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公子九 第223章 路上

时间:2018-04-23作者:两边之和

    ,

    昭明帝要出行自然是兴师动众,更何况还带了不少宫妃大臣极其家眷,光是随行的精兵就有一万人。

    五位皇子留了年长的大皇子和二皇子在京中监国,几位阁臣也没有随行,这对阿九来说也算是意外之喜了,至少不用看宋相爷那张老脸了,出京避暑本就是件愉快的事,他可不想平白无故影响了心情。

    太后娘娘也没有随行,人一上了年纪,这毛病那毛病就出来了,除了生下来的几位皇子,她还小产过两胎,身子亏损了,可经不起车马颠簸。

    本来阿九还想留在宫里陪陪太后娘娘的,是太后娘娘不同意,硬让阿九来的,她慈祥地望着阿九道:“小九啊,往年母后跟着你父皇都不知去过多少回行宫了,现在母后年纪大了,也不想动弹了。你不一样,你还没去过行宫呢,去吧,跟你皇兄出去玩玩,松散松散筋骨。也帮母后看着你皇兄一些,别成日都是政务,也要多多注意身体。”其实太后是心疼她的小儿子成日窝在府里。

    说起这个太后心里也是愧疚的,哪个有志气的男儿不希望建功立业她的小九又是那么一个惊才绝艳的人,以前身世未明时就已经在朝中崭露头角,认祖归宗之后,为了避嫌,也为了不让她这个母后为难,除了进宫请安小九连面都不大露了。多懂事的孩子呀!每每想到这里她就心痛不已。

    从京城到行宫要走两日,昭明帝让阿九坐他的龙辇,“小九,你也有好些日子没进宫了,过来,陪陪皇兄,咱兄弟俩说说话。”

    阿九直接就拒绝了,“皇兄您还是饶了臣弟吧,这一走就是两天呢,骨头还不得被颠簸散了,臣弟还是回车上睡觉好了,等到了行宫臣弟再陪皇兄说话。”笑话,龙辇,自然是他皇兄这个真龙天子坐的,他跟着蹭坐算怎么回事回头再有没眼色的御史嘚啵嘚啵,多烦心!而且说句实话吧,瞧他皇兄正襟安坐的样子,这龙辇还真不如他的驴车舒服。

    “你还能再懒一点不”昭明帝笑骂了一句,倒也没有勉强他。

    阿九回了后面的的驴车上,赶车的是个年轻太监,也是内务府拨到睿亲王府的,阿九瞧着他相貌不错,又识字,便提上来让桃花培养着。

    本来桃花要赶车的,被阿九给否了,“以前是没人,你赶车也就罢了,现在府里养了那么多的人,吃闲饭呢你一姑娘家,也不怕晒黑了,回头你的行云哥哥该嫌弃你了。”

    “他敢!”桃花哼了一声,瞧了瞧慢慢升起来的太阳,到底没再坚持,一躬身钻进车里了。

    阿九往边上挪了挪给她让点地方,车上到底凉快多了,角落小冰盆里的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着,桃花麻利地从小桌子底下拿出杯子,倒了一杯酸梅汤递给阿九,又自己也倒了一杯,边喝边感叹,“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大热天里能喝上一杯冰冰的酸梅汤。”那调调跟阿九是一样一样的。

    刚感叹完,外头就响起了福喜熟悉的声音,“九王爷,奴才奉旨给您送点吃食。”

    桃花一下就把车帘拉开了,瞧见他身后小太监手上提着的食盒,立刻就笑了起来,“是福公公呀,给我们公子送什么好吃的这大热天的,还劳烦福公公跑一趟,你使个小太监送过来就得了。喏,这酸梅汤不错,福公公喝一杯吧。”桃花现在可长进了,瞧这话说的,也不比那些大宅门训练出来的差。

    福喜公公笑得十分和善,“有劳三小姐惦记了,是圣上的御膳房做了些冰碗,圣上想着九王爷耐不得热,便打发奴才送些过来。”他也没有推辞,接过桃花递过的杯子就喝了。眼睛顿时一亮,“敢问三小姐,这酸梅汤可还有圣上这会胃口欠佳,冰碗虽解暑,到底不能多用,奴才喝这酸梅汤倒是开胃,三小姐这若是还有便给奴才一些吧。”目光灼灼地望着桃花。

    桃花张嘴便想道没了,她家公子还指着这酸梅汤下饭呢。阿九便把整壶都递过来了,“全在这了,福公公你拿去吧。哦对了,你也劝着皇兄一些,天再热也得吃饭,且不可任他胡来。”

    福公公一看到阿九,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奴才多谢九王爷,还是九王爷最关心圣上,九王爷放心,奴才一定伺候好圣上的。”

    福喜公公离开后,桃花不满地嘟囔,“就公子您大方,酸梅汤全送人了公子您喝什么好歹您也留一半呀!”在桃花眼里谁也比不上自家公子。

    阿九斜了桃花一眼,“你何时这般小气了不就是一壶酸梅汤吗我可不相信你就准备了一壶肯定还有吧,说说,还有多少库存”阿九边说边凑近桃花。

    桃花警觉地往后推开一些,“公子您想干吗只剩下一壶了,再没有多的了。”公子就是个手面大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若是平时别说一壶酸梅汤,就是十壶八壶她也不放在眼里,这不是在路上吗巧妇难为无米炊呀!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里去寻上好的泉水去!

