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30章 找到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黄元奎虚弱地靠在树干上,简单地对昭明帝道:“圣上,臣不行了,臣走不动了,臣不能再护着您了,你走吧!”

    昭明帝心里很不舒服,“胡说!你是朕的大内统领,是要与朕做一,辈子君臣的,现在不过是受了些伤就轻言放弃了吗你走不了,朕还能走,朕背你,咱们一定能活着出去的。”黄元奎对他忠心耿耿,他也干不出丢下为护着自己受伤的臣子逃命的事。再说了,没有黄元奎他连吃的东西都找不到,与其饿死还不如两个人死一起呢。

    黄元奎脸上动容,“使不得,圣上使不得,臣怎么能让圣上背呢”值了,有圣上这句话他这一辈子就值了。

    昭明帝却不听,蹲在地上使劲把黄元奎往他背上拉。黄元奎死活不同意,最后折中,改为昭明帝搀扶着黄元奎。两个人就这样一步步艰难地走着,黄元奎无数次地道:“圣上,您就别管臣了,您走吧!”

    昭明帝都充耳不闻,哪怕黄元奎苦苦哀求,“圣上,臣求您了,臣实在不成了,只会拖累您,您就把臣放弃了吧。”昭明帝都没有松开黄元奎的手。

    昭明帝其实也到了强弩之末,不过是凭着一口气撑着,有时他心中难免灰心丧气,难道真是天要亡他吗他堂堂一代帝王最后居然要殒在这无人之处吗不,他不甘心!他是真龙天子,怎么会这般轻易殒身大燕朝还没在他手上昌盛富强,他的满腔抱负还没有实现,怎能甘心死去还有远在京城的母后,几位皇兄的离去已经让母后饱受丧子之痛了,自己要是再有不测,母后能承受得住吗他的皇儿还未娶妃,还不能独当一面,他甚至都没来及立下太子,他若身死,朝政岂不乱了那他可就是大燕的罪人了,这么一想他浑身又增添了力量,咬着牙拖着黄元奎继续往前走。

    昭明帝发现他们好像被困在山谷里了,无论他怎么走,最终都会回到这棵歪脖子树下。昭明帝不死心,把四个方向全试了一遍,当他最后一次走到这棵歪脖子树下的时候他泄气了,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瘫坐在树下,黄元奎也摔在了地上,他已经昏迷了。

    难道这里就是朕的埋骨之处吗昭明帝绝望了,悲从心来!

    就在这时,昭明帝无意间的一抬头,惊恐地看到歪脖子树上盘着一条花斑毒蛇,正竖着脑袋紧盯着他,嘴里吐着猩红的芯子,离他不过就是两尺的距离。

    昭明帝僵住了跑他哪里还有力气跑拖着伤腿他跑得开吗而且地上还躺着昏迷不醒的黄元奎。不跑他的手里连把趁手的兵器都没有。昭明帝发现他似乎只能坐以待毙了,他绝望了。

    阿九就是在这个时候找到昭明帝的,他找了整整五天才无意中发现这个山谷,他走到这附近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不对,这里好像被人布下了阵法,他心中好奇,就花了些研究了一下。

    阵法很简单,就是极浅显的障眼法,阿九很快便找到了路进了山谷,走了约有一刻钟便远远看到歪脖子树下一坐一躺的两个人,虽然狼狈至极,但阿九还是一眼就瞧出坐着的那个是他的皇兄,是他失踪了二十多天的皇兄!

    阿九心中狂喜,暗暗把诸天神佛感激了一遍。他刚要喊出声,却猛地紧紧捂住了嘴巴,瞳孔猛缩。

    蛇,一条手腕粗的花斑毒蛇正盘踞在树干上对着他皇兄吐着芯子!

    阿九来不及思索,手一翻,三柄飞刀便飞了出去,同时抖着长矛人也跟着飞了出去,“皇兄让开!”

    这一切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昭明帝听到喊声,下意识地便偏过了头,等他看过来的时候阿九已经用长矛挑着那条毒蛇甩了出去。

    “小九!”昭明帝激动的嘴唇颤抖,热泪盈眶。

    那条毒蛇被阿九的三柄飞刀击中,并没有立刻丧命,身体的疼痛让它猛地往前一蹿,眼看着就要咬住昭明帝的头,阿九的长矛到了,一挑一缠再一甩,毒蛇就重重摔在地上,随后阿九出手如电又补了三柄飞刀。前面的三柄飞刀是淬了毒的,那毒蛇在地上翻腾了几下就不动了。

    阿九走过去用长矛戳了戳,确定毒蛇死透了才放下心来这才朝昭明帝走过来,“皇兄,可找到您了!”阿九咧着嘴笑。“皇兄,小九来接您回去了,您再不回去,那些大臣该翻天了。”

    昭明帝也笑,“小九,好,小九!”他望着阿九翻来调去就是这几个字。他的皇弟啊,他的小九啊,来找他了,找到他了!关键时刻还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可靠。小九是他的兄弟,更是他的福星!

