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7章 圣上没回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贤妃娘娘惊魂未定,一站稳就忍不住朝身后看去,然后满脸惊骇地跌坐在地上,喉咙里发出“嚇嚇”的声音,语不成调。差一点,就差一点点她就埋在那废墟里了。

    而灵绯公主则害怕的哭起来。

    那个跑得快捡了一命的太监全身都是泥土,坐在地上手脚发软,整个人都蒙了。

    阿九看了一眼不断倒塌的房屋,当机立断,“走!快走!”也顾不得男女大防了,他让桃花背着灵绯公主,侍卫架着贤妃娘娘和那个太监,也不再往里走了,一行人直接就返回空地。

    桃夭在前,阿九断后,一行人艰难无比地往回走。

    “出来了,出来了!九王爷出来了!”有人眼尖立刻看到了阿九一行人,人人脸上都露出激动的神情!

    圣上带着三位皇子和大臣们去打猎了,留下行宫的多是女眷,只有阿九的身份最高,又因为地动时他最先示警,又带人救人,所以无形当中就被众人当成了主心骨。

    回到了空地上,回头看行宫,曾经巍峨气派的行宫此刻屋宇倒塌残垣断壁,成了一片废墟。空地上这些曾经妆容精致的贵夫人千金小姐们,此刻都花容失色十分狼狈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

    阿九稍喘了一口气,吩咐人查看各家伤亡情况。

    文兰心和大双小双的胆子也大,趁着阿九救人之际,她们伙同季风又返回了住的院子,把还未被压在废墟下的东西又捡回了一些,此刻她们已经搭好了两座大大的毡房。

    阿九一回来就被几女围了上了,端茶的端茶,拿点心的拿点心,“王爷,这都过了午饭的点了,您快吃点喝点吧!”

    阿九也未矫情,就着她们的手飞快填饱了肚子,也没追问哪里来的吃食,更没让她们把吃食分给外头的人,他又不是圣母,外头那些人与他非亲非故,有些连眼熟都不眼熟,要是东西有剩余,分出去一些也就罢了。现在食物紧张,他能管得也只是身边的几个人罢了。

    阿九刚吃完侍卫就回来回禀情况了,所有的夫人小姐们都跑出来了,虽受了惊吓,但大多都未受伤,除了有一位小姐比较倒霉被压断了腿,其他的顶多就是崴脚和擦伤。倒是奴才死伤了好几个。

    其实也因为地动发生的时候有不少小姐相约着在外头游玩,并未留在行宫里头,要不然凭她们一个个弱不禁风的体格能跑出来才怪呢。

    正在说话的功夫,外头响起了炸雷,几声轰隆之后,倾盆大雨从天而降。阿九快步走到门边,只见外面的人全都慌乱一团,纷纷朝这边涌过来。

    阿九的眉头皱了一下,对桃夭道:“让出一座毡房,让夫人小姐们进去避雨,能进多少进多少吧!”顿了一下又道:“把宁夫人请到咱们的毡房里来。”

    桃夭举着金刚伞跑出去了,阿九的眉头却并没有松开,光是他皇兄带出来的妃嫔及她们身边伺候的宫人就能塞满一个毡房了,再挤又能进多少人呢剩下的怎么办在雨里淋着肯定不行。

    就在这时桃花牵着阿宝冲进了毡房,高兴地对阿九道:“公子,公子,驴车上有几块油毡布,可以搭几座简易的毡房。”

    阿九顿时一喜,果断地吩咐剩下的人先进他们这座毡房挤一挤,然后吩咐侍卫砍树搭毡房。

    侍卫们冒雨又搭了三座毡房出来,简易是简易了些,但也能挡雨。三座毡房一搭好,阿九那座毡房里的人就转移了过去,大将军夫人宁氏迟疑了一下,也跟着往外走。阿九把她喊住了,“伯母就别出去了,我身边就几个丫头,没经过事,您留下帮着照看一二吧。”

    宁氏依旧犹豫,她知道阿九所谓的照看不过是个借口罢了,她观这几个丫头个个都十分沉稳,哪里需要她来照看之前是实在没地方避雨她才过来的,现在既然已经另搭了毡房,她再留下就不大好了吧毕竟宫里的娘娘们都还挤着呢。

    桃花却是上前搀着宁氏的胳膊把她拉回来,“夫人,别的不说,就冲着宁非的面子也不能让您去跟她们挤呀!我们公子还给您当过儿子呢,您就安心留在这吧!”

