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5章 不平静的夜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那个身影闪进门之后,从他翻进院子的地方又冒出一个夜行人来,他皱了下眉头,躲开巡察的侍卫足下一点,身子便贴在了屋檐上。

    全身包裹得只余两只眼睛露在外面的夜行人贴着墙站了一会,才悄无声息地朝床边摸去。近了,更近了,已经能清楚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了。夜行人眼底闪着狰狞,扬起手中的匕首就朝床上刺去。

    他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除了叫桃花桃夭的那两个丫头,九王爷不喜人随身服侍,现在那两个丫头都不在,又经过两天的车马劳顿,人一定十分疲惫,瞧瞧,九王爷睡得多熟呀!

    一想到那么丰神俊朗的九王爷马上就要变成一具冷冰冰的死尸,夜行人的眼底就迸射出疯狂的光芒。

    变故就在此时发生了,淬着剧毒闪着蓝荧荧寒光的匕首顿在了半空,怎么也刺不下去,原来是被阿九的一只脚勾住了。

    此时本该熟睡的阿九眼睛闪亮,冷静而肃杀,哪有一点睡意他的烈阳神功又进益了,哪怕是在睡梦中大脑都保留着一丝清明,这个夜行人开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故意装作熟睡的模样,不过是想知道这人要干什么罢了。

    没想到却是个刺客,是来取他性命的,那怎么行呢阿九迅速翻身,先是伸脚勾住夜行人的手腕,迅速出掌朝夜行人拍去。

    夜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了一下,心道不好,中计了!他深知偷袭自己还有几分把握得手,正面对上他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所以他当机立断松开匕首转身就逃,就算是这样,肩膀上还挨了一掌,疼得他脚下一个趔趄,强提内功才堪堪稳住身形,冲到外面就趁着夜色奔逃而去。

    屋檐上的那个夜行人见他逃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眼神一闪,悄然尾随而去。

    阿九追出门来,只来得及看到一个模糊的背影,他低头瞧了瞧自己的赤脚,便没有再追。但这番动作已经惊动了巡察的侍卫,“九王爷,出了什么事”

    阿九瞧了一眼打着火把而来的侍卫,道:“没什么,就是个小贼。”

    侍卫大惊,“九王爷您没事吧刺客朝哪里去了”这可不是小事,行宫里还住着圣上呢,离这可不远呢,哪个小贼胆子这么大别是来行刺圣上走错了院子的吧

    侍卫小头目不敢怠慢,一边派人朝上禀报,一边派人去追,他自己留下来询问具体情节。

    很快,黄元奎便到了,“九王爷!”看到阿九没有受伤,心下松了一口气,“九王爷,圣上请您过去。”

    阿九眉心一紧,“皇兄醒了本王没事,就不过去打扰皇兄了吧。”皇兄肯定睡小老婆呢,他过去干什么

    黄元奎面无表情地道:“九王爷还是过去吧,圣上也好放心,不然一会圣上该过来了。”

    阿九一想也是,依皇兄对他的着紧程度,知道他院子进了刺客,肯定会过来看他的。算了,算了,他还是去一趟吧!天杀的刺客,连觉都不让人睡好了。

    “黄统领,这是刺客落下的,可能会对你们有所帮助。”阿九把那个夜行人落下的匕首递给了黄元奎,“匕首上抹了剧毒,本王刚才看了一下,是一种罕见的虫毒,见血封喉,小心了。”阿九提醒道。

    黄元奎从怀里掏出一副透明的不知何种材料做成的手套戴在手上,小心地接过匕首。阿九眼热地盯着他的手瞧了几眼,才转身往外走。

    “给九王爷请安!”外头响起太监侍卫的声音。

    昭明帝猛地转身快步走过来,“小九,快让皇兄瞧瞧,没伤着吧”

    阿九躲开昭明帝的手,无奈地道:“皇兄,我没事,区区小毛贼,怎么可能伤到我看吧,看吧,我一点事都没有吧,您赶紧去歇着吧。”

    昭明帝上下打量着阿九一番,见他的确没有伤到,心才放下,怒道:“黄元奎呢他这个统领是怎么做的行宫怎么进了刺客搜,一定要给朕搜出来!”

