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8章 局势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徐其昌十分硬气,简单地处理下身上的伤就和四皇子一起出去寻昭明帝了,他的腿不能走,是被亲兵抬着出去的,好在现在大雨终于停了。

    在毡房里呆了一天一夜的众人终于能出来透一口气了,她们看着不远处变成废墟的行宫,一脸唏嘘和后怕。

    阿九并未让她们感叹多久,直接传达了命令,让她们身边所有能动的奴才都去行宫废墟搜寻物资。要不然这么多人吃什么喝什么

    男仆和粗使的奴才还好,他们本就做惯了粗活,倒不觉得什么。相反他们都非常乐意,他们大多都是低等奴才,不是主子跟前受重用的,吃食什么的本就稀缺,自然到不了他们手中。现在九王爷组织人手去搜寻物资,虽然受点累,但好歹他们能偷偷吃上几口。

    那些主子身边得宠的大丫鬟们却是哀声连连,她们做的最重的活也不过是拿着鸡毛掸子处罚做了错事的小丫鬟,手上没有二两力气,让她们去搜寻物资不是磋磨她们吗

    夫人小姐们也颇有怨言,奴才们一走,她们身边无人服侍,想喝口水都没办法。开明识大体的还好,不会说什么,毕竟九王爷让人搜寻物资也是为了大家好。那些心胸狭窄的就忍不住了,抱怨连连,嘴上不敢直指阿九,心里却埋怨阿九太不近人情。刻薄一些的则把庶女庶出姐妹当丫鬟一般使唤地团团转。

    桃夭把这情况回给阿九了,阿九只当不知道,他贵为亲王都跟着一起干活,让她们在毡房闲着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再有意见就都出来干活好了。阿九知道她们也只敢嘴上抱怨一二,没人敢闹起来的,没看到几位娘娘和两位长公主身边都没人伺候吗

    人多力量大,虽然那些身娇的大丫鬟们虽然做不了别的,但拿个东西送个东西还是行的。半上午下来他们收获颇丰,看着一趟趟运到平地上的东西,阿九心里松了一口气,应该能维持两三天了吧两三天后即便京城还没有消息,桃花却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可是到了傍晚,阿九的心就沉到了谷底,四皇子回来了,带回了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五皇子,却没有找到昭明帝。

    四皇子说他们是在二十里开外的一处污泥里把五皇子挖出来的,他被树拦了一下,半截身子埋在泥里,要是再晚寻到一会,估计就没命了。

    四皇子把五皇子送回来又带着人出去了,“皇叔,五弟就劳烦您照看了,我再去找父皇,我一定要把父皇找回来。”

    阿九看了一眼他干裂的嘴唇,点了点头,“去吧,这里有皇叔这呢,一定要把你父皇找到。”

    阿九拍了拍四皇子的肩膀,难得说了一句,“你们三兄弟现在就你还好好的,你就多辛苦一些。”

    三皇子也道:“四弟,一切就交给你了。”

    四皇子郑重的点头,“身为皇家子弟为父皇分忧解难是应该的。”

    这个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小透明四皇子一下子站到了人前,在场的诸位大臣心中暗暗点头,心道:到底是龙子风孙,四皇子也是不差的。

    德妃娘娘却气得把帕子都要揉烂了,跟出来三位皇子,三皇子伤了腿,五皇子昏迷不醒,风头全被四皇子抢去了,要是再被他找回圣上,以后四皇子肯定就是圣上跟前的第一人!

    所以她的心里矛盾极了,既希望四皇子寻回圣上,又不希望他寻到。她看了一眼被人抬着的三皇子,暗恨:明明一起出去的,怎么就偏摔断了腿呢。她怎么不想想,五皇子也是一起出去的,他还身受重伤失了半条命呢。瞧太医们神情郑重,估摸着情况不大好。

    “如何”阿九看向几位太医,“五皇子的情况如何”

    四位太医对看了一眼,然后为首的王太医道:“回九王爷话,五皇子应该是从上头摔下来的,肋骨断了两根,双臂均有骨折,身上也是多处擦伤。摔下来的时候五皇子可能对头做了保护,头部倒是没有大碍,这是不幸中的大幸。不过五皇子身子受了寒气,亏损再过厉害,就是不知能不能熬过接下来的高热。”

