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34章 宁非要回京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阿九从宫中出来时,身后跟了一群手捧各种赏赐的太监,药材摆件也就罢了,这么多珍贵的首饰头面和适合姑娘家穿的鲜亮布匹算怎么回事母后这是准备把私库都搬给他的节奏呀!还不能不要,他只要一开口他母后就一副要哭给他看的样子,让阿九十分无奈。

    赏了就赏了吧,反正他身边还有桃花桃夭几女,回府就把东西都给她们分下去。

    可是回到睿亲王府后,阿九的话才提个头,桃花就跳出来道:“公子啊,这都是太后娘娘对您的一番心意,我可不要。”

    桃夭也站出来道:“王爷,我也不要,平日您给的赏赐就多,我什么都不缺。”

    文兰心和大双小双见状,自然也都摇头。

    得,他拿着大把的好东西还送不出去了!阿九真不知道是该笑呢还是笑呢

    阿九离开后,太后娘娘仍意犹未尽,拉着蓝月兴致勃勃地说话。正说着呢,昭明帝就到了,他看到太后脸上的笑容,嘴角也忍不住翘了起来,故意道:“母后今日心情很好啊!”

    太后娘娘斜了昭明帝一眼,又忍不住笑开了,对他招招手道:“皇儿你来晚了,没有瞧见小九穿女装的样子。”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昭明帝眉梢一扬,也是一副很遗憾的样子,“哦,是吗小九长得好看,换上女装肯定也不会差,儿子怎么就晚来一步了呢母后您快跟儿子说说。”

    太后娘娘和蓝月姑姑相视一笑,蓝月姑姑开口道:“回圣上话,都说九王爷生得好看,那他们是没见过九王爷女装的模样,您是不知道,九王爷一出来,奴婢跟太后娘娘都看直眼了,九公主跟天上的仙女似的,奴婢都找不出词儿来形容,奴婢就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太后娘娘与有荣焉地点头,“对对,蓝月说得对,我小九啊好看着呢,全挑着母后和你们父皇的优点长,你们父皇眼睛生得好看,你和小九都是随了你们父皇,还有你那可怜的太子哥哥,也生了一双这样的眼睛。”说到最后太后娘娘有些伤感。

    昭明帝见状忙打岔道:“母后,您不是嫌弃我们都是臭小子,盼着有个小公主的吗现在得偿所愿了吧”

    其实听太后这么一提起,昭明帝猛地想起小九的相貌与其说跟他相像,实则跟太子哥哥更像,他们不仅眼睛像,连鼻子下巴也像。不过瞧着太后那么伤心,他自然不会往外说。

    被昭明帝这么一打岔,太后娘娘顿时被转移了注意力,那点子伤心也消失地无影无踪。她颔首道:“圆满了,有了小九母后这辈子圆满了。”她的脸上是幸福的笑容。

    没来由的,昭明帝心中就是一酸,母后这辈子也够不容易的了,几个皇儿死的死亡的亡,最小的这个还下落不明不知生死,母后是凭着多大的毅力才挺过来的呀!而这一回自己又让她老人家担忧了。

    想到这里,昭明帝深情地看着母后,故意道:“母后,您现在有了心爱的小公主可不能太过偏心啊,您也得疼疼儿子才好。”

    太后娘娘被昭明帝那幽怨的样子逗笑了,指着他道:“瞧你那样,都三十的人了还跟吃自个妹妹的醋,也不瞧瞧你比小九大多少。”

    昭明帝振振有词,“儿子再大也是母后的儿子,小九是姑娘家,您多偏疼一些是应该的,可好歹也疼疼儿子呗!”

    昭明帝这般理直气壮地争宠,对太后娘娘来说还真是新鲜的体验,她这个皇儿呀小小年纪就登上了帝位,一直都是严肃持重的模样,鲜少有这样耍宝的样子。太后娘娘心知他是怕自己伤心故意问为之,心里暖暖的,面上的笑容更深了,“好好好,母后也疼你,你们都是母后的孩子,母后怎么会不疼呢”说到最后一句,她柔肠百千。

    太后娘娘慈爱地望着昭明帝的脸,道:“除了小九的婚事,母后就没什么烦心事了。”

    说到小九的婚事,昭明帝感同身受,他点着头附和道:“这一次一定给小九挑个好的。”

    母子两个兴致勃勃地谈论起了驸马人选,讨论小九喜欢什么样的驸马。太后娘娘道:“京中不是有什么四大公子吗听说文采都很好,兴许能与小九说到一块去。”

    昭明帝回头问福喜,“福喜,四大公子都有谁来着,朕记得好像有宋相爷家的二公子是吧”

    福喜赶忙上前应答:“回圣上和太后娘娘话,圣上记得不错,四大公子之首便是宋二公子,不过奴才听说他是订过亲事的。其余三位公子是梅掌院家的大公子,永昌候世子和安驸马胞弟家的侄子。”

    太后娘娘和圣上微微点头,太后娘娘道:“这四人中哪位公子相貌最佳哀家的小九相貌出众,可不能委屈了她配个丑的。”

    圣上也十分赞同,一齐望向福喜公公。福喜公公迟疑了一下,道:“回太后娘娘,要说相貌,还以宋二公子为佳。”可他是订过亲事的呀!