    他才到行宫就出现刺客,这是丝毫没把他这个帝王放在眼里呀!而他带出来的护卫居然这般没用,居然让个刺客摸进了行宫,幸亏小九没事,不然——昭明帝眼底一暗,怒气更胜了,“告诉他,要是查不到人,让他提头来见。”

    昭明帝也觉得刺客是冲着他来的,小九一个连早朝都懒得上的闲散王爷,能得罪什么人谁会大费周章地来行刺他更何况真要行刺他,在京里不是更方便吗毕竟之前小九住在穆府,府里连个护卫都没有。何必跑到戒备森严的行宫来行刺呢

    这还真是昭明帝的认知错误,穆府那座宅子虽然没有护卫,却有阿九布下的无数机关阵法,进去了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黄统领已经带人去查了。”阿九道,顿了一下又道:“皇兄,那刺客受了臣弟一掌,应该走不远,您让人往这个方面查吧。”阿九打了个哈欠,“皇兄,臣弟困了,回去睡了哈!您也睡会吧,让黄奎元领着人查吧。”

    “小九,你那院子不安全,你就别回去了,就宿在皇兄这边吧。”昭明帝哪里还放心阿九回去

    阿九摆摆手,“不用了,一会桃花桃夭那几个丫头该回来了,看不到臣弟又要担心了。皇兄放心吧,那小贼受了伤是不会再来的。”他才不要留在这惹人嫌呢,当他眼瞎没看到柱子后面窥探的宫女八成是皇兄的哪个小老婆派过来瞧情况的。

    昭明帝想说若刺客还有帮手呢,阿九已经往外走了,他只好作罢,吩咐福喜调了一队精兵去替阿九守院子。

    阿九回到院子里的时候,桃花几女果然已经回来了,桃花一脸后悔懊恼无比,“公子,都怨我,我应该跟你回来的。”

    桃夭沉着脸,“我们若是都在,那刺客也不敢进咱们的院子,王爷,都是我们太贪玩了,您罚我们吧!”

    文兰心和大双小双也低垂着头,一副犯了大错的样子,心里后怕不已。尤其是文兰心,她现在日子过得可滋润了,活儿不重,待遇又好,还受人尊重,到哪找九王爷这么好的主子去幸亏九王爷没事,要不然她真能悔得撞墙。

    阿九不以为然地道:“我这不是没事吗我的功夫你们还不知道行刺我不就是老寿星上吊自寻死路吗那个小毛贼被我打了一掌逃走了。好了,好了,都别哭丧着脸了,既然回来了就回房睡吧,什么事等睡醒了再说。”

    都知道阿九有起床气,所以她们也没有再啰嗦什么,其他三人还好,桃花和桃夭却死活不愿意回房,非要给阿九守夜。

    阿九见她俩坚持也就随她们去了。

    阿九睡了,行宫里的许多人都还没睡。阿九刚从昭明帝那离开,后脚三四五皇子就到了,“父皇,儿臣们听说行宫进了刺客,您没事吧”

    昭明帝看到四皇子连衣裳都没穿齐整就跑过来了,眼中闪过欣慰,和颜悦色地道:“父皇没事,是你们皇叔的院子进了刺客。”

    五皇子急道:“那皇叔怎么样了”一脸关切的样子。

    昭明帝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幸亏你们皇叔在佛门练了一身好武艺,不仅没事,还打了那刺客一掌,不过仍是让他给逃了。”恨恨不已。

    “那就好,那就好!”五皇子松了一口气,三皇子和四皇子也是一脸庆幸。

    昭明帝又道:“你们都回去吧,约束手下的人不要惊慌,更不要乱走动,回头被侍卫抓住了要论罪惩处。”

    几位皇子却不愿意离去,“父皇,儿臣觉得刺客的目标可能是您,不过是阴差阳错进错了院子,这一回有皇叔替您挡了,谁知道那刺客还会不会来有没有帮手儿臣们不放心,黄统领又不在,儿臣们还是留下来陪您吧,要是真有刺客,儿臣也好替您抵挡一阵。”

    三皇子的这番话说得昭明帝心里暖暖的,神情也更加愉悦起来,嘴上却斥责道:“净胡说,父皇身边多的是精兵护卫,哪里用得着你们挡刀挡枪,都回去吧,好生休息,明日才有精神伴驾。”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几个儿子劝回去了。

    且说后一个夜行人盯着前面那个夜行人进了一处院子,半天没见人再出来,他的眼睛闪了闪,一个掠身也落入一处院子,早已等在那里的人赶忙接应,“主子,快进来。”

    待此人脱去身上的夜行衣,除去脸上的伪装,灯光下那张脸异常年轻,而又富有贵气。

    “主子,喝茶!”说话的人是个太监,年纪很大了,头发花白,腰弯得厉害,“主子放心,没有任何人察觉。”

    贵气主子嗯了一声,皱了皱眉低头附在老太监耳边低语了几句,老太监点点头出去了。主子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烛火跳跃了,忽然爆出一个很大声响的灯花,响在这寂静的夜里。

    过了一会,出去的老太监又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个侍卫模样的人,“叩见殿下,殿下您找属下”

