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9章 本王不同意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阿九能作什么打算

    昭明帝是有皇子的,而且不少,光是成年的便有五个,最小的八皇子也三岁了。所谓的早作打算无非是从皇子中择一人登基罢了,成年的五位皇子各有拥趸,本来前头三位皇子的呼声比较高,大皇子占了一个长字,二皇子占了一个嫡字,所有皇子中只有他是先皇后嫡出。三皇子呢则占了一个贤字,昭明帝的皇子中他文武双全,差事办得好,性子还好礼贤下士。

    四皇子生母低微,五皇子生母病弱,朝中也有支持这两位皇子的,但人数却不多,是不能与前面三位皇子比的。

    现在五皇子身受重伤,支持他的人自然就改了主意。支持三皇子的人倒是在观望,三皇子的腿断了,谁知道会不会落下残疾

    不过拥趸四皇子的人却多了起来,这些日子四皇子带人日夜寻找圣上,人黑瘦了许多,却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如此孝心落在大臣们的眼里,印象便好了起来。让他们觉得原来四皇子的能力也不下其他几位皇子呀!

    当然,也有部分大臣支持阿九,他本就是以状元郎起家,之后又办成了不少漂亮的差事,其中以漠北大捷为最。恢复身份回归皇家之后,虽然淡出朝堂,但自打地动以来便是他站出来主事,无论是救人,还是安排众人的吃住就医,桩桩件件都做得十分妥当。而且地动时是他先示得警,不少大臣也是因他而获救,心中对他十分感激。

    阿九本就比几位皇子出彩,现在相形之下,就更衬得初初入朝的皇子们稚嫩了。就是后来的梁首辅对阿九的表现也是赞赏的,冷静而有全局观,每一条命令的下达都行之有效,是个知民情会做事的,作为臣子,他更喜欢这样的帝王。因为他不会瞎指挥乱指挥,不会想一出是一出地胡乱折腾人。当人这样的地位也不会轻易被臣下糊弄蒙蔽。

    当然,阿九虽有拥趸者,但上位的可能性却是不大的,毕竟他只是皇弟而非皇子,毕竟昭明帝是有好几位皇子的。要是昭明帝没有皇子,或是皇子年纪极小,那阿九还可能兄终弟及。

    现在看来,昭明帝一旦确定大行,胜算比较大的还是京中的大皇子和二皇子,毕竟这两位皇子手握京城。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便大臣一面倒支持三皇子四皇子,他们拿什么去跟京中的大皇子二皇子抗衡指望这几千疲惫不堪的士兵还是光着身子的大臣

    就是因为看清这一点,德妃娘娘才恨得抓心抓肺,早知道会赶上地动,她就让三皇子装病留在京中了,现在一把好牌全废了。

    不仅德妃娘娘恨,哭着喊着留下来的大臣心里也后悔,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帝无论是大皇子还是二皇子,他们若是身在京城怎么也能卖个好混个拥立之功呀!现在远离京城,他们就是有天大的手段也施展不出了。

    当以梁首辅宋相爷为首的几位大臣找上阿九的时候,阿九的脸色极冷,嘴角浮上讥诮。几位大臣面带尴尬,梁首辅硬着头皮道:“圣上遇难,臣等心中均悲痛不已,然国不可一日无君,为了大燕的江山社稷,臣等不得不忍着悲痛另择新帝,还望九王爷能够理解。”

    阿九的目光从他们脸上一一掠过,“梁首辅,宋相爷,几位大人,你们的心未免也太急了吧皇兄失踪也不过半月,你们就确定他一定回不来了这就是诸位大人的忠心吗是能另择新帝,可本王的皇兄若是平安回来了呢你们觉得他看到自己忠心耿耿的臣子在尚未确定他是否殒身的情况下便另立新帝,他的心情会如何哦还有,你们让新帝如何自处是继续称帝呢还是退位回去做皇子他们父子之间又如何相处”

    阿九嘴边的讥诮越来越浓,“几位大人想过这样的情形吗”

    包括梁首辅在内的几位大臣脸色均是一白,若是他们拥立了新帝,而昭明帝又平安回来了,新帝会心甘情愿退位吗昭明帝会心无芥蒂吗恐怕会是父子相残吧那朝局岂不又要动荡

    其实梁首辅也不想寻九王爷出头做着个坏人,他与昭明帝是真的君臣想得,他也是从心底巴望昭明帝能平安归来,依他的意思是再等等。可其他大臣却并不这样想呀,他一个人那是众多人的对手毕竟他们的顾虑也是对的,西蛮的使节团已经在路上了,下月就能到京城,到时他们若是知道大燕朝国君下落不明,那——

    所以,他犹豫了,一咬牙就和几位大臣来寻九王爷了。此刻,被九王爷一番冷嘲热讽,他是一脸的愧疚啊!