    宁氏看了看阿九玉般好看的脸,没再推辞,“好,我今儿就舔着脸留在这了,这都是托了九王爷的福。”她身边的奴才顺势也都跟着留了下来,她们心中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到外面淋雨了。她们倒也乖觉,不用宁氏吩咐就自发帮着文兰心等人做事。

    阿九看了一眼外头的雨,眼神一闪,立刻招来桃花桃夭,“去看看太医在哪把他们都请过来。”接下来肯定会有不少人生病,再加上受伤的,都离不开太医,可得好生保护起来。

    主子们是不用淋雨了,可侍卫和男仆还在外头挨淋呢。下着大雨,余震不断,他们也不敢到别处去,一个个赤头淋着,也不是个办法呀!要是淋病了可就没人使唤了,指望那些丫鬟还是别做梦了吧!她们平日都是当副小姐养着的,除了端茶倒水,一点重活都不曾做过,恐怕连山路都走不了。

    得,还是继续砍树搭房吧,没有油毡布,但有树叶和茅草呀,厚厚的在顶上敷上一层,不也能挡挡雨吗

    阿九又跑了出去,把意思一说,侍卫们都欣然应允,虽然身上的衣裳全都湿透了,但这雨谁知道下到什么时候当务之急还是有个遮雨的地方比较重要,九王爷的法子倒是很好,更难得的是九王爷把他们放在了心上。

    侍卫们砍树割草的时候,三皇子和四皇子领着些大臣侍卫回来了,个个狼狈无比,其中三皇子是被抬回来的,说是从马上摔下来腿断了。

    三皇子被抬进了阿九的毡房,得了消息的德妃娘娘扶着太监的手冒雨赶来,一脸的仓惶,“三皇子在哪伤哪里了快让母妃看看。”

    三皇子的脸白得跟纸一般,嘴唇却发紫,“母妃别担心,儿臣没事,就是摔断了腿,太医已经帮儿臣接上了,回头养些日子就好了。”

    德妃娘娘看着满身泥泞污血的儿子,心疼极了,蹲下身摸着儿子苍白的脸,“你没事就好,可吓死母妃了。好好的怎么就偏你一个受了伤。”她看了一眼好生站在旁边毫发无损的四皇子,心中迁怒起来,脸上和语气中难免带出了一些。

    三皇子可尴尬了,对着四皇子歉意的笑了一下,对德妃道:“母妃,是儿臣的马惊了,要不是四弟拉了儿臣一把,儿臣就摔下山崖去了,那您就见不到儿臣了。”

    四皇子忙道:“都怪我太迟钝,要是早察觉三哥的马不对就好了。”神情懊恼。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德妃吓得手紧捂着胸口,“你们是兄弟,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阿九却是打断了他们的话,问:“圣上呢五皇子呢没和你们一起吗”

    德妃这才反应过来,抓着三皇子的手,“对对,你父皇呢他怎么没回来”

    三皇子和四皇子都摇头,“进了山林我们都是分散的,我和四弟也是后来遇到的,我们一路回来也没有遇到其他的人。”

    四皇子也道:“皇叔和德母妃放心,徐大将军和黄统领是跟在父皇身边的,肯定不会有事的。”

    阿九想想也是,徐其昌和黄元奎都不是善茬,而且还有不少精兵侍卫,应该能保护好皇兄的。现在也不知他们在哪里,他就是再担心也是没用。

    因为三皇子和四皇子的回来,又多了不少侍卫加入到砍树割草搭棚子的行列,他们的行动很快,没多久空地上就多了许多草棚子,虽然挡不了风,但遮雨是妥妥的。

    雨一直没停,余震也一直不断,阿九的眉头也越皱越紧。人是暂时安全了,可更多的问题也出来了,这么多的人大多是两手空空跑出来的,要吃要喝,要换衣裳。现在几乎人人都穿着湿衣裳,侍卫和男仆身体强健些,倒是不怕,可那些夫人小姐们就不行了,一个个冷得嘴唇发紫,估计再过一会就该生病了。

    可阿九也没有干衣裳给她们换呀,就是他自己的衣裳也被大雨打得半湿了。

    阿九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就是生火,他让侍卫冒着大雨冒着余震的危险回行宫废墟搜来木炭木柴,甚至都门板,家具等,这才把火生了起来。

    也别顾忌什么了,还是先把衣裳脱下来烤干吧。好在大家都知道保命为重,倒也没有人迂腐地非穿着湿衣裳。

    吃的倒好办,现在是夏天,出去寻寻总能找到吃的。喝水也简单,这不正下大雨吗接了雨水澄清烧开也是能喝的。

    问题看似解决了,其实只是一时的,他们若一直被困在这里怎么办那么多人挤在一座毡房里,总不能一直睁着眼不睡觉吧!现在的问题是,别说谁家了,就是能有个坐下的空就不错了。

    现在昭明帝不在,三皇子又受了伤,四皇子分量不够,什么事都找阿九,这让阿九十分苦恼。一个两个都问他怎么办,都来找他拿主意,天知道他有什么办法

    桃花悄悄的凑到阿九身边,小声道:“公子,没下雨之前我就把凤凰和紫貂都放出去了,桃林哥他们也知道咱们来行宫了,要是知道这里地动了,肯定会想法子接应咱们的。”顿了一下又道:“公子,虽然派人往京中送消息求救了,可我还是不大放心,要不我亲自走一趟吧,我的脚程快,肯定比他们先到。”