    主子慢慢抬起头,沉静的眸子紧盯在侍卫的脸上,许久没有说话,修长如玉般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茶杯,本是无比悠闲的姿态,侍卫却无措起来,虽勉力作出镇定的样子,可身侧微微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他。

    “把你的上衣脱了。”主子忽然说道。

    侍卫的心咯噔一下,肌肉紧绷,全身戒备起来,“殿,殿下,您这是何意”一脸羞愤的样子。

    主子哂笑了一声,在这寂静的夜里尤为突兀,眉宇间满是嘲弄,“不过脱个衣裳而已,别一副本殿下折辱你的样子,放心,本殿下没有那等嗜好,何况本殿下挑着呢,就算是好那一口也看不上你这样的姿色。”说着,他还故意上下打量了一下。

    侍卫大松了一口气,额头上满是汗水,“殿下,属下粗鄙,恐伤了殿下的眼睛。”磨磨蹭蹭,就是不伸手脱衣。

    “让你脱你就脱,哪来这么多的废话聒噪!”主子不耐烦了。

    侍卫一咬牙道:“是,属下遵命!”佯作去解衣裳,身子却是迅速往后退去。他的速度非常快,可再快也没快过那个老太监,都没看到他怎么动,侍卫的命门便扣在他手底下了。

    主子嗤笑一声,站起身居高临下俯视着侍卫,好笑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侍卫脸憋得通红,老太监刚才一抓正好抓在他的伤处,疼得他直冒冷汗,硬气道:“今儿落在殿下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啪啪啪,主子微笑着鼓起了掌,“是条汉子,呵呵,就凭你有胆刺杀本殿下的王叔,这勇气就值得敬佩。王公公,放开他吧。”

    老太监喉咙里发出一声刺耳的怪笑,手一松,“江侍卫,得罪了。”

    侍卫得了自由,他悄悄动了动胳膊,只觉得钻心地疼,“多谢殿下!”他倒是乖觉,也深知自己逃不掉。

    “现在可以把你的上衣脱掉了吗”平淡的语调落在侍卫的耳朵里却觉得毛骨悚然,他跪在地上,半晌都没动。

    主子脸上的笑容渐渐隐没了,不识抬举的东西,“哼,本殿下若想要你的命轻而易举,何必与你这么多废话”

    侍卫一咬牙,把上衣脱了下来,左肩上一处清晰的掌印,已经红肿不堪。“殿下救我!”

    主子哼了一声,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老太监,“王公公,可能瞧出什么是何种武功”

    老太监凑过去眯着眼睛辨认了一番,然后摇了摇头,“老奴惭愧,只能看得出出掌的人内力深厚,瞧不出是什么武功。”

    主子微微诧异,“连王公公也不识吗看来皇叔倒是比我以为的还要厉害呀!”他的眼底锋芒大炽,像是被勾起了兴趣。

    “本殿下不管你与九皇叔有何仇怨,但你既然入了本殿下的府邸,本殿下对你的本事也颇为欣赏,那就老实地呆着吧!你好生为本殿下效力,说不准本殿下一高兴就帮你达成心愿了呢”主子高高在上斜睨着地上的人。

    侍卫眼睛一亮,“属下一定为殿下肝脑涂地,赴汤蹈火。”

    主子摆摆手,“你起来吧!”顿了一下又道:“外面查得紧,侍卫处你就不用去了,直接到本王身边来吧。”谅黄元奎再查也查不到他身边来。

    侍卫面露感激,“是,属下遵命!”转身下去了。

    他下去之后,老太监幽灵般的声音响了起来,“殿下,留下他合适吗”

    “怎么不合适了”主子反问。

    老太监道:“那毕竟是九王爷。”殿下您的亲皇叔!

    主子笑了一下,“那又如何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只要有本事本殿下就敢用,管他什么来历与何人有仇若真到了那一天,把他交出去就是,一个死人还怕他多嘴吗”

    老太监浑浊的眼珠子转了转,“殿下英明。”

    黄元奎带人查了一夜,自然一无所获,第二日,昭明帝得知后大发了一顿雷霆,也不顾众人的劝阻,执意进山林打猎去了。不是抓不到刺客吗行,朕就亲自当诱饵去!一群没用的东西。

    阿九没有跟去,一来他嫌天气太热,就该窝在阴凉处补眠,打什么猎脸都晒黑了。二来他皇兄是负气出去的,他才不凑过去的。

    所以昭明帝领人出去打猎的时候,阿九就窝在行宫里喝着葡萄酒,桃花等人因心里内疚,服侍得特别殷勤了,阿九惬意无比。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