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6章 地动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许是在外头奔跑了一圈舒散了郁气,傍晚回来的时候昭明帝的心情很好,还不无得意地跟阿九说要请他吃他亲手打的猎物。福喜公公也乐呵呵地帮腔道:“这些都是圣上猎到的,哎呦喂,九王爷您是没瞧见,圣上搭弓射箭嗖地一下就射中一只狍子,可神武啦!”

    阿九顺着福喜公公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马车上装得满满的都是猎物,阿九眉梢挑了一下,表示怀疑,皇兄一人能打这么多猎物这些侍卫什么都不用干,专门把猎物往他皇兄箭底下赶了吧嘴上却赞叹不已,赞得昭明帝的心情更好了。

    篝火燃起来了,照得黑夜跟白天一样,佳肴美酒摆上桌了,昭明帝带着后宫妃嫔坐在高台上看众位闺秀表演节目。

    阿九就坐在昭明帝的身边,每上场一位闺秀,福喜公公就轻声介绍这是谁家的闺女,叫什么名字,芳龄几何。遇到皇子妃的人选,昭明帝就碰碰阿九的胳膊,让他仔细看。

    阿九非常纳闷,选皇子妃不是应该一看品性二看个人素质三拼爹的吗怎么到他皇兄这里改成看才艺表演了心中虽不解,阿九还是认真看了,看完之后感叹:做个合格的有上进心的千金小姐也真是不易,瞧她们也不过十四五六岁的小姑娘,吹拉弹唱人人都有拿手绝活。其中阿九觉得比较出彩的有相府二小姐宋清欢的琴,翰林院掌院大人梅掌院的千金梅琳琳的琵琶,承恩公王家小姐王宝茹的胡旋舞,还有一位武将家小姐的剑舞。福喜公公也说她的名字了,阿九分神与桃花说了句话,没听见。这姑娘穿了一身大红色的劲装,头发梳成男子那样的发髻,利索而又英姿飒爽。小姑娘长得也很有精神,两只眼睛闪亮,动作连贯而又漂亮,瞧得出手底下应该有些功夫。

    她的剑舞一舞完阿九就带头大声叫好,那姑娘胆子挺大,还朝阿九投去嫣然一笑,笑得阿九都摸不着头脑:京中都知道他是不娶王妃的,咋还向他暗送秋波

    小姐们表演完节目,公子们也纷纷下场,弹琴的,作画的,吟诗的,摔跤的,什么都有。不要小瞧了古代男子,在读四书五经之余每人都选修了一种乐器,功底不比小姐们差。

    月上中天时,三皇子忽然对昭明帝道:“父皇,九皇叔与儿臣等的年纪都相仿,是不是也要给您表演个节目呀”

    这话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赞同,“对,对,九王爷表演一下,九王爷来一个。”

    “九皇叔是状元郎,一定能把他们全都比下去。”五皇子扯着嗓子喊,四皇子跟在后头捣乱,“就凭九皇叔这相貌,往那一站,都不用表演就是第一了。”

    昭明帝斜了四皇子一眼,乐呵呵地警告,“少乱说,当心你皇叔捶你!”转过头却对着阿九怂恿道:“要不小九就表演一个琴棋书画,皇兄还只见识过小九的棋和书呢,去吧,去露一手把他们全都镇住,给皇兄长长脸。”

    阿九微微笑了一下,推辞道:“这都是小年轻的游戏,臣弟都一把年纪了,还是不凑热闹了吧!”

    昭明帝嘴角一抽,笑骂,“你尚未弱冠就一把年纪了,你让皇兄这个过了而立的人往哪站去吧,去吧,皇兄等着你长脸。”

    阿九不好再推辞了,只好站了起来,表演点什么好呢琴棋书画,除了棋都被人表演滥了。

    正想着呢,就听到桃花小声地喊他,“公子,要不您也弹琴吧,您弹得那么好,就弹那个‘大王派我来巡山’,我和桃夭姐姐帮您唱,这形式新颖。”

    阿九却不想弹琴,今晚弹琴的最多,他听都听腻了,实在提不起兴致弹琴了。忽然他眼睛一闪,对呀,他还会敲鼓呢,就敲鼓好了。

    他对桃花耳语了几句,然后笑着道:“盛情难却,本王就给大家敲段鼓吧,大家凑合着听听,全当乐呵了。”

    “好!”阿九的话音刚落,不知谁就带头喊起好了,然后欢呼声不绝于耳。阿九有些得意,瞧瞧爱哦,他的粉丝还真不少呢。

    鼓抬上来了,阿九走过去拿起鼓槌用力敲了一下试了试音,然后一下一下敲了起来,只有鼓点,没有调子,好似随意乱敲的。就在一些人嘴角露出嘲讽心里不屑的时候,鼓声陡然一变,变得紧凑而高昂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那鼓点就如踏在每个人的心上,让人的呼吸都紧促起来。

    咚!紧促的鼓点过后又慢慢缓了下来,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就在大家以为要结束的时候,鼓点又起,同时响起的还有阿九清越的声音: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心似黄河水茫茫,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恨欲狂长刀所向,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何惜百死报家国,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马蹄南去人北望,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大燕要让四方,来贺!”