    阿九嗤笑一笑,压根就不相信,“不干什么,你分半壶给宁夫人送去。”

    桃花有些不情愿,阿九便道:“想想宁非送你的那些玉石!”前几日宁非派人来给他送贺礼,其中有十匣子上等的玉石,绿色,蓝色,还有难得的粉色,也不知他从哪淘弄的。他得知了桃花的身世,顺便就也给她备了一份礼。

    桃花一滞,只好弯下腰从驴车底座拿出一壶新的酸梅汤,倒出一半,还要再倒,被阿九止住了,“你干脆倒完算了。”这抠门的!

    桃花一脸的不乐意,小声嘟囔,“我是为我自己吗还不都是为了您!”公子嘴那个挑呀!从入夏到现在都轻了五斤了,还时不时的胃里不舒服,她敢不上心吗

    阿九只当没有听见,待桃花下车去送酸梅汤了,他立刻打开底座,乐了,这个小抠门的,明明还有两整壶呀!四周偎着冰,摸上去冰凉冰凉的,可舒服了。他就说依桃花爱囤货的性子不能只准备两壶。

    傍晚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叫白桥镇的地方落脚,当地的父母官李东勋早就领着一帮人候着接驾,昭明帝带着宫妃与得宠的大臣住进了李东勋给准备的宅子,阿九也分到一个小院,至于其他人,不好意思,那就寻个空地搭毡房吧。

    阿九稍稍洗漱一番就领着桃花出门了,两个人都生的出众,瞧上去就像一对兄妹。

    西边的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山去,起了风,倒不像中午那么热。

    许是因为他们这些人的到来,小镇空前的热闹,街两旁的小摊贩比比皆是,叫卖声连成一片。阿九觉得他们可能都形成了定例,趁此机会好好捞上一笔。

    阿九和桃花兴致勃勃地逛着,不觉便走得远了,然后他看到一群人围在一处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什么。

    “她才来我就瞧出不是个正经的,都二十五了,还是未婚姑娘的打扮,身边还带着个半大孩子,八成是从楼子里从良的。”

    “说的没错,瞧她走路,那身段扭的,要多勾人有多勾人,寻常良家姑娘有那样的吗”

    “就是,就是,她一来就勾得一整条巷子的男子直愣愣地盯着她看,还有西头那个铁匠,跟她绝对有一腿,有一天清晨我就瞧着铁匠从巷子里出来。”

    “不就是仗着长得好看点吗张老爷瞧中她想纳回去做妾,还不乐意!我呸,装什么清高,还以为自个是黄花大姑娘又生不出孩子,有人愿意纳她就该偷笑了,拿什么乔”

    阿九和桃花对视一眼,不约而同上前走了几步,就见这些人对着一处院门指指点点着,阿九和桃花听了一会,大体听明白了,这户住的好像是个从良的女子,身边带着个半大孩子,不知是她自个亲生的还是捡来的,因为貌美,便惹来不少窥探,还有个什么张老爷要纳她为妾,女子没同意。

    听来听去就是这些谩骂,阿九觉得无趣,就准备走开。就在这时,小院的门打开了,从里头出来个半大孩子,十岁出头的样子,恶狠狠的瞪着围着院子的那些人,“滚!”目露凶光,真的像个狼崽子。

    众人被他眼里的狠意吓住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又觉得被个半大孩子吓住了,脸上有些挂不住,嚷着,“哼,凶什么凶,张老爷是那么好得罪的吗有你哭的时候。”

    这对阿九来说就是个小插曲,不过到底坏了心情,也没有了继续逛下去的兴致,索性就回去了。

    回去的时候就见福喜公公在他院子里急得团团转,见他回来一叠声地念,“哎呦,我的祖宗哎,九王爷您可回来了,圣上寻您呢。”

    阿九一怔,“皇兄寻我何事”

    福喜公公摇头,“奴才不知,九王爷,咱们快过去吧,别让圣上等急了。”

    阿九便领着桃花去见他皇兄,“小九快来,陪皇兄下盘棋。”昭明帝一看到阿九就招了招手。

    阿九无声的翻了个白眼,往昭明帝对面一坐,“皇兄,敢情您十万火急地找我就是为了下盘棋呀!这么多的名臣大儒,哪个不能陪您下”