    阿九看了看木板上脸上没有一点血丝的五皇子,若不是胸口处还有微弱的起伏,压根就瞧不出他还有生命特征。

    “那就劳烦诸位多多费心了,务必要救回五皇子,待圣上回来本王定为诸位请功。”阿九对太医们道。

    四位太医纷纷道:“这是臣的分内之事,臣定会用心医治五皇子,只是现在药材有限,臣等把各自的药箱凑凑,也不过能维持两天,后续的还需九王爷再想办法。”

    他们想的很清楚,现在行宫就他们四个太医,就是想推诿也推诿不掉。还不如索性拿出手段用心医治五皇子,就算是最终救不回,那也是因为缺少药材,他们的罪责也轻一些。

    阿九道:“这倒不用太过担心,明后天京中就会有消息,药材肯定会运过来的。”

    太医们松了一口气,齐道:“九王爷放心,臣等一定尽心。”能救回五皇子这可是件大功劳啊!

    没等到第二天,半夜的时候桃花就回来了,身后领了不少人,每人手里都举着火把,蜿蜒几里开外。

    “公子,我回来了!”这是桃花欢喜的声音。

    阿九闻声便抢了出来,看到桃花头戴斗笠,手举火把,身后背着一个硕大的竹筐。在她的身边身后也是举着火把背着竹筐的汉子。火把一直排出老远,如一盏盏游动的明灯。

    “公子,公子,我带回来好多东西,道路不通,修路费了些功夫,要不然我早回来了。车子到离这还有十多里的时候实在进不来,我就让他们把东西背过来了,车上还有,公子您快喊人再去背。”桃花扯着阿九的袖子道。

    阿九看了一眼明显局促不安的汉子们一眼,让季风去召集人手了,他问桃花,“你到京城了这是从哪寻的人手”

    桃花道:“没,我没到京城,到白桥镇的时候遇到行云哥哥派过来的人,公子,你也知道的,行云哥哥家的铺子很多,没想到这犄角旮旯也有。他一听说这边地动了,就立刻派了伙计过来,我在白桥镇上等了一天,他家的车队就到了。公子,我瞧过了,东西准备的可齐全啦!”

    阿九有些意外,没想到吴行云倒是消息灵通,不仅灵通还非常机灵能干,就冲着他当机立断就派伙计送物资,事后赏赐是跑不了的,最主要的是能在圣上这里留下印象,这是出多少银子都买不来的。

    阿九看了一脸高兴的桃花,心道这丫头倒是个有福气的,就凭着吴行云的气魄和手段,怎么也能给她挣一副凤冠霞帔。转而又想,有自己在,桃花怎么可能是没福气的

    这么大的动静,其他毡房里的人都被惊动了,纷纷跑出来看热闹。他们看着平地上又搭起的一座座毡房和源源不断运过来的物资,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舒心的笑容,虽然一时半会还回不了京,但能过得舒服一点他们还是很高兴的。

    桃花举着火把满场跑,大声指挥着侍卫和伙计们搭毡房卸东西。不大会,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这些药材呀吃食呀衣裳啦全是桃花的未婚夫送过来的,一时间赞赏的有之,羡慕的有之,当然说酸话的也有之,不就是个商家子吗不就是有几个银子吗再出风头见了她们还不得低头行礼

    相府的女眷心中却是恨得要死,对着其他夫人的称赞,姚氏心里呕的要命,却不得不挤出笑脸来应付。宋清欢虽看不上吴家,看不上吴行云,但看到桃花大出风头,她心里仍是酸酸的不得劲。宋清歌却是幸灾乐祸,一脸羡慕地对宋清欢道:“吴家大公子可真是知情识趣会做人,咱们三妹妹有福喽。”

    宋清欢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大姐姐现在羡慕也晚了,当初大姐姐可是避之不及的。”

    宋清歌却一点也不生气,耸了耸肩,一副遗憾不已的口吻道:“这也是羡慕不来的,谁让我不像二妹妹三妹妹那般命好是嫡出呢人家吴大公子眼光高着呢,可瞧不上我这庶出的。”嫡妹和嫡母不高兴,她就高兴了。

    物资一直运到天亮才运完,风光霁月的吴行云大公子也过来了,“草民见过九王爷!”他长身玉立站在阿九身边,竟然一点都不逊色,这让众人心中惋惜,如此出色的公子怎么就是个瞎子呢!就是再好前程也有限了。

    阿九笑了一下,道:“你很好!”然后招呼桃花,“桃花,过来陪吴大公子去毡房喝茶休息。”

    桃花哎了一声就欢喜地跑过来了,“行云哥哥,你一定累了吧,走走,我陪你去毡房歇会,让你出银子出力,我还没好好谢谢你呢。”她的声音如百灵鸟一般,透着一股子活力,如那山泉水从石上淙淙流过。