    宋相爷眼神一闪,对着他对面的一人示意了一下,那人会意,出言道:“九王爷,臣等也是无奈啊!您不知道,西蛮的使节团下月就入京了——”

    “那又如何”阿九冷冷地打断他的话。

    那人在阿九凌冽的目光下缩了下脖子,咬着牙道:“若是被西蛮知道我大燕朝国君下落不明,会生出许多事端。”

    阿九哼了一声,“我泱泱大燕朝,还怕个弹丸西蛮吗在我大燕境地能生什么事端你们一个个不都很有手段的吗怕有后患把西蛮使节团全宰了便是!不服,那就来战!”阿九的声音铿锵有力。

    “九王爷说得对!”毡房外响起徐其昌威严的声音。

    众人转头望过,就见徐其昌被两个亲兵架着走进来,“不服,那就来战!到时自有本大将军亲自挂帅出征,要死也有本大将军在前头顶着,你们怕个什么”

    徐其昌的脸色也是极冷,话锋一转,又道:“几位大人找九王爷议事怎么没人喊本大将军一声呢你们这是要拥立新帝我徐其昌不同意!谁再妄议此事就等同谋逆,兵符在半大将军手中,本大将军有权先把他诛了!”他掷地有声。

    几位大臣面面相觑,徐其昌的兵符不是交给圣上了吗难道圣上又给徐其昌了心中便生了怯意。

    阿九见状便道:“本王也不同意拥立新帝!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寻到皇兄本王绝不甘心!现在徐大将军既然清醒了,那这里和京城便交给大将军你了,至于本王,本王亲自去寻皇兄!”他就不信他找不到人!

    “好!九王爷就放心的去吧!”徐其昌深深地看了阿九一眼,郑重地答应了。

    阿九是打算孤身去寻人,他没想过要带侍卫,侍卫跟不上他的脚程,带着是拖累,而且侍卫要是有用也不用等这么多天仍是寻不到人了。

    连桃花他都没打算带,桃花能代表他,而且桃花心性简单,不被俗礼所拘泥,他要把桃花留下来关键时刻帮徐其昌一把。恰好吴行云也在,他虽不便出头,但给桃花出出主意还是行的。阿九十分放心。

    桃花自然不愿意留下,吵着闹着要和阿九一起去,“不行,公子,太危险了,我必须要跟着你一起去。上一次我不在您身边您就遇了刺客,现在都还没抓到人呢,您现在独自出去寻人岂不是给歹人可乘之机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必须跟着去保护您。”

    阿九的嘴角抽了抽,“你觉得以公子我的武功谁能刺杀得了我”成日喊着公子天下第一,难道是喊着好玩的吗“不是我不愿意带你,实在是你得留下来帮我呀!刚才那些大臣的话你也听到了吧一群贪得无厌的东西,我就怕我不在这徐其昌镇不住他们,你也知道那些文人的嘴皮子能把黑的说出白的,把死的说成活的。徐其昌是武将,笨嘴笨舌的,怎么辩驳得过那群抱成团的文臣还有你那渣爹,最是个狡猾有城府的。你得留下来帮帮徐其昌,要是有人搞事情你就直接把人全绑了,不用害怕,等我回来给你做主。”最后一句话他是压低声音说的。

    桃花看着她家公子递过来的令牌,面上神情挣扎。阿九见状又道:“你的行云哥哥不也在吗你跟我走了,你渣爹要是仪仗身份拿捏他怎么办”

    桃花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吴行云,一咬牙接过了令牌,“好,我留下来!公子您放心去吧,桃花肯定会帮你守好的!您一定要早些回来呀!”

    “好!”阿九摸了桃花的脑袋一下,笑着应了。

    带着不舍,带着纠结,桃花把准备好的包袱系在阿九肩上,目送着阿九的身影几个纵跃就消失在了山林中间。

    “回去吧,九王爷会平安把圣上带回来的。”吴行云见桃花不吭声,开口安慰她。

    “公子肯定会平安回来的!”桃花重重地点头,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笃定,“我家公子最厉害了!”在桃花心中公子强大无比,就没有他做不成的事。他们两手空空进京的时候,公子说会让她住上内城的大宅子,看看,现在可不就住上了,还没花他们一文钱,是圣上倒贴着三催四请公子才住进去的。

    话锋一转又咬牙切齿起来,“走,回去收拾那些老兔崽子!”都怪他们不做好事乱出幺蛾子,害得她被公子留下不能跟在公子身边。桃花一肚子的不满全迁怒到那群大臣身上了。

    吴行云笑得无比温润,“好!”他就喜欢看他的桃花小姑娘作天作地的模样,贵叔说得没错,他的生活就是太沉闷了,一点都不像年轻人!