    “皇兄您受伤了我带了治伤的药!”阿九扫了一眼昭明帝满是血痕的手,忙解下身上背着的包袱找药,看到用油纸裹着的干透了的大饼,又道:“皇兄您饿了吧我这还有干粮,您吃点吧。干是干了点,但总比空着肚子强,哦对了,我这还有水。”阿九又手忙脚乱去解挂在腰上的水囊。

    这几天阿九都没怎么舍得用干粮和清水,饿了就在山林中寻点东西充饥,渴了就忍着,忍到半夜忍到清晨添树叶上的露水。就是想着把干粮和清水省下来给他皇兄吃。

    “先别忙,小九,你快看看黄元奎怎么样了,他从昨天中午就昏迷过去了,直到现在都没醒过来。”昭明帝拦住阿九,快速地说着,“他护着我本就受了不轻的伤,昨天又遇到野猪,他强撑着护着我逃开被野猪顶了一下。”

    阿九这才把目光投向地上躺着的黄元奎,只见他脸色灰白,若不是胸口处还有些热气,几乎就和死人没什么差别了。阿九探过他的鼻息,又翻了翻他的眼皮,最后伸出手指搭在他的腕上把脉,如此查看了一番后,方道:“伤很重,能坚持到现在全赖他武功高强身体强健。”

    昭明帝心中一紧,“小九可有办法”他恍惚听谁提过一嘴,说是小九的武功极好极好,武功好的人一般都懂得治伤。昭明帝期待地望着阿九。

    阿九道:“我试试吧。”他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玉白色的小瓷瓶,从里头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脸上闪过肉疼,“这可是好东西,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皇兄,您也服用一颗,对身体有好处。”这是大和尚给他保命的,总共也没有几颗,现在一下就去了两颗,哎呀呀,心好痛呀!

    阿九掰开黄元奎的嘴,把黑色药丸扔进他嘴里,然后手指在咽喉处一点,那药丸就咽了下去。阿九把黄元奎放平在地上,手指如电在他全身各大穴位上点着,然后指变掌,运起烈阳神功以内力帮他化开药力。

    昭明帝只觉得眼花缭乱,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昭明帝觉得那个黑色药丸一下肚他的小腹就涌起一股热力,全身都觉得松快了。于是他觉得他家小九的武功可能比他以为的还要好,不由好奇地问阿九,“小九,你的武功在江湖上能排第几”

    第几阿九略一沉吟,道:“第几我不知道,反正自我下山还没遇到敌手呢。”阿九有些自得,想了想,又轻描淡写地道:“重阳公子号称武林第一高手,他是我的手下败将。”虽没正式交手,但他爷爷林老匹夫不也栽他手上了吗

    “真的小九原来这么厉害呀!”昭明帝称赞。

    阿九道:“我当然厉害了,武功这个东西吧,一是要讲究天赋,二是得勤奋。我呢天分只算一般,但打小师傅就给我洗筋伐髓,底子打得好,学什么一学就会。我自会走路就跟着师傅练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没偷过一天懒,小二十年练下来当然厉害了。”笑话,这关系到他能不能在这时空活得逍遥自在,他当然要练好了。可以说他花在习武上头的时间比他学其他东西的时间多多了。

    “你师傅对你好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昭明帝更加好奇了。他只知道小九的师傅是个和尚,其他的小九也未多说过。

    阿九眉梢一扬,道:“当然好了,他最疼我了,我是他一手带大的,连小时候换尿布都不假他人之手。他是个老和尚,是个很厉害很厉害的老和尚,这世上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瞧着吧有五六十岁的模样,其实他捡到我那年都八十了,现在差不多快百岁了。”

    “世外高人!”昭明帝动容。

    阿九郑重点头,“对,世外高人!”大和尚可不就是世外高人吗再也没有比他更高的人了。

    两兄弟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说起话来,以前昭明帝怕阿九伤心,从没过多问过他师门师傅和小时候的事情,本是想自己悄悄查一查的,谁知他派出了大内密探都没有查到什么,还惊动了阿九,只好作罢,是以昭明帝只知道阿九是在佛门长大,是被个和尚养大的。

    现在阿九主动说起自己以前的事情,昭明帝自然打起精神来倾听,一番闲聊,两兄弟的感情又拉进了不少。

    没多久黄元奎醒了,一眼就瞧见圣上身边的阿九,他伸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顿时了然了,“臣多谢九王爷的救命之恩。”他的身体他自己清楚,昨天晕过去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决计不会再醒过来了。他不怕死,只是遗憾没有亲眼看到圣上平安无事获救。

