影,曹妈妈嘴里嘟嘟囔囔着,十分不满的样子,心里却十分得意,瞧吧,九王爷还真是好使。也不知是哪个黑了心肝的说歹人逃到她的楼子里来了肯定是对面那个不要脸的眼红她的楼子生意好。

    水仙姑娘到底是头牌红姑娘,那官差虽然并未说什么,但她仍是察觉到了他言语中的尊敬和小心翼翼,心知自个今日的这位客人肯定身份不简单,目光更加热切了。

    阿九眉头皱了一下,心知他的身份是被人识破了,一时有些尴尬,也失了听曲的兴致,垂着眸子心不在焉起来,连水仙姑娘唱的什么他都没有在意了。

    水仙姑娘是越唱脸色越差,也越加幽怨。这位贵客根本就没有认真听她唱曲,可她又不能停,每每她想要停下,边上那个小厮就恶狠狠地瞪她,“唱你的就是,银子都给过了。”想她何时受过这等委屈

    水仙姑娘觉得时间过得真慢,就在此时,房门被敲响了,水仙姑娘如释重负地停止了唱曲,扬声问道:“谁何事”

    门外默了一会方道:“九爷,家中有事,七爷差奴才寻您归家呢。”

    阿九的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这,这不是福喜公公的声音吗皇兄寻他皇兄这么快就知道他在青楼了阿九很纳闷,也很头大。

    若是以前皇兄知道他逛青楼,不仅不会生气,估计还非常高兴。现在呵呵,肯定会臭骂他一顿的。

    “既然家中有事,那就回吧。”阿九站起身,对文兰心使了个眼色,“水仙姑娘唱得不错,下回有空爷再来听。”

    文兰心十分不情愿地从怀里掏出银票,挑了一张面额最小的递给水仙姑娘,“喏,这是我们公子给你的赏银。”

    “奴家谢公子赏。”水仙姑娘虽拿了赏银心里却不舒服,这位公子明明都没认真听她唱曲,何来的唱得很好,不过显得越加讽刺罢了。她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眼睛一闪,去寻了曹妈妈,装作不在意地问:“妈妈,那位客人什么来头呀瞧着气势不凡的样子。”

    曹妈妈意味深长地看了水仙一眼,道:“他又没说,谁知道他是个什么身份,连你都瞧得出他气势非凡,那肯定就是哪位权贵了。”

    水仙姑娘没有得到答案,只好不甘心地离去了。

    曹妈妈望着她的背影,心道:什么身份说出来吓死你!当今的胞弟,当朝的九王爷,你说这身份贵重不贵重。可惜却不是水仙一个姑娘能知道的。

    阿九真不想进宫那个,“福公公,皇兄政事繁忙,我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吧”

    福喜公公苦着脸,“王爷,您就别为难奴才了。圣上差奴才来请您,奴才要是没把您请去,圣上定要打奴才板子的,王爷您就可怜可怜奴才吧。”

    阿九本来是准备开溜的,现在福喜公公说得这般可怜,他也不好再溜了,只好吩咐文兰心,“你先回府吧。”

    路上,阿九试探,“福公公,皇兄怎么知道我在那里”他明明谁也没说,直接就带着文兰心去了那里。

    这福喜公公倒是没有隐瞒,“是黄统领给圣上递的消息,官府不是追查逃犯吗”

    哦,原来如此。阿九明白了。那个认出他的官差是黄元奎的人,黄元奎也知道他是女儿身,得了消息自然会和他皇兄说一声。

    真是多管闲事呀!“黄元奎不是在家养着伤吗这未免也太敬业了吧”阿九语带讽刺地道。

    福喜公公像是未听出阿九话中的讽刺,附和着道:“可不是吗圣上都说让他安心养伤,等养好了伤再回来。偏他放心不下朝中,即便躺在床上,各种大事小事也亲自过问。”

    阿九翻了个白眼,得,这黄元奎原来还是个工作狂!算他倒霉吧!

    阿九磨磨蹭蹭真不想进御书房,福喜公公提醒着,“王爷,圣上在里头等着您呢”

    阿九不满的斜了福喜公公一眼,一咬牙走进了御书房,看到他皇兄正低着头批阅奏折,阿九心中一喜,欢快地道:“嗨,皇兄,忙着呢。南蛮使节团入京了哈,您肯定很忙。那臣弟就不打扰您了,臣弟就先回王府了。”转过身就往外走。

    “回来!”还没刚走一步就听到他皇兄淡淡的声音。

    阿九顿时僵在了原地,抬起的左腿也顿在了半空,好半天才落在地上。阿九慢慢转过身,对着昭明帝讨好地笑,“皇,皇兄,臣弟没走,臣弟是,是想给您倒杯茶,您看您忙的,连喝口茶的空都没有,瞧您嘴唇都干了,忙归忙,可要注意身体。”一开始还有些不自然,说着说着阿九就理直气壮起来,好似他真的就只是去给昭明帝倒杯茶而已。

    “福喜,倒茶!”昭明帝淡淡地吩咐,看了阿九一眼,“给九王爷也倒一杯。”

    阿九一听,心道坏了,皇兄生气了,连九王爷都喊出来了,平时都喊他小九的。于是他忙作出受宠若惊的模样,“不要,不要,臣弟不渴。”

    昭明帝没接他的话,下巴点着边上的椅子,“坐!”