    太后娘娘却不这么想,她的小九贵为公主,什么人嫁不得只要小九瞧中了,别说只是订婚,就是已经成亲了也得给小九让位子。

    “皇儿,这个宋二公子你见过吗品行可好”太后娘娘问昭明帝,虽然她看重相貌,但并不代表她不看重品行,品行不好的可不能做她小九的驸马。

    昭明帝虽然是个明君,但此刻他的想法和太后娘娘是一样的,天下还有比小九更身份贵重的姑娘家了吗他贵为大燕君王,他的皇妹自然是想嫁谁就嫁谁。他仔细回想了一下,道:“见过倒是见过,他曾是乡试的解元,不过会试和殿试小九都胜他一筹。相貌也算出众,不过还是比不上咱家小九。”

    昭明帝有些嫌弃,相貌比不上小九也就罢了,还能以男人重才不重貌遮挡过去,可连学问都不如小九,怎么配做小九的驸马呢再一个,因为桃花那个丫头,小九跟宋相爷闹得不大愉快,颇瞧不上相府,估计小九自个也不愿意选宋二公子。

    太后娘娘有些好笑,“咱小九太出众了,能压过他一头的男儿压根就没有。”她的神情无比骄傲,“现在也只能矮子里挑高个,其实呀!”

    接着她话锋一转,道:“相貌学问都是其次的,关键是小九喜欢,待小九好。”

    “不错!”昭明帝缓缓颔首,“可小九喜欢什么样的也没见小九跟谁走得近呀”他十分犯愁。

    太后想了想,出主意道:“要不寻个名头把京中适龄的公子都召在一起让小九瞧瞧”

    “恐怕不行!”昭明帝摇头,“母后您是知道的,小九可不乐意成亲,这都是咱们私底下盘算的。要是被他知道了,还不定怎么闹呢”

    太后娘娘一想也是,上一次小九闹出家她现在还心有余悸呢,“那皇儿说怎么办”

    昭明帝想了想道:“要不母后您旁敲侧击着套套他的话,看能不能套出他喜欢什么样的男儿,咱再照着寻摸。”

    “行!”太后娘娘觉得这个法子倒是可行。

    母子二人松了一口气,又把京中各家的公子拎出来评头论足了一番。可惜里头却不包括宁非,两人好像同时把他遗忘了。

    其实作为阿九的好友,宁非是被昭明帝最先想起来的。不过他转念又一想,徐其昌大力栽培的庶子废了,他就这么一个能支撑门户的儿子,他对自己也算是忠心耿耿效了犬马之力了,还是算了,把镇北将军给他留着吧。

    何况镇北将军镇守漠北,他可舍不得小九受活寡。至于让小九也去漠北,他压根就没想过。

    昭明帝一直陪着太后娘娘用过了晚膳才离去,出了慈恩宫的大门上了龙辇他才以手捂胸咳嗽起来。福喜公公立刻掏出随身携带的丸药给他服下,心疼无比地道:“圣上,您可要保重身体哎!”

    昭明帝靠在龙椅上,闭着眼睛冲他摆了摆手,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福喜公公见状更加心疼了,他狠狠地跺了跺脚,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转而对着在场的小太监们严厉警告,“今儿的事哪个敢往外泄露一字半句,那就别怪咱家心狠手辣。”

    昭明帝虽不像黄元奎那般是被拉回来的,但流落在外一个多月,他的身体也是亏损得厉害,在宫中他向来养优处尊,整日案牍劳形,即便有些空闲还要陪陪后宫的妃嫔们,哪里有空锻炼筋骨是以其实比黄元奎还要严重,毕竟黄元奎的底子多好呀!

