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4章 到行宫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吴家!”昭明帝的眼神闪了一下,“是那个有船队的吴家他家倒是豪富,不过他家的大公子不是有眼疾吗”

    “就是他家。”阿九嘴角抽了一下,瞎子就瞎子呗,一个两个的都说是眼疾,古人说话还真含蓄。其实阿九也就是随口一说,他并没有想到皇兄居然知道吴家,还知道的这么详细,连吴家大公子是瞎子都知道,“这倒没什么大碍,看不见也有看不见的好处,免得被莺莺燕燕迷了眼弄回一大堆姨娘恶心人。”

    这回换昭明帝嘴角抽搐了,可能与小九在佛门长大有关,他尤其讨厌妾室姨娘,他后宫的贤妃德妃到了他嘴里是就成了小老婆,一点面子都不给。

    阿九又落下一子,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目光灼灼盯着昭明帝,“皇兄,臣弟求您个事呗!”

    昭明帝意外,小九有事求他这还真是少见,“说!”

    阿九道:“皇兄,您给桃花赏个恩典呗,姑娘家家的跟着我在寺庙长大,怪可人疼的。”

    昭明帝瞥了阿九一眼,道:“你想要个什么恩典”、

    阿九立刻道:“给封个郡主县主乡君什么的呗,不用封地,吴家豪富,也不在乎那三瓜俩枣的,就图个名声好听。”不等昭明帝开口,又飞快地道:“乡君太低,要不就县主吧。”讨好的对着昭明帝笑。

    昭明帝失笑,瞪着阿九道:“敢情县主郡主的封号就跟大白菜似的随你挑拣”

    阿九赶忙奉承,“臣弟这不是没跟皇兄客气吗臣弟解决不了的事可不是寻皇兄帮忙吗皇兄您英明神武文韬武略一代天骄,就给封个县主呗!”阿九好话不要钱般的往外砸。

    昭明帝目瞪口呆,他家小九还有这样死皮赖脸的一面不过小九的话却让他心里无比妥贴,所以大手一挥就爽快地应了,“行,就封个县主吧!封地是没有,但俸禄还是有的。”

    “谢谢皇兄!”阿九大喜,转头就喊桃花,“桃花,没听到圣上的话吗赶紧谢恩呀!你现在是县主了!”

    桃花反应也很快,立刻就跪地大礼谢恩了,“臣女叩谢圣上恩典。”声音里透着欢喜,让人一听就觉得喜悦。

    阿九陪着昭明帝下了几盘棋就回去了,刚进小院桃夭和文兰心以及大双小双就围了上来,笑嘻嘻地道:“给县主娘娘请安,恭喜县主娘娘。”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为桃花感到高兴。

    桃花特不要脸地一挥手,“赏,见着有份,都有赏!”惹得大家都笑了。

    第二日一早继续上路,经过一天的路程,在傍晚的时候终于到了避暑的行宫,等全部安顿下来,天都已经黑下来了。

    阿九带的人都少,除了他这个手残的,其他几人的动手能力都非常强,所以当别人还在从车上往下搬东西的时候,阿九这边已经搭好了两个大毡房,还把烧烤的架子都支起来了。

    “快,把刷子递给我。”桃花往肉串上撒了一把调料,大声喊着。

    小双赶紧把刷子递到她手里,“三小姐,肉串上不是不用刷油的吗”

    桃花道:“谁说我要刷油了,我是要刷一层蜂蜜,味道可好了,回头你尝一下就知道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娴熟地往肉串上刷蜂蜜,麻利地翻烤着。

    站在一旁穿串的桃夭笑着道:“咱们县主娘娘的手艺好着呢,咱们就负责打打下手和吃就行了。”

    桃花十分得意,“桃夭姐姐说的没错,今天一定让你们大饱口福,小双,别光站着了,给我递几串青菜。”

    几女也不嫌热,说着笑着烤着,香味传出老远老远。

    “那就是你三妹妹瞧着就长得喜庆,难怪被圣上封为县主。”宋清欢的手帕交孟如茵看向好友轻声道,眼里满是好奇。“她不是回相府了吗怎么还跟在九王爷身边”

    宋清欢捏着帕子的手紧了一下,眼底飞快地闪过嫉恨,点头道:“嗯,三妹妹娇俏可人,相府上下没有不喜欢她的,我娘还说她自小命运多舛,等她出嫁要多给她些嫁妆,让我们这些做姐姐的都不要跟她争。”

    “伯母真贤惠!”孟如茵脸上浮上敬佩,还带着羡慕,她家也是继母当家,她继母可没那么大方贤淑,成日想着法子从她手里抠些出来,要不是祖母护着,爹爹坚持,她生母的嫁妆哪能到她手里

    “不过你也知道三妹妹是在九王爷身边长大的,回了相府后不大适应,都病了两场了,爹爹怜惜她,就允她回九王爷身边了。反正她的婚事已经订下了,嫁人前的这段日子爹爹希望她能过得舒心。”宋清欢说着相府放出来口径。