    阿九立刻一个箭步过去在椅子上端坐好,腰身挺直,双手放在膝上,乖巧地跟个聆听教诲的孩子一样,让昭明帝又好笑又好气。这个小九真是胡闹,不知道自个是姑娘家吗还跑青楼那种地方去。伤养好了吗想听曲,宫中也有伶人,招几个去王府唱给他听就是了。

    “九王爷您的茶。”福喜把茶杯递给阿九。

    “谢谢福公公。”阿九对福喜公公友好的笑了一下,接过茶杯双手捧给昭明帝,讨好地道:“皇兄您喝茶。”

    昭明帝没好气地道:“用不着你献殷勤,回去做好。”

    “是!遵旨!”阿九把茶杯放在龙案上,乖乖回去做好,“皇兄,小九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阿九乖宝宝一般地认错,期望他皇兄能看在他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宽大处理。

    昭明帝的态度明明已经软下来了,偏阿九嘴贱,“皇兄,我什么事都没干,就听听小曲。”

    “难不成你还想干点什么”昭明帝猛地提高声音。

    阿九冷不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摇头,“没,没。”他就是想干点什么也没那个条件呀!阿九恶趣味地想。

    昭明帝的心又是一软,心里拼命提醒自己:这是皇妹,不是皇弟。是娇娇软软香喷喷的小公主,不是皮糙肉厚的臭小子,不能打不能骂,还不能大声呵斥。可年纪能做他闺女的小皇妹一点女儿家的自觉都没有怎么破昭明帝很伤脑筋。

    昭明帝叹了一口气,对着左右挥了挥手,又喊了声福喜。

    福喜公公会意,立刻领着小太监出去了,自己守在殿门外。

    昭明帝望着阿九,语重心长地道:“小九,你是姑娘家,怎么能到青楼那种地方去呢你在佛门长大你师傅可能没教过你这些,今儿皇兄就告诉你,那不是什么好地方,别说姑娘家,就是男子去那都不好——”昭明帝边想边说,尽量把话说得委婉一些。

    殿门外的福喜公公听到“姑娘家”三个字整个人都惊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九王爷是姑娘家呀,难怪圣上让所有人都出去了,他还以为圣上是担心当着奴才的面训斥九王爷他脸上挂不住呢,没想到九王爷居然是九公主,真是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福喜公公心中翻腾着,难怪圣上一得知九王爷去逛青楼就让自己去接人。消息是黄元奎送来的,那他肯定也知道九王爷真正的身份了福喜公公立刻就想起是九王爷把圣上和黄元奎一起寻回来的,顿时就想通了前后,原来是这样呀!

    福喜公公想明白了事情,知道圣上这是没想着瞒他,心中又感激又惶恐。他身为太监总管,自然深谙许多道理,这等秘密圣上一天不开口,他就会烂在心底。于是他垂下眸子,又恢复了一副瞌睡不醒的样子。

    阿九一怔,皇兄以为他在佛门长大不懂世俗中事阿九的眼神快速地闪烁着,他真的很想天真无邪地问:“为什么青楼不是好地方那儿明明有许多漂亮的姑娘家的,身上穿的衣裳可好看了。”

    他要是问出这话,皇兄的白头发得一大把一大把地生,阿九想想还是作罢。

    “你要是在府里闷了可以进宫和母后说说话,也可以寻皇后和贤妃德妃她们,出府走走也不是不行,只是再不许去青楼那样的地方。你喜欢听曲是吧回头皇兄给你几个人,专门唱曲给你听。皇兄记得你还喜欢看话本子,皇兄一会就吩咐福喜多寻上一些送你府上去。”昭明帝对阿九道。

    阿九点着头,心里却可凌乱了,他进宫陪母后说话还行,可他寻皇兄的大小老婆说话成什么样子朝臣不得参他**后宫吗皇兄也真是的,他现在还是九王爷好不这个嘚啵嘚啵化身居委会大妈的男人真的是他英明神武的皇兄吗

    阿九在御书房接受了昭明帝一番爱的呵护,出宫时身后跟着十多个伶人,有擅长唱曲的,有擅长跳舞的,有擅长乐器的,还有说书的女先生。

    阿九离开后,昭明帝无心政事,长吁短叹起来,“福喜,你说公主应该怎么教养”可怜昭明帝睿智了小半生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关键是他真不知道呀!他知道怎么教导皇子,可是公主哪怕他身为好几个公主的爹也是不懂的,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公主是属于皇后和她们的生母教养的。

    福喜一怔,知道圣上指的是九王爷,他苦着脸道:“圣上,奴才是太监。”哪里知道怎么教养公主

    昭明帝一拍脑门,“对哦,你是太监,连女人都没摸过怎么懂得”

    福喜公公好心塞,虽然这是事实吧,可圣上您这样说出来真的好吗福喜公公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圣上,奴才虽不懂,可也听过民间有这样一句话‘儿子穷养,闺女富养’。”他幽幽说道。

    昭明帝听罢沉吟了一会,然后一拍掌喜道:“有道理。”

    ------题外话------

    谢谢流眼泪的恶魔的5颗钻石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