    阿九看了一下桃花给他准备的东西,除了一大包正常的干粮和一大水囊清水,还把她自己的零嘴也给带上了,比如秘法制成的牛肉块,比如带着药香的果脯。阿九捻了一颗放在嘴里,唇舌生津,挺好吃的。

    此外还有各种治内伤外伤的药和一身换洗衣裳。本来桃花是把自己的重刀也让阿九带上的,阿九没同意。重刀是很有杀伤力,可他又不是要去杀敌,好几十斤的重刀拎着多费劲所以阿九拿了一杆长矛,既能当武器又能当拐杖,还能探路。

    阿九运起烈阳神功,施展开凌波步,一路向北驰骋而去。山林中到处去东倒西歪和折断的树木,地面被冲得沟沟壑壑高低不平。不过这对阿九来说压根不是问题,他的凌波步早就练得炉火纯青,快时只能看到他急掠而过的残影。

    整整一天阿九一无所获,他并不着急,四皇子和徐其昌都领着人找了半个月都没找到人,他这才找了一天,怎么可能就突然找到人了他看了一眼慢慢走向西山背后的夕阳,找了块干净的地方休息,一边嚼着干粮,一边思索着他皇兄到底会在哪里是受了重伤还是被困在什么地方抑或是被埋在了土里

    冥冥之中阿九有一种感觉,他皇兄还活着,一定还活着。说不出为什么,但阿九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填饱了肚子,又稍稍歇了一会,阿九又继续赶路了。走了两步他停下来,从怀里掏出一枚铜钱,双手合十往空中一扔,铜钱在空中翻了几下就落在地上。阿九走过去捡起铜钱,吹落上面的泥土放回怀里,然后朝着铜钱落下的方向寻去。

    阿九的预感是正确的,昭明帝此刻正被困在一个不知名的山谷里,他身边除了黄元奎一人再无其他人。

    山崩了的时候,洪水携着泥石冲下来的时候,是黄元奎拦腰抱住他,用自己的身体把他护住。就这样一路而下,昭明帝只觉得全身被砂石磨砺地生疼,没坚持多久就晕过去了。

    昭明帝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强烈的太阳光照得他眼睛生疼。他依旧被黄元奎紧紧抱住,身后的黄元奎悄无声息,扣在他身前的手却紧紧地握着。昭明帝费了好大功夫才挣脱开来,他回过头,果然看到黄元奎双目紧闭着。好在尚有鼻息,虽微弱,但让昭明帝欣喜。

    连穿衣都没自己动过手的昭明帝跌跌撞撞跑了好几趟才用树叶弄来几滴清水,往黄元奎嘴边送的途中又洒了一半,最后也就只够黄元奎湿个嘴唇的。昭明帝丝毫不气馁,拖着不适的身子一趟趟来回走着。

    昭明帝头晕目眩,累得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扶着树干歇息着,用袖子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继续往回走。好在黄元奎终于醒过来了,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昭明帝激动地虎目一红,几乎都要落泪。

    黄元奎应该是受了不轻的伤,虽然他嘴上说着没事,但昭明帝仍是能看得出来。就算是这样,黄元奎的体力也比昭明帝强出不少。

    君臣二人相互搀扶着寻找出路,山林这么大,他们又是被冲走的,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两人的身上又都有伤,走也走不快,时不时地还得休息一会。一连走了好几天也没走出去,更没遇到一个人。昭明帝和黄元奎的心就凉了,他们心知他们现在身处的地方离打猎的那座山头一定很远,不然他们怎么遇不到前来搜救的士兵

    凭着强大的意志力,两人在山林中兜兜转转了半个月,期间遇到了几次野兽,大多被黄元奎打走了,打不过的那就只能逃了,可以想象两人是多么狼狈了。

    一天前他们遇到了一只成年的野猪,个头跟小牛犊似的,黄元奎豁出命去才堪堪护着昭明帝逃得一条命来。

    昭明帝身上都是外伤,而黄元奎却受了极重的内伤,他被野猪拱了一下。

    ------题外话------

    谢谢欣悦遥的2朵鲜花,谢谢流眼泪的恶魔1颗钻石3朵花。

    恭喜淡书无意v看花看酒看月娘成为会员!

    恭喜苏州小楼台,拿老公换肉吃,龙月雪,蓝色天空369和我家源宝成为举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