    一曲完毕,众人还沉醉在豪迈激昂的曲调里,许久才回过神来,他们热切的目光望着场地中央的高贵公子,他是那么的俊美,俊美地让人不敢亵渎;又是那么的耀眼,耀眼地让人心生膜拜;万千人中,他庄严肃穆圣洁,如佛子一般俯瞰众生。

    “好!好!好一个我愿守土复开疆!好一个堂堂大燕要让四方来贺!不愧是朕的睿亲王!不愧是朕的皇弟!小九给皇兄长脸了,皇兄以你为荣!”昭明帝一脸激动地站起身,望着阿九,心潮澎湃!

    桃花桃夭几女兴奋地脸儿通红,把巴掌都拍红了!桃花瞥了一眼激动无比的其他人,嘴角高高扬起,心里可得意了!瞧吧,你们所有的人都比不上我家公子一个小指头!

    这一晚昭明帝拉着阿九絮絮叨叨说了半宿的话,看阿九的目光慈祥地能滴出水,说得阿九都后悔出这个风头。阿九不知道,他离去之后他皇兄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又拉着他的小老婆德妃巴拉巴拉了许久,从小九聪明能干有出息,到小九不愧是皇室子弟不愧是他一母同胞的皇弟,说得德妃脸上的笑容都要撑不住了。

    如昭明帝一样睡不着的还有许多人,本来就心仪阿九的闺秀们心都要碎了,玉般俊朗的九王爷怎么就不娶王妃呢只要能伴在他身边一天立刻死了都甘愿!伤心之后便是与有荣焉,真不愧是自己心仪的男子,那样的出色绝尘于世。

    年轻的公子们轻声哼唱着阿九唱过的那首据说叫《精忠报国》的曲子,心中豪情油然而生!九王爷就是九王爷,文武双全啊!哪怕是当初对阿九颇有意见的宋承泽都心悦诚服,承认九王爷强他良多。

    人便是这种心理,若是一人优秀众人良多的时候,众人反倒生不出嫉妒之心了。

    那些精明的朝臣们也掩饰不住对阿九的欣赏,有些人心中还暗暗的想:可惜了,九王爷要是圣上的皇子就好了,大燕朝要是有这样优秀的储君,他们这些做臣子的还愁什么大燕朝何愁不昌盛安泰

    可九王爷偏偏却是圣上的胞弟!

    本来瞧着几位入朝观政的皇子都还不错的,可耐不住比较呀!与九王爷这位皇叔一比较,几位皇子未免就不大够看了!

    朝臣叹气,心中遗憾不已!

    因为阿九的出色表现,昭明帝再回过头看他颇为满意的几位闺秀,就觉得索然无味也不过尔尔了。是以也失去了与阿九说起的兴致,就想着回头问一声他们母妃的意思把人定了吧!

    都老大不小了,也该娶媳妇了,赶紧把皇子妃娶了,他这个做父皇的也好了了心思。

    自那晚出了一次风头之后,阿九好像就迷上了敲鼓,没事就在院子里敲着玩,桃花可开心了,扯着阿九的袖子点歌,从‘两只老虎’,到‘我有一头小毛驴’,再到‘大王派我来巡山’,桃花嘻嘻哈哈唱着,鼓点配着桃花的歌声,可有意思了!

    鼓声,歌声,笑声,传出老远老远,引得许多人都羡慕不已。

    一晃来行宫已经七日,这一天阿九正在水榭作画,就觉得桌子晃动了一下,他皱了下眉头,还没来及想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到整个水榭都在动了。

    地震!这两个字浮上阿九的心头,脸色大变!他足下一点就跃出水榭,人在空中就大喊:“地龙翻身了,不要惊慌,快到空旷的地方去,到行宫外头那片平地上去。”带着内力的声音如洪钟一般炸在整座行宫的上方。

    桃花和桃夭向来是阿九怎么说她们就怎么做,无条件的服从。她俩一听到阿九的喊声,想也不想就拽了文兰心和大双小双往外跑,“公子,公子,怎么就地龙翻身了”

    几女本来是在厨房,正烙薄饼做点心呢,往外跑的时候桃花还不忘把烙得一沓子薄饼端上。文兰心见状,立刻把蒸好的两笼点心也捞在了手里。

    桃夭见状嘴角抽了抽,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事实证明桃花的举动是多么英明,现在马上就该用中饭了,地龙翻身,房屋倒塌无数,能没伤着就万幸了,至于吃食,全埋在土里。所有的人都饿了肚子,唯独桃花她们吃了个饱饭。

    她们刚跑出去,身后的厨房就轰的一声倒塌了。桃花一眼瞥见她家公子安然无恙,立刻就把手中的薄饼往桃夭怀里一塞转身就往后面跑,桃夭一把没有拉住她,急得大喊:“你干什么去快回来!”