    昭明帝拿棋子的手顿了一下,“小九,你这是嫌弃皇兄烦了亏皇兄时时惦记着你,你太伤皇兄的心了。”他一幅幽怨的样子。

    阿九拿起棋子啪的往棋盘上一放,“皇兄,您够了哈!臣弟倒是愿意烦皇兄您,可您也不瞧瞧您那群小老婆都快要把我射成筛子了。”

    能跟着随驾的都是比较得宠的宫妃,平时在宫里圣上忙于政事,她们可都想趁着出来的机会与圣上多相处怀个小皇子呢。所以能瞧阿九这个电灯泡顺眼吗虽不敢明说,可那带小刀子的眼神是一个劲的往阿九身上瞥,阿九是那不识趣的人吗这才避出去的。

    昭明帝的脸上有些不自在,掩饰性的咳嗽了两声,斥道:“什么小老婆,你就是会胡说。”又咳嗽了一声,道:“皇兄寻你是有正事。”

    阿九嘴暗暗一撇,他又没有说错,除了皇后,哪一个不是小老婆“何事”心中飞快地思忖着,最近朝中也没什么事呀,更没有关于他的事。这些日子他可是特意留意着呢,桃花那丫头从相府坑了十五万两银子,他一直担心宋相爷不甘心会寻他晦气,好在姓宋的那老小子还比较要脸,没有声张。

    昭明帝道:“这不是给几位皇子选妃吗瞧得也差不多了,趁着这次避暑再最后看一回,回京后就下旨指婚。”

    阿九哦了一声,心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阿九整个人警觉起来,“皇兄,咱们可是说好了的,您不逼我娶妻的。”

    昭明帝见阿九一副避如蛇蝎的模样,气乐了,“你放心,朕现在懒得管你,吃力不讨好。”

    阿九放下来心,“那就好!”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不要怪他草木皆兵,实在是他皇兄的信誉不大好。要是趁着他不防备坏了他的清白怎么办

    “皇侄们成亲这是好事呀!臣弟跟师傅学了些本事,皇兄若是不嫌弃,倒是能帮着看个吉日什么的。”阿九见昭明帝生气忙讨好的笑。

    “那感情好!”昭明帝斜了阿九一眼,“不过卜算还是算了,回头你帮着一起看看那几位姑娘。”

    阿九一愣,他没听错吧皇兄让他帮着看皇子妃的人选那不是该是皇兄和皇后的事吗他一大老爷们挑侄媳妇皇家有这规矩吗应该是没有吧

    许是阿九的表情太夸张,昭明帝没好气地道:“这不是都说你的眼光好吗”

    “谁说的”阿九脱口而出,把人指出来,看他打不死他!平白无故这不是造谣吗他眼光好他自个咋不知道呢

    昭明帝噎了一下,瞪阿九,“你管是谁说的反正大家都这样说。嗯,回头你跟在我和你皇嫂身边,一起瞧瞧。”

    他起这个心思还是因为云海大师,他向云海大师询问小九命格的时候,云海大师就说过小九是身负大气运之人,无论是对大燕朝还是对他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昭明帝深信不疑,阿九可不就是他的福星从他出现在京城,朝廷上就一切都顺遂起来,国库银子有了,虽然仍是不足,但比起前些年的入不敷出要强得没影。漠北也大捷了,甚至连英王叔那个难缠的那缩头缩脑不给他惹麻烦了。

    瞧瞧,小九可不就是个大气运的人皇子妃们经了小九的眼是不是也能沾上些气运昭明帝是这样想的。

    阿九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道:“皇兄,这事臣弟觉得您还是跟侄子们的生母商量比较好。”这才是吃力不讨好的事呢,他可不想沾。

    昭明帝道:“商量过了,她们都说听朕和皇后的。行了,你就不要推辞了,让你看你就看,反正最后下旨的人是朕。”

    “那行吧!”阿九答应了,他在心底打定主意,皇兄让他看他就看呗,只看不发表意见,这总寻不到他的错了吧

    昭明帝见阿九答应下来,心情好了一些,一瞥眼瞧见桃花,道:“这不是桃花吗不是回相府了吗怎么还跟在你身边”

    阿九落下一子,主动把事情交代了,“那都谁多久以前的事了桃花已经不在相府了,哦对了,桃花订了婚事,是南边的那个吴家的大公子,说是两家有婚约,桃花一回府,这婚约就落她身上了。我瞧过那小子了,人还行,就点头应了。现在桃花回我身边待嫁。”

    ------题外话------

    谢谢7069的打赏,谢谢陶大桃的鲜花,谢谢拿老公换肉吃的198朵花花!

    \\
小说推荐