    吴行云唇角弯起,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能帮到你和九王爷就好,说什么谢不谢的,你与我之间还用说谢吗”

    阿九忍不住侧目,眼都要被闪瞎了,这个吴行云,瞧着人模狗样的,还挺会撩妹的哈!果然便看到桃花笑得大眼睛都弯成月牙了,“谢还是要谢的,行云哥哥你放心,你花了这么多的银子,肯定不会亏了你的。”

    声音渐渐远去,阿九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果然是这丫头的风格,啥时候都不会吃亏。吴行云都来了,桃林他们应该也快来了。

    这一次的地动波及的范围还挺广,阿九刚才问吴行云了,京中虽然没震,但也感觉到轻微的晃动了。但出了城,京郊就有房屋倒塌的,只是情况不严重罢了。他们途中了停留的白桥镇也震了,因为发生在白天,不少百姓都在地里做活呢,死伤倒是不算严重,就是房屋塌了不少。

    圣上失踪的消息应该也到了京中,阿九的意思是让京中增兵,人多了才好搜寻。到现在,圣上已经失踪两天两夜了,再找不到可就凶多吉少了。阿九一边为他皇兄的安危担心着,一边还得带人清理道路。这么多的女眷困在这里可不行,除了添乱,又帮不上什么忙,还是赶紧送回京城去吧。

    这两天是阿九拜托了平湖长公主坐镇,才让这些为了一句话就能吵起来的女眷们安生下来。

    又一天过去了,桃林到了,朝中也来人了,来的人是宋相爷和梁首辅,梁首辅都已经六十多岁了,被下人搀扶着,腿都软了。

    两人一来到就询问,“圣上还未找到吗徐大将军呢黄统领呢”

    阿九摇头,“已经派了三批人出去寻了,依旧没找到皇兄,倒是寻到不少侍卫的遗体。徐大将军受了伤,还拖着伤躯在外头找呢。”抿了抿唇又道:“黄元奎应该和皇兄在一起吧”阿九其实也不确定了,毕竟这是自然灾害,是人力所不能扭转的,谁知道黄元奎是不是也被冲散了。

    “方圆几十里都寻遍了,本王正想着再扩大搜寻的范围。”梁首辅和宋相爷带来了一千人,恰好派上用场。

    梁首辅和宋相爷神情凝重,但现在圣上生死未卜,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又过了一天,在一条山沟沟里寻回了福喜公公,往日胖胖的福喜公公现在人瘦了一圈,他一见到阿九就老泪纵横,“九王爷啊,老奴该死,老奴没抓住圣上的,圣上就在老奴眼皮子底下被冲走了,您可一定要找回圣上啊!”

    说起来福喜公公也是幸运,他被泥水冲着一路往下,本以为死定了,谁能想到下坡的途中有块凸起的平地,他被冲到这块平地上去了,才堪堪保住性命。之后他就四处寻找圣上,找了两天一个人也没遇到,这两日他饿了就寻些野果草根充饥,渴了就忍着恶心喝那浑浊的泥水。

    侍卫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再没力气走路了,他坐在地上直抹眼泪,心里一个劲的祈求老天爷一定要让圣上平安无事。

    阿九安慰了福喜公公几句,转身就去寻梁首辅等大臣议事了。

    女眷们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还活着的大臣们却一个都没走,哪怕身上受了伤也坚持留下来。笑话,圣上都还没有寻到,他们能离开吗谁不想第一时间在圣上跟前露脸阿九深知他们的小心思,并没有勉强他们,留就留呗,反正现在也不缺什么,做人臣子的大家谁都不容易。

    徐其昌被人抬了回来了,他身上的伤已经不能再拖了,自第一次回来后他就再没回来过,一直在外头寻找圣上,也不听人劝,脚上的伤都已经溃烂了,他的亲兵实在看不下去就把他打晕带回来了,徐全跪在阿九身前,“九王爷,大将军的身体实在耽误不得了啊!”他知道大将军心里愧疚,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圣上,可大将军已经尽力了呀!

    阿九示意他起来,“你做的很对!太医马上就到,大将军会没事的。”徐其昌倒是条汉子,难得的是对他皇兄忠心。他回来也好,也好震慑一下那些心思浮动的大臣们。

    已经半个月了,众人一天天失望,虽然所有人仍留在这里,但对昭明帝能生还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大臣中已经出现了不少声音,还有人隐晦地劝他国不可一日无主,让他早作打算。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