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31章 九公主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九王爷已经走了十日,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可见是没有寻到人,西蛮的使节团离京城只有二百多里了,梁首辅,您老快拿个主意吧。”

    “就是,就是,再不早作决定就来不及了。”

    “不是我等做臣子的薄情寡义,咱们也是为了大燕朝的安定着想呀!”

    一群人围着梁首辅吵吵嚷嚷着,吵得老头头都大了。宋相爷坐在一旁闲闲地喝着茶,待他们吵得差不多了,他才施施然开口,“梁老,您是首辅,我等都为您马首是瞻,您说怎么办吧。”

    梁首辅能怎么办九王爷走时说得信誓旦旦,必回寻回圣上。他心里比谁都希望圣上能平安回来,毕竟君臣十多年,圣上对他敬重有加从未亏待过。他现在是一边忧心圣上盼着九王爷真能把他寻回来,一边还焦虑着即将到来的西蛮使节团。

    可现在徐其昌那个杀神不松口,他能拿什么主意他们现在等于是被徐其昌软禁了起来,别说回京了,就是连个消息都传不回去。

    “那老夫就与徐大将军商议一二吧。”梁首辅只好道。

    众大臣瞧着梁首辅的背影,心里松了一口气。心中暗暗把徐其昌埋怨,真是不懂变通的莽夫,好像就他一个人忠君似的,他们不也是为了大燕的江山社稷吗当然这些抱怨的话他们可不敢当着徐其昌的面说,谁不知道徐其昌曾是圣上的伴读后来又为圣上征战四方,君臣感情深厚着呢,从这上头讲他的行为也无可指责。而且徐其昌不仅得圣宠,几位皇子对他也是敬重有加,听说私底下都是以叔相称的。再加上他手中的兵权,以及远在漠北镇守的嫡长子,所以无论是哪位皇子上位,都会善待重用徐其昌的,他们哪敢得罪他呀!

    望着眉宇间满是担忧的梁首辅,徐其昌面无表情,听梁首辅吭哧吭哧说完,徐其昌看向三四五皇子,“三位皇子也是这般想的吗”

    阿九走后,四皇子也并未闲着,依旧带着人出去找人,今儿也是巧了,他刚回来,就听说梁首辅找徐其昌了,于是就直接过来了。

    五皇子的精神也好多了,本来他醒来后阿九是让人送他回京的,京中条件好,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回京养伤才好。可他执意不肯回去,说他要跟着父皇一起回京,父皇一日没有找到他就一日不回京。这行为让他博得了个至孝的美名。

    四皇子的腿伤也好多了,虽还不能下地,但也不肯落四皇子五皇子其后,被侍卫抬着也出去寻了几圈。

    五皇子首先神情激动道:“梁首辅不用再说了,父皇一定会回来的。”

    他是最盼望昭明帝能平安回来的了,依他的情况,根本就没有一争之力,哪位兄长登位对他来说都不如父皇在位。毕竟隔母兄长当皇帝跟亲爹当皇帝是不一样的。

    其后三皇子和四皇子也纷纷表示一定会寻回父皇,无论他们心里怎么想,面上却全是一个意思。他们又不傻,现在争位他们肯定争不过京中的两位兄长,但若是几年或是十几年之后,那就不一定了。

    徐其昌面带讽刺地看向梁首辅,“首辅大人可听到了”他的心里对这些文臣无比鄙夷,不想着怎么寻找圣上,反倒有心思投机取巧,拥立之功是那么好得的就不怕圣上回来后秋后算账吗

    梁首辅被噎住了,老脸憋得通红还不能发作,半天方道:“那西蛮使节团怎么办”

    “怎么办好办!让他们在原地候着便是!圣上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让他们入京。”徐其昌看梁首辅跟看傻子似的,轻描淡写地道:“前日我就已经派人过去传令了。”一同去的还有一队他的心腹,看着西蛮人,不许他们乱走动和打探消息。

    不过他也并不太担心,圣上失踪的消息还瞒着百姓呢,他们也打听不到什么,徐其昌比较担心的是京中的那些人,这消息能瞒过普通百姓,可瞒不过那些人,眼看着恩科开考在即,他们要是闹事可就麻烦了。

    “这,这于礼不合。”梁首辅惊讶,“我大燕乃礼仪之邦,怎么能做这等失礼之事。”这与强盗所为有何区别梁首辅不仅惊讶,老头还气呼呼的。

    徐其昌瞥了他一眼,“有什么于礼不合的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来者是客,在我大燕境内,自然要听主人的安排。何况本大将军也只是让他们原地待命,好吃好喝地供养着他们,又没有为难磋磨,哪里就失礼了”

    虽然徐其昌也曾是人,可他还是看不惯人的某些臭毛病。什么于礼不合,什么礼仪之邦泱泱大国,死要面子活受罪!