    阿九看着眨巴眼睛的桃花,一咬牙点了点头,“好,你出去探探路,能走就走,不能走就回来,不要逞强。”他把蓑衣披在桃花身上,斗笠扣在她的头上,又把唯一的一把金刚伞也塞给了她。然后又接过桃夭递过来的小包袱系在她肩上,包袱里装着吃食银两和两个药瓶,再次郑重地道:“不要逞强。”

    桃花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滂沱的大雨里,转眼就看不见人影了。阿九紧抿着唇面无表情,毡房里的人似乎都知道他心情不好,全都静默着,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

    躺在木板上的三皇子心道:难怪皇叔待桃花那个丫头这般好!听说那丫头的婚事一定订下了,倒是怪可惜的!不过也没事,这不是还没嫁过去吗

    大雨下个没完没了,这些之前惊慌失措的夫人小姐们却起了龌龊,无非就是一些人仗着品级高认为那些品级低的应该给她让地方,甚至她们的奴才根本就没有资格进到毡房里,就应该去草棚或是雨里,压根就忘了这毡房都是阿九让出来的。

    姚氏母女也是一肚子怨言,恨恨地在心里咒骂着,那小贱人果然就是个白眼狼,她怎么也是她的嫡母吧,不好生把她请到宽敞的毡房里去,连一口吃的也不往这边送。那个宁氏不过是个外八路的人,凭什么能去那座宽敞赶紧的毡房

    阿九对此心知肚明,却丝毫不理会,懒得管,也不想管!他现在就希望他皇兄快点回来,赶紧把这一摊子甩出去。

    大雨整整下了一夜,桃花不在,桃夭自觉接手了阿九的一切事物,领着文兰心和大双小双一起用木板搭了张简易的床。桃夭坐在床上,让阿九枕在她的腿上,她伸出双手轻轻帮阿九按头,这是桃花走之前交代过的。

    其实桃花就是不说,桃夭也是知道的阿九的这个习惯的,每每事情一多他就会心情烦躁,按按头才能纾解。

    文兰心和大双小双三女就相互依靠着坐在边上,季风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着火堆。

    半夜的时候,响起了很大的轰响,阿九觉得地也震动了,随之响起的是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阿九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毡房里的其他人也都睁着惊恐的眼睛,“莫不是地又动了吧”

    阿九觉得不像,举着火把就出去了,火把上淋了动物的油,在雨里倒不会立刻熄灭。阿九四下察看了一下,见空地还是原来的样子,确定不是又震了便回来了。

    “不是地动。”阿九神情无比冷峭,“我估摸着应该是山崩了。”用现代的说法就是泥石流!

    皇兄还没有回来呢,但愿他已经出了山林在回来的路上。阿九眉宇间掩饰不住地担忧!

    下半夜没人再睡得着,三皇子和四皇子有心想说些什么,但瞧了瞧他们皇叔那张冷到极致的脸,他们张了几次嘴愣是没说出口。

    徐其昌是天蒙蒙亮的时候回来的,额头上有一块很大的擦伤,血淋淋的,他拄着一截木棍,一瘸一拐的。身边只跟着三个人,一个跟徐其昌一样拄着木棍,另一个背上驮着一个人。

    “圣上呢”阿九一见他们这幅残相,心都凉了。

    “圣上没有回来吗地动时马惊了,我追着圣上去的远了,后来迷了路,半夜的时候山崩了,我被冲走了,圣上——我被冲走的时候黄元奎护在圣上身边。”徐其昌闭了一下眼睛又睁开,“我再回去找圣上。”转身就要再回去。

    阿九拉住了他,“你受了伤,让太医包扎一下吧。”真庆幸太医的好习惯——走哪都随身携带着药箱,不然他们现在才一筹莫展呢。“你连走都成问题怎么寻圣上你留下吧,把你们最好被冲散的位置说一说,让四皇子带人去寻圣上。”

    徐其昌看了看自己几乎抬不动的腿,点了点头,“也好!”

    ------题外话------

    谢谢nig的9朵花花,陶大桃的1朵鲜花,玲儿与志的9朵鲜花。

    推荐昕玥格的种田文《农门辣女:媒婆俏当家》

    穿越成农家丑胖子怎么办

    沈瑶发誓:就算丑,也要当个有钱的丑胖子!

    于是,戴上红花穿起红袍,扭着小腰当起说媒拉纤小媒婆:

    东家姑娘美,西家小伙帅,红线一牵,洞房一进,媒人礼哗啦啦跑进兜兜里。

    夜黑风高热被窝,沈瑶数着银子唱小曲儿:媒婆好媒婆俏,能挣钱来能泡哥儿~相公,来洞房!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