    “相爷真是一片慈父之心呀!”孟如茵更加羡慕了,他爹虽然也很疼她,但绝不会像宋相爷这般为女儿着想这般多。

    “哼,天生就是个丫鬟的命!好好的千金小姐不做偏跑去做个丫头,也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宋清欢身侧系白色湘裙的姑娘不屑地道。

    “表妹,不可乱说!”宋清欢皱了下眉头,连忙喝止,“三妹妹现在贵为县主,是你能够诋毁的吗”

    姚惜惜不服气,“表姐,我又没有说错什么,姑母待她那么好,她却不知好歹,不领情也就罢了,还顶撞姑母把姑母气病了,就她那般粗鄙的样子还县主,该封县主的人是表姐才对。”一副忿忿不平的样子。

    宋清欢急得拽了下她的胳膊,“表妹你小声点!这话能随便乱说吗三妹妹年纪小不懂事,说话冲,我娘当嫡母的,能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吗她的县主是圣上封的,你这嚷嚷出来,是要对圣上不敬吗”虽是斥责表妹,可这话听上去却坐实了桃花冲撞嫡母。

    姚惜惜愤愤地闭了嘴,还犹不甘心的小声嘟囔着,“本来就是这样嘛!”

    孟如茵若有所思,看桃花的目光立刻多了不喜。不仅她如此,周围听到她们对话的闺秀都朝桃花投去鄙夷的目光。哪个大家闺秀会亲自动手烤肉真是上不得台面。不过顾忌着九王爷,她们也不会说什么便是了。

    桃花不知道宋清欢已经先下手为强败坏了她的名声,即便是知道也不在意的,能轻易被别人的话左右的,她也不屑交这样的朋友。她此刻正十分嗨皮地烤着串呢。

    “好了,桃夭姐姐你来替我一会,我给公子送过去。”桃花麻利地把烤串放到盘子上,端着朝躺椅上的阿九走去。

    阿九正躺在躺椅上乘凉呢,见桃花走过来,微微抬起了头,“烤好了”他闻到了诱人的香味。

    桃花点头,被炭火烤的小脸通红通红的,“烤好了,公子您尝尝。”她把盘子递到阿九眼前。

    阿九拿了一串肉串吃了起来,这是在白桥镇上采买的嫩羊肉,全割的是腿上的肉。“不错,手艺又长进!”阿九吃了一串肉的,又吃了一串鸡翅膀,对桃花的手艺赞不绝口,转头吩咐那个叫季风的太监,“给圣上送些过去。”

    又对桃花道:“路上不是还捉了几条鱼一并烤了。用那个铁板,烤完后放汤汁再烤,汤汁里多放些青菜香菇之类的烩菜。”阿九在现代吃过这样做法的烤鱼,味道可好了,汤汁里的烩菜也特别美味,还可以下些面条。

    季风太监走了,不大会就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昭明帝身边的头号大太监福喜公公。他老远就闻到了香味,又看到躺椅上的九王爷,心中感叹:还是九王爷会享受啊!他都忍不住要羡慕了。

    “九王爷!”福喜公公弓着腰笑呵呵的。

    阿九抬眼,“是福公公呀,正好,丫头们烤了些肉串,福公公也尝尝吧。”

    “奴才多谢九王爷赏赐!”福喜公公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奴才正为此事而来,圣上用了九王爷送过来的吃食,觉得味儿好,就让奴才过来瞧瞧可还有要是还有就再让奴才跟九王爷讨一些。”

    “皇兄爱吃这个他身边没人唠叨”阿九眼睛一斜,他之所以让季风送两串过去不过是意思意思罢了,他皇兄多吃一口饭都有人盯着的,他身边那些人会让他吃炭火烤出来的东西左一个龙体为重,右一个江山社稷的,能烦死人。尤其以眼前这个老太监管得最多。

    福喜公公面不改色,“偶尔为之倒是不怕,圣上有胃口,咱们做奴才的可是巴不得呢。”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

    阿九又斜了他一眼,倒是没再为难他,吩咐季风道:“你领福喜公公过去瞧瞧,县主的鱼也差不多烤好了,给皇兄送一条最大的。”又对福喜公公道:“让御膳房擀些面条下到汤汁里,光吃菜可不饱肚子。”

    桃花特别大方,不仅分了最大的那条鱼,还往福喜公公手里塞了不少烤串,荤的素的都有,“福公公尝尝,味儿不错,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错过了可就再也尝不到了。”

    “哎呦喂,奴才多谢县主娘娘了。”福喜公公闻着香味肚子里的馋虫早被勾起来了,自然是毫不客气,边吃边赞,“县主娘娘还有这等手艺,真是能干!”对桃花的好感蹭蹭蹭地上升。

    夸得桃花更加得意了,“这不算什么,我还会做不少好吃的呢福公公有空尽管到睿亲王府来品尝。哦对了,前些日子酿得葡萄酒也好了,我带了些出来,给公子留一半,剩下的福公公你拿去喝吧。”喊大双去拿葡萄酒,“福公公要是能喝中,等回了京城我再给送。”可大方了,就好像路上那个连半壶酸梅汤都不愿意给的老抠不是她一样。