    御医虽劝诫他要多休息,不可劳累,可离开京城近两个月了,龙案上积攒了那么多的政务,他能不管吗各种需要他操心的事也是一大堆,他能不过问吗

    被昭明帝和太后娘娘一齐忽略过去的宁非在做什么呢他正和自己的一众心腹议事,商议的不是如何加强漠北的防护,也不是如何操练士兵,而是逼着他的幕僚军师左右手帮他想个回京的理由。

    “老邱,平日你的主意最多,赶紧帮我想个辙,我得回京去瞧瞧阿九。”宁非袖子撸得多高,一只脚踩在板凳上,跟个土匪似的。

    京中的消息早就传到宁非这里,他一听说阿九孤身去寻圣上回来就坐上了轮椅,顿时就坐不住了,跳着脚把满朝文武大臣臭骂了一遍,他奶奶的,平日不挺会嘚啵嘚啵,怎么遇到点事就怂了怂了也就怂了,凭什么连累阿九养着他们有什么用!

    骂完了他就收拾行装准备进京,要不是被手下死活拽住他早在半路上了。手下们都十分无奈,将军哎,您这才刚到漠北就回京是几个意思呢而且守边大将私自回京是大罪呀!

    可宁非不听,阿九还不知伤成什么样呢他不会去亲自看上一眼怎么行你们不是说无诏不得进京吗行,那你们就给我想个可行的由头。

    这个不孝的,自个亲爹都差点殒命了他都没想着去看一眼,徐其昌要是知道了,肯定一掌劈死这个不孝子。

    邱明山嘴角抽了抽,瞅着宁非的目光可复杂了,后悔一时不察怎么就上了贼船呢

    邱明山是宁非回漠北途中招揽的,他自称是鬼谷一派的亲传弟子,铁口神断本事莫测。在宁非看来不过是个拿着个算命的幡子招摇撞骗的老神棍罢了,有偷鸡被人追了八条街的鬼谷弟子吗

    宁非遇到邱明山的时候他非缠着要给宁非算命,嘴里还神神道道的嚷着什么机缘富贵之类的话。宁非没当一回事,他现在贵为镇北将军,身上自然有一股杀伐气势,加之又带了不少人,就是个寻常百姓也知道他不是寻常之人。

    宁非一行在客栈投宿,出来小解恰途经厨房,正好瞧见中午缠着他算命的神棍在里头偷鸡吃。宁非坏水冒泡,当下就嚎了一嗓子,“来人啊,厨房有人偷肉吃啦!”

    哎呦哎,邱明山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猛地跳起来飞快往外逃,客栈好几个伙计举着棍子跟在后头猛追不舍。宁非哈哈大笑,觉得有趣,那老神棍怎么就跑得这么快呢一时来了兴趣他就跟在后头追着看。

    邱明山可真能跑,足足跑了八条街,终于把伙计们给甩开了,他洋洋得意地翘了翘胡子,整理了下洗的连颜色都看不清的衣裳正准备大摇大摆往外走,一下子呆住了,宁非凭空出现在了他前面,“哎呦喂,你可真能跑呀!八条街,可把小爷累死了。”

    宁非瞧着邱明山嘴皮子了得,损主意一个接一个的,为人够无耻,颇对了他的脾气,他手里又捏着他的短处,索性就把他给忽悠得跟着自己走了。

    其实宁非也不算忽悠他,这不,不是对他委以重用让他做了军师吗

    邱明山要是知道宁非是这样想的,肯定一口老血喷出来。委以重用将军你亏不亏心在漠北的这些日子他出面处理的净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被逼着装了一回神棍。

    望着宁非威胁的眼神,邱明山能不干吗他眼珠子一转,摸着胡须徐徐得意道:“不是说圣上受伤了吗咱们别的东西没有,就什么天山雪莲啦之类的圣药多,将军您不妨亲自入京进献圣药,这也是您的忠心不是圣上肯定欢喜。”

    宁非顿时眼睛一亮,好主意!这法子好!他正好可以假公济私给阿九送东西。他满意地拍着邱明山的肩膀夸奖,“行,还是老邱你行!本将军谢谢你了,好生看家,待本将军回来给你涨俸禄!”走到门口又转过头,“你要媳妇不回头本将军替你寻摸一个”不待屋里众人反应过来他就消失在了门外。

    宁非指挥着人装了两大车的药材,那什么天山雪莲清谷草之类的珍品则单独放着。此外他还从自个的私库调了不少好东西,也一并装车准备带回京城。

    前些日子一路从京城回来,宁非是走一路扫一路,但凡听说哪里有山贼土匪杀手组织他就带人去扫荡,一路扫过来宁非是狠狠发了一笔大财,跟着他的人也都腰包鼓鼓,人人都喜笑颜开,从京中出来本还有些不情愿,现在他们瞧着宁非的目光就跟看金元宝似的。

    宁非就准备自个留一小半,大头运进京城给阿九。在他看来阿九早晚是他媳妇,他挣了银子不给自个媳妇收着给谁

    ------题外话------

    谢谢平凡139的9朵鲜花,还有一位亲爱的也是送了和和9朵鲜花的,名字被新信息顶掉了,和和也谢谢她!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