    梁首辅气哼哼地走了,一声不吭听完全程的桃花对徐其昌竖起了大拇指,公子离开前还不放心呢,没想到徐其昌的战斗力是杠杠的。

    “大将军,公子走时交代了,谁要是不听话非要搞事情,那就直接把人绑了,任何事他都担待着。喏,他给了我这个令牌,他们要是再闹,你也没必要跟他们客气,绑两个带头的就安分了。”桃花拿出阿九留下的令牌往空中抛着,接住,再抛,再接住。

    徐其昌和三位皇子一瞧,好家伙,这不是圣上的令牌吗如朕亲临啊!当下就跪下了,看着玩的不亦乐乎的桃花,求此刻他们的心理阴影面积,桃花县主娘娘哎,如朕亲临的令牌也是能这样抛着玩的吗也太不当一回事了吧。

    京中也是吵吵嚷嚷,大臣们日日上书,还到慈恩宫和坤宁宫外跪求,求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出来主持大局。

    大皇子和二皇子各有心思,面上谁也不露声色,还得作出痛心的模样规劝大臣们,一遍遍地重复着,“父皇一定会平安还朝的。”私底下回了各自的府里跟幕僚是一商议就是一宿。第二日回到朝堂上两位皇子是争着比着礼贤下士。

    于是京中大臣们争论的内容又多了一个,究竟是立嫡还是立长

    慈恩宫里太后娘娘自佛堂出来,她身边的大宫女蓝月姑姑心疼地上前搀扶,“娘娘,您可要注意身体呀!”自打圣上失踪的消息传回,太后娘娘是早晚上香,在佛前跪上半个时辰,还不让她们代替。

    太后娘娘扶着蓝月的手直了直腰,问:“今儿是第几天了二十六天了吧”

    蓝月姑姑点头,心里酸涩的要命,“回太后娘娘,是二十六天了。”圣上都失踪二十六天了,“娘娘,圣上肯定会平安归来的,您,您别担心。”她安慰道。

    太后娘娘面露坚毅,“哀家不担心,小九说了他会把他皇兄找回来的,小九那孩子从来不说大话,他身具佛缘,福气深厚,他说能找回来就一定能找回来,哀家放心着呢。”她说给蓝月听,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

    阿九知道圣上失踪的消息瞒不住太后,与其她听别人说,不如他亲自告知,所以早就给太后送了消息,他去寻他皇兄的事也说了。

    太后娘娘嘴上说着不担心,可她能不担心吗这是她仅余的两子啊!可她又能做什么呢只能紧闭宫门,不理会前朝的吵嚷,连两个孙子的请安都拒之在外,尽量不给她的皇儿添麻烦。

    诸天神佛啊,您就看在信女诚心的份上,让圣上和小九都平安回来吧!

    这一切都与在山林中艰难行路的阿九三人无关。

    这一日下了大雨,斗笠被阿九戴在了昭明帝的头上,油毡布披在了受伤的黄元奎身上,阿九赤头淋着,很快他全身就湿透了。

    山路本就难走,现在下了大雨,更加泥泞难走,脚陷在泥里连鞋子都拔不出来。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避雨的山洞都没有,阿九只好撕了衣裳的下摆把鞋子绑在脚上,就这么一步三滑艰难往前走。

    走了小半个时辰,要不是阿九拉着,昭明帝都不知道摔了多少回。背上的黄元奎大声喊道:“九王爷,您把臣放下来吧,臣自己走。”

    昭明帝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也道:“小九,你还是把元奎放下吧,这雨太大了,你把他放下,咱俩搀着他慢慢走。”

    阿九却没有同意,黄元奎身上的伤才刚有了一点起色,再养几天就能搀着他走路了。现在要是下来折腾一番,岂不伤上加伤他还得再多背他几天。

    “不用,我还能坚持,咱们快些走,要是能找个山洞就好了。”阿九咬着牙道,其实他身上的伤口被雨一淋可疼了。也是他们运气不好,前日居然遇到四头野猪。要是阿九一个人,他分分钟钟就能全灭了。可现在还带着两个拖累,其中一个连行走能力都没有。虽然最终杀了两头野猪,两头重伤而逃,但阿九的身上也挂了彩,好在不重,要不然可就没指望了。

    又在雨里跋涉了大约两刻钟,阿九只觉得浑身发冷,小腹也隐隐疼了起来,他心道不好,他怎么把月事这个磨人的小妖精给忘了呢这几个月他一直调理着,大有起色,现在淋雨受凉,本该两天后的月事小妖精也提前造访了。阿九真是想死了的心都有了。