    桃花头也不回地道:“你护着她们一些,我去寻阿宝。”她的阿宝是立下汗马功劳的,可不能不管。

    桃花跑着,就觉得大地都在脚下晃动,索性便用上了轻功,她现在只希望那棚子牢固一些,能支撑到让她把阿宝牵出了。

    “阿宝!”桃花心中一喜,就看到阿宝朝她跑过来,也不知它是怎么挣脱缰绳的。“好阿宝,你真是太厉害了,走,姐姐带你出去。”桃花抱了阿宝的脖子一下,一撇眼瞧见棚子边上的驴车,眼睛一闪就奔了过去。

    阿宝有些惊着了,估计是拉不了车了。驴车上还有桃花准备的东西呢,说不定还能派上大用处,可不能扔了。

    桃花一时也想不到怎么把驴车弄出去,心里一着急,直接就上手了,没想到还真让她给搬动了,她高兴极了。掂了掂觉得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一使劲就把驴车送肩膀上了。

    就这样,桃花扛着驴车,牵着她心爱的阿宝冲出来了。

    留在院子里等她的阿九见状忍不住嘴角抽了抽了,幸亏吴行云是个眼瞎瞧不见的,就凭这丫头的这把力气,谁敢娶呀

    “公子,咱们快走!”桃花看到阿九立刻眉开眼笑着。

    “给我吧。”阿九想要去接驴车,这傻妞,不过一辆破驴车,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舍不得丢

    桃花没给,“公子您牵着阿宝就好,这车沉着呢,您哪扛得动”

    阿九还真扛不动,他要是不运烈阳神功还真没有桃花的这把力气,他其实是想把驴车给扔了的,不过又想到桃花都费劲扛出来了,那还是继续扛着吧。

    行宫外头是一大块平整的草地,就是之前他们搭毡房烧烤的地方,桃夭四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如阿九一般才从行宫跑出来的人亦有很多,他们瞧见阿九和桃花一人牵驴一人扛着驴车,都不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他们九死一生才跑出来,九王爷倒好,都还有闲工夫把头畜生也牵出来,老驴也就罢了,到底也是条性命,宋县主,你扛辆驴车是几个意思还有,那驴车是纸糊的吧是吧是吧所有人的眼都看直了,自此人前人后再也没人敢说桃花的不是了,这么大的力气还不得把她们打到墙上当画像

    “公子,这里,这里。”桃夭几人大声呼喊。

    阿九和桃花跑过去,阿九一瞧空地上的人眉头就皱了起来,为什么因为出来的人太少了,除了一万精兵,光是随驾的家眷奴才就有好几百呢,现在阿九一眼望去都能看清楚,估计连五分之一都没有。

    哦对了,还有皇兄,皇兄领人进山打猎去了,即便他带走一多半的人手,数目也对不上。这表示什么这表示还有许多人困在行宫没有出来。

    “桃夭,桃花,季风,跟我回去救人。”阿九当机立断又折回了行宫。路上又遇到一队侍卫,阿九直接就命令他们回去救人。

    地震仍在继续,大地在晃,房屋在倒塌,到处都是哭声喊声,人命在自然灾害面前太脆弱了。

    一路上阿九遇到不少奴才背着搀着主子狼狈往外跑的,听到呼救的声音他们就过去帮上一把,没受伤的就让侍卫护送他们往外去,受了伤的,就让他们互相搀扶,伤重的,就让侍卫背着把人送出去,反正是能多救一个是一个吧,不管主子奴才,终归是一条人命。

    “娘娘,娘娘快看,九王爷带人来救咱们了!您坚持住呀!”宫女太监搀着贤妃娘娘和崴了脚的灵绯公主艰难地向前走,有人眼尖看到往这边来的阿九和侍卫。

    地震的时候,贤妃娘娘正头疼在床上休息,房梁掉了正砸在床头,只差一点点就砸到贤妃娘娘的头了,她吓得魂飞魄散,只知道尖叫了,幸亏身边的宫人忠心,把她背了出来。又找到灵绯公主,在往外跑的时候灵绯公主的脚崴了,这么一耽误,四周就没人了。

    贤妃娘娘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瞧着阿九亲切,慌乱的心也安定了一些。

    阿九却是脸色大变,“快跑,屋要倒了。”贤妃娘娘一行人的身后,那面墙眼瞅着就要砸在她们身上。

    “桃花,救人!”阿九大喊的同时身子如射出的箭一般朝前飞去,盘在腰上从没动过的长鞭也甩了出去,卷着贤妃母女就往回拉,也幸亏她们母女是站一起的,要不然这么短的时间阿九哪来及第二次甩鞭子

    桃花只扑那面墙而去,想要把它撑住,可惜她还是慢了一步,墙倒塌了,除了贤妃母女和一个跑得最快的太监,所有人都压在了墙底下。

    ------题外话------

    谢谢拿老公换肉吃的数不清朵鲜花!也谢谢我家源宝和陶大桃的鲜花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