    现在他不仅醒过来了,连带着受损的五脏六腑也不那么严重了,黄元奎便心知九王爷必是给他用了什么奇药。

    阿九道:“不用,你忠心护卫皇兄,我救你是应该的。”瞧了瞧他的脸色,“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先喝点水再吃点干粮吧。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刚才就出现了一条那么粗的毒蛇,谁知道还不会出现第二条即便没有第二条,要是再有其他的野兽怎么办

    昭明帝连连点头,“元奎你快吃点东西,多亏了小九找过来,要不然咱们君臣两个都得死在这里,你不知道刚才有多险,那么粗的一条毒蛇离朕就这么近,朕都吓蒙了,是小九即使赶到打杀了毒蛇,不然现在朕肯定被它咬了。喏,毒蛇还在那边呢。”说起刚才的事情昭明帝仍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黄元奎顺着昭明帝手指的方向看去,瞳孔顿时一缩,那条毒蛇都有手腕粗了,两丈多长,就算他没有昏迷也没有把握对付得了,更何况是武艺稀松平常的圣上。他看向阿九,心中升起一股庆幸,庆幸九王爷及时赶到。

    三人出发了,昭明帝身上大多是外伤,用过阿九的独家金疮药,又填饱了肚子后,身上的力气也恢复了不少,自己拄着木棍走倒是没问题。

    难的是黄元奎,他能够坐起来,走路却成问题。阿九和昭明帝犯了难,黄元奎目光平静地道:“九王爷,您先带着圣上回去吧,臣在这里等着,您和圣上回去后再使人来接臣。”

    “不行!”昭明帝和阿九一齐反对,若是把黄元奎留下,谁知道等待他的是什么他若是遭遇了不测,昭明帝和阿九都会内疚,阿九不是白救他一回了吗

    “要走就一起走!既然老天爷没让咱们死在这里,那就没有丢下你的道理。来,元奎,朕背你!”昭明帝道。

    黄元奎惶恐道:“万万使不得,怎么能让圣上背臣的”

    昭明帝执意道:“这有什么朕的这条命还是你救的呢,朕背你一回怎么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不要讲什么君臣酸礼。”

    阿九的眼神闪了一下,一咬牙道:“皇兄您起来,还是小九来背黄统领吧。”

    昭明帝看了一眼阿九单薄的身形,迟疑起来,“算了,还是皇兄来吧!”小九哪里背得动黄元奎呢

    阿九笑了,“皇兄,您怕是忘了小九是会武功的吧您别瞧着我瘦,我这是抽条呢,其实我劲可大了,别说一个黄统领,就是两个也不在话下。”

    昭明帝半信半疑,“真的”小九啥都好,就是太单薄了。

    阿九重重点头,“真的,真的,您让开,我来背黄统领。”

    “那好吧!”昭明帝勉强相信了,还不放心地道:“你若是累了就说一声,咱们轮换着背,别逞强。”

    阿九应了一声,蹲下身抓起黄元奎的双手架在肩膀上。昭明帝在后面拖着黄元奎的身体,两兄弟齐心协力把黄元奎弄到了阿九的背上。

    此刻,黄元奎也不再矫情,道了一句,“九王爷,元奎得罪了!”双手就自觉揽住了阿九的脖子,一趴在阿九背上,黄元奎身子一僵,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难怪圣上不放心,九王爷真是太单薄了。

    阿九揽住黄元奎的双腿,不着痕迹地把他往上颠了一下,趁机在他的某个穴位上按了一下,道:“黄统领,您趁机闭上眼睛休息吧,多休息利于你的内伤。”

    黄元奎只觉得困意袭来,嘴上应道:“好,让九王爷费心了。”

    阿九的心这才松下,他背着黄元奎,昭明帝背着包袱,手里拄着长矛走在阿九身旁,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往回走。

    别看阿九找到这里只用了五天,其实这里离行宫都有二百多里路了,侍卫们在方圆几十里寻人,哪里找得到

    阿九一个人带着两个伤员,要走回去还不知道要用几个五天呢。不过阿九并不太过担心,毕竟人已经找到了,只要他皇兄还好好的活着,他才不担心其他的呢。

    阿九不知道京城,乃至留在行宫的大臣们已经吵成一锅粥了。

    ------题外话------

    谢谢流眼泪的恶魔的50朵鲜花,5颗钻石,谢谢夕阳醉了的9朵鲜花,谢谢陶大桃的2朵鲜花。

    昨晚睡着了,啥也没拼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