    也算是幸运,没过多久他们便发现了一个山洞,把塌了的洞口清理干净,里头居然还不算小,更加幸运的是洞里还有柴草,看样子前不久这里还有人住过。

    阿九把黄元奎放在柴草上,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打量了一下昭明帝和黄元奎,两人的身上也差不多全湿了,阿九道:“皇兄,我出去看看,捡点柴禾回来。”

    昭明帝忙拉住他道:“小九,算了吧,柴都被雨水打湿了,哪里烧得着你就别出去再淋雨了,我瞧着你脸色不大对劲。”

    阿九忍着身上的冷意,“没事,总有那树底下半干的,凑合一下也能烧。”他现在冷得要命,没有火怎么行呢

    阿九身披油毡布头戴斗笠又冲进了大雨了,夏天的风吹在身上,阿九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他裹了裹油毡布才稍微好点,心道老天爷也真是的,直接让他生成男人就是了。

    没有昭明帝和黄元奎的拖累,阿九直接就用上了轻功,从这棵树跃到那一颗树,他专门找那种死了干透的枯树,砍了两棵就拖回来了。

    昭明帝和黄元奎看到阿九回来都松了一口气,“小九快歇歇。”昭明帝一瘸一拐地走上前去把一大捆柴禾接过来。

    阿九缓了一口气,只觉得身上更加难受了,他扔下准备引火的干柴,捂着腹部牙齿直打架,“皇兄,我冷!”

    在昭明帝和黄元奎的惊呼中阿九眼睛一闭倒在了地上没了意识,他陷入黑暗的最后一个念头是:大约是瞒不住了。

    阿九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少林寺后山上,他和桃花烤野兔吃,桃花那个小坏丫头趁他不注意把兔肉全吃了,他心里一着急就醒了。

    醒来的阿九发现自己躺在柴草上,身上的衣裳是干的,而且不是他之前穿的那件了,他之间身上穿的那件正被架在火堆旁边烤。他看到他皇兄和黄元奎惊喜过后表情特别怪异,心里便什么都明白了。

    “皇兄,您都知道了”阿九看向昭明帝道。

    “小九,你怎么不说自个是姑娘家呢”昭明帝的心情复杂极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说好的弟弟,当初钦天监和太医院的人都信誓旦旦说是皇子,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娇滴滴的妹妹呢

    刚才小九晕过去了,他的手一触到他的脸立刻就缩了回去,凉,太凉了!还是黄元奎提醒他包袱里有一身换洗衣裳,天知道他解开阿九衣裳时是多么的震惊!小九,小九他居然是姑娘家!

    和他同样震惊的还有黄元奎,昭明帝能忍着尴尬和震撼给阿九换了衣裳也算心理无比强大了。

    此时昭明帝才恍然大悟,难怪小九身形这么单薄,难怪他死活都不愿意娶王妃,他本来就是个姑娘家,娶毛娶啊!

    昭明帝倒是没有怀疑阿九是冒名顶替的,因为替阿九换了衣裳后他牙一咬,把阿九的右脚的鞋袜都扒掉了,在阿九右脚的脚心赫然是一朵殷红的祥云胎记。

    这是大燕朝帝王才知道的秘密,大燕朝每一代嫡出皇子的右脚的脚心必有祥云胎记,而嫡出的公主大多没有,但每一代有祥云胎记的公主都是福气深厚之人。现在有脚心的祥云胎记为证,昭明帝是丝毫不怀疑阿九的身份,他只是在想,钦天监那帮神棍也就罢了,怎么连太医也诊错了

    其实是他们所有人都犯了一个错误,当年奸相指出太后娘娘肚子里是灾星降世,会动摇大燕朝的基业,也没有说是皇子还是公主。但所有人都想当然的以为是皇子了,毕竟只有皇子乱政才称得动摇大燕朝基业,公主,即便是嫡公主,顶多也不过在婚事上头多些权利,能动摇大燕朝的什么基业

    阿九降生的时候,只有太后身边那个接生他的嬷嬷知道他真实性别,可惜她早就病死了。一直到她死她都以为太后娘娘是知道的,毕竟当时她把孩子抱给太后娘娘看了,可那时候太后娘娘身子亏损地厉害,再加上伤心,哪有精力细看,只不过瞄了一眼,能看清什么

    所以说阿九的真实性别能瞒到现在也是巧了,但凡那个接生嬷嬷活到现在,早揭穿了。

    ------题外话------

    终于恢复身份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