    福喜公公简直都要受宠若惊了,满载而归,在昭明帝跟前把阿九和桃花夸了又夸,夸得昭明帝心情更加好了,他最喜欢听人夸奖他家小九了。

    烧烤的香气弥散开来,其他人早就循着香味而来,见是九王爷身边的几个丫头在烤东西,那些千金小姐们自然拉不下面子来讨吃的,公子少爷们能拉下面子吧,又见桃花她们都是姑娘家,不好意思上前。

    至于九王爷,他们表示没有交情,怎么开口

    还有些人自持身份,觉得阿九应该会请他们品尝,可从头到尾阿九都没有这个意思。所以他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福喜公公和几女有滋有味地吃着,抱着早就造反的肚子不满地看着。

    最终,除了圣上,也就大将军夫人宁氏吃到了。馋了一晚上的小姐公子大人夫人们,回去就差使下人也生火烤肉,但因为没有阿九那样的工具,技术也不行,烤出的东西不是焦了就是糊了,看着就没了胃口。

    这一晚有多少人心里暗暗问候阿九与桃花,尤其是宋家的那些人,姚惜惜气呼呼地告状:“姑母,清幽表姐可真过分,别人也就罢了,您是她的嫡母,她烤了肉串都不知道孝敬您一些。这般不孝的人,圣上还封为县主,圣上肯定被她蒙蔽了。”一个没规矩的野丫头都能被封为县主,她为什么就不行呢姚惜惜心里嫉妒得要命。

    姚氏叹了一口气,道:“惜姐儿,姑母知道你是为姑母抱不平,你是好孩子,只是以后这话千万不要再说了,今非昔比,她现在是县主娘娘了,又有九王爷撑腰,你们若是遇到她,可不能得罪她呀!”

    “凭什么她就是郡主您也是她嫡母,孝道不可违。”姚惜惜不服气地道。

    丫鬟知书也附和道:“夫人,表小姐说的对,三小姐眼里哪有您这个嫡母呀,她太过分了。”因为她办事不利,姚氏本来厌弃了她的,也不知她使了什么手段,姚氏又让她回来做大丫鬟了,这一次还把她也带上了。

    姚氏皱了下眉,喝道:“都闭嘴,这些话在我这里说说也就算了,要是传到外面本夫人也救不了你们,谨言慎行知道吗”嘴上虽喝止了两人,心里却极愤恨的,那个死丫头,你要不送都不送便是,偏给大将军府那个宁氏送,这不是打她的脸吗刚才就有几个与她不对付的夫人明里暗里拿话挤兑她,真是气煞她也。

    吃饱喝足乘完凉,阿九就准备回去睡觉了,桃花几女却不愿意回去,拿了毯子准备就睡在毡房里。其实阿九也很想体验一把露营的野趣,不过想想他到底是个亲王,还是注意点影响吧。

    “公子,要不我也跟您回去吧。”桃花一脸不舍的样子。

    阿九嘴角一抽,“不用,你玩你的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还需要你守夜吗”

    桃花一挺胸道:“对呀,对呀,大和尚交代我了,要寸步不离地守着您的,算了,我还是回去给您守夜吧。”说着她站了起来。

    阿九哼了一声,“这会你倒想起来了!回相府的时候你不是跑的挺快的吗你玩你的吧,行宫里有重兵把守,安全着呢。”

    哎呦喂,公子翻旧账了,这都多久以前的事了还记着真是小气!桃花缩了缩脖子,不嚷着要守夜了,因为她担心阿九跟她算账。“季风,服侍好公子。”

    阿九回到行宫后又看了一会书才歇下,季风也被他打发下去了,除了桃花桃夭,他不会让任何人睡在他的屋子里。

    半夜,万籁俱寂,一个身穿夜行衣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阿九的房门口,他拿出匕首插进门缝轻轻一拨,再轻轻一推,门开了。这人眼露兴奋,闪身进了屋。

    ------题外话------

    谢谢醉小妞的99朵鲜花,拿老公换肉吃的99朵鲜花和10颗钻石,陶大桃的鲜花

    推荐九韶的文文《锦凤吟之将女归来》

    一朝傅府满门被灭,冥冥中一双黑手将她推入皇权倾轧的中心,自此斗皇子,虐朝臣,战沙场,两双素手共搅郢都风云。

    起初——

    郢都意外重逢,她笑指心口真诚道:“无论命运将我带向何处,你始终在我这里,不老不死,永生不灭。”

    于是他温言回她:“我只愿你能永远把我当作你的依靠,把痛苦分担给我一些

    后来——

    禁军重重包围,她于大殿前冷眸看他:“从此你为帝王,我为反贼,一生一世,再无相交!”

    他却含笑答道:“我既能权谋得了天下,自然也缚得住你。这一生,我是竹马,你便是青梅,我是龙,你便是凤!”

    朝局变幻,皇权更替,逐鹿天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